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穿越 > 我的大明新帝国 > 第三章 皇宫

我的大明新帝国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三章 皇宫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东宫文华殿,朱瞻基吃着长寿面,面前还有八小碟荤素搭配的小菜。

    一屋子人,上上下下都盯着他一个人吃饭。哪个菜喜欢吃,多吃了一口,哪个菜不喜欢吃,吃一口就不动了,都有人专门记了下来。

    他的便宜老妈虽然吃着饭,不过那眼睛一直也落在他身上,哪怕他皱了一下眉头,也赶紧问是不是菜不合口味。

    这似乎还是他第一次自己用筷子吃面条,所以有些不习惯,不过他坚决地不让人喂,自己就着小碗吃。

    这所谓的古董碗,也根本比不上后世烧制的精品瓷器。

    倒是筷子,用红木镶嵌银,一方面是防止下毒,一方面是为了美观,算得上是他用过的最精致的筷子。

    看着周边的一群女人和宦官,他忍不住叹了口气。

    在这样的环境里长大的孩子,就跟贾宝玉一样养于妇人,宦官之手,半点不敢违逆,能养出有多大能耐的人啊?

    他也恨不得喷那些穿越小说的主角一脸口水,说什么来到古代就没有好吃的。

    民间平民或许真的是没有条件,有好东西也做不出好味道,但是在这皇宫里,哪怕一盘青菜也能炒的鲜香可口。

    缺少调料?就是现代社会里,真正的大厨,又有几个把各种调料往菜里加的呢!

    那些穿越者,还真是小瞧了古人的手艺啊。

    吃了两小碗面条,朱瞻基推开了面前的饭碗。“母亲,吃饱了。”

    虽然朱棣已经封了张氏为燕王妃,朱瞻基也开始喊朱高炽为父王。不过王妃这边,他一直习惯了喊母亲,也没有人强制要他改称呼,还在这样喊。

    张氏亲自拿了手帕帮他擦嘴笑说:“皇后娘娘一大早就吩咐了,等你吃完,就到坤宁宫去玩。她让人打造了一个木马,你肯定喜欢。”

    “木马有什么好玩的,他可不是原本五岁的朱瞻基了。”虽然肚子里腹诽,不过他也知道,在他这个年龄,也就只能玩玩木马,想骑真马是不可能的。

    在朱瞻基的印象里,他跟他的便宜奶奶相处的还不错。在北平的时候,他大部分时间都被留在皇后身边给她解闷,连他母亲想亲近他都要排队。

    只是来金陵后,处处讲规矩,他才被安置到文华殿这边居住。

    朱瞻基很清楚,想要在皇宫里安稳地生活下去,最需要讨好的是朱棣,其次就是皇后了。

    历史上曾说,徐皇后去世后,朱棣就没有再立皇后,由此也能知道他这个奶奶的重要性。

    至于他那个胖子老爹,面子上过的去就行了,不用特意巴结。反正朱棣死了不到一年,他也跟着去了,总共才当了十个月的皇帝。

    听到张氏这么说,朱瞻基嗯了一下说道:“孩儿想要一匹真马……”

    “那可不行,即使你皇爷爷想要你成为大将军,也要等你骨头硬了,才能打磨身体。记得别跟皇后娘娘说,她会担心你的。”

    朱瞻基装作闷闷不乐地嗯了一声,张氏也不再管他,吩咐让人摆轿。

    朱元璋登基以后,严格限制了官员乘轿,规定只许妇女和年老有病者乘轿。三品以上文官特许乘坐四人抬的轿子,余皆骑马。

    勋戚和武官不问老少,皆不得乘轿;违例乘轿及擅用八人抬轿者,都要接受严厉处罚。

    不过皇宫面积大,从南城墙根的文华殿到最北面的坤宁宫,差不多有一公里,所以少数人还是允许乘轿的。

    从文华殿出来,朱瞻基坐在四个年纪大的宫女抬着的轿子上,看着四周绿树成荫的风景,将这些景色跟自己脑子里面有些模糊的记忆一一对照。

    文华殿出来向北,首先经过的是变成一片花园的春和殿,这里被建文帝一把火烧了,没有重建,又被栽了一片花。

    只是现在还是冬季,显得有些萧瑟。

    左边的奉天大殿也被烧了,目前正在重新修缮,他们一行人为了避开工匠,就从右侧一排错落有致的宫殿边向北走。

    经过永福宫,兴庆宫,到了奉先殿,然后这里就开始属于后宫的范围了。

    向西拐了一段距离,从一个侧门进入乾清宫。这里应该是皇帝睡觉和办公的地方,不过朱瞻基的记忆里,朱棣是在武英殿处理政事,所以这里大部分时间都没人。

    一路上,碰到的宫女,太监都是弯腰低头,以示行礼。根本不是电视上拍的那样,要跪下来磕头。

    而且后宫里面的太监并不多,太监也大都是一些小太监。

    这里大部分都是宫女,太监服侍皇帝,宫女服侍后妃,这好像有一个明确的界线。

    据传这个皇宫是填湖建造的,后来地面塌陷,造成了后院地面积水。

    所以进来之后,朱瞻基也一直在观察,发现传闻不假。有些院落的墙壁,都因为地面塌陷而裂开,有修补的痕迹。

    轿子到了坤宁宫,一个大约三十岁的首领宫女迎了出来,先向张氏行了一个半蹲式的万福礼,才向着朱瞻基伸出了手臂笑道:“世子殿下生辰大喜,奴婢祝你福如东海。”

    朱瞻基还有点奇怪,福如东海不是跟老年人说的吗?

