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201章 撞车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01章 撞车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翌日。

    天朗气清,万里无云。

    米苏一个晚上没有休息好,到了早上竟然有些睡过头,若非权墨叫醒她,只怕她还要睡着不知道醒来。

    权墨从宁子睿那里借了一辆破车交给米苏,由她开着车前往监狱接米盛天。

    权墨静静地看着米苏那激动不已的样子,根本没有过问一点她此刻的心事,哪怕米盛天被她接了出来,以她现在的身份,又怎么能够和过往一样?

    黑色轿车在无人的街道上急速飞驰,眼看着就要到达监狱外。

    时间尚且不到八点半,监狱大门缓缓开启,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手中还提着一个袋子。

    米盛天静静地站在门外,享受着许久未见到的阳光,以及许久未呼吸到的新鲜空气,站在门外看着空空荡荡的监狱大门外,只觉得有些茫然。

    蓦地,一辆黑色轿车猛地朝着米盛天疾驰而来,米盛天转过头去,眼眸骤然瞠大,还来不及反应,那辆车已经直直朝着他撞了过来。

    “砰”的一声,很响的一声过后,黑车犹如流星一般飞奔而去,只留下米盛天满身是血的落在地上。

    “爸……”米苏开着车刚刚赶到,看着时间还不到八点半,还以为可以早一点将米盛天接走,没想到看到得却是这样一幕,她已经忘记了这是什么地方,身边还有什么人,立刻将车往旁边一靠,急急忙忙冲了过去。

    她一把将米盛天搂在怀中,低下头看着米盛天被撞得头在冒血,泪水直流,“爸,爸,您别吓我,您别吓我啊。”

    米盛天缓缓张开双眼,一双浑浊的眼眸老泪纵横,他张了张嘴,鲜血从嘴里冒出来,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米苏低下头,看着他伸出颤抖的双手,一把抓住他的手,哭得泪眼朦胧,“爸,爸爸……”

    “苏苏……”米盛天一双眸子痛苦地看着米苏,不断地吐着鲜血,用带血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小苏儿,爸爸对不起你。”

    米苏浑身一怔,猛地将他搂紧,哭得无法自已。

    “您认出我了,认出我了,您认出我了。”米苏抱着米盛天,唇瓣不断颤抖。

    面对着她这张陌生的容颜,他能够自称“爸爸”,肯定早就认出她来了。

    米盛天缓缓点了点头,泪眼朦胧地看着她,“你从小……什么都不瞒着……瞒着我,我怎么不知道?”

    “哇……”米苏抱着米盛天的头,哭得伤心,“我们去医院,我送您去医院。”

    “过……过得开心,钥匙……钥匙……”米盛天颤抖着手抚摸着米苏莹白的面容,眼眸缓缓瞠大又和尚,手颓然地垂了下去。

    “爸……”米苏静静抱着米盛天的头,不敢相信米盛天就这么去了,她还以为终于可以孝敬他了,哪怕不能用女儿的身份,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米苏抱着米盛天哭得伤心至极,根本已经忘记她的身后还有一个权墨,权墨同样没料到会预料到会发生这种情况。

    他静静地来到米苏身后,一手搂住米苏,声音低沉暗哑,“苏苏,一会儿就有人来了。”

    “来了又怎样?我……”米苏呆呆地跪在原地,目光呆滞,却忽然想起刚才发生的事,她猛然转过头看向权墨,一双清澈的水眸满是红血丝,迎向权墨深邃的眸子,她只觉得浑身不寒而栗,“你……你刚才都听到了。”

    权墨漆黑的眸子静静地看了她一眼,轻轻点了点头,语气格外温柔,“我都听到了!我打了电话,很快就会有人过来采证,我也让人去问查清楚究竟为什么会提前放出来。”

    米苏缓缓放下米盛天,缓缓站起身来,澄澈的眸子睁得大大的,静静地看向权墨,语气飘忽“那么,你就没什么想问我的么?”

    权墨看着她痛苦欲绝的模样,顾不得手臂的伤口,伸手一把将她搂入怀中,静静搂住她,轻轻抚摸着她的长发,“你不是那个米苏的好朋友么?又一直这么关心米盛天,我一直以为你认他做了义父,难道不是么?”

    多么牵强的说辞?

