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315章 又是一条项链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15章 又是一条项链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对于楼奕沉的逃脱,基地里的人员最是气愤不过,但这显然也在他们的意料之中。

    “你们都干嘛呢?一个个还不给我打起精神来,楼奕沉若是那么好抓住把柄,我们早就抓到他了。”刘老大看着一个个垂头丧气的样子,扯着嗓子大声喊了起来,“都给我滚起来去训练,别在这里装深沉。”

    众人无奈,抬头看着刘老大那副强悍的模样,只能叹着气然后前去训练。

    “你说想要抓住楼奕沉怎么就那么困难呢?”米苏略微有些沮丧地问道。

    本来以为这一次无论怎么样都可以让楼奕沉伤筋动骨了,却没想到虽然楼奕沉的名声怀了,楼氏集团的股票也不断跌停,但是还不至于让楼奕沉彻底被打倒。

    米苏只觉得自己想要报仇真的好难啊。

    小美一面跑着步,一面奇怪地看了米苏一眼,语气坚定地说道,“苏苏,你要相信我们一定会有办法的,所以,完全不要觉得沮丧。”

    米苏看了小美那没心没肺的样子,无奈地轻轻蹙起眉头,也不知道这两天权墨究竟在做什么。

    权墨在做什么?

    权墨自然是前往曲明村去调查楼奕沉的过往去了。

    权墨那天早上从米苏那里拿到了那些存储卡以后,就将所有的存储卡都看了一遍,最终也将注意力放在了曲明村上。

    与米苏不同的是权墨当然不清楚这个曲明村的存在,他也是让人暗中查过以后才知道这里是曲明村的。

    而根据他们的资料显示,楼奕沉过去就是曲明村的人。

    权墨自然还记得米苏也曾经去过曲明村,那一次米苏因为工作上受了打击,他们还以为米苏是去散心了,现在想想只怕当时她就因为看到了这个才去的曲明村吧。

    “曲明村特别偏僻,给他们修建公路的人恐怕你都想象不到会是谁。”帮权墨查出曲明村的人有趣地笑了笑,“这个人竟是去米盛天。”

    米盛天?

    权墨一面开着车,一面想着当时自己听到这三个字的时候的心情,真的非常复杂又疑惑。

    所以,权墨亲自开着车跟着导航来到了曲明村,如今的曲明村似乎已经不能再用落后去形容,这里完全是一座富有现代化气息的村落,干净、整洁又具有现代化的色彩,让人完全无法将这里和楼奕沉视频中的那个地方相提并论。

    权墨的到来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现在的农村家家户户谁没个车?一些人根本就不在意那些车究竟怎么样,只要外观漂亮大气,那这就是一辆不错的车了。

    权墨不知道自己在这里应该寻找什么,他甚至于不认识这里任何人,只是偶尔问了问几个老人,老人们一听说他是楼奕沉的朋友,就把他指到了楼奕沉家的老房子。

    依旧是米苏曾经见过的那个老婆婆,她对于家里来了个小伙子异常高兴,立刻让权墨进来坐着,给他倒了水,好奇地问道,“你找奕沉啊,他现在好多年没回来了,要找他就要去市里找咯,他现在可是大老板咯。”

    权墨性格冷酷,与一个老婆婆自然没什么可聊得,听着老婆婆絮絮叨叨地说着过去的事,猛地想起来他们也曾设想过楼奕沉的父亲就是米盛天,所以楼奕沉要报复,所以楼奕沉从来不碰米苏。

    楼奕沉站了起来,在房间内到处走动,看着房间内的一切,蓦地将视线落在了一个盒子上,他甚至根本没有征得老婆婆的同意,将那个盒子打开了,只见这里面全是一个人的旧物。

    权墨看了过去,好半晌后才明白这恐怕就是楼奕沉母亲的旧物了。

    翻来翻去,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这其中也找不到任何东西可以证明米盛天就是楼奕沉生父的东西,可米盛天将公路修到了这里,不正好有机会认识楼奕沉的母亲么?

    “哦,你也在看这些啊?”老婆婆看着权墨,笑呵呵地说道,“上次家里来了个小姑娘,个儿还挺高的,也是在看这些东西,不过当时我还忘记了我们奕沉的母亲啊还有一样东西没拿出来呢。”

    “什么东西?”权墨猛地转过头去,一脸认真地看向老婆婆。至于老婆婆提及的小姑娘,权墨完全不用猜,也知道那应该就是米苏了。

    老婆婆被他这急切的语气吓了一跳,慌忙倒退两步,却被权墨动作轻快地扶稳,“婆婆,您没事吧?”

