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266章 和好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66章 和好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米苏简直觉得不可思议,饶是她自诩为自己也曾见过那么多豪车,然而在这些二手车面前还是吃惊不已。

    这些虽然说是二手车,但是却一辆辆非常崭新,看上去和新的没什么区别似的。

    宁子睿一辆一辆给米苏介绍着这些车,忽然想起那辆车权墨的车总是出事,立刻给米苏说道,“我这里有两辆车经过改造过的,防弹的,你可以选择买这一款,精致小巧,适合你开。”

    米苏看向宁子睿指着的一辆车,那辆车是一辆最简单的黑色大众,若非是几年前的老款,米苏还真是以为这是一辆新车了。

    宁子睿这里的二手车都是他从个地方淘来的,不一定是最豪华的车,但一定是最舒服的最好开的车之一了,而宁子睿一般会将它的发动机改了用于飙车或者他用。

    而这一辆车他之所以会安装上防弹玻璃,则是因为车到修车铺的时候,玻璃基本上都碎了,宁子睿索性将它改装好,还在想着下回送给权墨算了。

    但权墨有个毛病,最喜欢开他那一辆白色军用车,其他颜色的车似乎并不太喜欢,以至于宁子睿将这辆车摆在这里好久了。

    此刻,米苏过来看看这些车,宁子睿正好给她推荐这辆车。

    米苏微微蹙着眉头,这么一辆车以她现在的水平只怕买不到,然而听完宁子睿一系列介绍以后,却又十分心动。

    “你也不用纠结,这辆车我也没花多少钱,给你十万,将所有东西给你办齐。”宁子睿当然是看在权墨的面子上,才会对米苏这么关照。

    米苏的奖金加上存款差不多就是这个数,毕竟在他们这种危险的工作内,按照级别来划分能有这点钱就不错了。

    她犹豫着要不要买,拿出手机准备给权墨打个电话,却见手机关了机,不由微微蹙起秀眉。

    宁子睿见她拿手机,当时就挑了挑眉,“手机没电了么?要给小墨墨打电话么?我帮你打过去?”

    米苏看了看天色,不由摇了摇头,目光非常信任地看向宁子睿,这个家伙虽然吊儿郎当,看上去十分不正经,但权墨出事的时候能够想到他,可见他是一定靠得住了。

    她也不再细想,当即下了决心,“行了,既然这样的话,我就买了。”

    宁子睿轻轻拍着双手,笑得十分得意,“好嘞,你且放心吧,后续的是我自然给你办妥,你今晚就可以开着车回去了。”

    这辆车,若是换一个人,宁子睿绝对卖到二十万,但是这可是米苏,他当然不会将米苏当作冤大头的。

    米苏这么爽快地买了一辆车,连她自己都没想到,她心里还在想着等会儿她开着一辆车会基地,权墨一定意想不到,小美也一定想不到。

    她并不知道,权墨给她打了无数通电话都是关机,而楼奕沉又给权墨打来了电话。

    “阿墨,苏苏怎么和陆少在约会?”楼奕沉语气之中虽然满含关心,但实际上却透着一股浓浓的恶意,分明就是在试探和幸灾乐祸。

    权墨目光凛冽,他已经问过了龙雨惠,陆致言和米苏究竟在什么地方见面,此刻正开着车赶了过去。

    “还有什么事?”权墨并不答楼奕沉的话,只是冷冷地问道。

    “阿墨,我只是为你不平罢了。”楼奕沉声音之中透着一抹愤慨,“你对米苏那么好,她竟然这么对你,实在是让我没想到啊。怎么阿墨总是遇到这种女人?”

