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九十七章 亲兵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七章 亲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老爷,出事了,出大事了。”

    陈捕头从广记那头灰头土脸的跑回来,到了县衙后堂,被守在门前的几名精壮汉子拦在了外面,眼瞅进不去,只好站在外面往后堂里面大声喊。

    朱大昌心里咯噔一下,急忙对中年文士说道:“刘先生,门外的人是抓捕匪首刘天宇的陈捕快,能不能先让他进来?”

    中年文士朝门外方向点了一下头。

    守在门外的精壮汉子看到后,放下拦在差人身前的手臂,不再阻拦。

    陈捕头快步走进后堂,顾不上失礼,几个大跨步来到朱大昌跟前,急切的说道:“老爷不好了,广记造反了!”

    “什么?”

    朱大昌瞪大眼睛,嘴巴也跟着张开,身体一软,从座位上往地面上出溜。

    边上的钱师爷看到,赶忙用手拽住朱大昌,重新扶回座位上。

    他能明白知县在怕什么,作为广灵县知县,牧守之地有人造反,不要说升官了,脑袋都有可能不保。

    啪!

    另一边,中年文士手中的青花茶杯掉在地上,摔了个粉碎,里面剩下不少的茶水溅的哪都是。

    嘴里犹自不敢相信的说道:“怎么会有人造反?”

    大同处于九边之一,历来‘兵强马壮’,鞑子入关抢掠的事情多,可造反很少会发生在大同境内。

    朱大昌在钱师爷连掐人中在揉胸口,总算回过神来。

    只见他一脸慌张,左手背一下一下打在自己右手掌心上,嘴里念叨道:“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这可如何是好呀!”

    边上的钱师爷要冷静许多,对朱大昌宽慰道:“老爷别急着上火,先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抓匪怎么出了造反了?”

    他一提醒,朱大昌连连点头,扭头看向陈捕头,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呀?不是让你们去广记抓匪首吗,怎么还造反了呢!”

    陈捕头说道:“小的带人去广记抓人,刚把广记围起来,谁知道匪首刘天宇的手下拿出了朝廷禁用的火铳和兵器……”

    说到这里,他忽然住声不说了。

    后面的话他实在没脸去说,上百的差役最后被十几个镖师给吓得屁滚尿流,丢不起这个人。

    “后面如何了?你倒是说呀!”朱大昌心中着急,催促道。

    边上的钱师爷有些听明白了,他太知道衙门里当差的这些人是个什么德行,欺负欺负百姓还行,碰上广记这样养活着大批镖师的硬茬子,肯定吃了大亏。

    至于什么造反之类的的话,在他想来,十有是这些差人怕被怪罪,故意把事情说的严重一些。

    来自巡抚衙门的幕僚,经过之前的惊慌失措后,已经恢复正常,面色平静下来。

    熟读史书的他还从没有听说过商人会造反。

    多年的幕僚生涯,他心中多少能猜到几分,这些衙门里面的差官吏员,为了推卸责任,往往会故意夸大其词。

    旁边的钱师爷对一脸担忧之色的朱大昌劝说道:“县尊大人,不必担心,学生猜想根本不是什么造反,应该是陈捕头抓匪失利,顺口胡诌的说辞。”

    看他说的肯定,朱大昌有几分相信,扭头看向陈捕头,问道:“师爷说的可对?”

    陈捕头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却没有言语。

    一看他的样子,朱大昌便知道事情被钱师爷说中了,当即气的一脚踹在了陈捕头身上,把陈捕头踹了一个跟头。

    地上有不少茶杯摔碎后散落的茶水,和地上的泥土混在了一起,陈捕头正好摔在上面,蹭了一身的泥。

    陈捕头不敢去清理,面带狼狈的跪在地上不敢动。

    朱大昌看向坐在上首的中年文士,陪笑道:“刘先生之前说的事情下官应下了,可是那个刘天宇必须抓起来,后面的事情才能好办?”

    从见面到现在,中年文士第一次露出笑脸,笑着说道:“这件事很容易解决。”

    说完,他看向门外,喊道:“赖同鑫?”

    “在!”

    一道响亮的声音传来,从外面走进来一个腰配单刀的大汉,三两步来到中年文士跟前,恭声说道:“刘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让你的人带上兵器,跟这位捕快去那个什么广记抓一个土匪。”中年文士吩咐道。

    “可是刘先生你的安全……木大人特意嘱咐过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刘先生。”赖同鑫有些犹豫着不敢答应。

    中年文士笑着说道:“我会跟你们一起去,难道你还保护不了我,真要是这样,你们这个亲兵趁早别干了,去外面准备吧!”

    “是。”,赖同鑫不在相劝,抱拳施礼,转身退下去。

    他一走,带着守在门外的几个精壮汉子一同离开。

    中年文士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对朱大昌说道:“走,去见识见识你们口中的这个刘天宇。”

    朱大昌连忙跟着站起来,嘴里面劝道:“那个刘天宇是杀人不眨眼的土匪,让手下去抓人就可以了,刘先生还是留在县衙里等消息。”

    “有赖同鑫他们在,几个土匪还奈何不了我。”说着,中年文士迈步往外面走去。

    朱大昌脸色一苦,只好硬着头皮跟了过去。

    他们都走了,钱师爷自然不能一个人留下,跟在了后面。

    赖同鑫早已带人等候在县衙外面,看到中年文士出来,有人把马牵了过去。

    一伙人翻身上马,留下陈捕头走在前面带路。

    不会骑马的朱大昌坐在轿子里跟在最后面,钱师爷没资格坐轿,又没有马骑,只能跟着轿子一路小跑。

    县衙在北城,距离广记只有两条街,很快陈铺头带着人来到了广记门前的街道上。

    逃散开的差役被陈捕头聚拢了一些,重新守在广记门外,与广记的镖师对峙。

    说是对峙,实际上是差役们隔着老远盯梢,不敢靠得太前,中间空出一大片空地。

    “让开,让开,都让开。”陈捕头驱赶堵住路的差役,让赖同鑫等人骑马过去。

    刘天宇和手下们站在一起,留在了广记门前。

    布政使那位徐大人已经收了他的银子,他相信很快就会好消息传来。

    赖同鑫等人骑马从街上走过动静极大,未等靠近,刘天宇已经发现了赖同鑫等骑马而来的人。

    虽然从未见过这些人,但他还是感觉到这些人的气势不凡。

    他神色郑重起来,对身边的手下下令道:“戒备,火铳手点火绳,长矛兵立矛拒马。”

    几名火铳手点燃了手中火铳上面的火绳,十几名长矛手用单薄的长矛阵摆出拒马的阵型。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