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三十八章 抵达北平

我的大明新帝国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十八章 抵达北平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瞻基长身挺立站起,然后单膝跪拜抱拳说道:“孙儿恳请皇爷爷重立大宁都司、开平、三降城、东胜、威虏卫、威远卫、白城子千户所等漠南诸卫,并沿九边向漠南地区择地兴建坞堡,卫所,压缩鞑靼,瓦剌等族生存空间。”

    朱棣皱了皱眉头,没有想到朱瞻基竟然突然会提到这个建议。

    这个时候,他也有跟纪纲,杨章德一样的感觉,这个孙子的思维太活跃了,根本把握不住他的真正想法。

    永乐八年,朱棣第一次对鞑靼用兵,当时撤销了九边长城之外的诸多的卫所。

    朱瞻基知道,在原本的历史中,这些卫所撤销了之后,就没有再建起来。

    甚至到了朱瞻基当政的时期,他为了守卫北平,把长城外最后几处重要的卫所都撤销了。从此以后,长城以外就不再归大明所有,北平也直接暴露在了异族的爪牙之中,再无宁日。

    所谓的仁宣之治,不过是无耻文人的吹捧,在中华历史上,他们是绝对的罪人,甚至还比不上被俘虏的英宗朱祁镇以及爱胡闹的正德皇帝。

    朱棣笑道:“基儿是否担心过甚,我抽出这些卫所的兵力,只是为了讨伐瓦剌,这些卫所当然不会撤销。待战争结束,这些卫所都会复置。”

    朱瞻基倒不知道朱棣是这样想的,他对历史的了解本来就只有那么一点点而已。不过既然提到了这个话题,他也不会暴露自己的无知,问道:“如果官兵损失惨重呢?这些卫所何时复置?有无详细计划?皇爷爷的心思那些军士可知晓?那些将军可知晓?”

    朱棣不说话了,因为这些完全都是他一个人的意思,他有不会让下面的人知道他在想什么。

    好一会儿,他才说道:“今次只要灭了马哈木一族,就复置开平、兴和、宁夏、甘肃、大宁、辽东各卫所,则边境可永无事矣。”

    朱瞻基点了点头说道:“瓦剌固然要打,但是不能光想灭了对方,要是灭不掉呢?这些卫所裁掉容易,复置艰难。世上无万全筹划,任何结果都需要考虑。皇爷爷一意孤行裁撤卫所充实讨伐军,只会让众将士以为皇爷爷想要放弃卫所,如此形势下,那些将士也不会用心经营卫所,长此以往,就如同虚设。人心散易,人心聚难,皇爷爷熟读兵法,难道就忘了这点吗?”

    朱棣呵呵笑了起来,指着他笑骂:“小猴子,还不起来,难道让我亲自扶你起来吗?这十几年来,还没有人敢指着朕的鼻子说,朕做错了呢!”

    朱瞻基立刻站了起来,陪笑说道:“皇爷爷当然没有做错,但是上位者的信息封锁,不能什么事都封锁。像这种关系到对外政策的决策,必须要让下面的人知道皇爷爷的心里在想什么,这样才不会让他们胡乱猜测,做出一些违背了皇爷爷意愿的举动。”

