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二十章 唯才是用

我的大明新帝国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二十章 唯才是用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瞻基只动了几口筷子,就吃不下去了。

    他这个人不讲究材料,但是对口味比较挑剔。

    这种农村的席面师傅即使给他们龙肉,也做不出龙肉的口味来。

    “你们别管我,继续吃,我就到地王庙去上一炷香,保佑明年风调雨顺。”

    余先还想卖好,被他眼睛一瞪,又讪讪坐了下来。

    玄真和一清子站起身来,笑道:“今天大鱼大肉,不合我们出家人口味。我们陪殿下一起去。”

    他们属于是贴身保镖,只要朱瞻基出宫,就必定是寸步不离的。

    看朱瞻基他们去了土地庙,杨章德也不吃了,赶紧擦了擦嘴,跟在了后面。

    进了土地庙,朱瞻基在一个看不出来像个神仙的泥胎老头雕像前面上了一炷香,并没有跪拜。

    按照这个时代的等级,朱瞻基这个龙子龙孙可要比土地爷这个小神的地位要高的多。全国的地方神都归皇帝管,归皇帝册封,天子的地位可不是一般的高。

    上了香,朱瞻基就反身背对着土地爷,在它前面的蒲团上坐了下来,指着旁边的蒲团对门外的杨章德说道:“坐。”

    杨章德看了看门口两边站着的两个道长,陪笑着说道:“殿下面前,哪有微臣的座。”

    “我不喜欢说第二遍。”

    他一听,立即快步跨了进来,老老实实地在朱瞻基身边坐好。

    朱瞻基当着他的面,从袖子里掏出了他的简历,说道:“你父幼时曾救过被蛇咬的武当风云道长,所以被风云道长收为俗家弟子。你幼时家道中落,这才千里迢迢去了武当,在哪里混口饭吃。按说武当抚养你长大,又传授了你一身好武艺,你为何不思回报武当,却被武当驱逐出门?”

    “殿下明鉴,微臣遭逐实为打抱不平,只是一时义愤,才错失伤人……”

    朱瞻基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孤喜欢听真话,孤从来不在乎一个人是否德才兼备,对孤来说,一个有用的人才是好人。”

    杨章德迟疑了一下,暗地咬牙,单膝跪在了朱瞻基的面前说道:“微臣当时的确是听说山贼家资甚丰,所以才想黑吃黑。”

    杨章德幼年被父带到武当拜师,在武当一直长大成人,也学了一身好武艺。

    元末明初,武当周边的郧县,房县一带,都是土匪窝,包括现在也是。

    他在武当是俗家弟子,经常做一些外务,一次去襄阳办事归途,为了救一个路过的行商,杀了三个土匪。

    此事倒还正常,但是他却又径直入了土匪窝,将三个土匪的家眷一共七口全部杀死。

    这件事还是一个土匪的十几岁儿子逃过一劫,才被揭破。

    武当将他驱逐出门,他却跟房县一伙土匪混到了一起,后来就不知为何如今成了锦衣卫总旗。

    杨章德也不敢隐瞒,一五一十把自己当了土匪,却又觉得没有发展前途。

    然后主动联系到锦衣卫,将山寨剿灭,因此被收进了锦衣卫。

    拿全山寨人的命,他换了一个前途,又因为身手不凡,这几年从校尉、力士,一直干到了总旗这个芝麻官,并且调来京城。

    朱瞻基又问了一些细节,确定了他没有说谎,也不相信他敢骗自己。想要查到他的经历,只需要问一下锦衣卫就知道了。

    杨章德来京城后知道玄真师兄在朱瞻基的身边,就想投靠。但是玄真住在太庙,平日少有外出,他天天公务缠身,也一直没有机会碰到玄真。

    那天知道张家张昶过寿,就知道机会来了,所以故意冲撞车队,就是想要获得一个露脸的机会。

    要是能获得太孙的重用,他就等于是一步登天,连纪纲也要反过来巴结他。

    一个锦衣卫总旗虽然有时候能吓唬一些老百姓,但是不过是个七品官。

    明朝文官大于武官,他这个七品跟县令的七品可就差的远了。

    不过,他原本以为朱瞻基只是一个十六岁的孩子,又痴迷武学,以为自己只要露两手,就能获得他的赏识。

    却没有想到,他竟然如此冷静,把他过往经历一点一点全部问了出来,连想要隐瞒一点私欲都不能。

    因为朱瞻基的逻辑性很强,隐藏了任何一点,他做事的心态转变之间就有漏洞了。

    而现在,在太孙面前获得信任才是最重要的。

    朱瞻基却觉得他真是个人才,首先他好财货,好享乐,这就有了弱点。

    其次他心狠手辣,为了不到五十两银子,就能杀了十个人。

    后来更是为了荣华富贵,能直接反叛出山寨,用几百个人的命,给他铺一个前程。

    再就是他善钻营,有野心,这样一个有能力,有野心的人,正是自己目前需要的。

    他不会怕他反叛自己,因为天底下再也没有比自己更大的靠山了。

    杨章德看样子也知道是一个聪明人,他知道该怎么取舍。

    那么,现在就到了该测试他能力的时候了。要想为自己所用,可以不在乎他的品德,但是,无能之辈他不会要。

    他记得土地庙后面有一个池塘,池塘旁边是个小树林,正适合他这个善于利用地形的跑酷高手来跟人比试。

    他站起身来说道:“我的门下,不收无能之辈,想要跟我做事,首先要让我能满意。跟我来吧。”