    “哦哦哦,我没事没事。”老婆婆呵呵笑了笑,这个年轻人这么懂事,哪儿会是那么鲁莽的人?

    老婆婆呵呵笑着,转身取下房间内的镜子,这背后竟然还有一个暗格,而暗格之中放着一条项链,老婆婆笑得开怀,“这个啊,是奕沉那孩子生父给奕沉的,早些年她妈妈给我说的时候,我都忘记了,这次趁着你来我正好记得,你帮我转交给奕沉啊。”

    “您是说,这是楼……他亲生父亲的东西么?”权墨语气淡漠地轻声询问了一句。

    “是啊,他妈妈去世之前这么和我说的,只不过他也一直不回来,偶尔回来了我也忘记了。”老婆婆无奈地向外走去,不断地叹息,“老咯,不中用咯。”

    权墨静静地拿着这条项链,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这项链上的花纹,可一时之间又想不起来了。

    权墨将项链收好,谢过老婆婆,转而又在楼奕沉家里看了一遍,其他的似乎什么都没找到,就一直听着老婆婆在那里说着楼奕沉小时候多么可怜。

    “后来他离开家里以后,做了什么你们都不知道么?”权墨微微蹙眉,漆黑的眸子静静地落在老婆婆身上。

    老婆婆呵呵笑着,“不知道不知道,都是年轻人自己的事,我们这些老人啊只管享福咯。”

    说到底,其实也没人在意楼奕沉究竟做了些什么吧。

    这个村里的人,其实对楼奕沉始终都是不喜欢的,哪怕他考上大学,哪怕他现在那么有钱。但是那又有什么呢?他不过是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啊。

    权墨当然不是可怜楼奕沉,而是在心里默默地想着这个事实,楼奕沉的确是没有父亲的孩子,所以才想要千方百计找到父亲,并将他的一切都占为己有么?

    权墨静静地看着这条项链,始终想不起来究竟在什么地方见过,或许回去让米苏看看,也许米苏还有印象也说不定。

    权墨没有再继续逗留下去,在这里休息了半个小时后立刻开着车往回走,直到回到市里这才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一场梦。

    回到市里,权墨立刻就接到了刘老大的电话,刘老大将今天的结果全部汇报给他,末了气愤地说道,“这楼奕沉简直滑不溜秋的,简直气人。”

    “他若那么容易被抓住,我们又何必废了那么多个线人?”权墨语气平静地说道,“不用在意,冰河这件事肯定是存在的,只是那个女人被我们抓住之后,以他的聪明肯定立刻就已经下令转移了,找不到也是正常。至于工地上面,想办法和那些闹起来的工人联系一下。”

    “那个领头的工人今天中午喝酒喝多了在家里暴毙了。”刘老大声音暗沉,透着浓浓的低落和暗沉,显然因为这件事弄得心情极度不爽。

    权墨握着方向盘的手微微一沉,声音冰冷地说道,“其他人呢?”

    “其中一人失踪,其他人都全部改了口。”刘老大咬着牙恶狠狠地说道,“根据可靠的消息,这些人改口以前都曾经见到过他们的领头的尸体。”

    “那就想办法找到那个失踪的人。”权墨眸色冷冽,透着浓浓的愤怒。

    “是,已经在查了。”刘老大语气平静地说道。

    权墨前往曲明村时开得并不是他平时的那一辆车,他开着这一辆车来到一个地下停车库,而旁边的那一辆白色军用车才是他的。

    车门刚刚打开,副驾驶的位置上也跟着上了一个人,有着和权墨极其相似的面容,只看上去多了几分肃杀和讥讽。

    “去哪儿了?等了你一天。”林奇扬了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

    林奇也不打声招呼,直接将一个优盘扔给权墨,权墨动作迅速地接住优盘,也没过多询问,只平静地回答,“出城办了点事。”

    “你最近小心点吧,狗急了还要跳墙。”林奇语气淡淡地说道,随后下了车动作潇洒地离开了地下车库。

    权墨目光幽沉地看着林奇的背影,一直想问问他为什么会成为卧底,现在却似乎没有什么必要再问了。

    权墨将优盘和之前从楼奕沉家里得到的项链放在一起,开着车迅速回到了基地。

    看到得就是所有人都在奋发图强的场景,不由扬了扬眉,疑惑地看向刘老大,“今天这么怎么了?”

    “被楼奕沉气得呗,大家都想尽快抓到他,所以不得不努力了啊。”刘老大一脸欣慰地看着众人,似笑非笑地说道。

    权墨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幽深的眸子闪过淡淡笑意。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