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科幻·灵异 > 半人半鸟又一年 > 第2章 疯狂的人性

半人半鸟又一年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章 疯狂的人性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我摇了摇头,努力的想摆脱这种被盯住的感觉。

    我自己告诉自己这不是真的,因为老太太平躺着,脸上还盖着遮脸纸,她的眼睛是不可能盯着我的。

    我扭头看向吴大叔,吴大叔正在用力的锯木板,有些苍老的身躯依然很有力。

    我闭上眼,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想尽量摆脱这种窒息的感觉。

    试了几次都不成功,另一方面我还节奏不乱的敲打着木鱼,抑扬顿挫的诵念经文,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似乎我的精神已经分成了两半,一半在操控着身体正常的机能,另一半还在感受体会这恐怖的窒息。

    我无奈的再一次睁开眼睛,就在这一瞬,那双血红的眸子猛的冲入了我的双眼。

    我顿时觉得两眼剧痛,泪水已经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与此同时,我的大脑里展开了一幅画面,画面中似乎是一个小小的民居。

    很快我就认出来了,这民居正是我所在的房子。

    只是画面里的房子要新的多,画面一转,一个年轻的妇人,从房门里走出来,轻声呼唤:“员外吃饭了!”

    一个胖乎乎的小男孩从院子外跑进来,他手里捏着一只七彩的蝴蝶。

    跑到妇人近前,小男孩把手里的蝴蝶展示给妇人看:“妈妈,你看多么漂亮的蝴蝶!”

    这时候,我的两只眼睛已经不痛了,恢复了正常的视觉。

    吴大叔还在案板前卖力的工作着,我手中的木鱼声和我的诵经声依旧在屋子里回荡。

    而我脑袋里的画面和声音却是一刻不停的在变化着。

    这两种画面和声音同时存在着,相互之间没有任何的干扰,就像彼此从来都不存在一样。

    脑海里的画面和声音展示给我的是一个普通的一家三口日常生活的画面。

    很简单,也很温馨,基本上可以说是男耕女织,小男孩活泼淘气,看着像是一个幸福之家。

    画面在不断的延展,日子也一天天过去。

    画面里的人物,都在各自不同的变化着,成长和衰老。

    可是感觉还是很好,依旧是很温馨很温暖的一家三口。

    原本我以为这画面会持续下去,让我这个从来没有享受过家庭温暖的小道士也体会感受一下。

    可是突然之间,画风变了,一切的变化,都源于小男孩长大了。

    他拥有了自己的力量,不再需要他曾经倚仗的臂膀和怀抱。

    画面里嘴唇上稍微有点黑色绒毛的大男孩,重重地一把推倒了那个曾经年轻的妇女。

    还大声的咒骂着,从男孩儿的咒骂声中我知道,那曾经年轻的妇女,并不是男孩的亲妈。

    有些苍老的父亲在一旁吼叫着,却不敢伸出拳头,因为他老了,他已经打不过大男孩儿了!

    变老了的妇女无助的躺在地上,她没有咒骂,也没有哭泣,只是空洞的眼神儿里无比的苍凉!

    我愤怒着,一股怒火从心底里升腾上来。

    我转动了一下脖子,看着眼前床板上躺着的尸体,也看这卖力干活的吴大叔,努力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

    画面继续在延展,老人变得更老,坏人同样也变老了!三个人之间除了冷漠再也没了任何的温情。

    直到有一天,男人过世了,老妇人是无比的痛苦,变老了的男孩儿是那样的无所谓。

    画面延展到这里,我就可以想见那妇人的结局。

    果然,画面延展下来,老妇人一天天的苍老,终于有一天她不能够再劳动了,甚至于吃饭都没了力气!

    终于在一个清冷的早晨,老妇人孤零零的死去了,没有一个人在她身旁,她是饿死的。

    画面到此结束了,没有一丝的抱怨和一丝的感叹。

    我细细的回想了一下,画面中更多的是温馨和怀念。

    就在此时,那种极度令人不适的窒息感一下子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

    我感觉就像自己睁着眼睛发了一场梦魇,眼前的情形和梦魇中的经历,都是无比的清晰。

    我停下了手中的木鱼,一部《太上九幽拔罪心经》已经念诵完了!

    我无意再念诵别的经文,那些画面在我脑海里形成的冲击力,依旧让我无比的愤怒。

    我不能明确的这些画面是真的还是假的,同时我也不觉得这些画面,是躺在对面的老太太传递给我的。

    一个已经身故了的人,就算是死后变成了厉鬼,也没有能力把她的一生都用这种方式展示给别人看。

    同样也不是我这个活人能做得到的,除非我的境界到了神佛的地步,可以感知过去未来。

    一定是有人在作怪,作怪的目的,不明确,而且作怪的这个人不在我的精神感知范围之内。

    我放下木鱼的同时,就已经把精神散步到了极致,在我精神范围能够感知的所有地方探查了一遍。

    毫无异样,我把目光投向了吴大叔,会是他吗?

