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五十九章 契约书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十九章 契约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银子的事情先不急,等酒坊开业慢慢就会好的。”刘天宇显得很有信心。

    小五实在看不出酒坊开业能赚到什么银子,只要不赔钱,他就谢天谢地了,用高粱酿酒,就没听说过有赚到钱的。

    该劝也劝过了,只能寄希望于酒坊不会赔的太惨。

    这时候,书房门外来了一名内情,没有进屋,只是站在门外探了一下头。

    小五看到后,走了过去。

    内情从怀里掏出一封信递给了小五,然后悄无声息的退了下去。

    看完信,小五来到书桌前,脸色难看的说道:“东主,刚接到内情的消息,二牛的老毛病又犯了,据说还找陈泗水闹过,认为老铁头拿到的银子太多,他们也要涨月钱。”

    弯腰在桌上正练字的刘天宇头也不抬的说道:“陈泗水那边怎么回答他的?”

    “陈泗水拒绝了,最后大牛出面,把二牛教训了一顿带回去了。”小五回答道。

    “那就不必理会。”说完,刘天宇继续在纸上练字。

    小五点了点头,什么话都不再说,找一个火盆,烧掉内情送来的那封信。

    当最后一个字跃然于纸上,刘天宇放下了毛笔,双手拿起桌上的白纸,吹干上面的墨,细细看上一遍。

    微微点了一下头,总算不是那么难看了。

    “过来看看,这一次写的字如何?”

    小五烧完信,用茶壶里的水浇灭火盆里的火,起身走回书桌前,仔细打量纸上的个字‘宇宙洪荒,天地玄黄。’。

    看了一会儿,夸道:“东主,这个字够资格做咱们广记的牌匾了。”

    听后,刘天宇笑了一声,“还可以吧,只是找回了曾经写字时候的感觉。”

    小五附和的笑了一下,以为他说的是上山成为土匪之前的事情。

    “去灵丘的人怎么样了?”刘天宇问向小五,手上把刚写完字的那张纸攒成一个纸团,丢进边上的箩筐里。

    “刚盘下来一家粮铺,相信很快就能站稳脚跟。”小五五指并拢站直身子。

    说到正事,他从来都是一丝不苟。

    “不要只盯着城里,城外的矿场也要多看看,尤其是那些私人矿场。”刘天宇提醒道。

    他伸手端起茶杯,想要喝水,却发现里面空了,边上的小五看到,转身去一旁的桌子上拿过茶壶,给他杯子里斟满了一杯水。

    过了晌午,陈三带人押送一笔银子来到了广记。

    自从广记派人收拾了南街的张屠户,原本的那些暗门子和不愿意交地皮钱的人都主动把钱送上门。

    陈三接手朱庆那些生意的过程比从前顺利许多,一些或明或暗抵抗的人都老实了下来,打行梁二那边也默认了陈三接替朱庆的位置。

    送来的银子不多,只有二百两,小五还是很高兴,正好抵消掉开酒坊的银子。

    临近天黑还有一个时辰左右的时候,气喘吁吁的鲁久来到了广记。

    看他满头汗的样子,应该是一路跑过来的。

    “老爷看重小人,是小人的福气,小人愿意签。”鲁久一见到刘天宇,连忙的说道。

    他的神情态度比刚见到的时候要惶恐百倍,鲁久战战兢兢的又说道:“小人没想到老爷做的这么大产业,上午还那样不识好歹,真是该死。”

    鲁久住在城外,许多事情不了解,可稍微和城里熟悉的人一打听,不难知道曾经城南的朱庆是怎么死的,南街屠户张那些人的腿是怎么断的。

    刘天宇笑着安抚了两句,让小五拿出那张契书,交给了鲁久签上名字画上押。

    和王二比起来,鲁久小的时候上过几天私塾,学业虽然不怎么样,可还是认得一些字。

    契书签完,鲁久手中拿着十几两白花花的银子,这赶得上他好几年种地的收入了,心中当真震撼无比,人都呆愣住了。

    直到刘天宇喊他,他才从缓过神反应过来。

    刘天宇说道:“酿酒需要准备器具和材料,需要什么尽管开口,我这边安排人备齐,人手这块,熟手只用你和王二,其余的都用学徒。”

    “东家想的周到,器具不用置办太多,天锅地锅和地缸,晾堂里的各色家伙事儿,这些东西,小人家里都有,装上就能直接用。”说完,鲁久略带不安的看了看刘天宇。

    他只想着把家里用不上的那些酿酒的家伙式卖出去,却忘了对方的身份,这会儿担心会引来不满,丢了这份活计。

    刘天宇多少能明白鲁久为何不安,笑着安抚道:“这些酿酒的器具就算不用你的,也要去别的地方买,只要器具没问题,该多少银子,照价给你。”

    “谢东家。”鲁久赶忙跪下磕头,心里的一丝担忧才算去了。

    “起来吧,我这里不兴磕头。”刘天宇虚搀了一下,鲁久顺势站了起来。

    不等鲁久站稳,刘天宇又说道:“我这里有一个规矩,酒坊里的事情不许和外人讲,在酒坊里做活,家中的亲戚不能再在外面开酒坊,甚至在别的酒坊里面入股也不行。”

    随后,他用手一指鲁久,“你双亲虽然不在,可老婆和两个女儿还有一个儿子还在家里,坏了我的规矩,后果你自己应该明白。”

    鲁久打探广记底细的时候,内"qing ren"员更是把鲁久一家子调查的一清二楚。

    听到这话的鲁久身上打了个寒颤,脸一白,当即跪倒在地,磕头说道:“东家放心,小人绝对不敢,绝对不敢。”

    “嗯,起来吧!你能明白就好。”刘天宇这次没有动,只是虚抬了一下手。

    事情办完,鲁久住在城外,眼瞅天快黑了,着急出城回家。

    临出门前,忍不住回头问了一句,“东家,真的要用高粱酿酒?”

    “要用。”刘天宇回答得极为肯定。

    鲁久得了信,连忙提出告辞。

    手上下意识摸进怀里,十几两的银子已经到手,酒坊赔赚和他没有关系,随着做就是了。

    广记请来的大车队天一亮就出了城,到城外鲁久家中拉回来酿酒的器具,送到了原先老铁匠的铁匠铺里。

    王二检查了一遍这些器具,没发现问题,估了一个合理的价格,给了鲁久三十两银子的补偿。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