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二十一章 各有打算

我的大明新帝国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一章 各有打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杨章德原以为他能很轻易地摆脱,可是不管他怎么使力,却都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的感觉,一时之间心灰意冷。

    他没有想到朱瞻基如此难缠,自己只是一时大意,就这样被摁在地上,想要反抗却有力使不出。

    他还想在朱瞻基的面前好好出一把风头,却没有想到反而丢人了。

    可是没想到,朱瞻基反而松开了他,蹲在他身边向他伸出了手,喘着粗气说道:“杨总旗力大无比,的确是高手。不过这一次是我趁其不备,你也没有做好准备,这次不算,我们再来。”

    杨章德看着朱瞻基伸过来的手,心头一阵说不出的感动。

    这可是太孙啊,竟然对自己伸出了手来拉自己。

    虽然他不过是一个钻营小人,虽然他只是粗通文墨,但是在这一刻,他也有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冲动。

    他不敢去拉朱瞻基的手,翻身跪拜在地说道:“微臣心服口服,愿为殿下效死。”

    朱瞻基拍了拍他的肩膀笑道:“跟我做事,固然要卖力,但是只要忠心耿耿,只会有享不尽的荣华富贵,死就不必了。”

    杨章德立即又改口说道:“老奴一定鞠躬尽瘁,万死不辞。”

    从微臣到老奴,这是表明自己的态度了。

    朱瞻基却似乎没有听到,站直了身体说道:“方才连热身都算不上,来,让我试试你的真功夫。”

    摸不清朱瞻基的态度,杨章德也只能站起身来,躬身说道:“请殿下指教。”

    再次动手,朱瞻基就发觉了杨章德的手下功夫功力深厚。他的功夫相比他的师兄玄真,的确略有不足,但是此人力大无穷,这点差距根本不算什么。

    如果要是玄真和杨章德生死相杀,朱瞻基相信,最后获胜的肯定是杨章德。

    不过,他现在许多必杀技都不敢对自己使出来,畏手畏脚,又没有习惯自己的攻势,所以显得有些被动。

    杨章德原本以为朱瞻基最多只有一些表面功夫,不过是绣花枕头而已。

    但是跟朱瞻基动手,却能感受到朱瞻基的难缠。

    虽然因为年龄的原因,朱瞻基气力还略有不足,但是他那灵活的步伐,匪夷所思的灵活性。还有他那善于借助地形发挥出来的各种动作,都让杨章德心惊。

    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人能在空中飞来飞去,在树林里,就像一个猴子一样,能蹬着树干做出各种攻击动作。

    如果朱瞻基的手里有刀,恐怕自己早就败了。

    假以时日,待朱瞻基骨头长成,杨章德也不确定自己能不能正面挡住朱瞻基的攻击。

    一个天生贵胄的太孙,竟然能吃这么多苦,练出这样一身高深莫测的功夫……

    想到自己十六岁的时候,比起面前的太孙还远远不如,杨章德越发觉得面前的太孙捉摸不透了。

    “不比了,论气力我比不过你,论及技巧,我们半斤八两……”朱瞻基喘着粗气在杨章德的面前站定,笑着说道:“你很不错。”

    一句话说的杨章德心花怒放起来,他知道,自己已经得到了太孙的认可。

    两个太监过来帮朱瞻基拍打着身上的灰土。“殿下,要不要换身衣裳?”

    朱瞻基点了点头,立即就有小太监过来,打开了身上的包袱,拿出了一套对襟红袄的外袍。

    杨章德这才注意到,朱瞻基的身上穿戴完全不同于一般贵族的右衽常服,除了外衣,所有的衣服款式都偏向于军中的军服,便于动手。

    朱瞻基一边换衣服,一边说道:“余先,拿一百两银子给杨总旗……你暂且回去,过了年,我跟纪纲把你要过来,跟了我,就做好上战场的准备吧!”

    “功名只向马上取,能跟殿下一同杀敌,是奴才的荣幸。”

    “不要奴才来,奴才去的,我这个人其实要求不高。只要你忠心耿耿办事,我就给你一场荣华富贵。能混到什么地步,就看你的能力了。”

    单人单马走在回京师的路上,虽然寒风刺骨,但是杨章德的内心却一片火热。

    眼看就三十了,终于能看到出头的希望了。

    身为一个锦衣卫,他当然知道朱瞻基的重要性,这可是以后要当皇上的太孙啊,就连太子,也被他衬得没有了半点光采。

    若不是有太孙,恐怕太子之位,根本就是汉王的。

    马不停蹄回到了京师,看到了南城的安德门,杨章德的心才冷静了下来。

    身为一个锦衣卫,他也很清楚如今的指挥使纪纲与汉王之间走的很近。自己现在投靠了太孙,那就等于是跟纪纲作对。

    他跟纪纲之间差了八级,几乎就是天与地的差别,对方如果知道了这件事,想要对付自己,不比碾死一只蚂蚁费力。

    在太孙还没有开口之前,自己还需要保持冷静和低调。

    拿出了锦衣卫的腰牌,进了城门,还没有走到内城,就看到南城锦衣卫百户所旁边的茶水摊前,拴着几匹健马,然后就看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百户魏三江。

