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163章 兴师动众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63章 兴师动众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泪,缓缓从安惜蕊的眼角滑落。

    她绝望地看着米苏,漂亮的眼眸似乎藏有很多话,却又一句都说不出口。

    米苏静静地看着她绝望地闭上双眼,心头一震,脑海中立刻浮现出不属于她自己的记忆,小时候两个女孩子在孤儿院内,一静一动,却是最要好的好朋友。

    她面容一白,实在不愿再连累安惜蕊,更不愿意看到安惜蕊再受到伤害,连忙阻止那两个人,目光冷冷地看向男人,“好,我可以说,但是你们先放过她。”

    男人拧着眉头,似乎在思考着米苏话中的真实性。

    他的两个手下拖着安惜蕊,静静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怎么?你们这么多*在这里,还会怕我们两个女人和一个小孩么?”米苏扬起秀气的小脸,目光森冷而锐利地盯着男人,唇角微微扬起,带着浓烈的鄙夷。

    男人眉头紧蹙,米苏说得不错,她们不过弱小和妇孺,实在用不着害怕,于是朝手下摆了摆手,非常有趣地上下打量着米苏,“啧啧啧,米苏小姐真是我所见过最勇敢的女人了。”

    勇敢么?

    米苏自己都不觉得。

    只是到了这个地步,她没有路可以选。

    “好了,现在你可以说说,那天黎月究竟对你说了些什么。”男人双手环胸,似笑非笑地看着米苏。

    米苏四下看了看,微微垂下眼眸,掩去眼中的算计,“你让他们都退出去,这件事我还是单独给你说吧。”

    男人拧着眉头,显然是觉得米苏实在是太多事了,但是他的确不将米苏放在眼中,朝着手下挥了挥手,示意他们退出去。

    米苏连忙过去将安惜蕊扶了起来,担忧地问道:“惜蕊,你没事吧?”

    安惜蕊苦笑着摇了摇头,虚弱地说道:“我没事。”

    男人欣赏着这段姐妹情深,良久,终于勾起唇冷笑了起来:“米苏小姐,这下子可以说了吧。”

    “黎月的确没有对我说过什么,若你们主子真是为了这件事,想必你应该很清楚,黎月有多讨厌我你们主子应该一清二楚,她怎么会对我说什么?”米苏扬着眉,似笑非笑地看着男人。

    男人拧起眉头,面色一沉,露在外面的黑眸迸发出冷冽的光,“哼,怎么可能?只是为了见情敌,有必要在最后不选择见一见楼奕沉,而是你呢?”

    他竟然直接称呼楼奕沉,而不是楼总?

    看来,这个人不可能是楼奕沉派来的了。

    米苏能够分别出他语气之中的轻蔑,可见此人的主子绝对比楼奕沉更厉害。

    于是,米苏越发肯定就是薛家人。

    “你们自己可以去打听打听啊,楼奕沉自从黎月进了监狱,他可是从来不曾去探视过她的,甚至于立刻解除了双方的婚约。”米苏秀眉清扬,唇角勾起笑容,眼眸讥诮地看着他,“需要问我这件事,何必这么兴师动众?”

    男人面色一沉,动作凌厉地冲过去就要抓安惜蕊,米苏拧着眉头,面色一变,长腿猛地朝着男人的手狠狠踢了过去,将男人惊了一跳。

    男人没想到米苏竟然会忽然对自己动手,且她的力道不弱,踢腿姿势非常标准,绝对不是第一次与人动手。

    “怪不得胆子这么大,想不到米苏小姐还有这种本事。”男人摇了摇脑海,活动一下筋骨,嘲讽地笑了起来,显然对于米苏并不放在眼中。

    说着,一脚朝着米苏踢了过去。

    米苏哪儿能就这么被动,一把将小琪交给安惜蕊,瞬间挡开男人的攻势,目光凌冽地看着男人,冷笑一声,“你们主子未免太可笑了,为了这点事竟然动用这么大的手段,真是可笑至极。”

    最可恶的是这些人竟然丝毫不将红心孤儿院的孩子放在眼中,想到孤儿院火灾过后,薛夫人第一个站出来捐款,真是令人恶心啊。

    想到此,米苏手中和腿上的动作越发凌厉,干净利落。

    但是这个男人可不像上次毛哥他们一样,能力惊人不说,力气也极大,米苏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很快落入下风。

    男人一拳砸在米苏的脸上,夹带着不可一世的气势,邪笑一声:“竟然和我动手,贱人,就等着我们怎么轮你吧。”

    说着,伸手去米苏的头,一双大手瞬间迎了上去,震得男人手腕发麻,猛地瞠大眼眸,只见权墨一身黑色皮衣,犹如暗夜之王一般忽然出现在米苏面前,根本不容他有任何反应,权墨已经攻了上来。

