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一百二十章 王员外之死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一百二十章 王员外之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去开门的精壮汉子经验老到,没有马上拉开,而是抽动门闩,拉开一条门缝往扒眼外看。

    “老爷不必担心,哪有什么不长眼的毛贼敢来咱们家,或许是哪个下人……”

    未等后面的话说完,门外脚步声急促,似乎有人加速朝门这边冲过来。

    看着外面的人要把门撞开,开门的精壮汉子想要后退。

    正在这时,屋中多出一道白光,站在后面的王员外和另一名精壮汉子下意识眨了下眼睛。

    开门的精壮汉子后退动作僵住,嘴里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整个人失去了控制仰天倒地,胸前鲜血喷了出来。

    这精壮汉子额头到胸口开了一个巨大的伤口,鲜血止不住的喷涌。

    门和遮挡在前面的棉布帘子从中间分开,外面的光线一下子透射进来。

    “这,这,是刀劈的。”剩下那名精壮汉子面带惊恐,说道都有些结巴。

    不用他说,王员外也看到了门前那个双手持刀的健硕身影。

    忽然,门前持刀的那个身影往旁边一闪,一道身影直冲进来。

    屋中的那名精壮汉子已经反应过来,翻手抓起身侧的朴刀,未等出手,一杆长矛狠狠刺入了他的咽喉。

    长矛拔出,鲜血从他咽喉飙射出来。

    突然的杀戮,持刀人威猛的劈砍,另一个人迅疾的冲刺,王员外身上的睡意消失的一干二净。

    身体想要躲,他却发现无处可躲,踉跄两步,一屁股坐在了外厅的椅子上。

    “你就是那个王员外?”手提长矛的年轻人问道。

    门外拿刀的健硕汉子也走了进来。

    王员外小心的看了这两个人一眼,看面相年纪都不是很大,持刀的大上一些,二十多头的模样,提着长矛的嘴上还是一层绒毛,绝对不到二十的年纪。

    两个人满脸都是憔悴疲惫的神色,身上的衣服不少地方都沾着血污。

    “老,老夫就是这个庄子的员外,你,你们是谁?”王员外说话结巴起来,心中想到一种可能,但这种可能却显得匪夷所思。

    拿着长矛的年轻人扭头对持刀的汉子点了点头,王员外只觉得脚底升起一股凉气,连忙说道:“老夫家里金银无数,还有一些貌美女子,想要拿走尽可拿走,老夫绝不会报官。”

    话音刚落,问话的年轻人拿出一把短刀,狠狠地扎在王员外的大腿上。

    王员外这么多年都是养尊处优过来的,突然地剧痛让他忍受不住,放声惨叫,鲜血止不住的流出。

    里面的女人被惊醒,害怕的哭起来,但没有人理会她那边。

    持矛的年轻人语气带着疲累的说道:“我是刘天宇,广记东主刘天宇。”

    听到这个名字,王员外惊愕的忘记腿上传来的疼痛,浑身颤抖,一脸不可思议的表情道:“你,你……”

    “是不是想问我怎么还活着,为什么能在近百人的伏杀中活下来?”刘天宇冷冷的说道。

    王员外惊恐的用力点了两下头。

    “可惜了,我没死,反而摸到了你的庄子里。”刘天宇冷笑着。

    “我,我……”王员外结巴了两个字,腿上传来的剧痛打断了后面的话。

    刘天宇手里攥着短刀刀柄,从他的大腿上拔了出来,鲜血跟着喷涌出。

    王员外拼命用手去捂,可血还是从指缝里不住的渗出来。

    刘天宇手里的短刀贴在王员外下巴上,冷声说道:“想不想说说事情的来龙去脉,你是一定要死,你的这个王家也要抹去,送你上路之前,给你说遗言的机会。”

    听到这话的王员外,身体不由自主的颤了一下,怨毒的目光盯着刘天宇,咬着牙说道:“原本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可你做那汉府佳酿却断了老夫的路,老夫怎能容你!”

    刘天宇一转短刀,刀刃朝上,森然说道:“既然你的遗言说完了,那么该我说了,我要灭掉你的王家庄,我要用你的庄子做我的酒坊,你的一切都将会是我的。”

    话音落下,手中短刀捅进王员外脖颈里,割断咽喉,拔出来的时候手臂一档,鲜血喷射在了袖子上。

    王员外捂着自己脖子,想喊喊不出来,倒在地上挣扎抽动,脸上憋的通红,挣扎好半天,右腿弹了两下,最后一动不动。

    血流满地,王员外的身体僵在那里,刘天宇没有一丝可怜,一切都是他的罪有应得。

    “杨春,砍掉他的脑袋。”刘天宇说道。

    杨春上前就是一刀,立即身首异处。

    刘天宇手上的短刀在王员外身上擦掉上面的血渍,嘴里恨恨的道:“脑袋拿回去拜祭死去的弟兄,身体丢到野外喂狗。”

    杨春点了点头,刘天宇朝里屋那边说道:“自己穿上衣服出来,不然你也活不成。”

    说完,他一脚踢在王员外的脑袋上,踢出了屋子,然后和杨春回到了院子里。

    王家庄这边空虚异常,他们这边几十人进入到这里,挨个房间抓人,等到王员外这边被解决后,王家其他的人全被抓到了外面的院子里。

    王员外的宅子不小,上上下下几十口人。

    看着拿兵器进来的刘天宇这边的人,这些王家的家人仆役什么的都不敢反抗,但总有人心存侥幸,胆子大一些,不过这样的人都已经死在了长矛下面。

    “刘东主,不,刘爷,小的愿意反正,愿意反正。”大部分王家人都在沉默和哭泣,只有一人大声在叫喊。

    “这个人叫田道学,是王家庄的先生,不是管家,但说话比管家还好用,听说那个王员外很是信任这个人。”旁边有内"qing ren"员小声对刘天宇说道。

    田道学身上胡乱裹着一件棉袍,满脸惊慌,拼命的喊叫求饶。

    这田道学看到刘天宇看过来,立刻扯着嗓子喊道:“这王家庄藏污纳垢,不知道做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他家还信奉闻香教,意图谋反,刘爷,小的田道学愿意戴罪立功,求刘爷开恩。”

    缓了口气,他继续说道:“这王员外藏钱的地方小的也知道,这王家庄一切小的都知道,只求刘爷开恩,留下小的一条命。”

    王家的人看着这田道学的眼神里充满厌恶,有人干脆直接朝他身上吐口水。

    对于这一切,田道学根本不在乎,只是无比热切的盯着刘天宇这边。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