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6章 乌鸦和铁桦树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6章 乌鸦和铁桦树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随着乱糟糟的呼喊声,原先跑出去的那些人又乱七八糟的跑了进来。

    有两个和圆智大师熟悉的,直接冲过去拉住了圆智大师的手,一个劲儿的央求圆智大师救命。

    我的这位名义上的大师兄,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这时候又有几个人跑了进来,有两个头脑比较清醒地高声叫嚷着:“丧尸来了,丧尸来了!”

    最后进来那位直接就把门关上了,其他的几个人也挺配合,冲过去把老太的寿材抬过来,堵在了门口。

    刚刚堵住门,窗子外面已经传来了一阵阵野兽的嘶吼声。

    有吓破胆的自然也有啥也不怕,黄毛走到窗户边向外看了看。

    转回头他说了一句:“我草!这些人都疯了吧?怎么见啥咬啥呢?”

    哗啦!一只手捅破了玻璃直接抓向黄毛的脸。

    黄毛抓住那只手用力往下一压,然后往怀里一带,咯噔一下,黄毛来了个倒仰,差点没摔地上。

    站稳了的黄毛才看清楚,感情是自己用力过猛,拽掉了对方半只胳膊。

    黄毛厌恶的看了看手里的胳膊,甩手就想扔到一边儿去。

    吴大叔说:“别扔!拿过来我瞧瞧。”

    黄毛走过去把半条胳膊递给吴大叔,吴大叔把胳膊拿在手里,仔细的检查了一下。

    过了半天他才说:“不是什么丧尸,就是一些低级的行尸,此地的风水局一破,他们就原形毕露了!”

    我吃惊地问了一句:“吴大叔,你是说这个高员外像海地巫师那样,奴役死人吗?”

    吴大叔点点头:“是不是高员外亲手所为不好说,不过他的这些仆人多半都是活死人,这也是我要为民除害的原因之一。”

    我扭头看向杨大人:“领导你也该说说了吧?”杨大人一笑:“事情跟这位老吴说的差不多,只不过这个高员外不是正主,他刚溜出去,我的人正在盯着他。”

    黄毛看着杨大人说:“该抓就抓吧!别老是玩儿放长线钓大鱼那招,人家也不傻,不信你看着,你的那两个手下能把高员外活着带回来就算能耐了!保不齐就给你带一条死尸回来。”

    圆智大师在旁边插话说:“咱先别说这些废话了,外面这些行尸怎么办?”

    杨大人说:“大师莫要着急,寄寓在贵寺的这位鸟道长可是高人哪!还有这个小伙子勇武过人,有这两位在万事无忧。”

    圆智大师高诵了一句佛号说:“弥陀佛,如此,就有劳师弟和这位小兄弟了!降魔卫道正是我等出家人的本分!”

    我鄙夷地看了他和杨大人一眼,黄毛干脆一甩手:“这跟我们有什么关系?”

    吴大叔说:“行尸不足惧,还是要收拾了他们,不然普通人碰上可就麻烦了!”

    我看了看这位爱管闲事的大叔,心说像这样古道热肠的人不多了。

    也不是我和黄毛没心没肺,只是自从和杨大人认识之后,每次都被他呼来喝去的使唤,心里头有些不平而已!

    说到正事儿,我们哥俩谁也没掉过链子,该出手绝对会出手的。

    吴大叔走到木工案子前,在他的工具兜子里翻了一下,拿出来一把利斧,和两只锋利的凿子。

    他走回来,把这些家伙递给我和黄毛。

    我摆了摆手说:“用不着,吴大叔你就歇着吧!外面这些家伙交给我和黄毛了。”

    我和黄毛走到门前,黄毛低声问我:“鸟哥,你打算怎么办?”

    我伸手从自己的背包里摸出来随身带着的三清铃,轻轻一晃,清脆的铃声就响了起来。

    铃声一起,门外的这些行尸立刻就停止了吼叫。

    我对黄毛说:“你只管出去,拿出你六丁六甲的神力,见一个打一个,弄断脖子他们就完蛋了!”

    黄毛嘿嘿一笑:“感情,这苦力活还是我的!您老人家也动动手吧!这样咱们能快一些。”

    黄毛踢开寿材,拉开门一脚把一个堵门的行尸踢飞了。

    一矮身就钻出了房门,乒乓几下,把门口的几个行尸都打飞出去。

    我也趁势走出了房门,一面摇动手里的三清铃吸引行尸的注意力,一面找机会下手,弄断这些行尸的脖子。

    用了一刻钟的功夫,把院子里的行尸都清理的干净了!

    逃过一劫的人们陆续的走出房门,圆智大师看着满院子七扭八歪的尸体,立刻高诵佛号:“阿弥陀佛!”然后叽里咕噜的念起了地藏王菩萨本愿经。

    其他几个法字辈儿的弟子也跟着诵念起来,尘归尘土归土,这些人生前不知道如何,死后还被奴役的人终于解脱了!

    吴大叔走过来,向我俩竖起了大拇指:“你们两个少年英才,手段果然利落,佩服佩服!”