    吴大叔似乎觉察到了我的目光,他放下手里的家伙,转过身来看着我。

    “小道长果然不俗,一部超拔心经很见功力,老太太上路会走的安稳许多。”

    我站起身来拱了拱手:“吴大叔谬赞了,我还嫩的很!”

    吴大叔笑了起来:“小道长太谦虚了,好便是好,那些道貌岸然的家伙也就是面上光罢了!”

    我笑了笑,转过头对门口说:“你来了很久啦!我的经文你也听完了,可否如五雷轰顶,就此痛改前非,皈依我道家门下,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呢?”

    门口那人哈哈大笑:“狗肉道士,癞蛤蟆张嘴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风大扇了你的舌头?”

    房门一开,一个人走了进来。这人的出现在我的意料之中,只是他的形象多少有些让我觉得意外。

    那人看着我的眼神儿做了个鬼脸:“臭道士,士别三日当刮目相见!你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是什么意思啊?我就不能换个形象?”

    我张了张嘴说道:“只是有点儿不习惯,现在起,我该叫你什么,黑毛?”

    那人转身向吴大叔打了个招呼:“大叔您好!我是这臭道士的朋友,我们两个玩笑惯了,您别介意。”

    吴大叔笑吟吟的说:“没关系!身在异乡我也是客!谈不上介意不介意的。”

    来的这个人是我的朋友,平常的时候顶着一脑袋杀马特造型的黄毛,因此我就叫他黄毛。

    今天这小子不知道抽的哪门子疯?居然剪了个平头,还染回了黑色。

    黑毛不顺口,所以我还按着习惯叫他黄毛。

    黄毛跟我这个小道士不一样,他都是个标准的市井之徒。

    没两分钟就和吴大叔搭讪起来,两个人热火朝天的聊了起来,我也很快的加入了进去。

    我们身在高家说的自然是高家的事儿,黄毛说:“高家的别墅看着何等的气派,想不到还有一个这样的所在,一路找过来可是费了牛劲,这有钱人的想法真的是不一样啊!”

    我说:“是啊!这房子太老旧了!高员外这样的大财主,为什么不修缮一下呢?”

    吴大叔抽一盒烟点上,吐了两个烟圈儿说道:“自古以来,这人心是最难揣测的,你们知道这房子以前是干什么的吗?”

    我和黄毛自然摇头,这房子年深古旧,怕是有些年头了!

    吴叔叔又抽了一口烟说:“这是高家的祖屋,不过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高员外这个人心黑透啦!留着这个祖屋不是为了纪念而是给他的后妈来住,有了这个祖屋的名义,任谁也说不出来啥!”

    黄毛冷笑了一声:“看见这个高员外,就觉得他不地道,没想到心黑成了这样!无论谁想说啥,一句老人家念旧就堵回去了!”

    吴大叔叹了口气:“他不止黑心还变态!说出来也你们也许不信,你们知道他在别墅里举办的这场打斋是为了什么吗?”

    我说:“还能为了什么?无非做的孽多了,想要花两个糟钱替自己消解一下。”

    吴大叔摇了摇头:“他才不在乎呢!他后妈死了不也安置在这儿了吗?他找千叶寺的和尚来打斋是为了超度他的爱犬哈利,一条狗,一条狗都比他后妈来的尊贵!”

    我摸了摸鼻子说:“大叔,你说这老太太是高员外的后妈,高二怎么说老太太是高员外的远亲呢?”

    吴大叔把手里的烟头一丢:“小道长你是信不过我,还是觉得我在说谎呢?”

    我看着吴大叔明亮的目光,早就去了心中的质疑。

    我在心里感叹了一声,这tmd世界太疯狂啦!

    黄毛却在一旁哈哈大笑,笑得上气儿不接下气儿的说:“法明那帮家伙要知道他们费劲巴力超度的居然是一条狗!不知道心中该作何想法?”

    我淡淡的说了一句:“有什么想法也没用!有圆智大师在还轮不到他们说话。话说回来,你黄毛不在夜场里灯红酒绿,跑到这山沟里来干什么来了?”

    黄毛摸着鼻子说:“还不都是你们害的,青春无敌美少年的我在夜场里如鱼得水,只要在呆下去,说不准哪天就会来一场轰轰烈烈的灵与肉的爱恋。

    可是你们一个说如果我破了戒就永远别想练成功夫,一个又说如果我老是跟人打架,不学点儿真本事,早晚得饿死!得了,现在如你们的愿,少爷我到百味斋去学徒了!”

    (本章完)
半人半鸟又一年》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