    朱棣这才嗯了一声,跟朱瞻基介绍了他关于漠南各卫所的计划安排。

    从朱元璋将元变成北元,在漠南设置了十七个卫所和都司,并且在北元的游牧地域,也设置了羁縻卫所。

    到了永乐年间,这些卫所已经扩张到一百七十多个,不过现在因为站,大都名存实亡。

    现在朱棣并没有撤销卫所之意,只是想用这些士兵来打仗,打完了之后再回去。

    可是到最后,因为多方面的因素,这些卫所除了靠近北平的几座,在他死后,其余全部撤销。

    现在有了朱瞻基的督促,他也答应了下来,不管这次战果如何,回军之时,就是卫所复置之时。

    越过了黄河,大军继续北行,朱瞻基在参加军务会议的同时,朱棣也经常会问他的意见了。

    众大臣和各军将领开始还有些不以为然,只以为这是朱棣在有意培养太孙。

    但是朱瞻基有意地在各种事务上都开始逐渐表现自己,他也慢慢引起了众大臣和将领的关注。

    不过,为了不让自己在现阶段就成为所有人的靶子,他的表现只能说在及格线以上。

    比如针对草原的民族政策,朱棣就安在了自己的身上,这不是抢朱瞻基的功劳,而是对他的一种保护。

    针对草原的盟旗制还好,但是减丁制度和儒家开化制度,那都是在历史上要被归纳为暴政,并且要得罪一大批人的事情。

    朱棣把得罪人的事安排在自己的身上,说是自己的意见,对朱瞻基的名誉就不会有影响。

    不管朱棣拥有再大的权力,不管朱瞻基拥有来自后世的丰富经验,史书总是控制在文人的手里,而现在的文人,可以说就是儒家。

    朱棣再牛,也不可能把所有的文人都杀了,那岂不是国家大乱。

    所以有些事情,哪怕是大权在握的皇帝,也力不能及。

    朱棣现在对朱瞻基几乎是言听计从,但是朱瞻基更需要注意在权力面前的定位。

    朱棣老当益壮,他对权力的重视跟朱元璋一样,即便是愿意对朱瞻基放权,也不会让朱瞻基动他的核心权力。

    所谓的核心权力,就是军队和朝政。

    我给你的,你才能要,我不给你,你不能争。

    权力之争也是古代皇权时代,太子大部分都不得善终的主要矛盾所在和原因。

    所以他哪怕得到了朱棣的允许,可以参与一些国家大事发表意见,但是他也注意地不去抢权。

    何况,他也看不上现在这种受到重重制约的权力。

    他更怕自己陷入到这种繁杂的关系纠纷之中之后,不得不成为权力的奴隶。

    加上他已经决定了两年后就开始发展对外征略,想要在如今的朝廷之外另起炉灶。所以他不仅没有急着加强自己在军队和朝廷的影响力,反而有些避嫌地不与任何官员建立私交。

    这种行为也让朱棣对他更喜欢了,一个有能力,还不争权的孙子,才是好孙子。

    要不然,就会像太子一样,被他防备和忌讳,找到机会就要敲打一番。

    大军抵达济南府的时候,在济南府进行了休整。骑马和坐船的军士受得了,但是那些步行的军士连续行军了快半个月,早就疲惫不堪了。

    五天之后,大军才又重新出发。这一次一鼓作气,与二月十五抵达了北平城。

    在元朝被朱元璋推翻以后,元大都仅剩下了不到十万居民。

    朱元璋当政时期,从山东,河北等地移富户填北平,经过几十年的发展,北平的人口将将达到二十万。

    在原本的历史上,朱棣迁都北平,又一次大型移民,在永乐十六年,人口超过了五十万,到了朱瞻基时期,人口超过了南京,达到了一百万。

    而南京由原来的一百二十万人口,只剩下了不到九十万。

    但是现在,北平只是一个陪都,攻略草原的行在,总人口也没有突破二十万。

    不过,由于这次北征,如今的北平已经成为了一个大军营,数百万人口云集此地。

    北平方面以赵王朱高燧为首,军队方面以征虏副将军、安远侯柳升为主,数百高级将领从北平抵达了通州迎驾。

    整个欢迎仪式持续了整整一天,皇帝仪仗才被迎进了北平,入住朱棣曾经的燕王府。

    朱瞻基对赵王朱高燧的印象不深,他很早就已经就藩北平。这些年,也就回了应天府几次,每一次跟朱瞻基也就只是在公众场合见上几面,叔侄两人表面上也是你好我好大家好。

    在历史上,被描述的竞争激烈的夺嫡大战,根本只是一股暗流而已。

    这曾经还让朱瞻基有些失望,原以为可以看一场好戏,谁知道竟然如此平静。

    不过想想也能理解了,朱棣雄才大略,他的皇位就是抢了自己侄儿的,怎么可能允许几个儿子搞风搞雨。

    那些文人记载的历史说朱高煦,朱高燧夺嫡,并且夸大的厉害,不过是想给自己的身上贴金而已。

    因为太子是他们支持的对象,不把对方写的厉害一点,如何能显示出他们的功劳。

    但是实际上呢?

    赵王朱高燧在朱瞻基抵达之时,就直接俯首称臣。

    就连朱高煦想要造反朱瞻基,可是朱瞻基的大军一到,他的人马立即四散,连一场大规模的战斗都没有。

    所以说,所谓的夺嫡,朱高煦想要当朱棣第二,根本没有文人们描述的那么厉害。

    朱瞻基对柳升比较感兴趣,这可是世界上第一支火器军队,炮兵部队的始祖。

    永乐八年,柳升随朱棣第一次北征,到达回曲津后,他率神机营为前锋,大败阿鲁台。

    这是明军的火炮和火器第一次大规模应用。

    鞑靼人虽然一人三马,势不可挡,却在火炮和火器的威力下低下了头颅。

    柳升进封为侯爵,加禄米五百石,仍世袭伯爵。

    随后朱棣派他镇守宁夏,讨伐并斩杀叛将冯答兰帖木儿等人。

    此次他被召回,总领京营兵,担任北征大军征虏大将军。

    朱瞻基对他感兴趣,是因为自己的手里有更有效的火药配方,只是他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见识如今明朝的神机营,所以并没有贸然把更好的火药拿出来。

    如果朱棣问他火药配方从何而来,他根本答不上来。

    所以,即使有更有效的火药配方,他也要找一个合适的机会拿出来。

    更重要的是,如今的火炮,火铳铁质不行。贸然提升火药的威力,只会引起火器炸膛,而不是增加火器的威力。

    在没有研发出更好的火炮之前,火药配方的重要性没有在最前面。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