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二十九章 投靠

我的大明新帝国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九章 投靠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瞻基故意说道:“我不知道这跟孤有什么关系。”

    纪纲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微臣是陛下对付文臣的一条狗,这些年微臣自认尽心尽力。但也正是如此,死在微臣手里的文臣不知凡几。所以微臣成了那些文臣的眼中钉,肉中刺,无不以除掉我为己任。微臣自知在文臣面前落不着好,但是偏偏太子殿下与那些文臣走的很近,包括殿下的几位儒学老师,大多与微臣有恩怨。殿下不受那些满嘴仁义道德的儒家学士左右,但是太子殿下却对他们百依百顺,所以微臣面对汉王的拉拢,也只能顺水推舟。不过,微臣绝对没有做过任何针对殿下的事,只是为汉王殿下提供了一些方便。”

    朱瞻基脸上露出了笑容,声音越发温和了。“那你今天为何会跟孤提起?”

    “殿下明鉴,微臣不得不如此,但是现在也不过饮鸩止渴,掺和夺嫡之事,微臣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孤问你为何跟我提起?”

    “以往殿下年岁尚小,虽得皇上宠爱,微臣却不知殿下是何等之人。今日得见天颜,只愿殿下垂怜,愿粉身碎骨相报。”

    “汉王似乎比孤更得勋贵及军中将士仰慕吧?”

    “汉王殿下勇猛却无谋,行事多极端却无周全。况且他不占大义,不得朝堂诸臣青睐。微臣过往也是不得不虚与委蛇。今日得与殿下单独相见,才知殿下方是天授神权之人,只愿能有追随殿下的机会。”

    许多穿越者穿成上位者,往往都有一种总有刁民想害朕的忧虑。

    但是朱瞻基没有。

    之所以会有这种思想,是因为那些穿越者之前都是下位者,底层人士。

    他们面对他们控制不了的层次,把握不了的状况,总会有一种心虚的感觉,所以总会觉得有人要害他。

    但是朱瞻基在现代社会就已经是社会顶层人士,交往的都是各国领导人,社会顶层人士。

    连一国总统,国王,军阀见到他,都要小心伺候,巴结,或者是笼络,面对这些历史上的任务,他也没有丝毫的崇拜感。

    任何一个历史人物,哪怕位极人臣,哪怕名垂青史,其实也是一个普通人而已。

    朱棣身为一国皇帝,也会感冒发烧。解缙身为明朝三大才子之一,也会拉肚子。

    已经有了两世的人生经验,朱瞻基在任何人面前都有一种天然的优越感和俯视感。

    纪纲再凶恶,也只是面对文臣,面对普通人。在皇室面前,他始终只是一条凶恶的狗。

    只要不是把他逼入绝境,他是不敢反噬主家的。

    他是一个聪明人,他认识到了太子已经被一帮文人忽悠住,在太子面前,他落不了好。

    所以面对汉王的拉拢,他不主动,也不拒绝,顺便在汉王面前做点人情。

    但是他又绝对不敢掺和进夺嫡,因为这就超过了危险警戒线,超出了他作为一条狗的本分。

    他现在的处境已经很危险了,几乎满朝文武都不喜欢他。

    朱棣已经五十多岁了,又能护他多久?而且,当除掉他,比留下他有更大的利益的时候,就会是朱棣第一个动手干掉他。

    老朱家这一套玩的比谁都花,洪武时期的丞相胡惟庸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而这个时候,朱瞻基有意在他面前地处一个橄榄枝,他就当成救命稻草给抓住了。

    他的确很聪明,看出了朱瞻基在朱棣面前的影响力,看出了能在太子面前保住他的只有朱瞻基,也看出了朱瞻基比汉王更有上位的优势。

    而他也狠得下心,见到一个机会就把一切都押了上来,毫不犹豫地就赌上了身家性命。

    朱瞻基不怕控制不了他,在这个皇权大于天的时代,在这个上位者对下位者可以予取予求的时代。有了天然优势的朱瞻基如果不能控制他,只能说明自己无能。

    但是朱瞻基还想再考验一下他,在凳子上坐了下来,问道:“起来说话吧……,孤有一个疑问,虽然与指挥使大人有过几面之缘了,但是我们这还是第一次相处。你为何就能押注在孤的身上,而不是汉王呢?”

    纪纲心里一喜,知道自己算是过了第一关了。

    “因为殿下给我的感觉和皇上一模一样。不管是太子,还是汉王,他们心里想什么微臣都能猜到七八分,但是面对殿下,却又深不可测的恐惧。纲乃孤臣,既然是孤臣,就必须要有一个完全值得信赖的依靠,太子殿下不行,汉王殿下也不行。”

    朱瞻基把孤又改成了我。“我行不行暂且不说,我问你,今天之后,你准备怎么做?”

