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七十章 平白被招惹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七十章 平白被招惹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小五想了一下,补充了一句,“看来这件事情和广灵商行那边没有什么关系,都是范家做下的。”

    跪在地上的梁友抬起头,说道:“梁二是广灵寺的人,藏匿响马这么大事他不敢不和广灵商行商量,这次逃出城,也是逃去了广灵寺。”

    听到梁友的话,刘天宇脸色变得极为难看。

    如果广灵寺的人也掺和了进来,他和广记与甸顶山的关系有可能已经暴露,广灵寺那边知道了他是秀才的事情。

    边上的小五凑了过来,小声说道:“东主,咱们要不要撤出县城。”

    他一样想到了广记暴露的事情,心中充满担忧。

    刘天宇微微摇了一下头,低声说道:“暂时不用,王大富那边还有二百多人,就算出了事情,也能护住咱们出城。”

    一提醒,想到镖局那里的二百多镖师,边上的小五安心不少。

    只要官府不出动官军,凭县衙里的那些人废物,根本不是王大富手底下镖师的对手。

    如果官府出动了官军,内情这边一样能够在官军到来之前传回消息,提前安排离开县城回甸顶山。

    刘天宇缓了一下,稳住自己的情绪。

    他担心的不是官府捉拿他,而是担心他的身份暴露,这么长时间以来的布局将变成一场空,将来在想要重新布局,不知道要难上多少倍。

    这时候,他没了继续审问下去的心思,招了招手,让内"qing ren"员把梁友带下去。

    梁友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只知道说完梁二和广灵寺的关系,对方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以为对他的回答不满意。

    心中焦急,想要立功,保住他和家中老母亲的性命。

    被人押走到一半,他突然想起一件事,马上大声说道:“小的知道梁二的房契都藏在哪?”

    “等等!”刘天宇喊住正押着梁友离开的内"qing ren"员,“把他带过来。”

    等梁友又重新被押回到跟前,他问道:“你说你知道梁二地契藏在了什么地方?”

    梁友连连点头,回答道:“小的不敢隐瞒,梁二有一次喝多了,无意间说了出来,小的就记在了心里。”

    说完,他紧张的看向刘天宇,不知道这条消息管不管用,能不能救他一命。

    刘天宇挥了挥手,让人松开梁友,然后对他说道:“带我的人把房契拿来,只要找到梁二的房契,我可以饶过你的性命。”

    “谢老爷饶命,谢老爷饶命。”梁友急忙跪倒磕了几个头,然后内"qing ren"员押着他去找梁二的房契。

    梁友并没有离开院子,而是带人直接去了后面的正房里。

    时间不长,梁友面带喜色,从正房走了出来,旁边的一名内"qing ren"员手中多出了一个匣子。

    “东主,属下看过了,这里面就是梁二几处房产的房契。”说着,内"qing ren"员把匣子双手托递给刘天宇。

    接过木匣,刘天宇打开,从里面拿出几页纸,上面是梁二几所宅院的房契和城北那家酒楼的房契。

    除了他们所在的这所院子,还有城北的酒楼,梁二在城南和城北还各有一套宅院。

    其中城北的那套院子,离着广记镖局很近,两家之间只隔了一户人家。

    看完后,他把木匣连同里面的房契交给一旁的小五,然后看向梁友,笑着说道:“我说话算数,拿到房契就放过你。”

    听到这话的梁友偷偷松了一口气。

    接着,就听刘天宇继续说道:“但是你想过没有,你把这些房契交给了我,梁二回来后会不会放过你?”

    梁友脸刷的一下子白了,两腿发软,身体摇摇欲坠,脚步不稳,踉跄的退了两步。

    这时候,就听刘天宇笑着说道:“愿不愿意跟着我,只要有广记在,梁二就算知道那些房契的事情,也不敢来找你麻烦。”

    梁友目光迟疑,犹豫不定,站在原地好一会儿,突然朝着刘天宇跪倒在地。

    “小的愿意归顺东家,以后听从东家任意驱使。”

    刘天宇手臂虚抬了一下,笑着说道:“好了,起来吧!既然愿意跟我,以后就是自己人。”

    然后,他扭头看向旁边的陈三,“以后梁友跟你,协助你一起收服梁二的那些手下,把城南彻底稳固下来。”

    “是,属下遵命。”陈三赶忙站出来说道,随后偷偷看了梁友一眼。

    打行的事情已经解决的差不多,刘天宇不准备再留下,把剩下的事情交给了陈三和梁友。

    他和小五带着一部分内"qing ren"员,离开了梁二这所在城南的院子。

    坐在回去的马车上,刘天宇对小五说道:“拿着这些房契,去找叶书吏,把这些房产过户到广记名下。”

    听到这个安排,小五一脸的不解。

    现在不是应该让王大富那边加紧防备才对?

    很快,他反应过来,询问道:“东主,你的意思是用这些房契试探衙门那边,看看他们是不是已经知道咱们广记和甸顶山的关系?”

    马车这时突然停了下来,车上的刘天宇一时不察,险些撞在了车厢的壁子上,幸亏反应快,提前用手臂顶住了车厢。

    “出什么事了?”重新坐稳,他脸色难看的问道。

    “东主,前面有一伙人在打斗,堵住了路。”车厢外面的车夫回答道。

    “我看看去!”小五怒气冲冲的说道。

    刚才马车突然停下的时候,他脑袋正好顶在车厢壁子上,脑门上面磕红了一大片。

    小五下了马车,刘天宇专心坐在马车上,相信事情很快能解决。

    如今的广记,在广灵县不说横着走,也没人敢惹。

    时间不长,他听外面有人呵斥道:“王员外家办事,无关人等滚远一点。”

    听到外面的喊骂声,他眉头皱了起来,知道小五肯定没有解决掉外面的事情。

    心中纳闷不解,广灵县什么时候多了一个王员外。

    随后,他掀开车帘,从马车上走了下来。

    马车前方不远,四五个青壮汉子正和小五带着的内"qing ren"员对持在街道上。

    双方中间的空地上,躺着个人,看不清楚样貌,满身泥土的蜷缩在地上。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