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175章 笔记本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75章 笔记本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坐在副驾驶位上,米苏侧着头静静看向权墨,语气淡漠,“送我回家吧。”

    权墨一脚油门将米苏送回家,进了房间米苏就猛地关门,权墨狠狠一拦,双手被卡在门和门槛中间,俊逸的脸上透着浅浅的委屈和无辜。

    米苏浑身一怔,何时见过这个男人露出这种表情?

    竟是心一软,将门松开,权墨顺势走了进来,将门合上。

    “苏苏,你和她一点都不像。”权墨静静地站在门口,黑眸认真肃穆,仿佛是在说一件非常郑重的事情。

    米苏扬了扬眉,刚想说话,不想权墨又接着说道,“苏苏,我从来不认为你们相似。”

    “我知道,我出去后就后悔了。”米苏清澈的目光静静地看着他,男人的目光异常温和,又似透着波涛汹涌,她略微惊异地低下头,轻咳一声,“呃,我先去洗个澡。”

    说完话,米苏白皙的脸瞬间红了,她微微垂眸,掩住心里的尴尬和惊慌,这……像是在邀请一样。

    权墨眼眸深深地落在她脸上,看着她略显狼狈的模样,拧紧眉心,“你的手不能碰水……”

    “那难道要你给我洗么?”米苏猛地抬头冒出这样一句,随后尴尬地涨红着一张小脸,眼神飘忽不定,转身回了卧室,良久不曾出来。

    权墨静静地盯着卧室的那道门,深吸一口气,强逼自己冷静下来,转而坐在沙发上,目光落在茶几上的一个笔记本上。

    笔记本是翻开的,里面满是各种裁剪下来的报纸,权墨微微扬眉,不想米苏竟然还有这种爱好?

    他顺手拿起笔记本翻开,整张整张都是有关于楼奕沉的报道,被米苏裁剪得十分精细,仔仔细细贴在笔记本上。

    权墨前一刻还带着浅浅笑意的俊脸立刻沉了下来,眸色深深地盯着这本笔记本,一把将笔记本扔在茶几上。

    她就爱楼奕沉爱到骨子里了?

    不,不对。

    权墨猛地回过神来,米苏明明告诉他对楼奕沉非常厌烦,而且……

    他再一次将笔记本拿了起来,从第一页开始看起,报纸的开头是关于米盛天入狱的新闻,随后是米盛天女儿米苏死亡的消息,米苏夜会情郎的消息,接下来才是有关于楼奕沉的报道。

    其中夹杂着黎氏集团以及一些薛氏集团的消息,但他的目光却落在了这其中很小篇幅的一个报道。

    米盛天上诉,二审驳回原判的消息。

    短短的一则报道,揭露了曾经风光一时的米氏集团和米盛天早已退出历史的舞台。

    然而,这一则消息却被米苏仔仔细细贴在了笔记本上。

    蓦地,权墨的脑海瞬间浮现过去曾经在监狱外看到过米苏,那时候是米盛天刚刚入狱不久。

    米苏和米盛天之间究竟有什么联系?

    权墨拧着眉心,米苏和米盛天的女儿米苏同名同姓,她们两个……

    他的脑海还浮现出一些画面,随后是有关于那个米苏的百科,顿时蹙起了眉头,一个荒谬的想法顿时闪过他的脑海,一闪而逝,权墨还未能想清楚就又消失不见。

    卧室传来开门声,权墨眸色微凝,一把将笔记本放回原位,佯装未曾注意到一般坐在沙发上,静静地看着米苏走了出来。

    此时的米苏披散着一头略显凌乱的长发,水顺着长发滴落在她的睡衣上,整张小脸因为沐浴而绯红,犹如漂亮的晚霞一般漂亮。

    她明而亮的眼睛静静地凝视着他,似乎脸色更加红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权墨缓缓站起身来,深邃的黑眸直勾勾凝视着她,仿佛拥有能够将她吸进去的魔力,令米苏移不开脚。

    男人缓缓走向她,黑眸越发幽深,声音也暗哑下来,“苏苏,你真美。”

    米苏连忙低下头去,却被男人一手捏住下巴,不得不与他那双黑得发亮的眼眸对视,脸红心跳,无法抑制。

    男人的吻瞬间落下,温柔缱绻,浅浅细啄,轻如羽毛,撩动着米苏的每一根神经。

    米苏微微合上眼眸,长而密的睫毛轻轻颤抖着,落在男人深邃的黑眸之中,只余下浅浅笑意。

    权墨捧着她的小脸,缓缓加深这个吻,彼此的气息逐渐炙热浓烈,混合在一起。

    室内安静的只能听到两人打的亲吻声心跳声,米苏忍不住想要更多,不由伸手环住男人的脖颈,迎合着他越来越炙热的深吻,已然将周围的一切全部忘记。

    “苏苏……”权墨猛地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向沙发上走去,米苏的心微微轻颤,双手微微握紧,却并不想在这个时候打断他。

