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148章 不相信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148章 不相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楼奕沉脚下一顿,想起薛夫人的话,唇角微扬,语气温和,“苏苏,你在这里等会儿我,我先去处理事情。”

    米苏诧异地挑眉看了他一眼,似笑非笑地问道:“楼总就不怕我偷走了你们公司的机密?”

    “苏苏,你会么?”楼奕沉挑着俊眉,似笑非笑地盯着她,仿佛充满了对她的信任。

    米苏清澈的眼眸静静地落在她身上,唇角缓缓扬起,摇了摇头:“那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了。”

    楼奕沉深沉的眼眸露出得意的笑,随即带着助理离开。

    米苏静静地坐在真皮沙发上,上下打量着办公室的情况,并未发现有任何摄像头的痕迹,随即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意。

    她动作迅速而凌厉地来到楼奕沉的办公桌后,打开柜子,看到一个保险柜,对于保险柜的密码米苏早前就已经知道了,这是过去米苏到这里来不小心看到的,但过去的她却从未想过要开启这个保险柜,也不知道楼奕沉换过了没有。

    按下密码,没想到保险柜竟然被打开了,她慌忙从里面拿出一些东西来,全是有关于四十七号地以及那块场地的资料,米苏动作迅速地浏览一遍,用手机拍了几张。

    抬头看了看外面还是没有动静,她又继续向下翻去,没有发现任何有关于她的东西,倒是看到了一张照片,赫然是楼奕沉的母亲和米盛天非常年轻时候的照片。

    照片上,两人稚嫩而青涩的脸庞带着灿烂的笑容,亲昵的模样让人看着碍眼。

    听到门外传来的声音,她慌忙将东西全部放到原位,随后合上保险柜和门,急急忙忙走到办公桌前,门倏然被推开。

    楼奕沉深沉的黑眸静静地落在她身上,米苏佯装没事人一般转过头看向他,疑惑地问道:“事情办完了么?”

    “苏苏,很抱歉,市里派了领导到我们楼氏集团来审查,所以今天中午没办法请你共进午餐了。”楼奕沉眼眸凌厉地上下打量了一番办公室,并未有任何不妥,露出无奈地笑容,“至于你说的有关于红心孤儿院的事,我希望你也能谅解,我毕竟是商人,但是我会尽量做到不伤害到孩子们,也希望你能谅解。”

    米苏垂下眼眸,沉思片刻,缓缓走向他,猛地抬眸,语气平静地说:“这件事既然已经造成,我希望楼总能做些事来弥补他们,并且最好不要再有媒体的出现了。”

    不管如何,她都要从楼奕沉这里敲上一笔,哪能随意就放过他?虽然方式不太好看,但她相信楼奕沉肯定明白。

    楼奕沉一阵苦笑,连忙点了点头对助理说道,“去通知财务上准备一张一百万的支票给苏苏,这样可以么?”

    米苏轻笑一声,知道楼奕沉这是焦急想让自己先行离开,于是点了点头,“好啊,这张支票我就代表红心孤儿院收了,谢谢你了。”

    说完,跟着助理就去了财务室,楼奕沉的钱嘛,不拿白不拿。

    离开楼氏集团,米苏并未急着去红心孤儿院送支票,因为她遇到了许久未见的陈东辉。

    她静静地站在原地,看到陈东辉苍老得像是七十岁的老人,完全失去了昔日的意气风发,行将就木。

    “米苏小姐,你来了。”陈东辉行动迟缓地走向米苏,轻轻扬起笑意。

    米苏想到他对自己的嘱托,清澈的眼眸不由闪过些许担忧,轻声说道:“陈总,您的身体还好么?”

    “唉,老了,不中用了。”陈东辉苦涩地笑了笑,一场病痛的折磨还没结束,他又没日没夜地做标书,终于弄出来了人又病倒了。

    这一次陈东辉病倒以后并未打死宣扬出去,整个消息被楼奕沉彻底封锁,就是为了防止陈东辉出事的消息给楼氏集团带来损害,尤其是在投标阶段更是如此。

    今天陈东辉从家里过来,无非就是得到了楼奕沉的召唤,让他迅速赶往公司,迎接领导们的到来。

    毕竟,标书之中的内容,没有人比他更加熟悉了。

    米苏微微低头,垂下眼睑,掩去略微泛红的眼眸,若是没记错的话陈东辉和米盛天是同龄人,才五十多岁,他却已经变得如此苍老。

    “那么陈总还是好好保养身体吧。”米苏收敛起情绪,抬着头静静地对陈东辉说道,声音之中带着淡淡的心疼。

    陈东辉笑眯眯地点了点头,道了声感谢,看了看时间就和她道别,错开身子的时候,陈东辉忽然小声说道:“米苏小姐,上次给你的那把钥匙和地址,若有一天我不在了,请你先进去看看,里面有一份东西是给你的,希望你到时候一定要去拿走。”

