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十九章 广记粮铺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九章 广记粮铺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打他们,干他们。”张大苟这时候突然喊道,声音在安静的人群中异常清楚,可以使在场大部分人都听见。

    “对,打他们,干他们。”杨大柱还有几个刘天宇任命为队正和副队正的家伙,反应很快,马上随着张大苟高声大喊。

    有人带头,众多土匪像是找到了宣泄口,纷纷大声一遍一遍重复的高喊着,打他们,干他们的话语。

    甚至有人把目光投向了之前抢过他们银子的那四名土匪,吓得这四个人急忙低下头,不敢去看众人的目光。

    好在队伍中有队正和副队正盯着,一看到情况不对马上拉开双方,这才没有出现失控的局面。

    这里面大部分都是刘天宇的功劳,早早把所有土匪分成三支队伍,安排好队伍里的队正和副队正管理,否则这种群情激奋的场面,那四个抢过其他人银子的土匪,很有可能当场被打死。

    “反抗没有错,可不是每一次反抗都能胜利,碰到你们打不过干不过的人怎么办?你们又能怎么办?”刘天宇面对下面这群情绪已经带动到高处的土匪,大声问道。

    好半晌,没有人回答,就连张大苟杨大柱这些和刘天宇天然站在一起的人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看到众人火热的情绪缓缓下落,却没有低到谷底,刘天宇感觉时机差不多了,便高声说道:“我有办法让你们变强,变得厉害,变得没有人再敢欺负你们,可你们要听我的话,按照我的要求去做,并且这样做很辛苦很累,但是你们能够从此以后不再被人欺负,没有人敢在抢你们的银子,你们愿不愿意听我的话,照我说的要求去做?”

    场面寂静下来,很多人一脸懵状,不知道该不该答应。

    这时候,很少说话的杨春忽然喊道:“我愿意,只要以后不被欺负,不被人抢走我的银子,我听大当家安排,一切都以大当家为主。”

    有人带动,其他人不管有没有想明白,自然而然下意识会跟随,就听人群中纷纷喊道:“我们愿意听大当家安排。”

    先是稀稀疏疏,有人喊有人不喊,有人喊得快有人喊得慢。

    渐渐在杨大柱等人有意带动下,声音开始越来越一致,慢慢的几十人的声音有如一人再吼,整齐的就像磨平的镜面,每个人都用尽最大的声音吼出来。

    如此整齐一致却又震撼响亮的声音中,山寨上空的乌云都被震散逃溃,一束阳光直射下来,降临在刘天宇身上,使他整个人披上了一层金色光辉,浑身上下散发着金色光芒。

    看到这一幕,所有的土匪喊得更是起劲,包括杨大柱这些原本还有着思维的人也都丧失了理智,只知道大声的喊,大声的吼。

    广灵县隶属大同府也是周边的县城,广灵县城北区域,一家名为广记的粮铺正式开张。

    没有鞭炮,门前没有看热闹的闲人,只是在门前贴了开业大吉几个字用红纸写的大字,便算是正式开业了。

    粮铺的小伙计把自家粮铺门前收拾的干净整洁,牌匾上面广记粮铺几个字是擦了又擦。

    自东而北行驶来一辆马车。

    双马大车,后面的车厢外侧的窗口都是丝绸绘制,从里面不用掀开窗口的帘子,就能看到外面一切。

    “东主,咱们要去的地方是灵丘,为什么要绕远从广灵县这里经过,直接走涞源县不是更近吗?而且还大部分都是官道。”马车车厢里一个穿着一身布衣的人抱怨道。

    在他旁边,坐着一位穿了一身绸缎衣服的胖乎乎中年人,皮肤白皙,看的出来平常就是一位养尊处优惯了的人。

    “来到广灵县,是因为咱们要去广灵寺烧香,只有这样,灵丘通往新平堡这一路才会安稳。”穿了一身绸缎的胖中年人慢悠悠的说道。

    一旁穿着布衣的人脸上带有疑惑,“我还是不明白,去寺庙烧香拜佛和灵丘到新平堡有什么关系,就算东主你要拜佛烧香也不必跑出这么远,咱们张家口就有寺庙。”

    穿了一身绸缎的胖中年人笑了一下,说道:“当灵丘的铁送到了新平堡后,你就会明白了。”

    然后留下一脸茫然的对方,不再言语,靠在车厢后面的挡板上。

    这时候,马车从广记粮铺门前经过。

    马车上不停在打量外面的那位穿有一身布衣的人忽然说道:“东主你看,那家广记粮铺好像刚开张?”

    “停车。”

    一身绸缎的胖中年人似乎经常发号施令,一切极为自然,而赶车的车夫很快停下了马车。

    丝绸挡住的车窗被掀开,里面的人朝外面看了一眼,发现不远处确实是一家刚开业的粮铺。

    “东主,您不是说广灵县不能开设外面人的粮行吗?可您看这一家,不就是刚开的粮铺。”穿有一身布衣的人对于旁边东主曾经的话十分不解,一个疑问接着一个疑问。

    车窗的帘子很快被放下来,一身丝绸的胖中年人对车外赶车的车夫说道:“老张,走吧!”

    “驾!”

    车外响起一声鞭子抽打在空气发出的响声,马拉动马车缓缓前行。

    看着对方一脸疑惑的模样,身穿丝绸的中年人笑了一下,说道:“这家粮铺开不长,走吧,去广灵寺,先把佛给拜了。”

    马车很快消失在街道尽头,广记粮铺里面的人对马车里面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站直了,两腿绷直夹紧,双手五指并拢,挺胸抬头,目视前往,对,就是这样,别动,站稳了。”

    “挺胸抬头,下巴放平,你又不是罗锅老弯着腰干什么,站直。”

    “还有你也是把胸挺起来,后背缕直,缕直了你听不懂吗?罗锅呀!那算了,别在这里练了,去后面给大家做饭吧!”

    刘天宇一天下来嗓子都快喊哑了,这些土匪一个个站没有站相坐没有坐相,学一个站军姿,那叫一个费劲。

    还好他一有空就给杨大柱几个人开小灶,几天下来,他们几个勉强可以踏正步了,好歹算是分出来左右,不再是迈左腿摆左臂,迈右腿摆右臂。

    有了这几个人帮衬,用了十来天,几十名土匪好赖算是可整齐的踏正步,不再是七扭八歪的模样。

    天黑后,有文化课,刘天宇亲自教杨大柱周大牛他们几个队正和副队正识字,再由这些人教各自小队里的土匪认字。

    幸亏这些天饭食每天管饱,一天三顿,其中一顿肯定有肉和油水,这才没使这些土匪异动造反。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