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九十二章 最后的希冀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九十二章 最后的希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摔倒在地上的那名闲汉赶忙从地上爬起来,顾不上拍打掉身上沾上的泥土,急忙退入到身后的人群中。

    “小子你还挺狂?知道我们是谁吗?”站在人群里,胆气壮了许多,他对着对面的青壮汉子喊道。

    站在最前面的青壮汉子目带鄙夷的瞅了他一眼,冷冷的道:“再敢废话,你就是天王老子,老子也收拾了你。”

    说完他又对身边的人说道:“弟兄们,干活,把货搬进去,谁要敢阻拦,给我往死里打。”

    “是!”

    声音如雷,几十人发出的声音有如一人再吼,像被刀线切过了一样整齐。

    对面的‘闲汉’们脸色一白,不用别人吩咐,各自慌张的往后面退去。

    慌乱之下,有几个后退过程中不小心和其他人绊倒了一起,跌倒摔成成一团。

    呸!

    青壮汉子中有人不屑的朝闲汉方向啐了一口,这才回去和其他人一起般卸大车上的木箱子。

    木箱子看上去分量不轻,几个人一起才能抬一个木箱子下车。

    三十几号人中大半人抬着六只大木箱子,排着队往广记里面搬,剩下没有抬箱子的人守在广记门前,目光冰冷的盯在那些闲汉的身上。

    门外这么大动静,早有人去里面禀报,得到信的小五带人从里面赶了出来。

    看到大车队中领头的那位青壮汉子,与之对视了一眼,然后笑容满面的说道:“杨掌柜,一路辛苦,里面请。”

    两个人并肩走进广记铺子里面,杨春低声问道:“大柜呢?”

    “后院书房。”小五同样小声说道,并回头瞅了瞅门外那些慌乱成团的闲汉们。

    两个人一边说话,一边往里面走,很快来到了后院书房。

    “第二中队副中队长杨春前来报到!”杨春一进书房,双腿立正,抬起右手,敬了一个礼。

    刘天宇从书桌后面站起来还了一礼。

    礼毕,他快步从书桌后面绕过来,脸上透着关心的道:“一路上辛苦了,下山的时候有没有人怀疑你?”

    “回大柜的话,一切顺利,并没有人怀疑,所有人都以为属下带人下山拉练去了。”杨春声音洪亮的回答道。

    “做的很不错。”刘天宇笑着夸了一句,然后问道,“东西都带来了?”

    “火铳四十支,虎尊炮一门,还有内"qing ren"员三十名。”杨春详细的把他带来的东西和人交代了一遍。

    刘天宇满意的点了点头,有了这些人和火铳,就算镖局那边出了问题,他也可以带着人安全撤离到县城外,回到甸顶山山上。

    思索了一下,他旋即吩咐道:“你带上二十名内"qing ren"员,再带上三十支火铳,用买酒商人的身份,去镖局和王大富会合。”

    杨春没有动,而是面带忧色的说道:“大柜,还是先跟属下回山上吧!有属下带来的这些人,衙门里的那些废物们别指望能拦住咱们。”

    边上的小五附和道:“东主,还是听杨副队的话,先回山上,县城里有什么事属下就可以应付。”

    两个人担心刘天宇安危,先后开口劝他离开县城回山上。

    刘天宇摆了摆手,说道:“还没打最后的时候,现在一走,广记彻底成了别人的。尤其镖局养了二百多名镖师,咱们一走,这些人的人心也就散了。”

    说完他看向小五,问道:“酒坊那边安排的怎么样了?”

    小五说道:“酒坊已经停下了,不再出酒,现在每天运走的汉府佳酿都是之前积攒下来的存货。”

    刘天宇点了点头说道:“嗯,这几天先不急着出酒,一切要等派去布政使司那边的人带回消息再决定后面怎么做。”

    说完,他看向杨春,笑着说道:“去吧,带上人去镖局和王大富会合,随时等我消息。”

    “是。”杨春立正打了一个礼,转身离开书房。

    来到院子里,他挑选出二十名从山上带下来的内"qing ren"员,用木箱子装上三十支火铳,搬上大车,带着一半的大车离开了广记。

    经过之前的事情,守在广记大门口的闲汉们见到大车驶来,都纷纷躲开,没有人在上前去找麻烦,任凭车队从眼前离开。

    广记后院的书房里,刘天宇平静的坐在书桌后面,对小五说道:“除了布政使司其它衙门衙门也要打点到,现在不是节省银子的时候。”

    “属下明白,已经派人上下打点了,还要在等等才能有消息传回来。”小五回答道。

    刘天宇点了点头。

    布政使司衙门一个姓徐的布政使是他用银子打通的关系,前前后后给这个人花去了上万两银子。

    广灵县这边范家的人刚一露头,他第一时间安排信任的手下带上银子去找这位徐大人疏通关系。

    他之所以到现在还守在县城,除了不甘心就这样舍弃广记的产业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在等这位徐大人出面,化解掉广记的困局。

    杨春来后的第二天,一切还和前一天一样,广记和广记镖局还有酒坊的门外闲汉依然不少,左一堆右一堆,三五成群聚在一起。

    其它地方都不呆,只在广记和广记产业的门外守着。

    广记的前后门都有不少这样的闲汉,说是闲汉,不如说是衙门派来监视广记的。

    和广记做生的都是商人,这一类人见多识广接触的人面也复杂,稍一接触便从这些闲汉身上嗅到衙门官差的味道。

    顿时明白,广记被衙门给盯上了。

    民不与官斗,商人们更是如此。

    不管广记因为什么被盯上,他们这些商人哪怕不赚钱,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和广记牵扯上什么关系。

    到了第二天,酒坊的生意一落千丈,许多原本是来买酒的行商都没有出现。

    好在酒坊不在出酒,这两天卖的都是之前积攒下来的库存,不必担心酒坊会有什么积压。

    大同承宣布政使徐大人的宅院外面,站着两个青壮汉子,身后停着一辆马车。

    两个人都是风尘仆仆一脸的疲倦之色,马上上赶车的车夫更是靠在车辕上睡了起来,传出轻微的鼻鼾声。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