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10章 看不见的老头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0章 看不见的老头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有些狐疑的看了看老和尚,这位空闻大师可不是什么老糊涂!

    执掌了千叶寺20余年,在国内佛教界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

    今儿个这是怎么了?刚刚说到千叶寺的兴盛繁荣,转头又说到我的身家性命。

    这可有点儿八竿子打不着的意思!难不成这老和尚要劝我出家当和尚?再给我弄个衣钵传人啥的?

    这可不太好?我虽然算不上正经的道家人,可咱也有传承啊!

    不说生是云霞观的人死是云霞观的鬼,也差不多吧!

    我要改行当了和尚,都不用等我大限到了!明虚那老头就能来掐死我。

    看着我有点疑惑,空闻老和尚笑了。

    他捋了捋雪白的胡子说:“无需惶惑,老衲的意思,是不管做人还是事业都需要专业的人才,更需要明白人来指点,就如同你师侄,小小年纪寿数不永,不也是盼着人指一条明路吗?”

    我一听这话就激动了,那是自然,谁也不想死不是?

    我两手一拱向着老和尚行了一礼:“还请师叔赐教!”

    空闻老和尚说:“赐教不敢当,不过人生于天地之间,不应该苟苟营营,做人还是应该有担当的!”

    我眨巴眨巴眼睛说:“那是自然!”

    老和尚又说:“你果然是个聪慧的人,听了老衲一部金刚经就应该明白,佛亦有怒,除魔卫道亦是佛家的功德,鸟师侄不应该卫道降魔,为自己多机修些功德才是吗?”

    我摸了摸鼻子,暗地里吐槽,这老和尚今天是给人来当说客的,偏偏他还留了一个后手,容不得我不上钩啊!

    我两手一拱:“多谢师叔指点,昨天小侄儿犯浑,如此杨大人的差事我接下了。”

    老和尚露出欣慰的笑容,一副孺子可教的模样挥了挥手:“明白了就好,那你去吧!”

    我翻了翻眼皮,心里吐槽说:“老和尚也太狡猾了!忽悠着我答应了就想把我甩开,没那么便宜!”

    我咳嗽了两声:“他那个师叔,您还没有指点我那条明路呢!”

    老和尚莞尔一笑:“就知道你是个难缠的小子,老衲也不和你打哑谜了!你的明路我指不了,你师傅让你到此也不是为了让我指点你。”

    我一听有点着急,也就不顾脸面了!我说:“您都指点不了,那还有谁能指点呢?”

    老和尚说:“自然是比老衲更高明的人!”

    我恨的牙根直痒痒,要不是心里没底,打不过这个老和尚,我一准儿把他拎起来操练操练。

    我恭恭敬敬的行礼:“师叔您就指点指点吧!也好让小侄儿安心的去干活。”

    空闻老和尚哈哈大笑:“你个臭小子,我要不指点你还不好好干活是吗?我不成,我不还有师兄吗?”

    “空见大师!”“没错!师兄他功德即将圆满,返回灵山时,我让他见你一面,想必师兄自然会指给你一条明路。”

    我出了千叶寺,头还晕着,不是因为生病,而是因为兴奋。

    是啊!我在千叶寺呆了这么久,怎么就没想到空见大师呢!

    空见大师是佛界数百年来少见的奇才,堪比当年的唐三藏。

    年轻时周游列国,学习佛法,上了岁数才返回千叶寺著书立说,佛法精深到了不可预测的地步。

    近些年更有传闻说空闻大师已经证得佛果,随时都有可能成佛成圣。

    要是能在他西行之前,得到他的指点,兴许我还能保住小命一条。

    我说师傅那老头让我下山之后一定要住在千叶寺,原来是有这个打算。

    不能不说,这老头真是狡猾狡猾滴呀!我这个弟子还真是让他操碎了心!

    原本我一直认为师傅是不怎么待见我的,自从跟着他回到山上,他就没正经教过我东西。

    我在山上就干了两件事儿,一个是给他老人家做饭,另一个就是进藏经阁看书。

    想不到,最终师傅还是为我考虑,把我安排到了千叶寺,可以说是煞费苦心!

    此生此世是报答不完了,如果有来生我一定好好孝敬孝敬这老头。

    不过师傅一定会说:“要报答就在现在,你个臭小子一竿子支到来世去了!很明显的不诚心。”

    我也有点语无伦次了,小激动啊!小激动!

    这个高兴的事儿跟谁去分享一下呢?对了就去找黄毛。

    我坐上公交直奔将军公园,是的,我没有上平房区。

    黄毛虽然被我标榜成平房区扛把子?,但他实际上并不是黑社会。

    只不过他自小在平房区长大,流浪的日子里结识了很多同龄的朋友。

    现在他大了一点,平日里又好勇斗狠,一些朋友有事儿就找他去帮忙。

    结果自然不用说,一定是以武力收场。

    偏偏这小子战力爆表,就算是,有些自以为混社会的主也干不过他。

    时间一久,大家伙就都说他是平房区的扛把子。

    实际上的他是一个小弟也没有,这个时间他多半在将军公园。

    要说一个半大小伙子去哪儿都正常,不过要是天天在公园里泡着就不正常了!