    “阿墨。”米苏瞬间松了一口气,回头看安惜蕊目光静静地落在权墨身上,眼眸显得格外惊讶。

    她根本没有多余心思去想安惜蕊究竟在想什么,从安惜蕊的怀中将小琪接了过去,才发现小琪的情况不对。

    “阿墨,小琪不对劲,我们要赶紧将她送去医院。”米苏一面为小琪做人工呼吸,一面焦急地喊道。

    不用权墨应声,外面警车的声音拉得老长,竟然是直接冲了过来,将门外几个人全部抓了起来。

    很快,权墨制住男人,回头接过小琪就往外跑。

    米苏紧跟其后,身后“哎哟”一声,她的脚下一顿,这才想起安惜蕊还身受重伤。

    “惜蕊,走。”米苏回头搀扶着米苏往外走,安惜蕊却摇着头,小脸苍白,“米苏,我真的走不动了,还是你们先走吧。”

    “不,怎么能把你丢下,你放心我们很快就回去了。”米苏拖着安惜蕊往外走去。

    权墨抱着小琪,回头看到这幅情形,拧着眉头,略显不悦地对其中一个人员道:“去把安小姐抱上车。”

    米苏一愣,呆呆地看着那个警察竟然真的将安惜蕊抱着上了车。

    还没开口阻止,权墨竟是直接上来一把将她扛了起来,走向自己的车。

    “喂喂喂,你干嘛?放我下来。”米苏倒吊着捶打着男人的后背,怎么都没想到男人会这么对自己。

    权墨一把将她塞进车内,合上车门,转身开着车就离开了。

    此时已是华灯初上,道路两旁的路灯和霓虹灯飞速后退,仿佛连成了两条长长的线。

    米苏搂着小琪,不断为小琪做人工呼吸,“小琪,我是苏苏姐姐,我们很快就到医院了,你要坚持住,一定要坚持住啊,小琪……”

    一路上,她都在不停地在小琪耳畔喊着,随着小琪的呼吸越来越困难,她的声音也轻轻颤抖着,直到最后泣不成声。

    车一停下,权墨直接将车交给旁人,抱着小琪就往里面跑去。

    但已经晚了,小琪已经错过了最佳救治时间,医生对她做了紧急心脏复苏,也没能挽救她这条幼小的生命。

    米苏呆滞地站在手术室外,目光涣散地看着里面那张苍白而稚嫩的脸,心痛得几近崩溃。

    脑海中瞬间浮现出米盛天入狱,而她被楼奕沉殴打的画面,随后又浮现出小小的米苏被舅母欺凌的画面,许多陌生又熟悉的画面像是电影播放一般,不断涌入她的脑海。

    她再也承受不住这种伤害,眼前一黑,整个人就向下倒去。

    权墨一直陪在她身边,见势不对,一把将她的身子拖住,见她已经昏迷过去,面容痛苦,送去了旁边的病房。

    医生给米苏看过后,轻声说道:“这是受到了刺激,精神太过紧绷了,让她好好休息学习吧。”

    送走医生,权墨合上病房门。

    “爸爸……楼奕沉……”睡梦中,米苏轻轻慌着脑袋,拧着秀眉,干裂的嘴唇张合,不断呓语。

    权墨浑身一怔,猛然转过头去,深邃的黑眸紧紧凝视着她苍白的小脸,这个时候竟然还念着那个男人的名字?

    “爸爸,爸爸……”米苏痛苦地蹙着眉头,声音凄厉,泪水毫无意识地从她眼角滑落。

    男人为她盖上被子,猛地双手一顿,黑眸凝视着她痛苦的模样,档案中显示米苏很小的时候就被送去了红心孤儿院,怎么会有爸爸?

    他拧着俊眉,锐利的眼眸紧紧凝视着她,越发疑惑起来。

    从最初他就开始怀疑米苏,到小白确定没有换人,再到后来他怀疑是因为她身体不好的缘故,才会做得不如过去好。

    从将她当做监视看管的手下,到一点一滴被她吸引,再到见到她陪在老太太身边时的心动,权墨是真的把她当做自己的女人看待。

    或许没有一丝浪漫,或许总是聚少离多,或许他们工作太忙,但权墨是真心实意地对待米苏。

    此时此刻,他真不愿意怀疑眼前这个女人,但现实总是令人措手不及。

    “楼奕沉……”米苏还在呓语,对象却已经换了个人。

    权墨回过神来,为她将被子盖上,动作轻柔地抚摸着她苍白的小脸,正要上前亲吻她的额头。

    米苏却在这个时刻睁开了双眼,氤氲水雾的眼眸静静落在权墨俊逸的脸上,惊讶极了。

    权墨浑身一怔,想亲一下她没想到竟然醒了,这真是太尴尬了。

    两人之间,仅有一个拳头那么远的距离,两双同样漆黑的眼眸静静凝视着彼此,一瞬间忘了周围所有烦恼。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