    只是,她迷蒙的视线猝不及防地落在茶几上翻开的笔记本,所以意识瞬间回笼,心头一震,慌忙退了一把权墨,焦急地喊了一声:“不行。”

    权墨凝眉,深邃的眸子静静地落在她瞬间变了的脸上,顺着她紧张害怕的视线朝茶几上望了过去。

    米苏连忙跑过去,一把将笔记本合上藏在身后,冲着她尴尬地笑了笑,“这个……是我的……”

    她略微无措的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权墨黑眸闪过一抹疑惑,再一次肯定这件事对她非同小可,他掩饰住心里的怀疑,佯装有趣地问道,“哦?听说女孩子总爱写些小秘密在本子上,这莫非是你的日记本?”

    他在心里叹息,到底不忍心看到她纠结的样子,只好故意给她找了个台阶。

    米苏眼前一亮,连忙点了点头,冲他尴尬地笑了笑,“是啊,这是我的日记本,阿墨可不能随意看。”

    可是,刚才出来的时候他好像就在沙发上坐着吧?

    米苏略显迟疑地看着他,张了张嘴,竟是不敢问他之前是不是看过了。

    “我刚才在闭目养神,什么都没看到。”权墨深邃的黑眸闪过些许无奈,只好继续告诉她她想要的答案。

    果然,听到他这句话,米苏瞬间松了一口气,她对权墨的话始终算是深信不疑的,所以他既然这么说了,她就没有再怀疑,转身就把笔记本放进了柜子里。

    晕黄的酒吧内,宁子睿趴在二楼栏杆处,随着音乐的节奏摇晃着头,听到熟悉的脚步声,立刻转过头去。

    “小墨墨,你怎么来了?”宁子睿疑惑地挑了挑眉,立刻追了上去。

    两人穿过长长的走廊,走进房间内,龙宇宸已经等候多时。

    “查到了么?”才一走进房间,权墨没有多做寒暄,黑眸凌厉地盯着龙宇宸,语气森冷。

    龙宇宸点了点头,立刻将一个文件袋递给他,拧着眉心,阴柔的脸上满是淡漠,语气略带不悦,“一个没有任何用处的人,还查他做什么?”

    宁子睿在旁边看看你,又看看我,终于恍然大悟,权墨上次让龙宇宸调查米盛天啊,莫非是有了结果?

    权墨动作矫健地转身坐在沙发上,迅速打开文件袋的资料,一目十行,很快将文件内容看清楚了,有关于米盛天的发家史以及最后进了监狱的事详细而具体,件件落在其中。

    “嗯?他还认识楼奕沉的母亲?”权墨的视线落在某处,挑了挑眉,这米盛天去乡下投资修路可不寻常,一推敲则不用想也知道他只怕是因为楼奕沉母亲的缘故。

    “所以这一点很奇怪,楼奕沉母亲未婚先孕,是否可以认为楼奕沉就是米盛天的儿子?”龙宇宸坐了下来,目光凛冽,拿出第二张纸点着某处让权墨看,“四年以前,米盛天的女儿嫁给楼奕沉,楼奕沉暗中接触过不少米氏集团的股东,且暗中代价收购不少小股东的股份。”

    作为龙晟集团继承人的龙宇宸,对于商业的事远远有着独特的眼光和水准,因此这份报告比起权墨拿到手的详细许多。

    “还有这里,楼奕沉多次派人去国外见过,他手中拥有大量米氏集团各个股东的把柄。”龙宇宸指着后面的内容继续说道。

    上次从黎月的那套房子出来,权墨已经知道楼奕沉很早就在研究米氏集团了,但现在看到这其中的信息,却更觉触目惊心。

    “你的意思是,米盛天可能是楼奕沉的父亲?”权墨放下文件,双手十指交叉放在胸前,扬起俊眉,眸色冷冽。

    龙宇宸点了点头。

    “那如何解释楼奕沉娶了米苏?”权墨拧紧眉心,对于楼奕沉刻意接近米盛天和米苏一事,已经是确定了的。

    但楼奕沉既然知道米苏可能是自己的妹妹,还娶了她,就是为了报仇?

    “楼奕沉和米苏结婚三年多,未曾碰过米苏。”龙宇宸阴柔的脸闪过一抹羞恼,打听这种事实在是不符合他的风格。

    但龙宇宸也是回父母的别墅区时听到有人聊天,竟然提及那栋别墅最近似乎闹鬼了,有两个老人说偶尔看到米盛天的女儿买东西,根本就是个黄花大闺女。

    权墨浑身一怔,脑海瞬间浮现出一些画面,女人美好而精致的**,含泪的容颜……

    他猛地合上双眼,随即又张开,恢复一片清明冷漠,“米盛天行贿一事是被楼奕沉的人揭发的?”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