    权墨说起来的时候却没有任何波动,仿佛这些都是真的一般,就连米苏自己仿佛都被信服了。

    她轻轻擦了擦眼泪,脸上一道水痕一道鲜血,看上去格外恐怖。她抬起眸子静静地看着权墨深邃的眸子,想要看清楚他是不是真的这么想的。

    权墨静静地看着她,眸子里带着浓浓的温柔,“不管你为什么这么心疼他,但是你现在应该振作起来,以前的那个米苏早已经死了,现在你既然作为她的好朋友,就该为她将她父亲安排好一些。”

    米苏浑身一怔,随即轻轻点了点头,权墨说的没错,她必须振作起来,于是她朝着权墨扯了扯唇角,却怎么都不成功,“阿墨,谢谢你陪着我。”

    她语气哽咽,仿佛下一刻就要忍不住哭了起来。

    权墨静静地看着她故作坚强的模样,他强势地将她搂入怀中,语气温柔,“你想哭就在我怀里哭。”

    米苏佯装的坚强,此刻在他这句话之中瞬间崩塌,再也忍不住靠在他的怀中痛哭不止。

    今天,她在这个世界最后的亲人就这么死了,从此以后……从此以后她就真的只是这个米苏了,再也和过去没有任何瓜葛了。

    米苏隐约可以察觉到,权墨其实什么都听到了,包括刚才米盛天对她说的话。她也隐约知道权墨恐怕早就知道了她的身份,只不过什么都不说罢了。

    米苏静静地靠在权墨怀中,这个男人不说穿,只是想让她安心吧。

    她缓缓张开双眼,只觉得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彻底晕了过去。

    权墨连忙将她向下滑的身子抱住,低头看着她脸上一道道泪痕,深邃的眸子透着浓浓的心疼,随后看着躺在地上的米盛天.

    米盛天,你就放心吧,你这个女儿就交给我了,从此以后我会替你好好照顾她的。

    米盛天出狱就遭遇车祸死了,这件事并未引起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只有一些报纸用了小篇幅来描述此事。

    米苏在权墨的陪同和帮助下将米盛天安葬,静静地站在米盛天的墓碑之前,米苏竟然一滴泪都落不下来。

    她清澈的眸子沉静如水,平静无波地盯着米盛天那张笑得灿烂的照片,这张照片还是权墨从黎月房间内找到的档案里拿出来的,否则米苏都不知道从哪儿能够米盛天的照片。

    爸,都是女儿无能,让您遇到这种事。

    她知道这一切都是楼奕沉所为,这个恶毒的男人肯定知道米盛天一旦出狱,接下来定然会想办法拿回属于他的东西,这肯定是楼奕沉不愿意看到的。

    不过,爸爸,女儿现在身边站着的这个男人可是a省的首长,有了他一定可以为您报仇的,所以您就安心去吧。

    米苏猛然合上双眼,两行清泪顺着她的面颊静静落下,无声无息惹人心疼。

    权墨安静地站在她身旁,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手臂,借此给她无限力量和勇气。他目光沉静地看着米盛天的照片,半晌后深吸一口气,转过头看向米苏,“苏苏,时间差不多了,我们要回去了。”

    等一会儿,他们还要去参加薛氏集团举行的宴会,权墨和米苏被邀请在列。

    米苏浑身一怔,转过头静静地看向男人,眸子因为泪水而显得格外澄澈,静静地落在权墨身上,声音略微带着沙哑,“阿墨,你说,没能看到楼奕沉被处置,他会不会觉得很遗憾?”

    权墨微微一怔,一手轻轻抚摸着她的后脑勺,语气坚定不移,“不会的,很快等楼奕沉的真面目被揭穿,他救回安息的。”

    “是么?希望吧。”米苏微微垂下眼睑,语气飘忽。

    有了权墨的这句话,她接下来根本不需要太过于操心此事,只需要等着楼奕沉被权墨揪出来。

    权墨大掌狠狠揉着她的脑袋,语气温和,“苏苏,一切都交给我。”

    米苏浑身一怔,抬起头静静地看着男人那坚定不移的眸子,心里很感动。

    权墨搂着米苏往回走,还未走多远,就看到陈东辉抱着一束花缓缓走了过来,米苏微微蹙起眉头,眼眸静静地看向陈东辉。

    见到两人,陈东辉显然有些惊讶,他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似乎并不好,比起上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显得格外苍老。

    “权少、米小姐。”陈东辉疑惑地朝前面看了看,米盛天的墓碑很新,前面又点着香,放着花,一眼就能看得出两人刚刚就在那里。

    他心下一惊,权墨和米苏为何会来看米盛天?

    权墨高冷地朝他点了点头,未发一言。

    “陈总,好久不见。”米苏见状,语气平淡地看着陈东辉。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