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七十八章 扔了出去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八章 扔了出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广福酒楼在城北,离着北城门不远,附近挨着不少商家店铺,人来人往很是热闹。

    南来北往的行商,来到广灵县,都会选择到广福酒楼吃上一顿。

    不是这里的饭菜比其它处好吃,而是广福酒楼的酒好,上等的西凤酒,那浓郁的酒香,打开酒坛泥封,顺风飘出三里。

    行商之人都爱喝两口,尤其是往北面走的商人,天寒地冻,比一般南面人都爱饮酒,尤其是烈酒。

    走在严寒之中,喝上一口烈酒,整个人都暖和舒坦许多。

    广福酒楼有陕西来的西凤酒,吸引不少客商驻留,生意好人气旺,每天里面坐满了客人。

    还有一些本地人家,家境富裕又爱酒的主,没事的时候也会来广福酒楼喝上一杯。

    一碟茴香豆,加上一壶上好的西凤酒,能在酒楼坐上大半天。

    西凤酒酿制复杂,产量并不是太多,除了大同,周边几县只有少量的西凤酒,而且价格昂贵。

    广灵商行借助广灵寺的关系,直接从大同弄回来西凤酒,价格要比其它几县便宜不少。

    县城里其它酒楼饭庄,基本都是土烧和普通的烧酒。

    真正爱酒又有钱的人家,宁可多走两步去广福酒楼,也不愿意在自家门前的酒楼买酒。

    西凤酒成了广福酒楼专卖,使得生意越发的好。

    刘天宇带人来到广福酒楼,身后跟着一水的青壮汉子,气势汹汹的走进广福酒楼。

    酒楼伙计看到这么多神色不善的大汉进来,意识到不对劲,连忙丢下手里的活计,绕过柜台,上了楼上。

    时间不长,一个体型微胖的中年人一脸笑脸的从楼上走了下来,三两步来到了刘天宇的跟前。

    “生意不错!”刘天宇看了一眼已经坐满的一楼大厅,最后目光落在走过来的中年人身上,“你是广福酒楼管事?”

    “对,对,小人就是这里的管事,刘东主想吃点什么?我让人安排雅间,我们这里有上好的西凤酒,刘东主也是开酒坊的,正好尝一尝比一比。”酒楼管事笑脸盈盈。

    随后伸手朝楼梯口方向做出一个请的手势,想安排刘天宇上楼上去。

    “不用,自己家酒楼,我随意看看。”刘天宇左手拿着折扇,右手托着扇骨,迈步往柜台走去。

    “刘东主说笑了,我们酒楼东家是广灵商行的杜东主。”管事陪着笑,嘴里面不软不硬的顶了一句。

    快走到柜台前的刘天宇听到他的话,停了下来,转过身,笑着问道:“你有何凭证说这家酒楼是你们杜东主的?”

    未等管事说话,边上的酒楼伙计接话道:“整个广灵县,谁不知道广福酒楼是杜东主的产业。”

    酒楼管事一旁笑吟吟的点了点头。

    听到这话的刘天宇丝毫没有生气,反而笑了一声,然后一招手,“把这家酒楼的房契给他看看。”

    小五走上前,从袖口里面拿出一张折叠的房契,打开后,用手举着放在酒楼管事面前。

    上面盖着衙门的大印,里面的内容清楚的证明这家酒楼归属。

    酒楼管事咳嗽一声,伸手想要去拿房契,却被小五提前收了回去,使他一把抓空。

    转而他看向刘天宇,陪笑道:“刘东主,房契我也看过了,上面的主家是梁二,和广记没什么关系吧?”

    刘天宇抬眼看了看酒楼,笑着说道:“没错,房契上的人是梁二,但他把这家酒楼转给我了,现在这里属于广记的产业。”

    酒楼管事笑着摇了摇头,说道:“刘东主,不要难为小人,除非房契上面的名字是广记或者刘东主你的名字,否则这家酒楼决然不能任凭刘东主你几句话就让出去。”

    “这么说你是要强占我广记的产业了?”刘天宇一脸玩味的看着面前的管事,手里面的折扇在右手里一下一下的敲打。

    身后的青壮汉子同时围了上来,团团围住酒楼管事。

    这一幕一出现,使原本还算气氛宽松,热闹的酒楼,空气瞬间凝重起来。

    面对围住自己的青壮汉子,酒楼管事脸上笑容不减,语气却决然的道:“不能让,酒楼是广灵商行的产业,小人没本事也不敢私自做这个主。”

    有胆小的食客,匆匆结了账逃出酒楼,原本满座的一楼大厅,很快空下来一大半。

    酒楼管事看着那些急匆匆离开的食客,嘴角抽了抽。

    亲眼看到几个落座不久,没来得及点菜的客人离开,甚至点了菜没来得及吃的客人,没结账就走了。

    不过,还是有相当一部分人留了下来,这些人大部分都是跑商的商人,自家带着护卫打手,拥有自身武力,不仅不害怕,反而颇有兴致的看起了热闹。

    刘天宇瞅了一眼空下来的座位,眉头皱了皱,有些心疼,走的都是自家生意的客人。

    他不打算在和面前的酒楼管事废话下去,直接说道:“回去告诉你们杜东主,酒楼我收回去了。”

    说着,他对一旁的内"qing ren"员吩咐道:“送这位管事出去。”

    说是送,两个青壮汉子左右一夹,一人抬起一个胳膊,直接把人架了起来。

    酒楼管事一边被人架住往外走,他一个劲地挣扎,嘴里面嚷嚷道:“你这是巧取豪夺,我要报官,我要报官。”

    可惜他再怎么挣扎,也无法从两个大汉手中挣脱出来。

    出了酒楼大门,下了台阶,更是被丢到街上,摔了个狗吃屎。

    街面上的闲人看到以前人模人样的广福酒楼管事被人丢出来,还摔了个狗吃屎,不少闲汉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

    酒楼管事知道再回去也是自取其辱,他一个人怎么也不可能是七八个青壮汉子的对手,只能求助广灵商行那边。

    他从地上爬起来,拍打掉身上粘上的泥土,一脸怨毒的瞅了一眼广福酒楼,转身快步离开。

    一路小跑,跑向街道另一端,消失在街口。

    一直关注酒楼外面的小五,来到刘天宇跟前,低声说道:“人走了,应该是给广灵商行送信去了。”

    刘天宇点了点头。

    转而走到酒楼伙计身前,伸手轻轻拍了拍伙计的肩头,“去通知后厨和前堂所有人,愿意留下继续干活的,工钱涨两成,不愿意的人现在可以离开。”

    酒楼伙计就是个跑堂的活计,他也不是广灵商行的人,听到涨两成工钱,脸上一喜,连忙说道:“东家稍等,小的这就通知下去。”

    一路小跑,去了后面的厨房,通知后厨的其他人。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