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七十三章 纵火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三章 纵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范永斗一手端着茶杯,闭目想了一下,范管事不敢打搅,恭敬的在一旁等候。

    过了一会儿,他睁开眼,忽然问道:“死在广记手里的那个朱庆和代王府有关系?”

    范管事连忙点了点头说道:“属下特意查过,朱庆的祖父是奉国中尉,属代王一脉,虽然血脉很远了,可他也是姓朱,算是未入籍的宗室。”

    范永斗脸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意味难明,说道:“代王府要是知道了自家血脉,死在一个土匪手里,你说他们会怎么办?会不会感觉自家受到了羞辱。”

    范管事愣了一下神,旋即恍然大悟,躬身施了一礼,“家主英明,属下这就去办。”

    说完,他躬身退后,准备离开。

    “等等。”范永斗喊了一声,叫住他。

    “有些事情你用不着藏着掖着,该让广灵寺知道就要让他们知道,比如广记和甸顶山的关系。”

    “能够让其他人出力,就不要凡事都咱们范家自己出力,不管是谁,只要扫平甸顶山那伙儿土匪,咱们范家商队就能重新走回广灵县那条路。”

    “属下明白,这就安排人送信给广灵寺。”范管事躬身说道。

    “不,你亲自去广灵县,要让广灵寺看到咱们范家的诚意,以后还少不了和他们打交道。”范永斗吩咐道。

    旋即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又道,“办好了这两件事情,你依然还做你的管事,退下吧!”

    范管事脸上一喜,连忙施礼谢恩,然后才离开房间。

    夜深人静,夜色完全黑下来,街面上静悄悄。

    广灵县一条街道上,出现几个人影,分开两路,一波在广记周围晃荡,另一波去了另外一条街的广记酒坊那边。

    “听说广记的镖师都凶着呢?咱们不会有事吧?”

    “怕什么,这个时辰别说是广记的人就是更夫都睡着了,点着了火,咱们立马就撤,没人能发现到咱们!”

    两个人在广记门前的街道上小声嘀咕。

    夜色掩盖下,两道身影慢慢靠近广记后院的院墙,其中一个人蹲在下面,另外一个人踩着对方肩膀,爬上了院墙,骑在上面。

    院墙下面就有一堆柴火垛。

    他刚掏出火折子,点着了火。

    就在这时,只听院子里面有人喊道:“什么人?”

    骑在院墙上的人心中一慌,手一抖,火折子掉到了下面的柴火堆上,他人慌张的跳了下来,嘴里喊道:“快跑。”

    两个人猫着腰,沿着墙边跑向了远处,很快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火折子落到院墙下面的柴火垛上,顺势烧了起来。

    巡逻的镖师追出去没多远,看到院子里面有火光冒出,顾不上继续追下去,匆忙返回来,招呼人救火。

    好在烧起来的并不多,很快就被扑灭。

    在另一条街道上,广记酒坊那边的街上,两条人影慢慢靠近酒坊。

    摸着黑,借着夜色,这两道身影先后到了酒坊外的院墙下面。

    不过,这两个人运气没有去广记的人幸运。

    没等翻墙,就被附近巡逻的镖师发现。

    两个人见势不妙,顾不上放火的事情,匆忙逃走,消失在了附近的街道上。

    夜深天黑,不知道前面还有没有人埋伏,镖师们追出一条街,便撤了回来。

    广记闹出这么大动静,周围邻居都被吵醒,各家屋子里出现了光亮,不少人连衣服都没穿好,拿着木盆跑出来救火。

    刘天宇披着一件长褂出现在院子里,看到从外面跑进来的小五,连忙问道:“出什么事了?”

    “有人放火,被咱们巡逻的镖师发现,烧着了一个柴火垛,已经被扑灭了。”小五回答道。

    刘天宇松了一口气,转而问道:“人抓到了吗?知道是什么人放的火吗?”

    小五摇了摇头,道:“天太黑,看不清楚,咱们的人又不敢追太远,让人给跑了。”

    “我想我可能知道是什么人放的火!”听到外面的响动,同样来到了院子里的窦文华,这时候突然说道。

    刘天宇扭头看向窦文华,询问道:“文华兄醒了,你认识那些放火的人?”

    窦文华连忙摇头摆手,说道:“我不认识他们,不过这些人的手法我熟悉,以前在郓城的时候,那些烧香的会用这种半夜放火的办法恐吓别人,有的一家子都被烧死在屋里。”

    听他这么一说,再联系起白天揍了的那伙人,刘天宇几乎确定放火就是闻香教教众。

    边上的小五犹豫了一下,试探的问道:“有没有可能是广灵商行的人?”

    “不会,广灵商行要放火,他们早就做了,不会等到现在,何况烧了广记对他们没有好处。现在我最担心的是酒坊那边!”说到这里,刘天宇看向小五,“安排人去酒坊看看,酒坊绝不能出事。”

    没等小五离开,王大富派来送信的人已经到了。

    从这名镖师口中,刘天宇得到了让他安心的消息。

    酒坊那里同样有人放火,不过没来得及实施,就被巡逻的镖师先一步发现,只能仓皇而逃。

    可惜的是,同样没有抓住放火的人。

    对于酒坊那边的镖师直追了一条街,便不在追下去,刘天宇不仅没有生气,反而很是欣慰。

    夜色茫茫,守住酒坊才是关键。

    相对于广记这边来说,他宁可这里被烧毁,也不希望酒坊出事情。

    酒坊已经酿造出来不少的酒,这些东西遇火即着,连带着酿酒用的高粱,很可能在一把大火下化为乌有。

    他压下心中怒火,平静的对窦文华说道:“文华兄,你身体还虚弱,现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了,想来那些人不会再来,早点回房歇息吧!”

    窦文华点了点头,他能听出来话外之音,毕竟他只是个外人。

    等窦文华走远,刘天宇阴沉着脸对小五说道:“来书房。”

    小五跟在后面,一同进了书房。

    书房的油灯被小五点着,放在书桌上,照亮附近一小片区域。

    啪!

    坐到书桌后面座位上,刘天宇用手一拍桌子,怒道:“敢来广记放火!安排内"qing ren"员,去查查那个王员外到底是什么来头?”

    桌子上油灯灯芯周围的火苗,左右摇摆。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