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七十九章 大商人薛自贵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九章 大商人薛自贵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听到涨工钱,前堂几个跑堂的伙计和后厨的厨子都选择留下来,到是酒楼的账房先生离开了广福酒楼。

    刘天宇没有为难这个人,只让他交出账本,就可以自行离开。

    酒楼一起照旧,小五留在柜台后面临时充当一下账房先生。

    伙计和厨子的事情处理妥当,刘天宇笑着看向留在酒楼没有离开行商,这些人才是他最看重的。

    他手持折扇一抱拳,“打扰诸位的雅兴了,给大家赔罪。”

    座位上的行商之中有人说道:“哈哈,没关系,我们就当看了一场热闹,反正该给的饭钱我们一分不少,至于落到谁的手里,跟我们也没关系。”

    他的话,代表了在场大多数人的想法。

    他们这些行商,经常各地运货贩卖,听得过看的也多,这种事情看得太多,无非是大鱼吃小鱼,甚至他们自己就做过这种事。

    刘天宇又朝他们拱了拱手,笑着说道:“今天就当我请客,庆祝我的广记酒楼开张。”

    “那敢情好。”

    “恭喜刘东主了。”

    ……

    听到今天这顿饭钱全免,在座行商之人不免心中高兴,哪怕省下来的不多,可也要说一声眼前这位刘东主做事敞亮。

    “东主,这些人加起来恐怕有二三十两。”小五小声提醒,心疼这么一笔银子一句话就送出去了。

    刘天宇摆摆手,笑着说道:“没什么可心疼的,又不是花咱们广记的银子”

    一提醒,小五这才想起来,广福酒楼的菜酒肉鱼,包括前堂的伙计后厨的厨子,都是广灵商行花的钱。

    给在场的食客免单,是用广灵商行的银子卖了自己这边的好,这样一想,心中平衡下来。

    这时候,广福酒楼外面传来马蹄声,一辆拉货的马车停到酒楼门前,车上装着二十来坛未开封的酒坛。

    王大富从外面走了进来,大跨步,几步来到刘天宇跟前,说道:“东主,酒拉来了,三十斤的十坛,十五斤的五坛,十斤装的和五斤装的六坛,总共二十一坛。”

    刘天宇点了点头,说道:“把酒抬进来。”

    王大富招呼外面的人,一坛一坛的把马车上的酒卸下来,搬到了广福酒楼柜台前面。

    “听说刘东主你开了一家酒坊,这是你们自家酒坊酿的酒吧!”在座的食客之中有人问道。

    刘天宇点点头,笑着说道:“确实是自家酒坊酿造的,还没有发卖过,诸位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尝尝我们酒坊的酒味道怎么样?”

    有行商之人说道:“刘东主,不是我们看不起你们这个地方,要说好酒,咱们北方还要说是陕西的西凤酒。”

    说着,用手指了指自己桌上的酒壶,里面装的就是西凤酒,每次来广福酒楼他都会给自己要上一壶西凤酒小酌一番。

    一个皮肤黝黑的矮个汉子插话说道:“刘东主,你要是能大量弄到西凤酒,我愿意从你这里买酒,要是你自己酒坊酿的酒……那还是算了。”

    说到后面,撇着嘴摇了摇头。

    旁边有人接话道:“老兄,想买西凤酒去陕西呀!大同这边的西凤酒都倒好几次手了,哪里还赚得了什么钱?”

    又有行商搭腔道:“你是不了解老薛这个人呀,他和草原上的鞑子做生意,酒卖到草原上,换来各种皮子和牲口,一来一回十几倍的利润,他还在乎多出来的那点酒钱。”

    嘶!

    之前说酒贵了的那个人吸口凉气,这年头能把生意直接做到草原上,身家少于十万,都不好意思说和草原上的鞑子做生意。

    而且光有钱还不行,还要有人有武力。

    草原上马匪众多,很多牧民前脚和商队做完生意,后脚就变成马匪抢掠商队。

    没有强悍的武力和草原各部台吉的交情,商队很难游走在草原上各部之间。

    在场都是北方的商人,都知道把东西带到草原上,卖给那些鞑子,一来一回就是几倍十几倍的利润,但是能把这份银子安安稳稳赚到手的人可就不多了。

    众人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其貌不扬皮肤黝黑的矮个汉子,居然能够和草原上的部落长期做生意。

    有惊讶又不解,更多的是羡慕。

    有人忍不住和矮个汉子打听道:“薛掌柜这么大的手面,想来走上一趟草原赚上不少银子吧!”

    矮个汉子面露一丝得色的道:“还行吧,只要小心马匪和狼群,赚上些银子还是没有问题的。”

    “想来咱们这些人里面,就属薛掌柜的生意做的大。”

    “那还用说,整个大同府能和草原上的鞑子直接做生意的有几个,薛掌柜绝对算得上是这个。”有人伸出一根大拇指。

    ……

    原本无人问津的薛自贵,这会儿都是奉承他的话,更有人直接把自己桌上的酒菜端过去,和他拼成一桌。

    薛自贵心中得意,脸上带着一丝自得,却没忘记西凤酒的事情,转头看向刘天宇,问道:“刘东主,我可是大量购酒,这笔生意能不能做成,就看你能不能弄到大量的西凤酒了?”

    未等刘天宇接话,有食客插话道:“西凤酒太难弄了,薛掌柜你要是喜欢,我倒是可以弄上两坛十斤装的。”

    “太少。”薛自贵摆了摆手,“诸位应该知道鞑子都好酒,二十斤的酒还不够鞑子塞牙缝的。”

    说话的那个食客摇了摇头,道:“那我也没办法了,西凤酒实在太难弄到,每年就那么点产量,大部分运往京师一带,别看大同这边离着近,但地方太穷,反而没有河南山东和南直隶那边走的量多。”

    又有人看向薛自贵问道:“鞑子既然好酒,咱们这里有的是土烧,几文钱一斤,弄上一些过去,还不赚翻了。”

    薛自贵扭头瞅了一眼说话的那个人,撇撇嘴,“土烧那玩意也叫酒?鞑子又不是傻子。告诉你,那些大汗台吉都富着呢,他们才不喝咱们这里的土烧,也就那些穷牧民才会喝咱们这里高粱酿的土烧。”

    说到酒,他从酒壶里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拿起酒杯喝了一口西凤酒,脸上露出享受的表情。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