    “殿下让微臣做什么,微臣就做什么。”

    朱瞻基点了点头说道:“那你等会儿就觐见皇爷爷,把我们说的一切,都跟他坦白。”

    纪纲先是大惊失色,想要说什么,嘴唇动了动却没有说出口。但是很快,他就想明白了过来,又起身准备下拜。

    朱瞻基对明朝的礼节厌烦透顶,动不动就跪。“我说过,不在乎这些虚礼。”

    纪纲犹豫了一下,坐回了凳子上。“微臣谢殿下指点。”

    朱瞻基说道:“你的处境很危险,但是越是这个时候,你越是要坚定不移地跟着皇爷爷走。押注太子,押注汉王,只会让你更危险。反倒是跟我亲密一点,只会让皇爷爷开心。知道为什么吗?”

    “皇上年纪大了,对权力看的更重。押注太子和汉王,是跟他争夺权力,微臣的位置太重要,绝对不能有自己的想法。但是押注殿下,却只是押注未来,跟皇上现在的权力没有冲突。”

    朱瞻基点了点头说道:“你现在的危险处境,有皇爷爷的一大半责任。你越是坦白,越是诉苦,才能让他念着你的好,对你自己是有好处的。记住,一切按照皇祖父的意见做。不过……,想要长久享受荣华富贵,我送你一句话。”

    “殿下请讲……”

    “低调做人,高调做事。”

    他揣摩了一下,抱拳说道:“微臣一定铭记在心,不负殿下所望。”

    朱瞻基感觉今天跟他说的已经差不多了,今天看似两个人都掏心窝子了,但是目前还在相互试探阶段。

    纪纲没有这么容易就完全相信朱瞻基,朱瞻基也不会这么快就完全信任他。

    哪怕今天纪纲过了朱棣的这一关,两个人最起码还要磨合一段时间,才能真正信任对方。

    “日久见人心……来日方长啊!去把人叫进来吧,我也有点饿了。”

    虽然不知道纪纲跟朱瞻基谈了些什么,但是众人再次进来,看到朱瞻基和纪纲相处的不错,气氛也登时融洽了许多。

    纪纲这才想起来说道:“微臣三年前去云南办案,得了一块天外陨铁,坚固无比。知道殿下喜欢横刀,纲特意请了工部的马三群大师傅,费了整整六日,才打造出了一把横刀。还请殿下笑纳。”

    现代社会朱瞻基更喜欢枪,但是现在明代初期,火枪的制造粗糙的吓人,根本享受不到玩枪的乐趣,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玩刀。

    既然是送朱瞻基的礼物,请的又是熟悉朱瞻基喜好的大师傅打造,所以不管是刀鞘还是刀柄,都是朱瞻基喜欢的简约样式,不过因为为了彰显皇家气派,所以刀鞘上面镀了一层黄金龙纹。

    如果是别的礼物,朱瞻基没有多大兴趣,但是一把横刀,朱瞻基还是很有兴趣的。何况,既然接受了纪纲的投诚,他的第一次送礼,也不好不收。

    “工部的马三群手艺的确没得挑,也熟知我的喜好,你找他打造,也是摸清了我的底细啊。”

    纪纲笑了笑,说:“殿下看看这把刀有什么不同。”

    接过了横刀,朱瞻基已经发现了不同,虽然这把刀大小跟其他刀差不多大小,但是重量最少重了一半。

    他登时好奇心大起,握住了根据他的手型打造的刀柄,抽刀出鞘。

    刀身乌黑,还有钢材折叠打造时候的自带花纹。这把刀刀柄大约二十五厘米长,刀身大约一米。

    尾部的刀背有一厘米厚,中间略薄,到了刀尖的位置,又特意加厚了一点。

    这是为了给刀尖位置增加一点重量,便于骑马挥刀斜砍。

    朱瞻基作为爱刀之人,一眼就看出了不同。“一共折叠了几道?”

    纪纲有些自得地说道:“整整九道,两个徒弟花了两天时间不间断锤炼,才打造成型。”

    横刀也就是所谓的唐刀,跟日本武士刀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横刀是直的,而武士刀有弧度。

    一般的横刀都是采用包钢法打造,耗时费力。但是这把刀却只是采用了陨铁打造,所以没有采用包钢法,而是折叠法锻造。

    朱瞻基将刀完全抽了出来,左手拿着刀鞘,右手握刀试了试重量。整把刀大约在十二斤左右,因为打造的师傅熟知朱瞻基的喜好,所以整体的重量分部非常适合他的习惯。

    不过十二斤的重量对他目前来说有点重,短时间趁手,长时间就有些累了。

    但是他还在发育,这个重量非常适合他。用一般钢铁打造的横刀只有五六斤,即使加长加厚,也不过七八斤,这把刀的材料不同,才能有如此重的重量。

    比划了几下,朱瞻基满意地点了点头说道:“我很喜欢,这把刀我要了。”

    见朱瞻基收下了这把刀,纪纲满意地笑了起来。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