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一百二十一章 抄家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一章 抄家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慢慢走过来。”刘天宇对着田道学说道。

    听到喊他,田道学脸上狂喜,动作却不敢太大,缓缓站起来,从人群中穿过去。

    好不容易从人群中走出来,立即跪倒在地上,磕了几个响头。

    他手臂被捆住了,磕完头之后根本无法起身。

    刘天宇对旁边的一个内"qing ren"员说道:“给他解开。”

    内"qing ren"员走过去,解开了田道学身上的绳子。

    “你什么都知道?”刘天宇问道。

    田道学顾不上活动自己两个被捆酸麻的手腕,连忙回答道:“小的什么都知道。”

    “刚才你说这个王员外信闻香教?”刘天宇问道。

    “是,是,是,不仅信教,而且他还是闻香教的坛主,整个大同府的教众都归他管,平常和灵丘那边做生意,每年都会购买大量晋铁送去山东那边,还有去广记酒坊放火的方庄,他也在这里。”说着,田道学往身后的人群中看去。

    人群里面,一个一直低着头的汉子突然身体一颤,脸上露出惊慌之色。

    刘天宇用手一指对方,说道:“把他带出来。”

    两名镖师走了进去,一人架起一条胳膊,把那个汉子从人群中揪了出来。

    “田道学,你不得好死,弥勒一定不会饶恕你的,呸!”被镖师押出来的汉子破口大骂,经过田道学身边,往他身上啐了一口。

    “刘爷,他就是方庄,放火烧酒坊的人就是他。”田道学手指那名汉子,大声说道。

    刘天宇看向被两名镖师押住的汉子,冷声问道:“你就是方庄?”

    “对,爷们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方庄就是我。”虽然被捆绑住,这汉子还是努力站直,挺起胸脯。

    “你承认自己是方庄就好。”刘天宇脸上露出冷笑,一挥手,“砍了。”

    杨春从一旁走上来,一刀砍在方庄脖子上,身首异处。

    死的时候,方庄依然睁大眼睛,里面露出不敢相信的目光。

    随着方庄的死,院子里哭泣声为之一顿,哪怕有人哭啼,也只敢小声抽泣,不敢发出太大声音。

    田道学身体一哆嗦,脖子一缩,脸色苍白。

    “伏杀我们的事情你也知道?是你出的主意?”刘天宇没有去看身首异处的方庄,而是平静的看向田道学。

    田道学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吓得立即磕头,为自己辩解道:“王老贼才是定计之人,小的只是拾漏补缺,其实小的还劝过王老贼,刘爷和广记在城内颇有实力,事后真要追查报复,将会难以收场。”

    这时候,后面人群中有一个女人愤怒的喊道:“平时还不是你给老爷出主意,这时候反倒全赖老爷了。”

    那女人一喊,边上有镖师手中长矛立即指向了田道学。

    地上的吓得田道学连连磕头,嘴里面辩解道:“刘爷,王家这老贼外勾武二爷贩酒,内勾闻香教贩铁,这样的人怎会听小的指派,小的身为师爷,拿着别人给的银子,自然要出点主意,可这件事上,小的真心劝过呀!他不听小的也没办法。”

    看着神情冷漠的刘天宇,田道学全身发冷发颤,哭求道:“求刘爷饶小的一命,小的什么都愿意为刘爷去做。”

    说完,一个劲的磕头,脑袋磕的‘咣咣’响,头皮都磕青了,却不敢停下来。

    刘天宇瞅了他一眼,冷声说道:“记住自己的话,不然就算官府护你,你也要死。”

    然后,就见他朝旁边的镖师摆摆手,镖师挪开顶在田道学身上的长矛。

    话虽说的狠,田道学知道自己这条命算是保住了,犹豫了一下,跪在地上又磕了一个头,趴在地上求道:“小的斗胆再求刘爷一事,请刘爷开恩,饶过小的妻儿。”

    田道学都没杀,刘天宇自然不会杀他妻儿,便点了点头。

    看到刘天宇同意了,田道学连忙回头说道:“快带着孩子出来。”

    一个年轻妇人和一个小男孩都被捆着,听到这句话下意识想要站起来,但刚刚要起来却想到身侧还有虎视眈眈的人盯着,看到盯着他们的人不在意,才艰难起身,跌跌撞撞从人群中往外跑。

    眼见田道学一家暂时有了活路,人群中躁动起来。

    年轻妇人和孩子跑到半路,一个中年婆娘猛地站起来,用身子去撞他们,同时嘴里面尖声喊道:“你们这些妖孽,弥勒降世,你们会遭……”

    噗!

    边上一杆长矛捅进这婆娘胸口上,贯穿整个身体,这婆娘嘴里冒出血沫,仰天倒地。

    院子里的人群中顿时尖叫声一片,随即看到一杆杆长矛对准过来立时变得安静。

    刘天宇对边上的杨春说道:“我带人去各处看看,你看着这边,乱动的人只管杀了!”

    声音并没有刻意压低,反倒让院子里的人都能听到,这话与其说是交代杨春,不如说是震慑院子里的人。

    说完这句话,院子里的人更安静了。

    王家庄很大,但是何家宅院本身算不得巨大,刘天宇带人绕着这宅院走了一圈,心中大概其有一个了解。

    像王员外这样的人物,他院子里肯定有机关暗室一类的地方。

    留下一部分人看押院子里的人,刘天宇叫上田道学,跟着去搜王家那些隐秘的地方。

    果然不出所料,夹墙地窖地道都被找了出来。

    里面藏着的都是一些金银铜钱,加起来有上万两。

    除了现钱之外,库房里面有上千匹绸缎,尽管刘天宇不懂绸缎,可看花纹光泽,多少能猜出都是上好的货色。

    边上还有十几个箱子,里面装着来自南方的货物,还有几袋子香料。

    另一个库房里面,有搭建的木架子,上面都是用干草裹起来的瓷器。

    几间仓库里面的东西五花八门,加起来也值个几千两银子。

    解释这些东西的时候,田道学介绍道:“刘爷,这些东西都是赃物,王老贼身为这里的豪强,也是这边最大的窝主。”

    钱财清点过了,又从地窖里取出来各式各样的兵器,朴刀雁翎刀长矛弓箭样样俱全,还有十身棉甲和五身鱼鳞甲。

    这些兵器和甲胄保护的非常好,到是里面的几杆火铳,一看就是制造粗陋的残次品,连枪管都不怎么直,更不要说和甸顶山自己打造出来的鲁密铳比了。

    今天5.21,昨天5.20,也不知道是什么节,小冷是单身汪没节可过,哭一会儿……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