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十三章 人心

我的大明新帝国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十三章 人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明黄的谨身殿屋顶。一个身材瘦长,眉骨高耸,相貌冷峻,有鹰视狼顾之相的青年,此时却正吊儿郎当地躺在大殿的屋顶翘着二郎腿。

    谨身殿殿名为帝王提醒加强自身修养之意,乃是皇宫前三殿之一。

    是皇帝上朝更换朝服,册立皇后、皇太子之处。皇帝生日,节日也在此殿受贺。

    如此国之重地,这个青年却没有半点畏惧,反而直接躺在房顶上,在这个皇宫内,也就只有太孙朱瞻基才敢这么干了。

    宫殿下方围了一圈锦衣卫和太监,他们不敢喧哗,只敢在前后两处安排了多人,防止殿下一时失足跌落下来。

    余先急的快要哭了,压着声音劝道:“殿下,快下来吧,一会儿皇上知道了,又要打奴才板子了。”

    “不是为了故意让皇上看到,我还不上来呢。不过今天真他娘冷啊!”朱瞻基理也不理,只是隔着华盖殿,看着奉天殿那边的动静。

    他敢爬到谨身殿屋顶,却无论如何也不敢爬到奉天殿屋顶。爬上谨身殿屋顶,最多被朱棣骂两句胡闹,要是敢上奉天殿屋顶,哪怕他是最受宠的皇太孙,也要挨板子了。

    时值寒冬腊月,不能说滴水成冰,但是宫中的小河上面也已结冰了,躺在屋顶的感觉还真的有点不好受。

    远处的鼓楼传来了报时的鼓点,已经午时了。不过又过了一会儿,才看到皇帝的仪仗旗从奉天殿那边过来。

    今日大朝,终于将明年二月北伐的工作都安排了下去。事情理顺了,朱棣的精神都轻泛了许多。

    刚下朝,却听到了都知监太监李谦小声禀报:“皇上,太孙又上房了……”

    “这小猴子……这次又是为了什么事?”

    九月间,为了放自己的老师解缙出狱,朱瞻基上了一次房顶,当时可没把宫中的太监们吓死。

    宫中大殿规格都有定制,大部分大殿高度都在十米以上。普通人就是用梯子,爬上去也胆战心惊,但是太孙什么也不用,几步一跨,就到房顶上了。

    当时把朱棣也吓了一跳,为了哄他赶紧下来,答应了将解缙放出来。

    “奴才不知……”

    “去看看。”

    看到朱棣走了过来,自己也不躺那里了,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子,溜滑梯一样从房顶溜到了屋檐处。

    下面的人无不看的胆战心惊,即使屋檐处,距离地面也有近两丈高。这里地面都是青砖,青石为基。

    要是摔下来,轻则伤筋动骨,重则连命都没有了。

    玄真和一清子两人飞掠到了屋檐下,做足了准备,哪怕被砸死,也比太孙有个好歹要强。

    但是朱瞻基却一点不怕,快到屋檐处的时候,双脚由直变横,来回轻搓了两下,就在屋檐处站稳了身子。

    朱棣一口气差点没有喘过来,大声斥道:“荒唐。千金之子坐不垂堂,你乃大明未来之国君,岂可轻涉险地。”

    朱瞻基朗声笑道:“爷爷,我自然是有把握的,岂会因这点事就伤着自个。”

    老朱家其实是很讲人情味的,不是正式场合,很少用朕啊,孤啊,跟普通家族一样,经常就是爷爷,孙儿地称呼。

    “为何又上房顶?这次你没有老师要救吧?”

    “孙儿岂会因私废公,上次不过是看解师被冤枉,才相助一把而已。都让开……”

    下面的的人更紧张了,上次朱瞻基就是一下子从房子上面跳下来,把朱棣吓了个够呛。

    结果朱瞻基没有事,也没有受罚,却把朱瞻基的贴身太监余先给打了二十大板。

    不过有了上一次的经验,朱棣也不会像上次那么担心,他摆了一下手,下面的人立刻让出了一大片空地。

    朱瞻基从上面一跃而下,落地之时身子微弓,向前翻腾了一圈,就站稳在了地面上。

    虽然是第二次看他这么轻松就跳了下来,但是大多数护卫们依旧惊的目瞪口呆。

    着可是真正的飞檐走壁啊!

    拍了拍身上的土,朱瞻基若无其事来到了朱棣的面前,陪着笑说道:“爷爷,北征大计确定好了吗?”

    朱棣看他无事,哼了一声转身就走,临走指了一下余先吩咐:“督管太孙不力,打十大板。”

    余先心底委屈不已,却不敢有任何不满。上次二十大板,这次变成了十大板,惩罚轻了呢!

    是不是下次就变成五大板了……呸,呸,大吉大利,太孙下次不再上房了最好。

    朱瞻基对着余先挤了一下眼,陪笑着跟在了朱棣的身后。“爷爷,大军出发在即,我的两百幼军已整装待发,随时效命。”

    朱棣头也不回说道:“我已命你父王监国,你就在京城辅佐你父王吧!”

