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九十五章 被吓跑了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五章 被吓跑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酒上的生意破败了,咱们跟那边的关系也要冷下来,难道老夫就守着这片田地过日子?”王员外冷冷说道,“不过现在有机会了,广记东主成了甸顶山的匪首,这个就是咱们的机会。”

    田道学一呆,忙问道:“老爷,这个消息可信吗?”

    “当然可信,这会儿广灵县衙门那边就等着动手了,日子应该就是这两天。”王员外阴沉的脸上多了一抹怪异的笑。

    “甸顶山离着咱们这不远,怎么没听说过这事?不会是别人故意散播出来的谣言吧!”田道学还是有些不敢相信。

    王员外冷笑道:“是不是谣言不重要,关键是广记酒坊赚了钱,别人眼红了,这么一注大财,想从中吃一口的人多了去了。”

    听到这话的田道学心一冷,心里叹口气,小孩子举着金元宝过闹市,果然不会有好下场。

    接着,就听王员外继续说道:“你从庄子里挑一些人,带去县城,这么好的机会,咱们一定要过去凑凑热闹!”

    田道学犹豫了一下,不解的道:“咱们和衙门的关系并不好,就算广记倒了,咱们也占不到什么便宜呀?”

    王员外瞅了他一眼,面带冷笑道:“老夫不占这个便宜,只要酒坊的方子,有这一点,广记是死是活,最后落到谁的手里,老夫都不关心,也不感兴趣。”

    田道学点了点头,道:“那我去准备,挑几个得力的人跟我一块去。”

    “骑马去,这样快,早一点到看看能不能联系酒坊里烧香的兄弟。”王员外吩咐了一句。

    “好。”田道学应了一声,转身往门外走。

    快要走到门口,正要伸手去开门的时候,后面王员外说道:“带上偏院里的方庄,他对县城地头熟。”

    “明白。”田道学拉开屋门,走了出去。

    时间不长,七八匹马从王家庄出来,走上大道,直奔广灵县城。

    从王家庄到广灵县县城这段路不算近,坐马车要走上半天多,骑马还要小半天。

    田道学带人到了县城,把马留在一家离着广记不远的客栈里。

    给了一些银子,交给客栈里的小伙计把马牵到后院伺候好。

    出了客栈,他把带来的人分成两批,一批安排去广记,另一批去广记酒坊那头。

    去广记酒坊那边有方庄带路,不用担心找不到,而去广记这头他亲自过去,距离客栈又不远,就在一条街上。

    未等来到广记跟前,他隔着老远就看到广记门前围着上百号人。

    这些人中大多数都穿着衙门差人的衣服,手里面也是衙门差役经常使用的兵器和捉拿犯人用的锁链与枷板。

    哪怕来之前,他就知道衙门那边给广记东主按了一个匪首的罪名,可看到眼前的阵仗还是忍不住一惊。

    广记门外上百号衙门的人,居然被广记门前二十多号人给逼住,难以跃近分毫。

    他带着身边的几个人,混进周围看热闹百姓中间,注视着广记门前的事情。

    “陈铺头,你带着这么多人围在我广记门前是何意?”刘天宇站在广记门前,边上站着小五,周围七八个手持火铳的内"qing ren"员。

    衙门那边,陈捕头冷笑一声道:“刘天宇,你的事情发了,真当你还是以前广记的刘东主,现在你只不过是甸顶山匪头刘天宇。”

    听到这话,小五和旁边的内"qing ren"员握在火铳上面的手抓紧了一些。

    刘天宇淡然笑了一声,说道:“陈捕头,你说我是土匪,那你有证据吗?”

    “证据?”陈捕头冷冷的说道,“正常商家会有这么多火铳吗?你想要干嘛?造反吗?”

    躲在人群中的田道学听到造反两个字,身体一颤,心中不由得一冷。

    心中叹一口气,衙门这是要赶尽杀绝,背上了造反的罪名,广记哪里还能剩下活口。

    “拿火铳来?”刘天宇朝边上一伸手,小五把自己手中火铳递了上去。

    刘天宇平端起火铳,点燃上面的火绳,枪口对准十几步外的陈捕头。

    看到黑乎乎的枪口,陈捕头吓了一跳,连忙后退,嘴里面急切的喊道:“三眼铳,三眼铳,快把三眼铳拿上来。”

    有差役双手持着一根跟棒子差不多的铳枪走到前面,枪口有三个,后面连着柄座,差役手里抓着柄座,另一只手慌忙的往里面装火药和铁球一类东西。

    慌乱之下,不少火药和铁球没有装进去,反到散落地上不少。

    看到这一幕,刘天宇露出一抹讥讽,双手一移,枪口随之转动,对准不远处的一棵大树。

    砰!

    一股白烟冒出,就见那棵大树上面的叶子落下来不少。

    陈捕头偷眼看过去,却见大树外面的树皮被掀开巴掌大的一块,露出里面惨白的树干,和一些被铅弹打出来的小洞。

    嘶……他吸了一口凉气。

    这一铳打在人身上,什么样子的血肉之躯也会当场打成筛子。

    同样看到这一幕的其他差役,不等他吩咐,自己个就往后退出好几步,生怕被刘天宇盯上。

    刘天宇打放了一铳,接过小五递过来的两个油纸包,一个是定装火药,另一个是装有铅弹的油纸包。

    重新把火铳装填好后,他冷笑着看向陈捕头等衙门的人,说道:“不怕死的尽管过来,火铳的铅子管够。”

    “杀!”

    站在前面的一排长矛手,同时往前跨出一步,齐声喊杀。

    声音如雷,气势如虹,哪怕只有十几个人,却给人一种千军万马的气势。

    衙门里都是养尊处优惯了的大爷,哪里见过这个。

    当即哄的一声,围在广记门前上百号的差人哄闹开,四散而逃。

    “回来,回来,都回来。”陈捕头急得大喊,伸手想要拦住逃散的这些人。

    可这个时候哪里还有人听他的话,个人顾个人,只想着早一点从这里逃走。

    有白丁甚至边跑边喊道:“广记造反了,广记造反了。”

    先是他一个人喊,后来传着传着从其他人口中变成了‘广记攻打县城了。’

    陈捕快费半天劲,不仅没拦住这些溃散的差人,反倒让自己被人流冲撞的连连后退,距离广记越退越远。

    远处看热闹的百姓一个个被惊的目瞪口呆,胆子小一些的跌坐在了地上。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