    这是个秘密,黄毛始终以为我不知道,我也由着他去。

    公交车到了道里区,我在兆麟街下了车。

    我沿着马路转了几个圈子,就绕到了将军公园的后面。

    四下里看看没有人,我一飘身上了墙头。

    运气不错,围墙下面也没啥人,我一片腿儿就跳了下去。

    到公园里边,我就放松下来,这时候自然不会有人拉住我查票的。

    七拐八绕就到了小天鹅湖边,湖边上有个凉亭叫做观湖亭。

    亭子下面有一片空地,黄毛儿白天基本都会泡在这里练功。

    离得很远我就仔细看,可是一直等我走到亭子下边也没见着黄毛。

    我正四下寻找,亭子里有个人探出头来说:“乌鸦小子你别找了,黄毛他不在这儿,他被我打发出去办事儿了!”

    我看了看那张青灰铅绿的脸,回了他一句:“该不会又是您老人家算好了吧?”

    那人一笑:“算好了怎样?算不好又怎样?你上来一趟,我有些事儿要跟你说说。”

    我狠狠的揉了揉鼻子,真心的不想和这人打交道。

    看在黄毛的面子上我还不能不理他,我迈步走上了凉亭,在那人对面坐下。

    那人刚要开口,我就先说话了,我说:“你还是把路封起来吧!我可不想被人当成神经病,再吓着几个不经事的娃娃,观湖亭有个看不着的老头就传的更厉害了!”

    那人大笑:“传的厉害,就传的厉害点儿吧!我老人家正闲得慌,没事,跟他们逗逗闷子也是挺有趣儿的事儿!”

    我直接站了起来:“那您自己玩儿吧!我可不想被谁送到念慈里去,那些病人可是真疯啊!”

    那人挥了挥手:“行了!就你小子毛病多,黄毛可没你这些啰嗦!”

    我坐回去说:“那是当然,他敢吗?他要敢甩脸子,你还不扒了他的皮。”

    那人猛的咳嗽两声:“行了,咱也别兜圈子了!水贼过河,甭使狗刨!谁心里咋想的,大家都清楚!我也没别的事,黄毛那小子不肯去特勤处当顾问,你帮我劝劝他。”

    我摇了摇头:“人各有志,这事儿我管不了,也不想管。”

    那人脸部一阵抽搐,瞬间幻化了五个颜色。

    我摆摆手说:“收起您的这一套吧!吓唬吓唬别人还成,这对我没用。”

    那人无可奈何的瞪起了眼,愤怒的大声说:“你小子办事太不地道了!人前一套背后一套,你不让黄毛去当顾问,自己却屁颠儿屁颠儿的要去给杨大人效劳,做人不能够这么无耻,亏的黄毛还把你当成哥哥。”

    我歪着脖子看了看那人,过了半晌我才说:“老鬼,你该不是跟千叶寺一伙的吧?”

    那人一拍面前的石桌,钢筋水泥结构的桌子居然动了一下。

    他站起身来说:“狗屁!老子是道家中人,跟那些光头没一毛钱的关系。”

    我也瞪起眼睛说:“别撇的那么清,要是没关系你怎么知道我要去干那个顾问了呢?”

    那人撇了撇嘴说:“那是你少见多怪,孤陋寡闻,道爷我的紫薇秘术有什么算不出来的!”

    我啪啪鼓了两下掌:“这牛皮吹的响,你接着吹,你那紫薇秘术那么牛他怎么就算不出来我身体里是什么呢?”

    那人清白的脸色又剧烈的幻化起来,怒声说:“那不是道爷算不出来,是道爷不想给你算。”

    我冷笑了一声:“是吗?恐怕不是你不想给我算,是你不敢算吧!”

    那人一屁股坐了回去,半晌无言,过了很久他才说:“你的烂事儿我管不了,不过黄毛的事儿你必须给我摆平了,这孩子不容易,有个正经的晋身之途不能毁在你的手上。”

    我叹了口气:“这话不用你说,黄毛是我兄弟,能考虑的,我自然会为他考虑。要是没别的事儿我就走了!”

    那人长出了一口气:“这事儿黄毛可以去,你去就不太合适。”

    我摸着鼻子半晌无言,他说的对,我也知道我去不合适。

    那人又说:“这事儿你还真得考虑清楚了,你也应该知道,一旦干了那个顾问,每天要面对的都是什么。

    连我你都不愿意打交道,就不用说那些邪气至极的家伙了!

    在其位就得谋其政,你的那种能力,每用一次,那东西入侵你的身体就更进一步。

    我也不知道你师傅和千叶寺那帮和尚是怎么想的,这不明摆着想把你往火坑里推吗?”

    新年快乐,祝朋友们在新的一年里事事顺意,身体健康。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