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149章 低得离谱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9章 低得离谱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米苏急急忙忙追了出去,楼道内已经没了权墨的身影,她来不及细想她又继续外面跑去。

    “苏苏,你跑得这么着急做什么?”小美差点被米苏撞到,疑惑地拉住米苏。

    米苏清澈的眼眸紧紧盯着小美,一把拉住她的手,激动地问道:“小美,你看到首长了没?”

    “看到了啊,去训练室了。”小美指了指远处的训练楼,疑惑地看着米苏,正要问她找权墨做什么,就见她朝着训练楼跑去,嘟囔了一句,“最近都怎么了?总是这么急急忙忙的样子。”

    她疑惑地歪着脑袋,转身进了宿舍。

    米苏动作急促地跑向训练楼,那么多训练室她该去哪儿?

    她来回看了好几间训练室,脚下一顿,忽然想起上一次他带着自己去打了沙包。

    眼前一亮,连忙迈开步子跑去,果然在门外听到里面打沙包的声音,一声又一声,仿佛她此刻的心跳声,她深吸了一口气,站在门外静静地看着里面不断训练的身影。

    权墨一头黑亮的短发,刚毅俊朗的深邃五官,黑眸冷沉,薄唇紧抿,动作迅猛而凌厉,不断地攻击着面前的沙包,将沙包打得四处摇晃。

    此时的他脱掉了外套,只穿着一件迷彩背心,汗水从他古铜色的肌肤上缓缓滑落,肌理分明,肌肉强劲有力。

    平时他总是穿着外套,或紧身黑皮衣,或宽松迷彩服,或剪裁得当的西服,呈现出不同的姿态。

    男人猛地抬头,清亮的黑眸紧紧锁定米苏,猛地放开他面前的沙包袋,直直朝着米苏攻击了过来。

    米苏瞠大眼眸,脑袋里一片空白,身体却已经行动了起来,连忙朝着身旁闪了过去,但权墨的拳头紧接着就攻击了过来,她双眸熠熠生辉,不服输地瞪着他,伸手就去挡住权墨的攻击。

    看似凌厉霸气的攻击,实则不过是在试探,米苏当然毫不示弱与权墨斗了起来,好多动作明明不在她的意识当中,却不自觉地开始转守为攻,渐渐的她的脑海一片清明,所有动作都融会贯通。

    直到权墨一拳狠狠朝她砸了过来,落在她的鼻头,才停了下来。

    空荡荡的训练室内,只留下两人急促的喘息声,权墨黑亮的眼眸紧紧凝视着她,熠熠生辉。

    米苏累得靠在墙上不断喘着气,清莹的水眸不甘示弱地看着男人,好半晌才想起自己追上来的目的,“阿墨,很抱歉我……”

    “不用给我说对不起,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权墨语气平静,只猛地凑近她,将她整个人锁在他与墙壁之间,黑眸幽深紧紧地凝视着她。

    米苏浑身一怔,两人靠得太近,她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心跳再一次狂跳不止,面颊再次烧了起来,眼眸却不忍从他的脸上移开。

    男人炙热的吻瞬间而至,夹带着狂风骤雨席卷而来,仿佛带着惩罚一般,他的舌狠狠顶开她的红唇,吸取着她的蜜汁……

    米苏眼眸微微轻轻颤抖着,整个人本来就满身疲惫,如今更是浑身虚软地攀附在男人怀中,从来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苏苏,苏苏……”

    权墨狂热地捧着她的小脸吻着,声音低沉暗哑。

    一瞬间,米苏仿佛感觉到了权墨对她的感情,浓烈又霸道。

    这个男人不喜欢说,有了事只是在做,让人看不透他的心思,然而这一刻她真的能够感受得到男人的心情。

    米苏的心狂跳着,渐渐地开始回应着男人,让男人越发狂热……

    许久,权墨终于放开了米苏,黑眸深邃地看着她,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面颊,语气温柔而低沉,“苏苏,乖点挺好。”

    米苏浑身一怔,她立刻不悦地瞪大眼眸,清澈的眼眸映着男人俊逸的脸,轻哼一声:“我也是有脾气的。”

    权墨一把将她搂入怀中,坐在一旁的垫子上,“好,你也有脾气。”

    男人低醇的声音在她耳畔轻轻一哼,米苏耳朵有些痒,她连忙轻咳一声,拉着权墨道:“今天我的确是去找了楼奕沉,在他那里看到了这两样东西。”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打开今天的照片给权墨看,这上面是一份关于楼奕沉和那块场地老板签订的协议。

    她指着协议上的价格对权墨说道:“你看这个价格,低得离谱,简直不正常。”

