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7章 客串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章 客串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在黄毛千万次的问候和咒骂里,兴业保安公司的经理终于来了!

    这个胖胖的黄经理对我们很客气,他是知道我们的身份的。

    要不然这种小事儿也劳烦不到他,在他的带领下我们见到了主管后勤的副校长。

    副校长架子很大,又叫了后勤的人陪着我们和白班的保安交接了班。

    那个后勤的人正在向我们交代注意事项的时候,原来的夜班保安老白,匆匆的赶来了。

    老白见到了黄经理,就像见到了再生父母。

    说过无数好话之后,黄经理一句话就打破了他一心想要离开的美梦。

    黄经理说:“老白呀你还不能走,这两个新来的需要你带一晚上,明天你就可以回公司述职了。”

    老白的脸色一下子变的很白,瞬间,有一股怒气从他脸上掠过。

    不过最终他还是低下了头,他喃喃自语的说:“好吧!就这一晚,就这一晚。”

    到了晚上5点半,整个校园都变得空荡荡的。

    该走的人都走了,只有我们三个,百无聊赖的坐在校门口岗亭子里。

    老白自从黄经理走了之后,就没再说过一句话。

    往扶手椅子里一缩,就闭上了眼睛,一副坚决要混到天亮的样子。

    我和黄毛也没主动去招惹他,看人都走完了。

    我就迈步出了岗亭在操场上散步,黄毛觉得没意思也跟着出来。

    我们两个散漫的走着,各自想着一些什么。

    白天的时候,我们去看过那个保安于大志的尸体了!

    于大志的尸体应家属的要求被送到了司法鉴定中心的解剖室,正在排期等待解剖。

    家属的书面意见很明确,于大志刚刚在半年之前做过全面的体检,绝对没有任何的心脏疾病。

    所以医院给出的结论,家属不能接受,他们选择了司法鉴定。

    我和黄毛以警方的身份粗略的检查了一下于大志的尸体,也同样没有任何的收获。

    在于大志的尸体上,看不到任何的外部暴力,同样也没有外邪入侵的迹象。

    不过的确看得出来,死者在死亡之前是经受了极大的惊吓和恐怖。

    无论是他一直不肯闭上的眼睛,还是他因为惊恐全身收缩的肌肉,都能证明这一点。

    当然医学上也有许多说法,可以用来说明这种状况存在的原因。

    在我和他黄毛看来,惊吓致死绝对是真的。

    黄毛建议我来个现场招魂,只要把于大志的鬼魂招回来,问一问不就全清楚了!

    我拍了拍他的脑袋说:“你小子一准是电影看多了,那死鬼是那么好招的。”

    黄毛撇撇嘴说:“我忘了你是个假道士,这种专业的工作是干不来的。”

    我也不和他计较,读过了无数道藏的我又怎么办不了一个小小的招魂仪式呢!

    问题在于你就算招回了于大志的魂,也弄清楚了他是被什么吓死的。

    那又怎么样?同样也解决不了于大志的个人问题。

    像这种上不了台盘的办法,是起不到任何法律上的作用的。

    我们来看于大志的尸体,只是要做出一种判断。

    至于其他的问题,还是留给别人来解决吧!

    我们要做的是,解决掉害死于大志的凶手,让惨剧不再发生。

    如果有可能,再替于大志超度一下,让他早日往生极乐,也就算仁至义尽了!

    走了一会儿,黄毛终于忍不住说:“哥哥,你不是打算就这样一直走下去吧?”

    我转过头看了看他:“那你说呢?”

    黄毛说:“干脆咱俩亮明身份,盘问一下老白,兴许能得到第一手资料。”

    我摇了摇头,这个办法不好,我想能和人说的老白一定都说过了,我们两个就算亮出身份也是多此一举。

    再者说了,老万一再叮嘱,尽量不要让事态扩大了!

    能够私下解决最好,免得造成更大的影响。

    虽然我不在乎,可我也不想猪八戒照镜子两面不是人,一定要干些费力不讨好的事儿。

    这事儿不复杂,如果英才小学存在一个祸害?

    他既然祸害了一个人,那就一定会祸害第二个。

    我们只要在他祸害第二个之前,伸手抓住他就行了。

    黄毛是有些急不可耐,多少有些要表现一下的意思。

    我也不想拦着,我努嘴儿给他出了个主意。

    黄毛就兴冲冲的出学校去了,我一直在学校里游荡着,等到黄毛回来才和他一起回了岗亭。

    老白还是像我们走的时候那样,蜷缩在椅子里像一只受了惊的鸵鸟。

    黄毛把他买来的外卖往桌子上一摆,随手打开了快餐盒子。

    浓郁的香气立刻占据了整个岗亭,蜷缩的老白似乎就有些蠢蠢欲动。

    等到黄毛打开了白酒,又自言自酌了一杯,老白已经是目光炯炯,看来此君也是酒中之人哪!

