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四十章 和稀泥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十章 和稀泥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既无苦主喊冤,也没有人来报案,那算什么案子,又与本县有何关系。”县太爷端起茶杯继续品他的新茶泡出来的茶水。

    “可是广灵商行那边……”钱师爷话还没说完,县太爷手中的茶杯重重往石桌上一放。

    县太爷问道:“范家那边催问的甸顶山秀才那伙土匪可有了消息?”

    “还没有,不过学生已经安排人去查了,相信不久就会有回信。”钱师爷小心的回答道。

    县太爷没有说话,而是闭上了眼睛。

    钱师爷知道这是县太爷的习惯,只要一闭眼,就是要送客。

    他不敢久留,提出道:“学生告退。”

    退步出了花园,离开了后院,来到了后衙,却发现有一个不认识的人正在后衙等他……

    广灵商行管事离开广记后,回到广灵商行东主面前,添油加醋的把他在广记的事情说了一遍。

    广灵商行杜东主气的摔碎了自己心爱的茶杯。

    “听说你找来的那些地痞无赖的腿都叫广记的人给打折了。”广灵商行杜东主看向管事。

    “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有不少人亲眼看到。”

    “殴打善民,目无王法,这种恶毒的商家怎可出现在广灵县的地面上,这是给广灵县抹黑。”

    “东主放心,我这就安排下去,让王秀才带人去县衙告状。”

    “记住,一定不能让这种恶毒的商家在广灵县继续荼毒下去。”

    “明白。”

    广灵商行管事退了出去。

    咚!咚!咚!咚!

    县衙门前的大鼓被一个中年人用鼓槌用力敲响。

    一声声鼓响传得老远,不少行走在路上的人都驻足停留。

    鸣冤鼓响,这是有人受了委屈,要告状。

    县衙台阶下面躺着四个人,穿着打扮连普通人都不如,身上的衣服破破烂烂,满身的污油。

    这些人身下垫着一块木板,旁边站着几名大汉。

    躺在木板上的几个人并没有老实的躺着不动,嘴里哀嚎不断,一会儿喊疼,一会儿喊腿瘸了,一会儿又骂广记的东主。

    看热闹不分时代,大明朝一样聚拢过来不少看热闹的闲人,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了县衙前面。

    躺在木板上的几个人,一看人多了,叫唤的更起劲了,恨不得把广记东主祖宗十八代都骂一遍。

    “什么人在击鼓。”一名衙役从大堂里走了出来。

    “我!”击鼓的中年人放下鼓槌,双手一背,一脸傲然的看着从里面走出来的衙役。

    衙役看到面前的中年人,马上换上了一副笑脸,“原来是秀才老爷。”

    “嗯!”王秀才鼻孔里嗯了一声,从袖口中掏出一张折起来的状纸,往前一扔,“拿着,这是状纸。”

    衙役没想到王秀才会把状纸突然扔过来,手忙脚乱的抓好几次,才在状纸掉地之前拿在了手里。

    “秀才老爷,请您稍等一会儿,小的去通知县老爷。”

    说完,他攥着状纸,快步退回县衙,穿过后衙来到了县太爷正品茶的花园里。

    “刚才是何人在击鼓呀!”县太爷没有去看进来的衙役,而是专心的给自己茶杯里斟满一杯茶水。

    “回老爷,是王秀才,这是他递进来的状纸。”说着,衙役把手里的状纸递了过去。

    县太爷打开状纸看了一眼,猛然往石桌上一拍,“简直是胡说八道。”

    衙役不敢吱声,老实的低头站在一旁。

    发泄完,县太爷抬头看向衙役,“就说今天本老爷身体有恙,等病好了,自然会审理此案,让他回去等着吧!”

    衙役苦着脸,却没有动。

    “怎么?还不去传话,还等着本老爷用八抬大轿抬你出去?”

    “小的不敢。”衙役赶忙摇头,然后才壮着胆子说道,“老爷,按照咱们大明律例,只要县衙外有人击鼓鸣冤,老爷您必须升堂审案,否则事情传出去的话……”

    县太爷一瞪眼,“老爷还用你来教我大明律例,给老爷我更衣升堂。”

    “是!”衙役不敢怠慢,去里面的屋子里拿来了官服,伺候县太爷穿上。

    “威……武!”

    衙役分站两旁,手中的水火棍不停地敲打地面,发出短促急的声音。

    县太爷穿着一身宽大的官服,迈着八字步走到公堂书案后面的太师椅前坐下。

    手里一拍惊堂木,“何人击鼓,带上堂来。”

    “威……武!”

    衙役们手中的水火棍再一次不停的敲击大堂的地面。

    王秀才倒背着手,迈着八字步走上了大堂。

    他身后跟着八名大汉,抬着四张木板,和上面的四个断了腿的地痞无赖。

    “学生,见过县尊大人。”王秀才双手一攥折扇,拱手弯腰施了一礼。

    其他的人把木板放到大堂的地上,纷纷跪在地上叩头。

    县太爷半眯着眼睛看着王秀才,问道:“击鼓所为何事呀?”

    “回禀县尊,我广灵县来了恶商,无故殴打良善,致人腿断,学生看不惯这种欺压良善的恶商,特来替这些被打的良善之人击鼓鸣冤。”

    王秀才站在大堂上,用手指指着躺在木板上的几个一脸油滑断了腿的‘良善’。

    “既然他们才是苦主,你站在这里做什么?退下。”县太爷呵斥了一句。

    王秀才面皮一紧,大小他也有着秀才功名,可以见官不跪,却当着大堂这么多人的面被训斥,面子上下不来台。

    再者,他这个秀才背后有广灵商行撑腰,一个举人出身的县太爷,在他眼里无非是运气好混了个知县的缺。

    心里可以不把知县当做回事,可他人不得不退,一个咆哮公堂的罪名就足够他丢了秀才的帽子。

    啪!

    县太爷一拍惊堂木,“本官且问你们,是何人打断你们的腿?”

    几个躺在木板上面的无赖身体一哆嗦,下意识去看一旁的王秀才。

    县太爷嘴角冷笑一声,“本官在问你们话呢!你们看他做甚?还是说打断你们腿的人是他王秀才。”

    王秀才脸一黑,心里骂道,这跟他有什么关系。

    脚下急忙往前迈出一步,一拱手,说道:“学生……”

    啪!

    刚说出两个字,县太爷又是一拍惊堂木,“本官问你话了吗?别以为你有一个秀才功名就能藐视大堂,小心本官派人通知学政,夺取了你的功名。”

    王秀才心中一颤,这才想起,他平时虽然仗着广灵商行的关系,不把一个举人县太爷放在眼里,可对方毕竟是一县父母,只要想,还是能先夺走他的功名,在禀报给学政。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