    “楼奕沉,你没有资格说这些。”权墨声音冷冽,他想到的是米苏曾经经历过的那些事,声音不自觉冷下来。

    听说她曾经遭到家暴,米氏集团被楼奕沉吞并,她被楼奕沉送给别的男人,她被楼奕沉活生生打死,她父亲被楼奕沉杀了,这一切都是这个男人做出来的,而他竟然还在这里挑拨离间。

    “当然,我知道阿墨现在对我厌恶至极,但是阿墨,这件事我可绝对不会骗你。”楼奕沉轻轻笑了笑,“毕竟在餐厅里可不仅仅是我一个人看到了。”

    权墨踩着油门的脚越来越重,白色军用车以极快的速度向前,直到差一点追尾,权墨才猛地回过神来,急踩刹车,车轮急速打滑,发出极大的响声。

    权墨此刻可顾不上按点电话,双手急速打着方向盘,将车朝着右边的一棵大树上狠狠撞去,这才避免了一场车祸。

    他的头狠狠撞在方向盘上,血瞬间从他的额头流了下来,他缓缓张开双眼朝着手机看去,想再给米苏打个电话。

    然而,这边极大的声音却引起了那边楼奕沉的注意,楼奕沉唇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挂断了电话。

    还以为权墨这种冷漠的男人根本不在乎呢,原来也是在乎的啊。

    他并不知道,权墨之所以在乎米苏和陆致言见面,是因为他已经调查清楚了陆致言和米苏之间的纠葛,而米苏在面对着陆致言时不自然的模样让权墨十分在意。

    权墨伸出手拿起电话,动作缓慢地朝着米苏打了电话过去,然而电话那头只是传来一阵冰冷的人工语音,令权墨心情格外沉重。

    他摇了摇头,额头的血迹也不擦一下,坐在驾驶座内缓了缓,直到总算舒服一些了,这才开着车往家里而去。

    米苏开着车回到基地,心情愉悦地想立刻给权墨分享,却听门卫说权墨开着车离开了。

    米苏微微蹙起眉头,她的手机关机了,一定是权墨打了电话没打通才去找她了。

    米苏谢过门卫后将车停在停车场内,随后急急忙忙地回了宿舍给手机充电,直到能开机了才给权墨拨通了电话,权墨却一直未曾接她的电话。

    米苏疑惑地看着手机,微微拧着眉头,不解为什么权墨这个时候还不接自己的电话,莫非是还有什么事?可刚才门卫说那几位领导已经被送走了啊。

    米苏并不知道,权墨此刻回到了他们共同居住的房间,看到漆黑一片的房间心情越发难受。

    他就这么坐在黑暗之中,直到额头的伤口有些痛,这才起身给自己处理伤口,米苏打电话的时候他当然也看到了,可正因为如此才越发愤怒。

    他甚至于直接将手机关机扔在沙发上,眸色冰冷地看着那只手机,想到龙雨惠和楼奕沉说得这些话,双眸越发暗沉。

    米苏不知道权墨回了家,更不知道权墨那么难过,只是疑惑为什么权墨会挂断自己的电话最后还甚至关了机。

    这一夜,两个人的心情都非常沉重。

    米苏静静地躺在宿舍的床上,看着窗外的明月,想了很多次都想不明白权墨为什么不接自己电话,莫非是……

    半夜,米苏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莫非是权墨知道了她和陆致言见了面,所以吃醋了么?

    带着这样浓浓的疑问,米苏这一夜睡得并不安稳,第二天上班的时候顶着一双熊猫眼,看得小美一阵奇怪,“苏苏,你这是怎么回事?昨晚没睡好么?”

    小美对着米苏挤眉弄眼,说话的时候那语气充满了暧昧,分明是以为昨夜米苏又和权墨做了什么羞羞的事。

    然而米苏清丽的小脸上却透着浓浓的难过和哀怨,小美不由伸手轻轻捂着嘴,小声地问,“苏苏,你怎么了嘛?”