    黄毛说:“白大哥,我们哥俩初到此地,薄酒素菜不成敬意,您过来喝一口。”

    老白不等黄毛的客气话说完,一个乾坤大挪移就到了桌子边。

    直到三杯酒下肚,两只鸡腿吃完,这位老白哥才想起来要客气两句。

    他端着酒杯对着我们哥俩说:“两位兄弟,哥哥丢人现眼了!

    有些事儿做的不到你们两位别挑理,这杯酒算是哥哥替你们接风了!”

    说完,他一仰脖子一杯白酒灌了进去。

    黄毛端起酒杯说:“咱都是普通人,有点烦恼是正常的。

    谁也不一定做得那么到位,老哥,您这么说就太客气了!来,我也陪你走一杯。”

    说着黄毛,举起酒杯一饮而尽。接着黄毛就充分的发挥他善于社交的长处,不断的和老白哥说话,劝酒。

    老白哥本身就有点酒入愁肠,在黄毛的忽悠下很快就有了八分醉意。

    这时候的老白哥已经完全放开了!原本萎靡甚至绝望的神情一扫而空。

    都没用黄毛逗引,直接就打开了话匣子。

    老白哥拍着大腿说:“哥哥我已经这样了!有今天没明天的,也不在乎了!

    不过你们哥俩年纪轻轻的,干嘛非得要干这行?

    尤其还要到这个英才小学来,这不是耗子给猫当伴娘找死吗?

    我要是你们哥俩,立马辞职,这天底下大了去了!为毛非得在这一棵树上吊死呢!”

    黄毛说:“咱这不也是讨生活嘛!不过听哥哥话中的意思,这里是犯点说道?”

    老白哥嘿嘿一笑:“何止是犯点说道,说道大了去了!

    你们两个知道不知道,我的同伴于大志前天晚上就死在这里。”

    老白哥的话不知道是故意夸大的,还是他才说的才是真的。

    卷宗上明明写的于大志是死在了医院,老白哥却说他死在这里,看来这中间是有点说法呀?

    黄毛一撇嘴:“死个把人有啥稀奇,除了深山老林,那栋房子没死过人,算不了啥事儿!”

    老白又灌进了一杯酒,红润的脸上露出一股惨然。

    他叹息着说:“初生之犊不怕虎!可惜了!当年我也是这么想。

    只是当你真正见识到了,知道畏惧和害怕了,那也晚了!”

    看着老白哥这副样子,想来他心中是有所感触。

    我就接了一句:“老哥,你也别光叹息,有啥事儿说出来心里也能痛快痛快。”

    老白苦笑了一下:“痛快又怎么样?命都要没了,说啥也没用。”

    黄毛走开两步,打开他的背包,拿出来两道黄符。

    走回来把两道黄符往老白眼前一亮:“老哥,你瞧瞧这是什么?”

    老白哥的醉眼里闪过了一丝光亮,他颤抖的伸出手想要去拿那两道黄符。

    黄毛却把手一卷,把两道符收了回去。

    老白哥有些微怒的看着黄毛:“兄弟,你这是什么意思?”

    黄毛绷起了脸:“什么意思,老哥你在世上闯荡了几十年,我什么意思你不明白吗?

    有道是无功不受禄,我就算把这两道黄符给了你,你敢接吗?”

    老白哥沉吟了一下:“这个,哥哥我明白你的意思,要多少钱你说个价。”

    黄毛眼光里闪过一丝鄙夷,他说:“钱就算了!

    跟你老哥明说了,我们兄弟是二龙山云霞观的弟子,奉师傅之命到这里降妖捉鬼。

    只是我们哥俩对英才小学里的情况还不太熟悉,所以想问问老哥你了解到的情况。

    如果你实话实说了,这两张黄符就送给你也没什么关系。

    可是你要忽悠我们,那你就只好自安天命了!”

    老白哥眼中闪出兴奋的光彩,他站起身来冲着我们哥俩一抱拳。

    “不知道两位兄弟是云霞观的,老哥我失礼之极。

    两位兄弟只管问,我一定实话实说,绝对不会有半点谎言。”

    我平静的说:“那就劳烦白老哥了!”

    老白哥坐回椅子里,露出了回忆的神情。

    他缓缓的说:“要说这英才小学本来是一个挺平和的地方,没有什么黑暗的历史。

    三年前,我被公司委派到这里上班,也没听前人说起过这里有什么奇怪的事情。

    我一开始上班,也是很正常的。记不清是从哪一天开始,这里的夜晚就有了变化。

    是哪一天记不住了,但是那天我发生的事儿,我还记得清清楚楚。”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