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216章 正主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6章 正主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怎么可能?你是说楼奕沉用我威胁我爸?”陈思阳颓然倒在沙发上,他怎么都不敢相信米苏所言都是真的,可是报纸上分明写着他父亲去世的消息,由不得他不承认。

    他不由转过身去看着陈夫人,红着眼眶,哭得格外伤心,“妈,我爸他怎么会……”

    “你爸一直都有心脏病,要在一年前他就曾经给我打过电话了,让我在你大学毕业之前不要带你回国,就是害怕你承受不了打击。”陈夫人努力抑制着眼眶中快要掉落的泪水,却倔强地不愿意让它落下。

    比起陈思阳,陈夫人早就有了心理准备,她将儿子搂入怀中,目光锐利地抬起头看向米苏,“你……有什么目的?”

    米苏浑身一怔,略显惊讶地看着她。

    “我们家老陈这个人我最了解了,他一辈子没有做过亏心事,现在被楼奕沉逼着,肯定做了不少亏心事,死了对他来说或许是一种解脱。那你呢?你凭什么要帮他?”陈夫人眸色凌厉,不带任何情绪,冷冷地问道。

    米苏微微蹙起眉头,是的,她不是过去的米苏,和陈家没有任何关系,自己将他们母子两人从美国接回来,又把陈东辉的东西全部给了他们,若是不图回报,反而更让人怀疑。

    她索性露出公事公办的笑容,眼眸露出深深笑意,“你说的不错,我的确是有我的原因,我不是为了帮陈老,而是……我和楼奕沉有瓜葛,能够让他不开心,我就开心。”

    说着,她从手机上搜索到楼奕沉在陈东辉家别墅的那段拜访,冷笑一声,“看看,多么虚伪的人,我就是想让他身败名裂。”

    “这不是我们刚才在电视上看到的?”陈思阳震惊地抬着头,目光惊骇地看着陈夫人,“妈,楼奕沉这个家伙……当我们母子不存在么?处置爸的东西都不问问我们么?”

    他气愤地将手机交给陈夫人,陈夫人沉默着将这些消息看得分明,缓缓抬头看向米苏,“所以你是想让我们去找他?”

    “之前盯着你们的人就是他,他用你们来威胁陈总,你们还敢去?”米苏微微扬眉,似笑非笑地说。

    “这不是有你么?”陈夫人目光锐利地盯着米苏,唇角微微扬起一抹嘲弄的笑,将米苏当做是那种功于心计的女人。

    米苏微微一愣,随后清浅笑了笑,点着头道,“不错,的确是有我,我可以保证你们的安全,可你们也的确应该把你们的东西要回来不是么?”

    “妈,她说得没错,凭什么让楼奕沉拿着爸的遗物来显示他的好?”陈思阳看了看米苏,立刻转过头对陈夫人说道,“再说了,他还害了苏姐姐,我们的确应该拿回属于我们的东西。”

    陈夫人静静地看了陈思阳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a市殡仪馆之内,楼奕沉为陈东辉举行了盛大的追悼会。

    由于陈东辉在建筑行业的成就,前来祭奠送别的人非常多,现场放着哀伤至极的音乐,人们表情肃穆,排着队前来为陈东辉送别,而一旁的楼奕沉俨然将自己当做是陈东辉的家人,主持着追悼会。

    权墨还在举行任务,米苏作为权墨的女友,当然是备受瞩目,她身穿一身黑色正装,静静地走进追悼会,旁边的记者们蜂拥而至。

    “米苏小姐,请问您来参加陈老的追悼会是有什么事么?”

    “以前有报社称米苏小姐和陈老的关系匪浅,莫非正是如此,所以米苏小姐才会来参加么?”

    “米苏小姐,请问权墨权首长怎么没来?他是在忙着什么,还是……”

    米苏表情凝重,静静地看着这些叽叽喳喳不停的记者们,拧着眉头,声音冷冽,“今天是陈老的追悼会,我代表阿墨和我自己来参加葬礼,其他的我无可奉告。”

    她一路向前走去,记者们就跟着向前,这些模样简直就是无孔不入,令人厌烦不已。

    终于,米苏来到陈东辉的遗体面前,看着满是花束中间那个苍老的人,米苏感到一阵悲凉。

    短短一年时间不到,她身边所有的人事物都已经物是人非。

    而罪魁祸首此刻却站在一旁将自己当做了主人一般,在那里表现出自己对公司员工的关心和爱护。

    “苏苏,你来了。”楼奕沉缓缓走向米苏,目光看似沉痛却略带些诡谲的光泽,语气不轻不重,却能让周边的众位记者听得分明。

    米苏静静地看着陈东辉的遗体好一会儿,缓缓抬头看向楼奕沉,“楼总,好久不见,你真是辛苦了。”

    怎么听着她最后那句话那么像是在讽刺他?