    米苏轻轻摇了摇头,转身朝着门外走去,一直等待着权墨的到来,结果权墨走进来的时候,沉着一张俊脸,黑眸看都不看她一眼,饶过他走向办公室内。米苏连忙转过身去,看向权墨,“阿墨。”

    权墨脚下一顿,随后走进了办公室,一手将门狠狠关上。

    米苏瞠大眼眸,不可思议地看向合上的门,气得面色一沉,她不就是去和陆致言吃了一顿饭嘛,他竟然还傲娇上了,理都不理她。

    米苏轻轻咬着下唇,猛地推开权墨的办公室门,小声喊道,“阿墨,昨晚的事我可以解释。”

    “出去。”权墨冷厉的眼眸猛地射向米苏,带着冷厉和凶狠,吓了米苏一跳。

    多久了,权墨从未用过这种眼神看她,令人不寒而栗,仿佛她真的做错了什么事。但米苏并不会轻易就打退堂鼓。

    她只是不可思议地看着他,焦急地想要解释,却不想权墨已经拿着东西绕过她出了办公室,依旧看都不看她一眼。

    “阿墨。”米苏转过身,焦急地喊了一声。

    权墨这一次根本就没有停下脚步,在米苏气恼的目光下迅速离开。

    米苏气恼地轻哼一声,生气地说道,“好啊,走就走,谁怕谁啊。”

    说完,米苏转身回到办公室内,这一天两个人竟然真的没有说过一句话。

    基地内的成员们都知道权墨和米苏吵架了,私底下窃窃私语,不少人来找小美打听消息,“小美,你倒是去问一下啊,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这要是再不和好,我们都快冻死了啊。”

    这当然是一种夸张的说法,无非是因为权墨的低气压影响了所有人啊。整天在权墨的低气压下,众人觉得大气都不敢喘一下,空气的温度似乎都冰冷了下来,让所有人苦不堪言。

    小美小心翼翼地抬头看了看那边看似认真工作,实则心不在焉的米苏,微微蹙起眉头,“你们看苏苏最近的状态,那可是一点都不好,我怎么好去劝她?”

    小美当然也不愿意整天面对着权墨那冷冽的面容,但是现在除了米苏以外没有人能够让权墨高兴起来。

    但是,小美见到米苏一大早去找过权墨,却被权墨直接赶了出来,只怕米苏现在的心情也不会好过吧。

    米苏的心情当然不可能美好,她实在是想不通权墨究竟在想些什么,明明不是什么大事,她也想给权墨好好解释解释,但是权墨根本不听她解释啊。

    心不在焉地上了一天的班,米苏在下班的那一刻猛地站起身来,猛地冲了出去,就看到权墨从办公室走了出来,一双漆黑如墨的眸子深沉而冷冽,仿佛一泓深潭,看不分明。

    米苏的心揪了起来,她总是能够从权墨的眼中看到自己的身影,这一刻却仿佛什么都看不到了。

    她的眼眶猛地红了,轻轻咬着下唇,气恼地看向权墨,声音有些哽咽,“阿墨,你听我解释好不好?”

    权墨轻轻扬了扬眉,冷厉的眸子透着冰冷和不悦,却并未再绕开她而是拉着她朝大门外走去。

    身后,办公室众人的脑袋纷纷探了出来,看着这一幕纷纷松了一口气。

    “哎呀,真是太好了,只有米苏能够降服得了首长啊。”众人纷纷感叹,高兴地大声喊道,“下班下班咯……”

    门外的权墨一直将米苏拉到停车场,米苏却一眼就看到权墨车头上撞树留下的痕迹,转头看向他,“阿墨,你昨天出车祸了?”

    她抬头仔细看向权墨,才发现权墨额头似乎有些伤痕,但是最近权墨的头发又渐渐留了起来,她趁着权墨酷酷地站在那里的时候,伸手撩开他已经有些长的额头,露出里面的伤痕,在眼珠子里打着转的泪水瞬间落了下来,她温声问道,“疼么?”

