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四十四章 夜袭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四章 夜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广记还是平常的时候熄灭所有灯火,只留下门外的两盏灯笼,可里面的人却没有像往常一样回房休息。

    除了值夜的人,其余的人都静候在屋子里。

    有更夫从街上过去,敲响竹梆子,提醒外面已经是三更天了。

    刘天宇喝掉杯里最后一点茶水,用清水洗了把脸。

    边上的小五兵器送上来,一把匕首和一柄单刀。

    匕首被他揣进怀里,单刀插在刀鞘中,提在手里。

    朝屋里的其他人招了招手,一伙人摸出了房间,借着月色走向广记后院的后门。

    有广记伙计偷偷打开后门,露出一颗脑袋,往四周看了看,没有发现附近有人,这才把头缩了回去。

    时间不长,七个夜行衣打扮的人,猫着腰从广记后门鱼贯而出,消失在茫茫夜色之中。

    一路上,有提前探好路的内"qing ren"员走在前面带路,七扭八拐,十分熟悉的穿过一个个街口。

    在这安静的夜里,一伙人走过街道,动不动就会惊醒路边人家养的狗,然后带动整个街道这一片养的狗全都闹腾起来。

    除了狗叫这个麻烦外,其他的也就没什么了。

    广灵县不过是个小县城,巡夜的衙役虽说也有,可从来见不到人出来巡逻,一般这个时辰,原本该巡逻的人,不知道在哪个犄角旮旯睡大觉去了。

    更夫稍微辛苦一点,虽然不怎么尽心,好歹晚上也会出来溜上几圈,比如三更的时候,走过一两条街道。

    夜深人静,除了更夫,这个点还出来的人基本上是小偷小摸这一类。

    屋里的人就算有人知道街道上有人过去,也装作不知,继续在屋里睡觉。

    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真要遇到前面有动静,刘天宇和内"qing ren"员会在角落里躲上一躲,避让过去。

    刘天宇发现不仅是他们这些人在黑夜里行动,一路上居然发现了三波人。

    但这些偶遇的路人,在刘天宇他们躲避之前就匆忙的跑开了。

    “都是半夜摸门的小贼,他们小心谨慎的很。”有内"qing ren"员解释了一句。

    一伙人一路上小心翼翼,很顺利的穿过了三条街,到达了这次要去的目的地。

    归根结底,深夜凌晨,街面上很少会有什么人出现。

    天一黑,差不多都回家睡觉,除了几个有钱的大户,小门小户的舍不得那点灯油钱。

    像后世电视里面,穷人家熬油点灯缝补衣服,根本不可能,赚的那点钱还不够油钱,至于蜡烛,穷人家根本用不起。

    进入了南城这边,街面上连狗叫的声音都听不到了,只剩下他们的脚步声和呼吸声。

    有内"qing ren"员怕刘天宇不明白,解释道:“南城都是穷人,平常饭都吃不饱,有狗也都打了牙祭,所以和北城不一样,这里很少能听到狗叫。”

    刘天宇在黑暗中点了点头,旋即问道:“还有多久到地方?”

    那名内"qing ren"员回答道:“前面那个木门后面的院子就是,这是朱庆一个刚勾搭上的相好的家,这一段日子他都住在这儿。”

    前面是一个四方的院子,木门上的漆刷了没多久,隔着老远都能闻到油墨的味道。

    整个院子看上去比旁边的人家多少规整一点,可也没强出多少。

    朱庆就是个街头混子,自然不会为了一个相好的耗费太多银子。

    “院子里有狗吗?”刘天宇多问了一句。

    他担心朱庆相好的家里养了狗,等他们一靠近,狗叫声会惊动起周围的街坊邻居。

    内"qing ren"员说道:“没有,他这个相好的以前是个暗门子,这种人家从来不养狗。跟了朱庆以后,一般的小偷小摸知道这里是朱庆的地方,没有人敢来这里偷东西。”

    “你们不错,查探的很仔细。”刘天宇很是高兴,夸了一句。

    一伙人,轻声蹑足来到朱庆相好的院门前,有内"qing ren"员拿出随身携带的匕首,顺着门缝塞了进去。

    匕首挑到里面的门闩,慢慢晃动,一下一下的往一边挪动门闩。

    咔吧!

    门闩被扒拉到一边,门一松,这名内"qing ren"员慢慢把门推开,然后朝身后招了招手。

    待所有人都进到院子里,他才小心翼翼的合上大门,插好门闩,尽可能不发出一点声响。

    院子不大,很空旷,两面是围墙,挨着正房下面的角落处有一处灶台。

    刘天宇带着内"qing ren"员没敢直接走向正房,而是贴着围墙下面的阴影,猫着腰,一点往院子后面的正房方向移动。

    走到一半,屋子里面发出了门轴转动的响声。。

    刘天宇轻轻朝下一压手臂,所有人蹲在墙根下面,借助夜色掩藏住形迹。

    时间不长,借着月光,他看到屋子里面晃悠悠走出一个人来。

    这个人来到院子里,解开亵裤上的腰带,伸手往裤裆里面掏了一把,随后听到有流水声传出。

    是起夜的人。

    刘天宇松了一口气,放下刚刚提起的心。

    随后,他朝一旁的内"qing ren"员做出一个割颈的动作。

    两名内"qing ren"员后背紧贴墙壁,身形隐藏在墙壁的阴影下面,猫着腰,一点点朝院子里正尿尿的那个人靠近。

    靠近过程中几乎没发出什么太大声响,对方尿完,正准备提裤子,一名内"qing ren"员从墙边猛地窜了起来,一把捂住对方的嘴巴,另一只手顺势在脖子上一割,一股鲜血喷了出来。

    另一名内"qing ren"员抱住了腰,防止挣扎中发出太大的声音,惊动了屋里的人。

    对方挣扎了片刻,一点点没了力气,最后一动不动,身体渐渐开始变凉。

    两名内"qing ren"员小心翼翼的把尸体抬到一旁,轻轻放在墙边的阴影下面,整个过程没有发出任何响声。

    做完这一切,两名内"qing ren"员靠近到了正房屋门两侧,守在了门前。

    刘天宇朝剩下的人勾了一下手,带着人蹑手蹑脚的靠近正房的屋门。

    “他娘的,要不是你起夜,老子也不会想尿尿,尿完……”屋里面有人嘀咕着,同时脚步声传来,门一打开,声音戛然而止。

    屋里的人张大嘴巴,惊恐的望着面前多出来的一群黑衣人。

    眼底尽是惊慌失措,勉强有一丝理智压住想要大喊的冲动,直接跪趴在地上,屁股撅起老高,身体瑟瑟发抖。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