    不过他看张氏也没有表现异样,就知道这个成语可能只是后世又潜移默化了,有了特指的对象。

    面对她身处的手臂,朱瞻基也伸开手臂,让她将自己从凉轿上抱了下来。“江尚宫免礼,我长大了,不用抱了。”

    她笑着把朱瞻基放在了地上。“是,是,世子今天就七岁了呢,一天就长了一岁。”

    周游还是有些不习惯这种虚岁算法,五岁算六岁也就罢了,刚过五周岁生日,就变成七岁了。

    这位江尚宫可以算是宫女之首了,能在三十岁年龄就混成尚宫,不仅需要八面玲珑,更需要有很强的能力。

    所以即使是张氏也不敢忽视了她,一边盯着朱瞻基的身影,一边跟她搭着话。“昨日连江伯夫人来见皇后娘娘,脸色可不大好,是不是来告状的?”

    “王妃睿智,一会儿我在跟你细说……”

    朱瞻基暗地撇了撇嘴,这些女人啊,不管什么时代,都脱离不了八卦的天性。

    迈着小短腿上了青石台阶,那些宫女们显然也都跟他很熟了,有品秩的依次问好,没品秩的,连跟他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坤宁宫是皇后的寝宫,主殿九间,进深三间,从外面看,面积大约在七八百平米左右。

    这么大的面积,当然不只是一间卧室,里面被墙壁和装饰隔成了一个个不同的用途。

    进门就是一个大厅,深约十五米,左右都有一个个雕花座椅,座椅中间摆着茶几。

    最里面是一个金黄色装饰的凤座,这里是皇后会见大臣或者贵族夫人的地方。

    七八个小宫女正在擦拭着灰尘,见他从门口望进来,一个个都笑了笑,也没有停下手里的工作。

    江尚宫笑着喊他:“世子殿下不是不喜欢正堂的吗?怎么跑那边去了。快过来,皇后娘娘正盼着你呢!”

    从东侧第二个门进去,这里应该是个小型的会客厅,徐皇后坐在一个像贵妃椅一样的软榻上,面前摆了一些布料和针线,正在挑挑选选。

    看见朱瞻基立即眉开眼笑起来,放下了手中的丝线,向他招手。“基儿快来奶奶这里,今日穿上了衮冕,还真像个小大人了。”

    朱瞻基回忆了一下自己的记忆,来到了她的跟前,在她面前跪下,磕了三个头。喊道:“长孙燕王世子瞻基,觐见祖母皇后殿下。”

    徐皇后慌的连忙站起身来,将他扶了起来,搂在怀里惊讶问道:“基儿何故行此大礼?”

    朱瞻基虽然有些不习惯被一个中年女人搂住如此亲密,但是也没有反抗,而是装作乖巧地说道:“今日是基儿生辰,没有祖母就没有父王,没有父王就没有我,所以我要心怀感恩。”

    凭周游在前世的霸道与冷酷,他是万万想不出这样的话的。这句话是懂事的中轩有一次在教育调皮的中奥时候说的,让周游记住了。

    徐皇后问道:“这话是谁教你的?”

    “没人教孩儿,孩儿自己想的。”

    徐皇后却是不信,眼睛看向了人群后面的付典衣和薛掌闱。两人吓的立刻上前跪下,却不敢开口喊冤分辨。

    “你们私下没有跟世子嚼三说四吧?”

    “奴婢不敢”两人都连忙应道。

    “那世子如何会说出这样的话?这些道理还不到他知道的时候!一个六岁的孩子,要是让你们教成阿谀奉承之辈,那是大罪过。”

    这件事想要查清楚并不困难,因为他的身边最少都有四个人照看,相互帮助,也相互监督。所以,分开一问,谁跟朱瞻基说了什么话,都隐瞒不了。

    好一会儿徐皇后才确定了的确没有人教朱瞻基,如果是大人教唆,那就是心怀不轨。但是真的是一个五周岁的孩子就能如此懂事,只会让徐皇后越发喜欢这个聪慧的孙子。

    张氏又把朱瞻基早上跟她说的话跟徐皇后一说,越发惹得徐皇后心喜了,搂着朱瞻基问道:“基儿跟奶奶说说,你怎么就想到了这些?”

    朱瞻基却故意装作不开心地怄气。“祖母都不信基……儿,本来就没有人教……我,都是我自己想的。”

    周游越发觉得朱瞻基这个名字真的是太Low了,基儿,基儿,谁天天把这东西挂在嘴边啊!

    {新书求推荐票,求评价票,一定要五星啊,一个四星就直接不及格了,谢谢大家}
我的大明新帝国》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