    我连忙拱了拱手说:“不敢当,吴大叔古道热肠,嫉恶如仇,您才是我辈之典范!”

    黄毛笑嘻嘻的说:“鸟哥,吴大叔咱们就别客气了,郑重推荐一下自我,我叫铁桦树,大家都叫我黄毛,这位是我鸟哥,大名乌鸦。”

    吴大叔说:“我是做木匠的,手艺还行,大家伙儿都叫我巧手吴。今日有缘和两位小兄弟结识,就算是朋友了,两位又不嫌弃就叫我吴大哥好了!”

    我和黄毛连称不敢,毕竟和吴大叔的年纪差的太多了!彼此客气了两句,又说了几句闲话。

    吴大叔说:“光顾着替老张出气了,我得去看看他。这位老哥刚才被高员外的老婆打破了头,还不知道怎么样呢?”

    我说:“您去忙吧!多注意点安全。”

    吴大叔一走,黄毛就问我:“鸟哥,你刚才说多注意安全是什么意思?难道说这破事还不算完?”

    我摇了摇头:“我也说不好,只是觉得这事儿没那么简单!”

    黄毛一跺脚:“爱咋滴咋滴!兵来将挡,水来土屯,不怕死的就让他来吧!”

    念完了经的圆智接口说道:“罪过罪过!愚昧无知的小子,杀戮过重有伤佛爷的旨意。”

    黄毛眨巴眨巴眼没说话,不是他怕圆智,只怕一辩驳就缠杂不清。

    黄毛凑过来,低声在我耳边说:“这秃驴端地是可恶,满口的仁义道德,早知道刚才不出手了,让高夫人抓他个满脸花,看他还有没有脸出来白话?”

    我强忍着笑,低声说:“算了!咱不和他一般见识。”

    杨大人摆弄着手机,一直默不作声。

    黄毛笑嘻嘻的凑过去说:“大人您的那两个手下该不是把人给跟丢了吧?不然怎么一直没动静?”

    杨大人放下手机,古怪的一笑:“你们两个小子也别幸灾乐祸的,你俩最好祈祷他们能顺利完成任务,不然可就有你们忙的了!”

    黄毛把脑袋一摇:“您老歇歇吧!不能有啥事儿都抓我们哥俩公差,咱也没那义务不是?”

    看着我质疑的眼神儿,杨大人笑得更欢畅了!他歪着嘴说:“以后就不是抓你们两个公差了,干啥都是份内的事儿,你们两个的顾问名义批下来了!以后就是我特勤处的正式成员了!”

    “神马?顾问,哪个说要当劳什子顾问了?我可没这种殷切的愿望,谢谢您了,顾问这么大的头衔你还是留给那些脑瓜缺根弦儿的人吧!”

    黄毛不管不顾的说着,一副我不是傻瓜的样子。

    我多少也有点惊讶,杨大人这是唱的哪出戏呢?

    以前从来没听他说起过,总不会是这位老大人良心发现,要补偿我们吧?

    不用脑子,用脚丫子想也不太可能,绝对是奴役我们的新借口!

    我刚刚要开口拒绝,房门口站着的某位幸存者凄厉的尖叫起来。

    紧接着,这种尖叫就成了哀鸣,一只手从他的前胸穿了出来,这位老兄也只哀鸣了一声,就去领盒饭了!

    随着这位老兄颓然倒下,一个身影从他背后闪现。

    我有些惊讶的睁大了眼睛,那个被我踢断了脖子,断掉了中枢神经的老太太居然神奇般的又站了起来,而且她还杀掉了一个人。

    这是不可能的!行尸和普通的僵尸都一样,一但被损毁的中枢神经,基本上就是废柴一条·,除了在地上胡乱爬咬,基本不会有杀伤力了!

    当然级别更高的僵尸不在此列,难道说这老太太在短短的时间里又晋级了?

    局面的发展没给我考虑清楚的机会,被踢断了腰椎高夫人也四肢着地的爬了出来。

    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汪汪地吠叫着,随时都要·择人而噬。

    杨大人大叫着:“小鸟黄毛还不动手。”

    其实不用他喊,这两个怪物也已经和我们对上了。

    从老太太出现弄死第一个人,幸存的人们就已经乱套了!

    没有一个留在原地等死,能跑的早跑远了!

    就算是千叶寺的光头们也已经跑到了我的身后,他们虽然不待见我,可也知道躲到我身后是最安全的!

    面子问题,远没有小命更重要!

    “卧槽!”黄毛骂了一句,攥着拳头就上去了!

    我也没有怠慢,直接逼住了老太太,我倒要看看这老婆子有了什么新的变化。

    这时候,一道白影一闪,从屋里窜了出来,一下子跳到了老太太的肩头,这白影又尖利的叫了一声:“喵!”

    那只该死的猫又出现了!

    它不但出现了,一声尖叫之后,场面立刻发生了巨大的改变!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走过2017,我们只剩下最后一天,无论是安静,痛并快乐着,2007就要这样过去了!在此安静祝您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感谢您的一直陪伴,朋友们谢谢你们,2018再见!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