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六十九章 范家黑手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九章 范家黑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内"qing ren"员先一步出动,刘天宇和小五坐上了去往城南的马车。

    经过武圣庙的那条街口,陈三早早带手下等在那里。

    刘天宇安排陈三上车,留下几个对梁二和打行了解的陈三手下,跟在马车旁边,一起去往城南,梁二的老巢。

    梁二的老巢是城南靠近城墙的一所大宅子,打行的人习惯性聚集在那里,平时有专人守卫。

    马车驶到梁二老巢那条街口的时候,有内"qing ren"员早已等在那里,赶车的车夫将马车停在了内"qing ren"员的旁边。

    小五掀开车帘,探出头,和马车外的内"qing ren"员交耳细语了一会儿,然后才退回马车里。

    他看向马车里的刘天宇,说道:“梁二老巢已经被抄了,留在那里的人都被抓住,但没有发现梁二踪迹,听他手底下的人说,南街的事情一发,他当天就逃出了城。”

    坐在马车车厢里面的刘天宇闭目想了一下,吩咐道:“去梁二老巢,看看那些人。”

    小五应了一声,朝外面赶车的车夫吩咐了一句。

    车夫催动牲口拉动马车,重新启动,继续往前面驶去。

    马车启动的同时,车里面的陈三小心的说道:“东主,梁二虽然逃走了,可他身边亲近的那些人未必全都逃走,许多人属下都认识,抓住他们,说不定能问出来梁二的下落。”

    刘天宇闭目靠在后厢上,眼皮都没有撩起,说道:“让你过来,就是为了找出那些梁二身边的人,为你将来称霸城南消除不稳定因素。”

    听到将来城南都归他管,陈三在车厢里就跪了下来,“属下多谢东主提拔,属下一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一个头磕在了刘天宇的脚边。

    “起来吧!只要你好好做,以后不会亏待你的。”刘天宇瞅了一眼脚下的陈三,淡淡的说道。

    陈三爬了起来,重新坐回去。

    马车很快到了梁二的那所院子门前停了下来。

    此时院子早已被内"qing ren"员攻陷,院子门前有内"qing ren"员看守。

    刘天宇他们下马车走过来,门前的内"qing ren"员打开了院门。

    进到院子里,中间一处空地上,二十多个打行的人抱头蹲在地上,周围有持刀的内"qing ren"员看押。

    “带你的人,找出那些梁二身边亲近之人。”刘天宇侧头对身后的陈三吩咐一句。

    陈三应了一声,带着自己带来的那几个手下,走近被圈住的打行那些人。

    不到一炷香,他从这些打行的人里面挑出五个,押了过来。

    然后,他用手一指这五个人,“东主,这几个都是梁二最信任的手下,其中一个叫梁友的人还是他没出五服的族兄。”

    刘天宇目光在五个人身上一一扫过去,问道:“谁是梁友?”

    这五个人谁都没有言语,但有四个人纷纷扭头看向其中一个人身上,而剩下的这个人,谁也没有看,低着头,身体发出轻微地颤抖。

    刘天宇看到后,朝旁边的内"qing ren"员一招手,“把这四个人带下去。”

    内"qing ren"员走上来,押着另外四个人离开,重新带了回去。

    被留下的那个人身体在发颤,两条腿一直抖动哆嗦。

    “你就是梁友?”刘天宇问了一句。

    对方直接被吓得瘫倒在了地上,一个劲哭求道:“老爷饶命,老爷饶命,那件事跟小的无关,都是梁爷,不,是梁二做下的,求老爷放过小的,留小的一条性命。”

    广记镖师在南街杀死了十多名响马大盗,整个县城传的沸沸扬扬,流传着广记养的镖师,比城外的响马还凶。

    刘天宇重复问了一句,“你就是梁友?”

    “对,对,对,小的就是梁友。”跪在地上的梁友,俯身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梁二都跑了,你怎么不逃?”刘天宇饶有兴趣的看向梁友。

    换做旁边人和梁二有这种族亲的关系,知道惹出这么大事,早就跟着一起逃了,而眼前这个梁友,居然留在了县城没逃走,让他感到奇怪。

    听到问话的梁友,脸上多出苦涩之色,道:“非是小的不想逃,而是家中老母还在,小的逃走了,老母会饿死在家中,不得以,只能冒险留下。”

    听到他的解释,刘天宇求证的看向了边上的陈三。

    陈三微微点了一头,确认梁友说的是真话。

    还是一个孝子,刘天宇嘴角挂了一丝笑容,笑着说道:“只要你老实回答我的话,未必不能饶你一条性命。”

    “谢老爷饶过小的一条贱命,谢老爷绕过小的一条贱命。”梁友连忙磕头谢恩。

    边上的小五插言道:“先别急着感谢,要是不老实的话,杀的就不止你一个人了,想想你家中的老母。”

    “啊!”梁友一脸惨白的瘫坐地上,旋即几个跪爬,趴在刘天宇脚底,“老爷,家中老母亲并不知道梁二的事情,还请老爷开恩,饶了小的母亲吧!”

    刘天宇笑着宽慰道:“只要你肯说实话,我保证你和你的母亲都会没事。”

    “小的说实话,小的一定说实话。”梁友急切的说道。

    看得出来,他很在乎他母亲的安危。

    “我问你,广记和你们打行无冤无仇,为什么你们要帮着藏匿七杀那伙响马大盗?”刘天宇神色一正,看向跪在地上的梁友。

    “小的也不太清楚。”刚说完,梁友注意到面前的人面色沉了下来,又连忙说道,“小的只是梁二身边的一个打手,这些事情他根本不和小的说,不过……”

    看到梁友犹豫了一下,边上的小五连忙问道:“不过什么?把你知道的全说出来。”

    梁友这赶忙说道:“小的也不敢肯定,在那伙响马来之前,有一个姓范的管事,来找过梁二,不久之后,灵丘七杀那伙响马就住到了梁二在城北的那家酒楼里。”

    听到找梁二的人是一个姓范的管事,刘天宇和小五对视了一眼,想到了一种可能。

    “那个姓范的管事是不是张家口那边的口音?”小五追问了一句。

    梁友想了一下,最后点点头,“是带着点张家口的口音,听说还是什么大商家的管事,出手挺大方,临走之前给梁二留下了一百两银子。”

    小五扭头看向刘天宇,一脸忧色的道:“看样子范家已经知道咱们广记的底细了。”

    刘天宇眉头拧在了一起,他还是小看了范家的实力,这么快就查清楚甸顶山和广记之间的关系。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