    这个时候,席面已经吃完了,但是没有得到朱瞻基的许可,村民都还在寒风中等着。

    余先跑过来问道:“殿下,这些村民……”

    “让他们都散了,各回各家。把后面树林封起来……”

    “是……”

    带着杨章德来到池塘边的小树林,羽林卫和十几个太监已经封住了四周。

    杨章德这个时候没有了土地庙中的低调,气宇轩昂地问道:“殿下,请随便派人跟微臣较量,即使是师兄,微臣也有信心争个高低。”

    玄真瞪了他一眼,他连忙又抱拳赔笑。

    朱瞻基脱掉了披风,又取下了腰间的横刀,递给了李亮。“你的对手是我……”

    杨章德一下子傻眼了,又想下拜。“微臣不……”

    却被玄真一把拉住。“听殿下的。拿出你的真功夫来,不用兵器的话,……你怕还不是殿下的对手。”

    这个时候,自己已经准备好了,不过他没有急着动手,而是上蹦下跳地活动着身上的关节。

    朱瞻基个子虽然高,却因为长身体显得有些瘦弱。杨章德看着自己的大拳头,很怀疑自己一拳打过去,会不会把他打出个好歹。

    要是万一……那可是死罪啊!

    这个时候,朱瞻基却已经准备好了,笑道:“杨总旗,准备好了吗?”

    杨章德只能取下了腰间的绣春刀,丢在了一边说道:“殿下,微臣自小长于武当,传统桩功,内功掌法、肘法、腿法、分筋错骨都略有涉猎……”

    他想让朱瞻基小心,又怕朱瞻基会觉得他看不起他,那就会得罪朱瞻基了。所以只能抱拳说道:“请殿下赐教。”

    “别忘了我有个师父也是武当的,对武当的拳法,我可一点也不生疏。”

    朱瞻基脚下一蹬,主动出击,右手握拳直击杨章德面门。

    杨章德不敢反击,左臂横在面前,右手一个擒拿式想要抓住朱瞻基的右拳。

    观看的太监和羽林卫都笑了起来,如果只是以普通的方式来对待朱瞻基,这个杨章德肯定要吃亏了。

    他们可都是观看了朱瞻基多次训练,知道朱瞻基最难对付的不是拳术,不是气力,而是一身神鬼莫测的技巧。

    他的身体宛若无骨,能够超越人体极限,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动作。

    如果不是对朱瞻基很了解的人,第一次往往都会在他的手底下吃亏。

    果不其然,朱瞻基的直拳只是诱招,拳到杨章德的手臂处却变拳为掌,从杨章德的肘部滑过,顺手挑了一下肘部的麻筋。

    而他的左手攀住了杨章德的右臂,左膝就撞了上去。

    左臂酥麻,右臂被朱瞻基缠住,他全身的重量似乎挂在杨章德的身上,左膝撞在了杨章德的小腹。

    不过杨章德自小习武,如今不到三十岁,正是一个武者最巅峰的岁月。他的打斗经验丰富,感觉到了朱瞻基的膝盖的力度,深吸了一口气,吸进小腹,脚下连续后退,化解了朱瞻基的膝撞。

    可是他没有防备到朱瞻基的这一招都是虚招。

    朱瞻基左膝落地后,身子前倾,右脚竟然从身后踢了过来,从他的头顶越过直撞杨章德的脸部。

    这一次他没有再躲过去,不过朱瞻基并没有下狠手,只是用脚尖轻点了一下杨章德的发髻。身子又是以一个匪夷所思的动作一扭,竟然以杨章德的肩部为中心,身子飞了起来。

    他们的左边是一棵碗口粗细的槐树,早就被朱瞻基看准了位置。他的身体飞起来的时候,实际上就是对着这棵树去的。

    当他的脚踹在了这棵树上,仿佛没有力度的缠绕却一下子变的离若千斤。借助这棵树的反作用力,朱瞻基用力一蹬。

    杨章德就觉得一股大力传来,加上朱瞻基的身体重量,直接让他倒在了地上。

    紧接着,朱瞻基用了一个柔术中的美国正向锁,直接将杨章德手臂在脑袋上方被锁住。

    {求一下推荐票和小额打赏,凑够一百个打赏,就能让粉丝值直接翻百倍,一块钱足矣,谢谢大家}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