    楼奕沉扬起俊眉,冷冷地盯着米苏,自从陈东辉死后,米苏就总是这样一副奇怪的表情,实在是让人觉得讨厌。

    他真的很想撕开她冰冷的面具,看看她究竟为什么会这么讨厌他。

    “陈老可是我们楼氏集团的大功臣,辛苦倒是不辛苦。”楼奕沉在众人面前表现得总是那么到位。

    “哦?是么?”米苏唇角微微扬起诡谲的笑意,似笑非笑地看着楼奕沉,有趣地问道,“不过我就是有点好奇,难道陈老就没有配偶子女了么?竟然要楼总帮着处理遗物,真是让人觉得诧异啊。”

    楼奕沉深沉的眸子顿时沉了下来,米苏这句话声音不大,却极其具有穿透力,导致现场的众人纷纷看了过来。

    对啊,自从陈东辉死后,楼奕沉为陈东辉处理后事,为陈东辉处置遗物,为他办今天的追悼会,人们纷纷歌颂他的好心好意,都在说他是一个好老板。

    但米苏忽然问起陈东辉的家人,不少人才想起来陈东辉的夫人孩子似乎都在国外,陈东辉病逝这么大一件事,竟然没人通知他们回来么?

    “这么重要的事,楼总莫非是忙得忘记通知他们了?这料理后事和办追悼会一事,难道不应该是陈夫人和他们的儿子自己承担么?”米苏轻轻扬起修眉,似笑非笑地盯着楼奕沉,言语一句比一句犀利。

    记者们自然将话筒又递在了楼奕沉面前,就是想看看楼奕沉的说法。

    “这时间毕竟匆忙,我已经派人和陈夫人他们联系了,等他们回来之后,我自然会将这些都一一告知给他们。”楼奕沉目光冷冷地扫了一眼众位记者,最后将视线落在米苏身上,心里却隐约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那天从美国传来的消息,陈夫人和陈思阳被人带走了,他就一直在猜测究竟是什么人所为,现在看来就是米苏派人去做的。

    他哪儿知道,米苏根本就没有办法找人去美国将人带回来,这一切还都是权墨早就安排好的,在行动之前他就派了人将两人带回来,当然回到国内后权墨的人自然会通知米苏。

    米苏听到楼奕沉这么牵强的解释,唇角微微扬起一抹诡异的笑意,忽然让出两个位置来,“唔,刚才我在门外遇到了一对母子,这个儿子倒是像极了陈老,所以上去问了一下竟然是陈老的家人。”

    “什么?”

    众人四下张望,想把陈夫人和陈思阳找出来。

    不一会儿,陈夫人带着陈思阳果真站在了人前,只需要看一眼陈思阳众人也都知道这就是陈东辉的儿子,更遑论这其中不少前来送别的人也都是认识他们的。

    众人能够看到陈夫人和陈思阳,实在是激动不已,纷纷上来与母子两人打招呼寒暄,希望他们节哀,这些人面对着陈夫人和陈思阳的时候反而多了几分热切。

    楼奕沉被甩在一旁,目光充满着浓烈的恨意,死死盯着他们,眸色透着一抹冷冽,随后盯着米苏,凑近她耳畔轻声询问,“苏苏,你以为这就能把我整垮?”

    “你楼总可不是一般人,哪儿那么容易整垮您啊?”米苏静静地站在原地,目光凌厉地盯着楼奕沉,不带丝毫情绪。

    “请问陈夫人和陈少爷,你们是什么时候知道陈老病逝的消息?”

    一群记者又一窝蜂的围在了陈夫人和陈思阳面前,就在陈东辉的遗体面前,挤得水泄不通。

    陈思阳冷笑一声,猛地仰头看向楼奕沉,扬起声音说道,“什么时候知道的重要么?这可是我爸,我就是没想到竟然有人会以老板的名义处理了我爸的遗物和我们陈家的资产,究竟是谁给你的权利?”

    陈思阳喜欢打篮球,因此各自比起一般人高挑许多,将近一米九的个子在众人面前简直就是异类,他仇恨的目光分明盯向了楼奕沉,不需要去思考,众人也就知道他现在所针对的人就是楼奕沉。

    楼奕沉浑身一怔,眸色锐利地盯着陈思阳,深沉的眸子透着浓浓的不悦和杀机,早知道会有今天,他之前就该痛下杀手,直接让他消失在这个地球上。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