    魏三江能力虽然一般,但是也算知人善用,平日里对自己这个总旗照顾有加。

    不过,他们属于北镇抚司,与地方百户联系并不多。魏三江平日里喜欢在长安坊那一片晃荡,极少会出城来南城这边。

    他心中一凛,却不敢表现出来,立即翻身下马,笑着说道:“百户大人今日怎来了南城?”

    魏三江的脸上没有平日的笑容,问道:“杨总旗风尘仆仆,去句容查的案子有眉目了没有?”

    “今日并没有找到那个徐波,只是打听到,他平时就在应天府讨生活。”

    这个时候,茶水摊里又出来了两个身披披风,腰系红色腰带的锦衣卫。其中一个说道:“杨总旗,大人有请……”

    锦衣卫身着飞鱼服,却不以颜色分级别。为了区分级别,一般会在配饰和腰带上有所差异。

    杨章德一眼就看出这两个锦衣卫都是千户,能被他们称作大人,最少都是镇抚使,指挥佥事那一级别的大人物了。

    这个时候,他如何不知道自己今天去见太孙,已经被有心人查知了。不过现在有了朱瞻基的承诺,他也并不担心,单膝跪拜行了一个军礼说道:“有劳两位大人,卑职愧不敢当,请……”

    虽然已经有了心里准备,但是当他看到坐在茶水摊里侧,面向门口的那个人的时候,他仍然大为震撼,立即跪拜行礼。“卑职北镇抚司总旗杨章德拜见指挥使大人。”

    身着斗牛服的纪纲没有平日的威严,笑呵呵地说道:“免礼,我锦衣卫人才济济,没有想到,一个总旗,竟然是太孙殿下的熟人。”

    杨章德低头禀道:“卑职何德何能,能为太孙效劳。只是上次在街上偶遇太孙车驾,才知道卑职的师兄玄真道长如今是太孙的护卫。”

    “起身,赐坐。”

    “谢大人!”

    等杨章德小心翼翼在纪纲桌子对面坐了下来,纪纲才又说道:“五日前,杨总旗在太平坊冲撞太孙车驾,我也是那个时候方知,你竟然与太孙身边的玄真道长是师兄弟。不知杨总旗今日去见太孙,太孙意下如何?”

    杨章德一听就知道,今天自己的行踪并没有瞒过锦衣卫的监控。

    不过今天去见太孙,包括上次在街上拦太孙马驾,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什么太严密的事情,能被锦衣卫掌握行踪,他也毫不惊讶。

    听到纪纲的问话,他回禀道:“有玄真师兄引荐,卑职算是在太孙那里挂上名了。只是太孙目前似乎并没有发展自己势力的想法,所以只是让卑职安心做事。”

    纪纲笑道:“既然杨总旗与太孙有了这层关系,刚好皇上让安排几个好手贴身保护太孙,这可是天赐良机啊!”

    杨章德不敢表现的喜形于色,沉声说道:“卑职一日入锦衣卫,一生就是锦衣卫的人。但请指挥使大人安排,卑职绝无二话。”

    “知道就好……”纪纲的脸上毫无表情,和声和气地说道:“能入太孙的眼,是你的福分,也是锦衣卫的福分。到了太孙身边,你不只是杨章德,也是锦衣卫,明白吗?”

    “卑职明白。”

    纪纲招了招手,守在门口的魏三江立即从怀里掏出了一张房契递给了杨章德。“打扰知道你还在租房,特意把长安坊的一处两进小院腾了出来。那里距离皇宫近,也方便你以后追随太孙。”

    应天府的房子不贵,一套两进小院也不过百两银子,也就是他一两年的俸禄。

    不过长安坊的两进小院,那就不是有钱就能买得到的了。这里紧靠皇宫南侧长安大街,距离皇宫也就是几百米远。

    这里南侧就是通政司,锦衣卫,五军都督府,北侧是鸿胪寺,教坊司,可谓是应天府最清贵的一个坊,不是达官贵人,根本没有住进来的资格。

    杨章德却没有推辞,以后要是跟在太孙身边行走,当然是住的离他越近越好。

    何况,自己冒了这么大的风险图的是什么,不就是荣华富贵嘛!

    纪纲,哼,今日想要利用老子,这房子老子收的也心安理得。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