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六十九章 兄弟

我的大明新帝国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六十九章 兄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瞻基又问:“你有什么要求吗?”

    薛尚宫楞了一下,有些奇怪地看着朱瞻基。“殿下什么意思?”

    朱瞻基道:“难道你就愿意一辈子孤老终生,一辈子连男人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

    薛尚宫大惊失色,连忙拜伏说道:“殿下请勿再言,你是想让奴婢死无葬身之地吗?”

    朱瞻基站起身来,走到她的面前温柔笑道:“从我五岁你就伺候我,既然你选择在宫中安度余生,我自然也能保你安全。你与我关系与他人自有不同,我是不忍见你就这样在宫中默默老去,死去。”

    她的身子颤抖了起来。这样低着头,一点也看不出她是一个三十岁的女人,衣服的轮廓勾画除了一个娇美的轮廓。

    “殿下,求你不要再说,奴婢从来不曾想过以色侍人。何况奴婢也自知貌不惊人,与其以色服侍殿下,还不如一直做个殿下的贴心人。”

    朱瞻基掂着她的下巴让她抬起头来,笑道:“我不会逼你,只是有些可惜而已。这样吧,我给你一点时间,你也好好想想。就是做了我的身边人,也能当我的贴心人。”

    在她的脸上摸了一把,朱瞻基才放开了她。“起来吧,安排秋月和冬雪来我房里伺候。”

    “是!”平日里一贯云淡风轻的薛尚宫跌跌撞撞跑了出去。好像朱瞻基他是个魔王一般,让他心里有些不爽。

    虽然宫里的女人可以任由他为所欲为,但是他还是喜欢讲究个你情我愿,那样才有趣味。

    她要是不愿意,也就随她吧,反正他只要想要,就会有无数的女人想要爬到他的床上来。

    第二天,朱瞻基在东宫老老实实待了一整天,哪里都没有去。当一个好儿子,好哥哥,至于好老公,他这辈子是别想了。

    生于皇宫,哪怕年纪小,从小见识多了尔虞我诈和虚情假意,加上乳母,宫女,小太监之间的竞争,他们都不会是真正的傻白甜。

    他们也都知道朱瞻基深得皇上和太子宠爱,加上朱瞻基的年纪比他们要大上不少,所以一个个还是很尊敬的。

    不管是真心也罢,虚情也好,朱瞻基最起码在面子上,一个个都平等对待,不厚此薄彼。

    只有这个便宜母亲,十几年来对他一直关怀备至,他就是个石头也被感动了,对她自然也是发自内心的亲近。

    而朱棣却没有朱瞻基这么幸福,昨天刚回京,今天一大早,就开始了早朝。

    他虽然没有朱元璋的精力十足,但是也算是个敬业的皇帝。刚回到京城,一天也不休息,就召开常朝。

    常朝又称日朝,是每天都举行一次的,但是基本只有副部长以上级别的人才有资格参加。

    在常朝上基本不会讨论政事,皇帝与少数大臣在其他地方召开一个简短例会,然后就散会。其他大臣只能在前殿,甚至是朝天门等一会儿,然后就去上班。

    到了中午时分,又会举行一次午朝,具体解决今天的一些政务,会议时间也很短。

    而电视上经常出现的上朝,则是每个月初一十五举行的朔望朝。

    洪武时定为每月朔{初一}望{十五}日在奉天殿举行,也被称作大朝会。这个时候,其实是不处理政务的,主要以接见外宾,接受朝贺为主。

    官员升迁,汇报工作,如果是皇帝亲近的人,皇帝会专门散朝后接见一下。不亲近的人,也就是等到大朝会,在朝堂上一批批地汇报工作。

    所以说,真正在朝会上,需要处理的事务并不是很多。当一件事被拿到朝会上来谈的时候,大部分都是已经处理好了,要么就是等皇帝裁决。

    如今的明朝才经历了三个皇帝,都身强力壮,所以许多规矩都还没有改变,也跟后人所了解的上朝不太一样,跟清朝的朝会更是差别甚远。

    清朝的朝会一般天没亮就要去上朝,然后一直拖延几个小时,各部官员才会会到自己的部门处理政务。

    明朝初期则不是这样,早上上朝不会超过一个小时,然后官员们吃早餐,上班。中间遇到什么难以决策的事,都会集中在午朝汇报。

    而一些急事,大事,才会在中间传到皇帝这里处理,到中午的时候还会开一个碰头会议。

    大臣们一般上班要上到下午三四点,而皇帝,午朝之后就没事了,属于是私人时间。

    中午吃饭的时候,朱瞻基原本还想等朱棣一起来吃饭,却被李谦通知,散朝以后,朱棣就又躺下休息了。

    他毕竟年纪大了,这次奔波小一年,身体还没有恢复过来。

    朱高炽倒是回来了,今日精神也不错。只是他并没有留在宫中吃饭,说是詹世府的黄淮幼子成亲,要去祝贺。

    听到黄淮这个有点熟悉的名字,朱瞻基记忆深处里的一点模糊印象又浮现在心头。

    他突然想起了朱棣第二次北征,凯旋而归的时候,朱高炽却迎驾晚了。

    朱棣大怒,一下子把詹世府和礼部官员关了一大批,而这个黄淮也被关了十年,一直到朱高炽登基,黄淮才被放出来。

    只不过,这个记忆太模糊了,他甚至不知道这到底是真是假。只是他有些奇怪,原本的历史上朱高炽迎驾耽搁了时间,为什么这一次却没有耽搁时间呢?