    那天在红心孤儿院可没有看到这份协议,能被锁进保险柜的协议那可绝对是真实的,这就说明这楼奕沉绝对是用了什么特殊方式将这块地买下来对的。

    权墨拿过她的手机仔细阅读了一下这份协议,总之这一份协议完全是一片倒的,楼奕沉拥有绝对的主动权及利益,令人意想不到。

    将手机交还给米苏,权墨黑眸幽沉,语气淡漠地说道:“这家厂子的老板当年是靠着老婆发家的,只给他生了个女儿,后来在外面养了个"qing ren",有了孩子。”

    “你的意识是楼奕沉抓住了他的把柄,威胁他?”米苏一点就通,立刻就明白了过来。

    “应该是。”权墨点了点头,随后扬着眉看了米苏一眼,黑眸闪过一抹深思。

    这份协议楼奕沉绝对不可能随意摆放在外面,但米苏是怎么看到的?还能有时间拍出来,这本身就不同寻常。

    米苏不知道权墨对自己的疑惑,依旧盯着这份协议看了半天,盯着上面那低到离谱的价格,眉头蹙得很紧。

    “阿墨,这件事你早就知道了?”米苏侧头看向他,清澈的眼眸满是诧异。

    权墨静静地看了她一眼,点了点头,却没有再多解释。

    米苏明白了,只怕这件事发生以后,权墨就已经去查了,只是不曾告诉过她罢了。

    米苏顿时笑了起来,眉眼弯弯,狠狠点了点头,“好啊,既然阿墨知道了这件事,那我就不管了。”

    “协议晚点用微信发给我。”权墨交代。

    “咦?阿墨还用微信么?”米苏诧异地瞠大眼眸,立刻要求加他的微信。

    却不知道男人的眼眸闪过得逞的笑。

    夜色酒吧的二楼,权墨与龙宇宸、宁子睿聚会的地方。

    此刻,龙宇宸和宁子睿一坐一站,惊讶地看向一脸冷漠的权墨,宁子睿一惊一乍地低声吼道:“我说,你也要有点出息啊,那个女人回来了,你竟然一点表示都没有?”

    “我们早就没有关系了。”权墨漆黑的眸子冷漠地看着这两人,没有丝毫犹豫,语气淡漠仿佛根本就和他无关。

    而事实上,他的确是认为薛夫人和他没有半点关系,反而是龙宇宸和宁子睿一直惦记着过去那些陈旧的事。

    龙宇宸见权墨没有受到半点影响,再也不多看他一眼,低头玩着自己的平板电脑,随后扬了扬眉。

    “看什么呢这是?”宁子睿疑惑地看了他一眼,凑过去低头看向平板电脑,似笑非笑地说,“哟,这米盛天还上诉呢,只可惜啊在楼奕沉的压制之下,他哪儿还能有机会反抗?看吧,二审判决下来还不是要继续坐牢?”

    与权墨和龙宇宸的身份相比,宁子睿的身份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他的爷爷曾经是整个z省最大黑帮的老大,后来转型为商人,虽然不能和皇天集团、龙晟集团相提并论,但凭着他爷爷的人脉,如今仍旧算是称霸一方的人物。

    宁子睿自小在这种环境长大,痞气十足,但能够和权墨、龙宇宸关系这么好,足见他的本事。

    米盛天作为老一辈下海经商的前辈,能将米氏集团做得那么大,宁子睿的爷爷也没少在他面前提及,宁子睿为此觉得非常厌烦,看到米盛天入狱没有多大感觉,见他二审下来依旧是坐牢,不免有些不屑。

    “说起这个米盛天啊,一家人我看都不怎么样,就拿他那个女儿米苏来说吧,听说从小就宠着,结果水性杨花,私生活很乱,算是咋们a市出了名的交际花了。”宁子睿双手环胸,十分鄙夷地冷笑着。

    听到与米苏同名同姓的那个米苏,权墨拧着眉头,走过去将有关于米盛天的消息看了一遍,陷入沉思。

    “哦,不是说你那位啊。”宁子睿见状,慌忙摆手解释。

    “你听过他女儿与哪个男人有过绯闻么?”龙宇宸阴柔的面上露出一抹凉薄的笑意,忽然挑眉看向宁子睿,语气淡漠。

    宁子睿一愣,不由惊讶地看了看龙宇宸,“找一下她的照片,我看看什么样?”

    敢情连那个米苏的长相都不知道,就在这里大放厥词。

    龙宇宸将米苏的百科找了出来,最上面的是一张笑得格外灿烂的照片,浑身洋溢着欢乐天真的气息,但百科内的消息不多,米盛天的女儿,楼奕沉的前任夫人以及她死后被爆出来的艳照。

    权墨冷冽的目光静静地落在她的照片上,俊眉紧蹙,视线死死盯着这张照片。

    “这个好像……”宁子睿迟疑地望天。

    “米盛天的女儿从小被保护的很好,流出来的照片非常少,说是a市有名的交际花,不过是她死了以后传出来的消息,但从前没有任何人听说过她的消息。”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