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十七章 师弟

我的大明新帝国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七章 师弟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朱瞻基的外祖张麒,原是卫指挥使,因为女儿成为了王妃,才授予兵马副指挥。

    朱棣登基之后,永乐二年,朱高炽被册立为太子,张麒升任京卫指挥使。但是他不久就去世了。

    朱棣对朱高炽不喜欢,但是却很看重这个儿媳,特别是她生了朱瞻基这个孙子有功,所以让张氏的大哥张昶不减等承了彭城伯的爵位。

    张氏一族的人朱瞻基也都见过,没有多少才华,好在忠厚老实。朱瞻基不怕遇到一堆猪队友,关键时候只会拖后腿。

    所以不管做戏也好,真心也罢,朱瞻基跟这几个舅舅相处的还不错。

    他的大舅舅张昶也因此被朱棣看重,如今升任中军都督府左都督。整个大明只分了前后左右中五个都督府,这个职位相当于是军分区的司令员,可一点也不低。

    中军都督府掌管了应天府的所有军事调动,同时还掌管了从河南,安徽,江苏一直到浙江北部的所有卫所。

    从权力上来说,五军都督府和兵部都听命于皇帝。五军都督府调有统兵权而无调兵权,兵部拥有调兵权而无统兵权。

    这两个部门相互节制互不统属。

    不过这只是这个时代,到了土木堡之变之后,勋贵势力被一扫而空,五军都督府就变成了兵部的附庸,没有半点权力了。

    不过现在还是明初,五军都督府还是节制中外诸军事,掌天下兵马大权,主导国家军事建设的实权机构

    特别是如今安南不稳,草原不稳,朱棣又是一个战争狂,五军都督府的权力大的惊人。

    朱元璋时期,全国共有17个都司,329个卫,65个守御千户所,军数约为120万人。

    到今年冬季为了准备明年与瓦剌人开战,全国总兵力已经达到了两百八十万人,军马五十万匹。

    看到这个数字的时候,朱瞻基吓了一跳。

    后世十几亿人,士兵这么多人。现在的大明刚稳定,人口才几千万,这么多士兵是多么沉重的负担啊!

    马车慢悠悠一路北行,很少出宫的三个小家伙好奇地看着外面热闹的市井,看到一些好吃,好玩的东西,立刻喊着朱瞻基要买。

    朱瞻基干脆让李亮带着两个小太监跟在车旁边,他们想要什么,就给他们买什么。

    经历过这个时期,朱瞻基很清楚,还没有成年的皇子皇孙们想要出一趟门有多难。

    他是缺少安全感,所以在没有自保能力的时候,能控制自己的心。但是他们都是真正的孩子,自然渴望能有机会见识这外面的繁华。

    朱瞻基不喜欢坐车,首先坐车颠簸的厉害,其次没有安全感,遇到危险,躲都没处躲。

    骑在马上,虽然看似危险,但是防卫网有三层。

    最外层的步兵队伍早就将路线都清理了一遍,远程攻击线路几乎都被专业的士兵给截断。

    外面一层的骑兵两百多人,防止街上的行人冲撞,也同样隔绝了进攻路线。

    最里面,还有随身的太监和羽林卫,以及两个武艺高超的道长师父。

    更重要的是,他现在的实力虽然还不到前世的一半,但是主要有空间,他不会畏惧任何攻击。

    所以除非下雪,下雨的时候,他很少会选择坐在车里。

    张家住在城北的太平坊,距离皇宫并不算远。太平坊东侧紫金山,西侧是九华山和鸡笼山,出了城门就是著名的玄武湖。

    得天独厚的地理优势,加上距离皇宫不远,所以成了达官贵族们聚集最多的一个社区。

    在东晋时期属于市贵族聚居地的乌衣巷那里,因为距离现在发展起来的秦淮河红灯区太近。虽然是繁华的市中心,却很少有大贵族和高官住在那里了。

    至于秦淮河,对周南这个享受过世界各地美女的男人来说,吸引力并没有那么大。

    何况,那里的很多女人还是小脚。

    小脚是朱瞻基在这个时代最恶心的事物,没有之一。

    他原以为自己讨厌佛教,讨厌儒教,讨厌道教,但是这些其实本身就是传统文化的一部分。

    儒,释,道实际上已经经历了三教合一,与所有人的生活息息相关,分割不开

    而且儒释道本身也具有一定程度的积极作用,在教化,信仰,生活安定方面都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

