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215章 沽名钓誉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15章 沽名钓誉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苏乐乐看着米苏那森冷的眸子,慌忙摇头,“没了,没了,都被我拿了出来。”

    米苏拧着眉头,盯着苏乐乐看了半天,直到低下头去不敢再面对她,她才伸出手去,吓得苏乐乐慌忙躲避。

    米苏却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眸色淡漠地看着她,语气凉薄,“这个夫人,你可曾见过?”

    “见过一次,但是并不真切,她是夜晚来的。”苏乐乐长大眼眸,瑟缩地看着米苏。

    米苏微微垂眸,沉吟片刻,忽然拿出手机搜索薛夫人莫晴儿,将照片放大递给苏乐乐,“看看,是不是这个人?”

    苏乐乐瞠大眼眸看着照片上的这个人,眼眸微微一缩,随后若无其事地抬起头来,有些害怕地摇了摇头,在米苏从期待到失望的眼神中说道,“没看太清楚,具体是不是这个人我也不知道。”

    “一点都没有?”米苏轻轻扬眉,似笑非笑地看着苏乐乐。

    “有有有,是她,就是她。”苏乐乐指着照片上的莫晴儿,急忙回答。

    “你刚才说不知道,现在说就是她,究竟是不是?”米苏厉喝一声,目光锐利地盯着苏乐乐,那眼神透着浓浓的杀气,令苏乐乐不寒而栗。

    苏乐乐咬着下唇,狠狠点了点头,“虽然没有看清楚,但是她的眼眸我看到了,这个女人长得特别漂亮,一身大红色的毛呢大衣,我有点印象。”

    莫晴儿喜好红色,可谓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而她整个人的气场显然是能够hold住这种红色的,以至于苏乐乐对这一点印象非常深刻。

    米苏找到的这张照片同样一身艳红色,令苏乐乐虽然看不分明她的面容,却是能够清楚地看到她这一身红色的衣裳。

    果真是她么?

    米苏拧着眉头,拿回手机盯着屏幕上笑得格外邪魅的莫晴儿,唇角微微一沉,看来她还真是小瞧了这个莫晴儿。

    她为了权墨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想到各种办法来对付她。

    “乐乐,我相信你是个聪明的孩子,今天时间差不多了,你该回去了,表姐还要上班。”米苏静静地看着苏乐乐,轻轻拍了拍苏乐乐的脸颊,语带威胁。

    苏乐乐早就想走了,她被米苏吓傻了好么?

    她慌忙点了点头,急急忙忙地离开米苏的办公室,恨不得赶紧远离这里。

    而米苏则目光阴郁地盯着这些照片,清澈的眸子透着浓烈的恨意,为了莫晴儿,也为这照片上的楼奕沉。

    既然这些照片是莫晴儿给的,那莫晴儿那里肯定有底片,她必须想个办法拿到手。

    她微微垂下眼眸,想了片刻,转身回到座位上立刻联系花俊杰。

    然而,此刻照片上的男主角,楼奕沉却在忙着处理陈东辉的后事,作为公众人物面前的慈善家,楼奕沉是必须要为这件事做出解释。

    陈东辉的死亡对楼氏影响力极大,作为昔日米氏集团的二把手,米氏集团以及现在楼氏集团建筑业的负责人,陈东辉在整个a市的地位非同一般,多少建筑行业的人都将他视为偶像和追逐的对象。

    a市多少标志性建筑都是出自陈东辉的设计和建设,故而他的逝世绝对是建筑行业的一大损失。

    楼奕沉对于陈东辉的后事可谓亲力亲为,丝毫不能马虎,这些全程都是有人看着他,他也绝不可能有半点马虎。

    “主子,人我们没有带回来。”在陈东辉的别墅之中,楼奕沉正默默地看着众人收拾陈东辉的遗物,一个黑衣保镖忽然急急忙忙跑了进来,小心翼翼地在他耳畔说道。

    楼奕沉猛地瞠大眼眸,眸色阴鸷,但思及旁边还有记者在,他立刻又露出沉痛的表情,小声地询问道,“怎么回事?”

    “我们派去的人打听到,一个星期以前有一个自称是他们亲戚的男人将他们接走了,通过各方面的调查也没有发现。”保镖小心翼翼地回答。

    楼奕沉猛然回过头来,目光锐利地盯着他,轻声询问,“哦?不是一直让你们盯着么?怎么会弄丢?查他们的入境记录。”

    “已经派人盯着了,目前还没看到他们回国的消息。”保镖立刻回答。

    楼奕沉点了点头,心里饶是怒火中烧,表面却始终显得非常沉痛。

    他们所说的人正是陈东辉的夫人和儿子陈思阳,陈东辉病逝当天楼奕沉就立刻派人去将这对母子带回国来,得到的竟是这个结果,这怎么能不让楼奕沉愤怒?