    这次北征,解决了草原的心头大患,他对一直赖在京城的汉王也有些厌烦了。

    说实话,他从来没有把这个搞笑的汉王放在眼里,但是有这样一个癞蛤蟆一直添堵,恶心人,也该到了敲打一番的时候了。

    明年冬季,最迟后年夏天,他就要跟郑和一起出海。出海之前,还是先把这件事给解决了才对。

    如果他在回京的时候高出这件事来,他就有理由来对付他,但是现在他老老实实,朱瞻基就是想要对付他,也不能动手。

    不管怎么说,他毕竟是原主的叔叔。在封建时代,特别是儒家兴盛年代,亲亲相隐,亲族大于国法的啊!

    万事都要讲个理,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朱瞻基就动手,那他一辈子的声名都会有一个污点了。

    不过,明着不能来,暗地里也可以动手。

    现在锦衣卫和內监都被他笼络住了,想要对付有勇无谋的朱高煦,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

    下午的时候,太子妃终于放过了朱瞻基,不再拉着他说话了,他也到了东宫花园,看着一帮弟弟妹妹在那里玩耍。

    朱瞻基看见孙娴带着几个妹妹在那里玩,眼睛却不时瞟过来,忍不住跟她做了一个鬼脸。她一下子没有憋住,噗嗤一笑,连忙拿袖子挡住了自己的脸。

    跟李亮勾了一下手指头,李亮立即屁颠屁颠地跑了过来。“殿下有何吩咐?”

    “让纪纲明日到兵仗局,低调一点,不要搞的风言风语。”

    “是,金大伴那里他也送上来了不少情报,金大伴已经都整理好了。”

    朱瞻基看到朱瞻垠和朱瞻堈两个小家伙不知道为了什么原因打了起来,朱瞻堈虽然小了几个月,但是身体好了一大截,反而把比他大了几个月的朱瞻垠给打哭了。

    “不许打架。”

    朱瞻基一声大吼,吓的两个小家伙身子一颤,都不敢再动了。只是朱瞻垠还在哭,用委屈的眼神看着朱瞻基。

    这两个都不是一个妈的弟弟,所以朱瞻基也不存在偏向谁,走向他们。看了看散落在地上的五子棋问道:“为何打架?动手之前你们有没有想过,面前的是自己的亲兄弟?”

    朱瞻垠抽泣着说道:“太孙哥哥,是他打我,我没还手。”

    朱瞻基厉声说道:“不许哭,好男儿流血不流泪,朱家的儿孙都要成为大英雄,哭哭啼啼像什么样子。瞻堈,为什么向哥哥动手?”

    在朱瞻基面前,小霸王一样的朱瞻堈也畏惧了,哭了起来。“他都不让着我,一直赢我。”

    朱瞻基内心发笑,却依旧板着脸说道:“即便是下棋下不赢,你也不该动手。瞻垠是你的兄长,是你的手足兄弟,岂是你的敌人?孝经读过没有?”

    “读过……”

    “现在跟瞻垠赔礼,然后罚你抄孝经两遍,一遍交给母妃,一遍交给瞻垠,你可心服?”

    在朱瞻基的威慑下,他一个八岁的孩子哪里敢说不服,连忙点了点头。

    他擦了一遍脸上的泪珠,然后面向朱瞻垠躬身行了一个长揖。“四哥,对不住你了。”

    朱瞻垠身体不太好,人却聪明的很,连忙说道:“我不怪你,下次跟你下棋,我就让着你。”

    朱瞻基点了点头,分别摸了摸他们的脑袋。“记住,以后不要打架,要打,也是联合起来打别人。”

    他们都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有些想不通,还有谁敢惹他们。

    看朱瞻基走开,旁边伺候着的太监和宫女这个时候才连忙来到了自己的主子身边安慰,不一会儿,一帮小家伙就玩的开开心心了。

    晚上,朱高炽回来,听说了这件事,点了点头说道:“基儿做的不错,他们年幼,正是要让他们懂得人之大伦的重要性。儒家学说,自有真理。”

    朱瞻基笑道:“在我看来,这些只是工具,真要完全相信,那才是错误。”

    朱高炽也知道自己说服不了这个儿子,何况朱瞻基做的一些事他虽然看不懂,却也有他的道理。所以他也不再劝说,只是长长地叹了口气。

    很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失望态度。

    {今天回头看了一下本章说,不得不服……}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