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四十一章 送了银子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一章 送了银子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一般情况学政不会驳回县令的请求,只是一个秀才功名而已,又不是举人,绝大多数的时候都会同意。

    王秀才脸色难看的退到了一旁。

    不过,他还是趁机给躺在木板上的几个地痞无赖使了个眼色。

    他这点小动作如何能逃过坐在大堂上的县太爷的一双眼睛。

    只是顾忌到广灵商行和背后的广灵寺势力,不想撕破脸,否则一个秀才也敢在他面前狷狂。

    “青天大老爷,可要为小民做主呀!小民的腿是被广记那恶毒的东主给打断了。”小六子在堂下哭诉道。

    县太爷问道:“既然是广记的东主打断了你的腿,可有人证?又有何人看到?”

    小六子说道:“回青天大老爷的话,广记旁边的几家商铺都看到了。”

    “人证呢!带上来。”县太爷身体在太师椅上坐正。

    等了一会儿,见没人动,县太爷面露冷笑,又喊了一句,“人证呢?怎么还不来?”

    小六子和其他几个地痞无赖躺在地上面面相觑,不知道如何接话,总不能让他们几个断了腿的人去找人证吧!

    王秀才硬着头皮站了出来,先是一拱手,才说道:“县尊大人,您应该派出衙役去广记,把他们东主抓来对质,一问便知。”

    “没有人证,本官为何要抓捕一个安心在广灵县做生意的商人,还是说你王秀才才是广灵知县,可以随意拿人了?”县太爷冷笑一声,、。

    旋即,伸手抓向公堂书案上面的竹筒,从里面抽出两根黑色竹签。

    “来人,王秀才扰乱公堂,重打十板。”

    一旁走出两名衙役,把王秀才按倒在地,撩起背上的衣袍。

    旁边又走出两名手持水火棍的衙役,分列王秀才左右。

    王秀才一看这架势,真的要打,身体一哆嗦,忍不住开始求饶。

    “县尊大人,学生是有功名的,有功名的。”

    县太爷看都不看他一眼,朝手持水火棍的衙役一挥宽大的袖口,“打!”

    旁边两名早已准备好的衙役,举起水火棍打了下去。

    啪!啪……啪!

    每个人手里的水火棍举起了五下,总共打了十下。

    刚打的时候王秀才还嚷嚷着自己有功名,后来只剩下一声一声惨叫。

    十板子打完,后背上血肉模糊。

    县太爷冷眼瞅着王秀才说道:“再敢扰乱公堂,打断本县断案,本县立即革去你的秀才功名。”

    “学生不敢,学生不敢,哎呦!”王秀才被这十板子彻底给打怕了。

    县太爷收回目光,用手一拍惊堂木,“本案人证物证皆是不足,待人证物证齐全后,本官在审此案,退堂。”

    “威……武!”

    衙役们手中的水火棍不停地敲打地面。

    县太爷起身离开,进入了后衙,钱师爷紧随其后。

    到了后衙,县太爷脱去了身上的官服,换上常服,下人又送上来一杯香茗。

    “县尊大人,刚才您在大堂之上,简直英明神武,一眼识破王秀才的阴谋诡计。”钱师爷陪在一旁,挑起了大拇指。

    县太爷喝了口茶水,放下茶杯,说道:“广灵商行和广记之间的事情,本县不愿意掺和,不过本县也不能不顾百姓口碑。”

    “县尊大人说的对,这一次广记送来纹银五百两,学生已经安排人送到了后院。”钱师爷赔笑道。

    “嗯,广记那个东主年纪不大,也算有心了。”县太爷很是满意,转而又问道,“广记那个东主叫什么来着?”

    钱师爷赶忙说道:“姓刘,听说是直隶大名府的人。”

    “嗯。”县太爷点了一下头,缓缓闭上眼睛,另一只手按在茶杯的杯盖上。

    钱师爷连忙躬身说道:“学生先告退。”

    钱师爷一走,县太爷睁开了双眼,起身朝后院走去。

    广记门外跑进来一名伙计,贴在小五耳朵边上说了什么话,然后就见小五一脸喜色的进了后院。

    “东主,事情解决了,王秀才和那些地痞无赖都被赶出了县衙,听说那个王秀才还被打了十大板。”小五一脸兴冲冲的进了屋。

    书房里刘天宇正坐在桌前喝茶。

    “毛毛躁躁的,坐下来喝茶,静静心。”刘天宇给小五斟了一杯茶,从桌子上面推了过去。

    小五坐下来,抓起茶杯,一口喝掉了里面的茶水,和牛嚼牡丹差不多。

    好在壶里面的水没有那么热,否则小五的嘴里非被烫的满口水泡。

    “慢点喝!”刘天宇又给小五身前的茶杯中蓄满了茶水。

    “东主,你是怎么知道县令不会派衙役来咱们广记拿人的?”小五好奇的问道。

    刘天宇拿起茶壶给自己茶杯里倒满,不疾不徐的放下茶壶,才说道:“广灵商行那个管事走后,我就安排人,通过衙门里的钱师爷给县令送去了五百两纹银。”

    “可……我以前也给他们送去过银子,每一次都不收,反而退了回来,弄得我还以为他是难得的清官。”小五眉头蹙起,有些想不通。

    “之前不收广记的银子是因为他们不敢得罪广灵商行。”刘天宇晃动两下手中的茶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

    小五问道:“那现在为什么又会收咱们广记的银子?”

    “很简单。”刘天宇放下茶杯,“他们被我在广记门前的霹雳手段震慑住,摸不清我的路数。即便如此,他们只是收下银子,做一个两不相帮的姿态。”

    “这不等于白拿了咱们的银子,怪不得都说十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当官的什么都不用做,银子就有人抢着上门送进来。”小五愤恨的道。

    “其实两不相帮便是帮了我们。”刘天宇抬头看向小五,“咱们最强的地方不在官面上,而是手里的刀。”

    同时,他的手往桌子上用力一按。

    “大柜,你的意思?”小五目带戾气,右手在空气中劈砍了一下。

    刘天宇口吻冰冷的说道:“派人去查一查那些地痞无赖平时都听谁指使?谁是他们的头?”

    “这个我知道,当时这些地痞无赖来闹的时候我就感觉不对劲,然后派人查了他们的底细。”小五说道,“这几个人都是在一个叫朱庆的人手下混饭吃。”

    “这个朱庆什么来路?”

    小五说道:“街面上的混混,平常收一些地皮钱,管着一家赌坊,还有就是从一些暗门子手里抽头,他和打行的梁二,还有南街的张屠夫并称广灵县三大害。”

    “这么说,咱们要为民除害了!”刘天宇冷笑了一声。

    小五跟着笑了两声,才问道:“咱们什么时候动手。”

    “不急,找两个认识朱庆的人,让他们带着我带来的人认认人,这两天观察一下这个朱庆晚上都去哪里落脚。”说完,刘天宇仰头喝掉茶杯里最后一点茶水。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