    米苏诧异地瞠大眼眸,他却已经若无其事地离开了。

    米苏转过头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微微蹙起秀眉,疑惑地歪着脑袋想了想,转身离开。

    将支票给了孤儿院帮她们进了帐,米苏这才开心地回了基地的宿舍,打开门就看到权墨慵懒地坐在床边看着报纸。

    阳光透过宿舍窗户照射进来,投映在她的身上,仿佛给他的身上镀了一层神秘的光。

    “阿墨,你怎么来了?”米苏脚步一顿,略微有些不悦,“又是从保安室那里拿的钥匙对不对?”

    “我配了一把。”权墨整了整报纸,动作霸气地将它往床头柜一甩,幽深的黑眸抬起来静静地看着她,“你刚去找楼奕沉了?”

    米苏浑身一怔,点了点头,轻声说道:“是啊,我看网上到处都是他去看望小琪和给小琪交医药费的照片,而且还可恶地给了小琪一个特写,气不过就去了。”

    “然后呢?怎么样?”权墨扬起俊眉,见米苏站在原地,不过来,大掌拍了拍自己的身旁,“过来。”

    米苏一愣,狠狠摇了摇头,男人看上去心情似乎不太好啊,她若是过去了还不知道会怎样?坚决不过去。

    她不过去,不代表权墨就不会有所行动,相反,权墨立刻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一把将她拉了过去,压在他的身旁坐下,一手还搂着她的肩膀。

    米苏呆呆地转过头看向他的大手,轻咳一声,有些不安地扭了扭身子,“阿墨,你这是干嘛?”

    抬头,男人五官在阳光的照射下越发硬朗深邃,幽深的黑眸带着炙热的光,静静凝视着她,一眨也不眨。

    他的视线仿佛有一团火一般,让她浑身渐渐热了起来,脸颊绯红,心跳加速,也不知道究竟是在期待些什么。

    权墨半阖着漆黑的眼眸,一手搂着她,另一只手抬起轻轻抚摸着她的额头,声音低沉醇厚,“问你去做了什么啊?”

    他修长的指腹轻轻抚摸着她的红唇,所到之处仿佛点燃了火,酥酥麻麻,令人心跳加速。

    “我……”米苏刚张嘴,男人的手指就趁机伸了进去,勾动着她的舌,令她意想不到。

    “苏苏,我说过,不要再靠近他了,怎么就不听?”权墨深邃的黑眸顿时一沉,拧着俊眉,面色不愉地看着她,“我说过红心孤儿院的事我会处理。”

    “可是你要怎么处理?”米苏拧着眉头,猛地一把将男人推开,她向后跳开两步,站了起来,“阿墨,这件事是楼奕沉的错,就应该他来承担。虽然你是皇天集团的继承人,但是你毕竟不能做主。”

    她脑补了许久,为什么作为一个皇天集团的继承人,会选择这么危险的职业?再想想奶奶在医院里主院,她没见到过权墨的父亲母亲,而且这次红心孤儿院找个场地他都费了那么多事,看来肯定是不受父母关爱的孩子,也不知道他家里有没有其他兄弟姐妹与他争家产的。

    越这么脑补,米苏越觉得自己猜测得完全正确,权墨再怎么是继承人也没有多余的钱,她还是觉得这件事靠他一个人不行。

    权墨黑眸静静地盯着她,微微一沉,站了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宿舍的空间本来就不太大,男人高大威武的身子站起来,让房间内顿时感觉拥挤了起来。而他只是那么静默地凝视着她,就给她一种很有压力的感觉。

    “我已经选好了合适的位置,以我的名义买了下来,准备修建一所新的红心孤儿院,工期八个月。”权墨目光深深地盯着米苏,语气冷漠,“所有全部办妥,将来孤儿院就有了新的地方。”

    说完,权墨迈着步子大步离开,将米苏的门狠狠打开了又合上。

    米苏浑身一怔,呆呆地转过头看向男人怒气正盛的后背,原来他已经为孤儿院做了这么多了么?为什么之前什么都不说?害得她以为他做不到,所以才觉得无法相信他,所以才会从楼奕沉那里敲了一笔。

    她清澈的眼眸透着点点水光,静静地看着合上的门,死死咬着下唇,双手紧握成拳,心中一阵酸涩。

    男人对她说过很多遍相信他,她为什么就不试着相信他呢?

    深吸了一口气,她猛地转身冲了出去。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