    权墨的伤口分明是才撞的,而看着那辆车前面的样子,米苏心里痛得不得了,昨晚如果她能早点给权墨打电话说清楚就好了。

    权墨向后退了一步,一手抓住米苏的胳膊,目光冷冽地看着她,沉声问道,“昨晚为什么去见他?”

    明明不想问,明明不想生气,却忍不住愤怒忍不住生气。

    米苏听到权墨这种问话,尤其是他语气中浓浓的醋意,心头一软,当即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权墨拧起眉头,明明他在生气,她竟然还能笑出声来?他冷厉的俊脸上透出几分凉意和不满,但已经没有早上进办公室时的愤怒了。

    米苏用另外一只手轻轻抹了抹眼泪,轻声说道,“阿墨,我和陆大哥真的没什么了,昨天晚上本来是想给你说的,但是你在开会,我就自己去了,想和他说清楚我和他没有什么罢了。”

    米苏张着一双漂亮的眼眸,静静地凝视着权墨,认真而虔诚,令权墨心中所有的愤怒和火气在一瞬间烟消云散。

    他伸手为米苏轻轻擦了擦眼泪,声音却依旧冷冽,“那为什么关机?”

    “啊,那是我手机没电了。”米苏抬起头看向权墨,刚刚被眼泪洗过的眼眸清澈明亮,她十分认真地说道,“阿墨,我昨晚就是和陆大哥吃了一顿饭,很快就离开了,然后我又给你打了两次电话,你依旧没接电话,所以我就去买车了,结果手机又没电了。”

    权墨一愣,诧异地扬了扬眉,“你说你买了车?”

    米苏轻轻点了点头,拉着权墨来到自己的车面前,笑得格外甜美,“看,这是我买的车。”

    任谁都没有想到米苏竟然这么快就买了一辆车,权墨不由扬了扬眉,“宁子睿那里买的?”

    权墨上下看了这辆车,甚至于打开前盖看了发动机,立刻就明白过来,这种被改装过的好车除了宁子睿那里还没有谁能做得下来。

    米苏轻轻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十万块钱,你觉得怎么样?”

    “非常值。”权墨认真看了这辆车,斩钉截铁地回答,这辆车宁子睿花了不少钱改装才是,给米苏这个价格,无非是看在他的面子象征性的收了一些。

    “而且什么都给我办好,我就等着过户就好了。”米苏目光静静地看向权墨,“所以,我们什么时候请宁子睿吃顿饭吧。”

    米苏当然知道宁子睿是给了自己友情价了,而宁子睿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在乎这些钱,他更在乎的还是和权墨的感情吧。

    权墨黑眸静静地看着米苏那开心的模样,轻声说道,“所以,你是因为去买车了,才没尽快回去?”

    “阿墨,我不知道你为什么那么介意陆大哥,但是我和他真的没什么。”米苏猛地上前一把抱住权墨的腰身,十分认真地说道,“所以,请你相信我好么?”

    “苏苏。”权墨狠狠揉着米苏的脑袋,沉了一天的黑脸终于缓解了,他目光温和地看着她,“那么,现在给宁子睿打电话?”

    “啊……”米苏微微张大嘴,在看到权墨扬起的眉头时连忙点了点头,“好啊,那就择日不如撞日吧。”

    宁子睿接到权墨的电话,说是要请他吃饭,索性将一群朋友都叫在了一起,大家一起聚一聚。

    这几个朋友除了米苏常常见到的龙宇宸和小白以外,还有其他两个年级相仿的富家子弟,他们各自带着女伴一同来了包厢之中。

    这两个女伴都画着浓妆,见到米苏也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模样,米苏自然是跟在权墨身边,也没有要理会她们的意思。

    那两个富家子弟见到权墨的时候,虽然有些害怕权墨,但似乎都是一起长大的,因此倒也算是自在。两个女伴则是有些害怕权墨,也许两人性格相仿,竟是在那里很能聊得来。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