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九十九章 屁股上的胎记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九章 屁股上的胎记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天宇进入屋中时间不长,就和小五一起走了出来。

    等在外面的中年文士急忙问道:“怎么样?屁股上是不是有一块火焰形状的胎记?”

    刘天宇迟缓了一下,最后点了点头。

    “淼儿,这下相信我是你三叔了吧!真是天见可怜,一年多了,三叔可算找到你了。”说着,中年文士居然有眼泪流下来。

    这会儿,刘天宇已经有了分相信眼前这个人是自己的三叔。

    “这个……”迟疑了一下,刘天宇喊道,“三叔,是不是先让外面那些人退走,咱们之间在叙亲。”

    “对,你说的对,先把外面那些人赶走。”中年文士用袖口擦了一下眼角,回转过身,对广记门外的朱大昌和衙门里的差役说道:“别围着了,这是我失散一年多的侄子,我们刘家忠孝传家,不可能有人上山落草为寇。”

    衙门差役里面的朱大昌听到这话,忙说道:“刘先生,你可不要被他给骗了,他是甸顶山匪首刘天宇,不是你的侄子刘淼。”

    中年文士猛地瞪向了朱大昌那个方向,怒喝道:“朱大昌,你诬陷我侄子是匪首的这件事,回头我会好好和你算一算这笔账。”

    一听这话,朱大昌面色一苦。

    幕僚虽然虽然不算是官,可巡抚衙门的幕僚想要收拾他一个小小的七品知县太简单了,随便在巡抚耳边编排两句话,就能让他把官丢了。

    “刘先生,下官……”

    后面的话还没说完,就听中年文士语带不满的道:“现在带上你的人赶紧滚,还有你发下的海捕文书,马上收回去。”

    朱大昌还想要说什么,却被边上的钱师爷拽了一下袖口,提醒道:“县尊大人,还是先回去再从长计议。”

    “不能走呀!”一旁的陈捕头连忙说道,“老爷,海捕文书已经发下来了,又闹出这么大动静,现在人没抓就回去,范家那边不好交代呀!”

    钱师爷瞪了他一眼,当然明白陈捕头为何非要抓广记东主不可,还不是已经对广记产业暗中动了手段,彻底得罪了广记。

    不过这件事不能明说。

    他只好对朱大昌说道:“刘先生是巡抚身边的幕僚,刘家之中更是有人在外为官,县尊大人非要抓人,不仅得罪了刘家,更得罪了巡抚大人。”

    朱大昌脸色一白,连忙点头道:“钱师爷说得对,这个广记东主不能抓,不仅不能抓,还要马上收回海捕文书,消去他是甸顶山匪首的罪名。”

    “可是范家……”陈捕头不甘心这样放过广记。

    听到陈捕头还在提范家,朱大庆不满的瞅了他一眼,呵斥道:“闭嘴,本官堂堂朝廷命官,难道要对一个商人俯首听命,还有那个范管事,马上带回县衙,居然敢诬告他人,本官一定要重重打他的板子。”

    话说到这份上,陈捕头不敢再劝,只好带人和朱大昌一起回衙门。

    很快,广记门前上百号差官衙役走了个干净。

    剩下的人,只有留在远处看热闹的人群,和中年文士带来的那几名骑马而来的亲兵。

    混在人群之中的田道学,看到衙门的人都走了之后,对身边的一个人说道:“你留下来继续盯着,其余的人跟我去酒坊那边。”

    看热闹的百姓看到没什么热闹可看了,不少人就此散去,田道学带人混在里面一同离开,并不显得突兀。

    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刘天宇仍然没有放松警惕。

    带给他威胁最大的那几名骑在马背上穿甲的精壮汉子还在,他不敢让广记门外的人撤回来,依然保持戒备状态。

    中年文士没有关注这些,目光始终留在刘天宇身上,看到衙门的人一走,便对刘天宇说道:“淼儿,能不能让三叔看看你屁股上的胎记?”

    刘天宇知道,这是对方想确定一下他的身份,便点了点头,道:“三叔还请跟我进来。”

    他和中年文士进了后面的屋中,小五拿着火铳,跟在后面一起进到里面。

    在屋中,刘天宇脱下裤子,露出屁股上面火焰形状的胎记。

    中年文士看到后,眼泪流了下来,带着哭腔道:“大哥大嫂,你们在天之灵保佑,遵章找到淼儿了。”

    一个大男人在屋子里面哭的情深意切。

    好一会儿,刘天宇提起裤子,忍不住问道:“三叔,能告诉我我是谁?还有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听到他的话,刘遵章才止住泪水,用袖口擦了一下,反问道:“淼儿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刘天宇摇了摇头。

    心说,自己能记得才有鬼呢!

    刘遵章讲了起来。

    原来刘天宇父母早亡,一直被三叔刘遵章抚养成人,直到一年前,二叔刘遵政担心刘天宇成年后会分走他父母留下的族产,便趁着刘遵章不在的时候,用手段把刘天宇赶出了家门。

    至于最后为何刘天宇会沦落到甸顶山上当土匪,只能问死去的刘淼了。

    发现刘天宇对之前的事情真的是一无所知,刘遵章担心的说道:“淼儿,你的情况像是得了离魂症,不过没关系,三叔现在是木巡抚身边的幕僚,回去后我就请木巡抚帮忙寻找名医,一定能医治好你的离魂症。”

    “三叔,不必这么麻烦了,我并没有觉得身体有什么不适,现在这个样子挺好的。”说完,刘天宇在心里又补充了一句,医治好了才会有麻烦。

    刘遵章没有多想,以为刘天宇是讳疾忌医。

    决心等回去找到治疗离魂症方面的大夫后,在带来给刘天宇看病。

    叔侄两个聊着聊着聊到了衙门围困广记的事情上。

    说起这个,刘遵章神情严肃了起来,说道:“淼儿,你做了这么大的产业,怎么不找一个能说得上话的靠山,要不是三叔这次恰好来广灵县,这一次你的事情就麻烦了。”

    刘天宇笑着说道:“三叔你多虑了,你来之前,侄子已经让人送了一万两给布政使徐大人。”

    听到这话,刘遵章冷笑一声,道:“你那一万两银子当喂了狗吧!”

    刘天宇听出来不对味,忙问了一句,“三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