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大明匪军 > 第五章 快亡国了

大明匪军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五章 快亡国了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刘天宇杨大柱还几个一块喝羊骨头汤的土匪,一同被丢进了一间破屋子里。

    这间屋子只有一扇门没有窗户,门前有人一守,想要逃走都难,平常也是山寨用来关押绑来的肉票用的。

    一进来,屋里已经有人在里面,而且还是两个,身上只穿了一件单薄的外套,正蜷缩在屋子的角落里,那里有一些干草铺在地上。

    “大牛,二牛,你们两个人怎么在这里?”杨大柱看清屋中人的样子,好奇的问道。

    “大柜他们怀疑我们两个偷了二爷的玉,没从我们身上找到,便把我们两个人关在了这里。你们呢!”说话的是二牛,比大牛要欢跳一些,不像大牛看上去那么木。

    “和你们差不多,不过二爷的玉在秀才床上找到了。”杨大柱找了一块有干草的地方坐了下来。

    “啊!玉是秀才偷的!”二牛惊讶了一下,旋即说道,“既然抓到了偷玉的人,那没我们什么事了,怎么还不把我和大牛放出去。”

    “狗屁,秀才从始至终都和我们在一起,连屋都没进过,怎么可能从他的床上发现玉,我看是有人故意栽赃。”杨大柱愤恨的道,“十有是师爷那个王八旦做的。”

    “不管是不是栽赃,东西是从秀才那里找到的,这件事证明和我和大牛没关系,鞭子我们也替秀才挨了,大柜他们怎么还不放我们出去。”二牛不满的道。

    不知道是对山寨的大柜不满,还是对替秀才背了黑锅不满。

    一直没有吭声的大牛突然说道:“你还没看出来吗?真要放咱们出去,在秀才和大柱这些人刚进来的时候就应该放咱俩出去。”

    “为什么?这件事和咱们两个人又没关系,为什么不放咱们出去。”二牛不解,本来身上的伤就难受,在关在这么一个封闭的地方,心头更是不舒服。

    “那你就要问大柜和二爷他们了,咱们就是小兵,没人会管咱们的死活。”杨大柱半倚在了墙壁上,嘴里面叼着一根干草。

    二牛像泄了气的皮球,一下子把精气神给抽走了,萎靡在干草堆上面,嘴里面还在小声的念叨着为什么为什么。

    “大牛,你常有机会出现在山寨的几个头领跟前,有没有听到过什么消息,我感觉山寨这几天有点不对劲。”杨大柱侧头看向干草堆上的大牛。

    大牛想了一下,道:“有一个消息我不知道重不重要,是我前两天听到二爷和大柜说的。”

    “什么消息?”杨大柱来了兴趣,坐了起来,又看向周围的几个人,“你们也过来听听,反正闲着也是闲着。”

    几个人围坐在大牛和二牛身边,原本和杨大柱挨着坐的刘天宇,反倒离得最远了。

    大牛说道:“前几天二爷替虎爷那边传话,说大同的廖参将要进山剿匪。”

    “这算什么消息。”有人听到大牛说的事情当即表示无趣。

    “不对,不对。”杨大柱眉头拧了起来,“什么时候剿匪需要大同参将出手,又不是造反,又没有大股土匪攻打县城,为什么会引来大同参将这种大人物带兵来剿匪。”

    大牛撇撇嘴说道:“我哪知道,我看咱们大柜都未必知道,有可能知道的人也只有黑虎寨的虎爷了。”

    杨大柱把目光转向刘天宇,用胳膊肘碰了两下,“秀才,你们读书人脑子活泛,帮我想想。”

    “嘶……疼。”刘天宇嘴角一哆嗦,杨大柱胳膊肘碰到的地方正好是那条被马鞭抽到的那条手臂,这么一动,带动肩头上的伤口。

    “没注意,没注意。”杨大柱连忙道歉,看到刘天宇好一点,才说道,“别不说话,帮我想想,大同参将这种大人物为什么要来剿匪?”

    昏暗的屋子里,刘天宇眼睛变得明亮,有了生气,不再是之前那种呆滞麻木的眼神。

    二当家那一鞭子抽在刘天宇身上,也抽在了刘天宇心里,让他从不能接受现实的迷茫状态中醒了过来。

    “兵剿匪,有什么说道,天经地义的事情。”当兵上山剿土匪,刘天宇不认为有什么不正常。

    想想刚解放那会儿,伟大的人民军队,不也经常出兵剿匪,后来还有了***和座山雕的故事广为流传。

    杨大柱一翻白眼道:“兵剿匪是正常,可大同参将是边军,除了造反,哪用得着出动边军来剿匪,周边一些士绅养的壮丁就能把咱们给平了。”

    这么一提醒,刘天宇恍然大悟,这才想起他现在已经不再红旗下而是在大明朝,一个皇权不下乡的时代。

    在这个年代里,县城里面是王法说了算,可县城外面便是那些士绅豪强说了算,而土匪只要不攻打县城或是杀官造反,基本上没有人去管,甚至还有士绅暗中勾结土匪做一些见不得光的勾当。

    和后世比起来,这个时代的土匪只要不杀官不造反,除了土匪之间火拼互相吞并,其它时候活得简直太逍遥了。

    “想什么呢!又发呆了。”杨大柱用胳膊怼了一下刘天宇大腿,这一次他十分小心没有在碰到刘天宇那条受伤的手臂。

    “今年是哪一年?”刘天宇没头没尾的问了一句。

    让一旁的杨大柱愣住,一时没明白,但还是说道:“万历四十三年,你不会傻了吧!”

    读书人哪里有不记得当朝年号的,要不是面前的秀才确实会写字,他险些以为面前是个假读书人。

    “万历四十三年。”刘天宇轻声念了一遍,脑海中思索一番。

    虽说他不是历史学家,可张居正魏忠贤之类的历史人物还是知道的,张居正是万历时期的内阁首辅,这个什么万历死后,后面好像没几个皇帝大明朝就玩完了。

    现在已经是万历四十三年了,根据大明朝皇帝短寿的尿性,没几年这个皇帝就该翘辫子了,然后太子继承皇位,谁知道这个皇帝更尿性,登基一个月不到就翘辫子传给后世有名的木匠皇帝朱由校。

    这个朱由校也是一个短命鬼,二十来岁就挂了,这一次继位的人是极为有名的崇祯帝,后来在煤山上吊的那位,到现在煤山还有一个他的旅游景点。

    回忆起这么多,刘天宇掰了掰手指头算了算,现在距离大明朝亡国剩不下多少年了,起码等不到他正常老死,大明就已经亡了。

    嗒嗒嗒

    “柱子哥,你在里面吗?”屋门外,有人小声说道。
大明匪军》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