    但是小脚,这是绝对的陋习。

    裹脚的历史从南北朝时期就开始,在隋朝就已经流传开来。

    有唐一代,女人地位的提高,参与社会活动的增加,所以得到了一定程度的遏制。

    但是到了宋朝以后儒教的兴起,让裹脚真正传播开来。

    蒙元入主中原,为了便于统治,甚至是鼓励女子裹脚。

    到了朱元璋时期,朱元璋草根出身,小时候受过很多苦。所以执掌天下后,往往能站在弱势群体的立场上看问题,自以为办了许多一心为民的好事。

    但是,由于其本身的局限性,也干了一些令人非议的奇葩事。

    明朝之前,缠足只是一些贵族“圈子里游戏”,男人们欣赏的是种畸形美,受害的却是无辜女子。

    到了明朝,朱元璋却以法律的形式规定,全国妇女必须缠足。

    在先秦法律中,是允许女人私奔嫁人的,而在明朝《大明律》中,私奔却是重罪。

    朱元璋在洪武十六年颁布的《衮冕制度》中规定,“命妇复杂繁盛冠饰和缠足”。

    此举意图使女人行动不便,奔跑不能,当然也就私奔不得。

    女人不能乱跑了,男人当然也得安心家事,不至到处惹是生非,给朝廷添麻烦。

    他们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个时代的生产力本来就低下,再将一半的人变的弱不禁风,更是让生产力解放不出来。

    朱瞻基曾经跟朱棣分析了缠足的危害,但是,即使是朱棣也以江山统治的安稳为重,根本不愿意解放女性。

    何况,此举还会遭到全社会的反对。

    朱棣手握大权,可以随意对付任何一个阶层,却也不能跟整个社会作对。

    看着街边那些颤巍巍的女人,朱瞻基知道,这件事比改革还要艰难。

    “师兄……”

    “退下!”

    “大胆!”

    朱瞻基抬目望去,两个羽林卫的卫士拦住了一位身着飞鱼服的雄壮男人。此人约摸三十左右,深目挺鼻,肤色黝黑,上唇留着一撮不长的胡茬。

    虽然长的不算英俊,但是别有一番气势。

    “诸位大人,我乃锦衣卫总旗杨章德,非有异心之人。只是玄真道长是我师兄,所以一时欣喜失态。请赎罪。”

    朱瞻基自己长的也不算很帅,很喜欢这种很有男人味,或者说有虎狼之相的男人。

    在别人看来,这种人肯定心思狠厉,繁杂,难以控制。但是对他来说,只欣赏有能力的人,没能力的人,长的再好看也是废物。

    能不能控制一个人,看到是自己的手段,而不是靠仁义道德。

    他回头看了看跟在身边的玄真。“此人所言可否是真?”

    玄真有些尴尬,也有些羞恼,不过还是点了点头说道:“回禀殿下,此人姓杨名章德,算起来的确算是贫道俗家师弟。”

    朱瞻基看了看他身上的飞鱼服,笑了笑说道:“倒不知你在京师还有这样的关系,看来你这个修道之人,也有俗事缠身啊!既然是师弟,以后大可不必顾虑我,多交往一二。”

    跟在朱瞻基身边十年了,玄真虽然觉得朱瞻基做事心机较深,难以揣测,但是总比别人要了解的多。

    听朱瞻基这么说,就知道他又有其他心思。但是……“殿下有所不知,此人虽与我武当牵扯甚多,却因心思不正,已在七年前就被驱逐出山门。”

    朱瞻基问道:“此人能力如何?”

    玄真犹豫了一下说道:“还算是颇具能力。”

    朱瞻基笑道:“今日不便,二十五日我要去皇庄,让他那天去皇庄见我。”

    玄真无奈应下,驱马过去处理此事。

    车队继续前行,朱瞻基骑在马上,看了一眼杨章德虽然迎向玄真,却仍然不时望向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

    此人既然费尽心思想要搭上自己这条线,也看看他能不能吃到自己这碗饭。

    不管他是纪纲派来的,还是想投靠自己,能力是最主要的。

    自己马上也就十七岁,这次北征回来,恐怕就要娶老婆了。

    也该到了发展自己势力的时候了,锦衣卫不算外臣,只能算是天子爪牙,从这方面培养自己的势力,再合适不过。

    车队到了张家门口,张氏一族的所有人都迎在大门口。

    待得朱瞻基跳下马,先迎下了自己的母亲,又让太监搀扶下来了行动不便的朱高炽。

    张氏一族以彭城伯张昶为主,除了自己的外婆老封君年岁已大,被张氏搀住,不让下拜,其他人都跪了下来。“臣张昶,张升携家眷恭迎太子,太子妃,太孙殿下大驾莅临。”

    看着上百人跪在自己的面前,朱瞻基忍不住暗叹了一口气。朱元璋这个土老帽因为出身低,所以格外讲究这些虚礼和排场。

    这些本来是亲人,却要跪拜的陋习还算好的。那些早已被扫进历史垃圾堆的殉葬制度,就是他又翻出来的。想着活生生的人要陪葬,就让朱瞻基想要把这大明的陋习好好改改。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