    朱瞻基有些傻眼了,诌媚说道:“爷爷上次看了幼军表演,不是答应了让他们充当斥候吗?”

    朱棣哼了一声说道:“你这一军统帅都视军机为儿戏,如何取信与人。”

    朱瞻基明白了过来,这是故意在敲打自己了。所以此时他也不再纠缠这个话题,自言自语说道:“据闻宁波府来了一批洋人,体臭多毛,刚好能去见见世面。”

    朱棣知道这个孙子故意在逗自己,这皇宫里,自从皇后去后,也就只有自己能压住这个小猴子。

    上次北征他还太小,没有带他去,回来就闹腾了许久。如今他已十六岁了,可以带他去战场上见识一番了。

    孙儿肖己,不怕战场,反而跃跃欲试,其实是让朱棣很满意的。

    进入了谨身殿,朱瞻基帮朱棣倒了一杯茶水,这才坐到了他的下手位。

    朱棣盯着他看了半晌,越看越觉得像年轻时候的自己,心里一点不满也消散一空。

    “说说看,今天上房又是为了什么?说不出个一二,我说不得也要拿板子打你了。”

    朱瞻基靠在椅背里笑道:“孙儿怎会拿上房来威胁爷爷,只是偶有所想,有了解决皇宫遭受雷劈,火灾的想法。所以上房去查看一二。”

    历代以来,因为皇宫建筑庞大,大殿地势较高,每遇电闪雷鸣,往往就是遭受雷劈的主要对象。

    其实想要解决这个问题很简单,那就是安装避雷针。

    只是这个时代的人没有这个概念,更不敢跟天斗,所以一直都是被动承受。

    朱棣惊讶问道:“此事当真?”

    朱瞻基笑道:“孙儿岂能拿此事玩笑,永福宫被烧,孙儿就一直在想此事。昨日查阅各地雷击伤人事件却被孙儿发现一个规律。”

    朱棣有些好奇了。“什么规律?”

    “雷电不仅能直接伤人,也能通过物体伤人。木头砖瓦不能导雷,往往会被炸开,但是遇到金属物品,却往往消散于无形。”

    朱棣从来没有想过这里面的环节,忍不住问道:“那你有何所得?”

    “既然有些东西能导雷,有些不能,那我们何不将能导雷的物体装在不能导雷的东西上。比如这皇宫大殿,只要在房顶上装一个导雷的铁条。就能把雷引入地下。”

    朱棣只觉得匪夷所思。“雷也能为人所控!”

    朱瞻基笑道:“反正花不了多少费用,就让孙儿试一下。如果管用,今后我大明皇宫就不会再受雷电之扰。”

    “若是有用,那些寺庙,道观的高塔,以后也可免受雷电之扰。”

    朱瞻基撇了撇嘴,没有说话。这个时代的人对神神道道的东西痴迷甚深,可不是他一个人随随便便就能扭转过来的。

    思想的改造更难于对国家的改造。

    哪怕是六百年后,宗教对世界的影响依旧大的惊人,更别说现在了。

    太监们端着午饭进了大厅,朱瞻基一边吃饭,一边跟朱棣讲着他查的各地雷击事件,把这些当故事讲,让朱棣也听的津津有味。

    陪着朱棣吃完了午餐,现在是寒冬腊月,天短夜长,所以朱棣也不午休。

    朱瞻基陪着他又聊了一会儿北征之事,权当给他解闷,等他要去西宫处理国事了,这才告辞离开。

    作为他在这个世界最大的依靠,朱瞻基以前对徐皇后亲近,徐皇后在永乐五年去世以后,朱瞻基就把主要精力放在了跟朱棣相处上。

    徐皇后去世,朱棣消沉了很长一段时间,每天都是朱瞻基陪着他进餐,这也就养成了一个习惯。

    不管再忙,只要两人都在宫中,就必定会在一起进餐。

    哪怕朱棣宴请大臣,宴请外宾,朱瞻基也一起作陪。

    习惯的力量是强大的,现在哪怕朱高煦闹腾的再厉害,也比不上朱瞻基在朱棣心目中的地位。

    就连他的便宜父亲太子朱高炽,时常还要靠他来维护跟朱棣之间的关系。

    不过朱瞻基知道自己现在接触大臣的实际还不成熟,所以除了勋贵,外戚,太监,这些人可以随便接触,外臣绝对不能接触。

    像他的老师解缙为什么被关进锦衣卫,还不是因为担任外臣期间,来京城汇报工作。朱棣当时第一次北伐,不在应天,解缙就跟监国的朱高炽汇报了工作。

    虽然是太子,虽然是监国,但皇帝的权力是绝对不允许触动的,哪怕你是继承人。

    就因为这点小事,朱高炽被斥责了一番,解缙被关进大牢。

    要不是朱瞻基念着老师的情分搭救,就要被纪纲塞进雪堆冻死了。

    所以,他一直以爷孙情分跟朱棣相处,让爷孙情大于皇帝和太孙情,有时候哪怕故意惹他生气,事后他也会感到温暖。

    周游在现代就善于操控人心,只需要略施小计,来到古代同样能混的风生水起。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