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165章 谁怕谁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5章 谁怕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米苏最终还是决定对秦院长她们说实话,权墨陪着她去了见秦院长。

    当她哭着将小琪的尸体交给秦院长时,秦院长几乎快要晕了过去,抱着小琪的尸体哭了许久。

    尔后,众人决定将小琪对的尸体火化了。

    三天后,众人送走小琪的尸体,秦院长的身体彻底不行了,权墨将她安排在老太太旁边的病房内,因为长年劳累,身上各种病痛加上精神上的打击,整个人都显得苍老了许多。

    米苏陪着她说了许久的话,直到看着秦院长睡了过去,才松了一口气。

    回过头去,权墨正安静地坐在沙发上翻着报纸,似乎感觉到了她的视线,猛然抬头看向她。黑眸深邃犹如浩瀚的海洋,将她整个人包裹在其中,令米苏逃脱不了。

    “我们谈谈。”收起报纸,权墨淡淡看了她一眼,动作利落的起身,高大俊逸的身影显露无疑。

    米苏点了点头,跟着他沉稳的步伐走了出去,找了个安静的房间坐下。

    权墨双手环胸,黑眸透着浓烈的审视,似乎又回到了最初见到她的时刻,那么深不可测,那么冷酷霸道。

    米苏浑身一怔,终于回过神来,佯装镇定自若,丝毫不显害怕地回视着他,语气强硬,“你要问什么?”

    比气势?

    谁怕谁?

    她清澈的眸子仿若烈焰,熊熊燃烧,一点都不比她的气势弱。

    权墨深邃的黑眸浮现浅淡笑意,随即沉着一张脸,语气强硬地说,“米苏,我从不开玩笑。”

    所以呢?

    她扬起眉,奇怪地看着他,不理解他这忽然说出的话是什么意思。

    “既然我说过让你做我的女朋友,自然不是对你说笑,你大可不必怀疑我。”权墨拧着俊眉,黑眸闪过浓浓的不悦。

    这几天,也是米苏的情绪过于伤痛,他并不愿意在这个时间挑明彼此心思,但米苏显然对他戒备起来,这让权墨无法忍受。

    “我……”米苏一愣,微微张开双眸,略显惊讶地盯着他,自己的情绪变化竟然被他完全看在眼中么?

    权墨不愿意听到她的拒绝,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压着她靠在房门上,两人的距离很近,能感受到彼此喷洒的热气。

    强烈的男性气息瞬间包围着她,让她不断颤抖着,战栗着,这才恍然想到自己似乎总是为了自己的事而忽略了眼前的他。

    权墨可不是什么小透明,相反,他常常带着凌人的气势出现在各种场合,令所有人都不能忽视他的存在,这样一个男人却因为她而总表现得非常沉默,却似乎总能在她最需要她的时候出现在她身边。

    他低着头,居高临下地盯着她,黑眸幽深似充满魔力,此刻那其中的漩涡似乎越来越深,让人越陷越深,不可自拔。

    “你要时刻记得,我是你男人。”霸道地宣布,权墨丝毫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意思,令米苏浑身轻轻颤抖。

    他顺势用左手将她纤细的腰紧紧搂着,她整个人都贴着他宽阔而温热的胸膛,不留一丝缝隙。

    她的脸瞬间红了起来,这种感觉令她无所适从,但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这一幕。

    别看过去的她结婚三年,可毕竟楼奕沉不曾碰过她,只除了那一夜……并不美好的记忆。

    在平时忙碌起来的时候,权墨在她身旁,她会觉得安心坦然,似乎没有他也是一样的。然而,米苏非常清楚并不一样,这个男人只要站在他的身旁,她才能安心下来解决孤儿院的事。

    明明与他关系不大,他却一直守候在她身旁,这个男人不声不响却帮了她这么多。

    可面对着这般具有侵略性的权墨,米苏到底有些手足无措,该怎么和他相处下去?

    米苏不甘心,她猛然抬眸,佯装强势地反驳,“是么?那你说你调查孤儿院的情况,最后的凶手确定了么?”

    话题回到几天前,被安惜蕊打断之前。

    权墨拧着眉头,顿时有些不悦地用手紧扣着她的后脑勺,唇惩罚似的吻了上去,怒火而浴火将他整个人都要烧了起来。

    权墨炙热的唇犹如狂风骤雨,这个女人总能引得他失控,各种怀疑揣测,各种心神不宁,但最后都化作一个吻。

    渐渐的,他缓了下来,轻轻捧着她的小脸,黑眸认真地盯着她,“苏苏,你明知道我忙,却抱怨我没能及时接你电话,是在抱怨我陪你的时间太少么?”