    然而,比愤怒更可怕的是还有人和他一样盯着陈思阳,莫非早已察觉到他的所作所为?

    “楼总,陈总的遗物都已经收拾完毕。”几个保镖将陈东辉的遗物全部收拾妥当,提了下来放在楼奕沉面前。

    “就这么点?”楼奕沉拧着眉头,错愕地盯着面前这几个人。

    “陈总的身体不太好,所以这半年多时间很少回家,多数是在医院里住着,家里的东西早被陈总卖得差不多了,如今就剩下这些遗物。”助理见状,立刻站出来解释道。

    “请问楼总,您是打算怎么出自陈总的遗物?”记者见此情形,立刻涌了上来,立刻将话筒抵在楼奕沉的面前,一个个激动不已地采访着楼奕沉。

    楼奕沉目光沉静地盯着众人,沉痛地叹息道,“陈老的死对于我们楼氏可谓莫大的损失,所以陈老的东西我们打算将一部分摆在公司里用以激励员工,另一部分则是希望能够将其和陈老一同埋于地底,我想或许这就是陈老最希望的吧。”

    记者们纷纷赞叹楼奕沉这样真是想得周到,却没有人想到陈东辉还有个夫人和儿子,这些东西本来该是他们母子负责处置,如今却被楼奕沉全盘做主。

    有趣的是,这部分记者全是楼氏集团养得以及收买的,完完全全站在楼奕沉的角度,将楼奕沉吹捧得仿佛成了最好的老板一般。

    报道一出,米苏就看到了,不由暗自嘲讽楼奕沉装模作样、沽名钓誉。

    一套简单而舒适的公寓之中,陈东辉的夫人和陈思阳被带到这里,茫然地坐在沙发上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一个星期以前,有人忽然出现在陈夫人面前,说是现在有人在盯着他们,希望能够将他们带回国内,陈夫人暗中观察确实发现有人一直盯着她和陈思阳,不由听了那人的话,给陈思阳办了休学,随后急急忙忙跟着那人回了国。

    回到a市,才知道那个人不过是个办事人员,将他们送到这套房子之后就离开了,留下母子两人呆呆地坐在沙发上,坐立难安。

    陈思阳索性打开电视,正好是a市新闻频道,正好是记者们采访楼奕沉的画面,当即变了脸,“妈,那不是……我们家?难道是爸爸出事了?”

    据传闻,陈东辉和陈夫人感情并不深厚,两人分居多年,只是因为儿子还一直没有离婚。但此刻看到新闻里这个莫名其妙地*在自己家的别墅内,还提及什么陈总,她当即变了脸色。

    “你爸爸心脏不好。”陈夫人焦急地说道,两人哪儿还能顾及那么多,当即拿起东西就往门口走。

    门,忽然被人打开,米苏清丽的眸子静静地落在母子两人身上,眼眸微微一红,这可是她过去最喜欢的伯母和弟弟了,陈夫人对她就像是亲生女儿般疼爱。

    然而,现在母子两人却都不知道她是什么人。

    “你是谁?我爸爸怎么了?你究竟有什么目的?”陈思阳沉不住气,焦急地大声吼了起来。

    米苏却一把将门合上,静静地看了看陈思阳,随即又看了看陈夫人,轻声说道:“我叫米苏,是陈东辉陈老请我帮忙,将这些东西交给你们的。”

    说着,米苏将这套房子的钥匙以及瑞士银行托管保险箱的钥匙拿出来递了过去,“等你们冷静下来,我才好给你们说说这件事的始末。”

    陈夫人戒备地盯着米苏,一把拉着陈思阳进了房间,警戒地问道,“你是什么人?竟是是什么意思?”

    米苏?

    陈夫人和陈思阳上下打量米苏,那个米苏的死他们虽然远在美国,却也知道她死亡的消息,那眼前这个米苏又是什么人?

    “很抱歉,首先要告诉夫人和陈少爷,陈老在几天前的一个夜里已经去世了。”米苏将一份报纸递给几人,目光静静地盯着两人,果然看到两张不可置信的脸。

    陈夫人和陈思阳慌忙拿起报纸看,果然报纸上记载着陈东辉去世的消息,“不,不可能,我爸明明以前还好好的,怎么可能会心脏病发作去世?”

    陈思阳猛地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一把将报纸甩开,目光锐利地盯着米苏,“你究竟是什么人?到底想做什么?”

    “这套房子是你们父亲给我,让我代为转交给你们的,而这把钥匙则是瑞士银行保险箱的钥匙,密码在这里。”米苏拿起茶几上的一个记事本递了过去,目光沉静如水地盯着震惊的母子两人,用平静无波的语言将陈东辉近半年多以来所做的事,全部给两人说了一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