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九十四章 王家庄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四章 王家庄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广灵县和阳高县相邻的地方,有一处王家庄。

    王家庄产业不少,磨坊油坊一到粮食下来的日子就会忙碌得很。

    磨坊油坊往往都是农忙之后开始忙,王家庄还有一处全年不歇的活计,那就是王家庄的酒坊。

    每年何家庄的粮食收上来,大部分都会送进酒坊,然后变成烧酒运出来,送到北面卖给鞑子,庄里大车常年不断。

    王家庄酒坊做出来的酒在本地也有的卖,不少人喜欢买来喝上两口。

    价格虽然比土烧贵上一些,可味道比土烧要好很多。

    王家庄有个王员外,庄子里的酒坊磨坊包括油坊都是他的产业。

    “这是用高粱酿出来的吗?”王员外淡淡的说道。

    王员外家的客厅里,身穿灰袍的田道学站在一旁,两名精壮汉子守在客厅内侧门口,王员外坐在桌子后面。

    桌子上摆放一个酒壶,边上一个酒盅,而王员外的对面跪着两个手脚粗大的汉子。

    “回老爷的话,是用高粱酿的,这高粱都是广灵寺专门挑出用来做点心的好货。”跪在地上的一个汉子战战兢兢的回答道。

    听到这话的王员外猛地从座位上站起来,抓起桌上的酒盅狠狠地摔在地上。

    嘴里面怒斥道:“这么好的高粱没怎么还酿出这种破酒,这不就是街上几文钱一斤的土烧吗?”

    酒盅落地即碎,跪在地上的两个人身子都是一哆嗦,连忙磕头不停。

    碎裂开的酒盅碎片,有一块溅射出去,撞到一个人脑门上,割破一层皮,鲜血顺着直流,但他擦都不敢擦,依旧磕头。

    “磕头有什么用,好酒是磕头就能酿出来的?”王员外语气森然可怖。

    “老爷,老爷,小的有话要说?”跪在地上的一个汉子颤音说道。

    王员外面带冷笑,道:“说,倒要看看你有什么借口?”

    汉子身子一哆嗦,还是硬着头皮说道:“那个什么汉府佳酿喝起来那么顺,后劲那么大,不该是高粱酿出来的,小的做了这么多年的酒,就不信有什么做酒的秘方,天底下这么多种类的酒,无非是酒曲不同,酒粮酒母不同,用水不同,高粱怎么可能做出这样的好酒,一定是用了麦子或是豆子。”

    王员外听了这话,扭头看向边上的田道学。

    田道学躬身说道:“庄子里已经派人查过了,虽说广记酒坊进不去,但前后也能估算出个大概,酒坊自始至终没有进过别的粮食,从前还没有出酒的时候也是用的高粱。”

    听到田道学的话,跪在地上的两个汉子急了。

    其中一个连忙说道:“老爷,那不可能,鲁久有那好手艺,自家的酒坊也不至于黄了,那个什么王二更是连听都没听说过。”

    边上的另一个汉子身子颤抖不停,但还是接话道:“附近几个县做酒的师傅小的们都知道,他们的手艺不会比小的们强多少,小的就不明白了,他们怎么能做出汉府佳酿这么好的酒。”

    下面两个人越辩解,王员外听到耳朵里就越觉得心烦气躁,忍不住一拍桌子,怒喝道:“滚出去!”

    跪地上的两个汉子身子跟着一颤,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边上的田道学温和的说道:“回去把伤口收拾一下,老爷也是心急,你们以后还要继续试着做酒。”

    两个汉子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走出门槛的时候,其中一个还被绊了一下,险些摔倒。

    田道学看到后险些笑了出来,好在及时忍住,然后瞅了一眼门前的两个精壮汉子,清了清嗓子说道:“你们两个先出去,我有事情要和老爷说。”

    那两个精壮汉子没有动,只是在看到王员外沉着脸点点头,这才退到外面,顺手关上屋门。

    客厅只剩下两个人,田道学走上前去,低声说道:“老爷,广记酒坊里面最少有四个学徒工是烧香的兄弟,广记镖局那些镖师里也有七个兄弟,不过广记东主规矩定的太严,咱们的人没法凑上去,连说话都不成,但既然有烧香的兄弟,老爷你也不必太着急,高粱酿酒的方子早晚弄得出来。”

    王员外脸上仍然阴沉,冷哼一声道:“烧香的兄弟?你在我面前说这些空话有什么用处?”

    田道学脸色变了几变,没敢接话。

    就听王员外继续说道:“如果不是为了吃饱,谁会烧这个香,现在广记那边给他们吃饱穿暖,你以为他们真的在乎什么无生老母和弥勒佛吗?”

    周到学干笑两声,开口说道:“老爷何必这么急,咱们十几口烧锅蒸酒,又和那边关系维护的这么好,广记的酒大同都不够卖的,也抢不了咱们的生意,咱们慢慢来,那边又不是铜墙铁壁,方子早晚能弄出来。”

    王员外猛的一抬手,身前的桌子连上面的酒壶一下子被掀翻出去,上好的青花瓷,摔了个粉碎。

    有了这么一个动静,外面两个汉子急忙探头进来,看到无事这才退回去重新关上门。

    看到他这么大反应,田道学脸色变得有些僵硬。

    王员外站在那里,咬牙切齿道:“怎么能慢慢来,这东西是咱们的命根子,可这命根子眼看就要让人挖断了。”

    周到学语气一噎。

    王员外冷声说道:“薛自贵你知道吧?”

    看到田道学点头,他继续说道:“薛自贵已经把汉府佳酿卖了出去,引起了那边的疯抢,有了好酒,谁还买咱们的酒!广记用高粱,咱们用麦豆,这么大的差距咱们拿什么和他争,慢慢来只能是慢慢等死。”

    田道学沉吟了一下,说道:“二爷那边和老爷你有一层姻亲关系,咱家这酒又不是卖了一年两年,这样的老关系,想来二爷也要维护咱们。”

    听完这话,王员外脸色更阴沉,长叹口气说道:“无非是从酒上面刮一层银子,现在换成了汉府佳酿,反而能刮的更多,如果能多赚银子,认爹娘都愿意,谁还把和老夫这层关系当回事。”

    自己提出的几个理由都被反驳,田道学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说道:“老爷,广记那边养着几百号青壮,广记东主本人又是个心狠手辣的主,刚一来县城就杀死了朱庆,后又杀七杀一伙响马大盗,如果咱们贸然翻脸,未必能得到好处。”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