    “什……什么?”米苏回过神来,瞪大了眼,气恼地盯着这个男人,他这是胡说八道些什么?

    她怎么可能会是抱怨他……

    可她的确是在那一刻觉得委屈伤心,觉得他没有重视自己,那么多通电话都找不到他,她更害怕的是他出了什么事。还有小琪出了事,她心里愧疚自责,可她却不敢正视自己复杂的心情,只能将所有情绪都发泄在他身上。

    权墨没有反驳,只是告诉她他在查案,可她真的好难过,为什么,查案需要那么久么?查案就不能接一下电话么?

    所以,与其说她是受了楼奕沉的影响而不敢爱,不如说是因为她真的爱上了这个男人,才敢如此放肆。

    可她最初的目的多少有一些是为了接近他,利用他对付楼奕沉。

    “如果真是抱怨,那以后我多陪你。”权墨一把将米苏搂在怀中,抱在一旁的沙发内坐下,双臂将她整个人搂在怀中。

    气氛依旧暧昧。

    但米苏显然是有些气愤的,她红着一张脸,恼羞成怒,“权墨。”

    “阿墨,叫我阿墨。”权墨再一次更正。

    “好,阿墨。”米苏顺从地点了点头,语气却非常冷静地问道,“你说是四个人,难道那个人真的是安惜蕊?”

    权墨拧眉,这个女人真是好不容易两人能安安静静坐在这里,又忍不住想这个问题了。

    “是,根据监控显示,安惜蕊在前一天出过一次诊所,见了一个人,但具体是谁现在还没查出来。”权墨拧着眉心,显然对这个结果也不满意。

    空气,在他的话语中凝结。

    米苏瞠大眼眸,惊愕地盯着权墨,半晌才回过神来,眼眸已是一片冷清,“你的意思就是说,她很有可能在那个时候去见了纵火和带走小琪的凶手?”

    权墨黝黑的眼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表情严肃,语气肯定,“根据我们的人反馈回来的消息,安惜蕊的养父养母很有可能是被她亲手所杀,随后她进了当地一家有名的酒吧做小姐,直到……遇上他。”

    米苏讶然见到他从包里拿出来的照片,算是瞬间明了过来,“所以,她告诉我她遇到了她的未婚夫,就是这个男人,也就是我们要找的人。”

    权墨垂眸,深沉的黑眸冷冷盯着照片上一身黑色风衣的男人,只给了他们一个背影,却足够让权墨震惊。

    他点了点头,俊脸满是毋庸置疑,“不错,她被这个男人的下属称作夫人,故而她所谓被送给老头的事并非真的,接近你不过是她的一部分。”

    “怎么会?”米苏明显惊讶极了,错愕地瞠大眼眸看向她。

    安惜蕊身上满是伤痕地出现在小白的诊所,而她怎么又知道米苏认识小白?又怎么知道权墨会安排米苏去照顾她?

    “早在三个月前,安惜蕊的身影就时常出现在小白的诊所外,其中好几次是因为你去了诊所。”权墨皱眉,语气冷冽。

    当他们的人查到这里的时候,权墨几乎想立刻将安惜蕊的一切调查清楚,弄明白她为什么要跟踪米苏?

    米苏微微垂眸,静静地站在他面前,双手紧紧握成拳头,猛地抬眸看向他,咬着牙道:“阿墨,无论如何都要查出来她究竟为什么要跟着我?所以,阿墨,我希望你能帮我,帮我查清楚。”

    “不用你说,我也会帮你查清楚。”权墨低声说道,声音带着难以察觉的深情。

    米苏松了一口气,眼眸亮晶晶地看着权墨,唇角勾起浅浅笑意……

    安惜蕊伤好以后,没有去处,她对米苏的说辞就是自己在a市已经无家可归,希望米苏能够收留她。

    米苏一愣,回头仔细看过这具身体的资产,在a市竟然还有一套不大不小的房子,地段不错的商品房,里面甚至是精装修。

    但米苏对这套房子的具体位置并不清楚,若不是为了继续接近安惜蕊,她根本查都不会查。

    在记忆中搜索许久,才想起来这套房子似乎是舅舅背着舅母偷偷送给她的,两室一厅的房子,作为她十八岁的成人礼物,也是为了告诉她他的责任已经尽到。

    那时候的米苏得到了这套房子看都没去看过,随后进了军队里开始了自己崭新的人生。

    安惜蕊如今要接近米苏,米苏当然也是要趁着这个机会好好查一查她究竟想做什么,于是打算将这套房子借给安惜蕊住。

    由于安惜蕊住在了这里,米苏也只好假装自己现在也在这里住着,于是两人就住进了这个屋子。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