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75章 究竟是谁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75章 究竟是谁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病房内静谧安宁,阳光透过玻璃窗洒进来,晒在米苏的身上,一阵暖洋洋。

    她缓缓张开眼,迷茫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自己怎么跑到床上来睡着了?

    抬眼望去,高俊修长的身影静静地站在窗边凝视着窗外,听到动静后,他缓缓转过身,深邃的眼眸透着复杂的光。

    “首长,不好意思我睡着了。”挠了挠头,米苏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明明是照顾他来的,竟然还占了他的床。

    权墨唇角勾起一抹淡淡笑意,随即隐没,语气平静地问:“交警来了?”

    提提及此,米苏再也没了睡意,将李贵明的话复述给他,最*紧了拳头,指甲陷入掌心之中,她却只顾着愤怒地说:“首长,我明明记得当时车里是个女人,怎么竟然变成了一个四十多岁的货车司机?这里面分明有鬼。”

    “嗯,我已经让人去查了。”权墨语气很平静,似乎完全没有感受到米苏地愤怒,“你做的很好。”

    她做的很好?

    米苏茫然地看着他,她做了什么很好?是指她没有对交警说出实情么?

    “有人来了。”权墨缓缓走了回来,伸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脸颊,黑眸仿佛带着不可思议的魔力,让她差一点陷了进去。

    门被推开,楼奕沉手捧鲜花,略显诧异地扬起眉,笑了笑,“我是不是打扰了两位?”

    米苏面色一红,正想离开男人的控制范围,却被他一把搂入怀中,呆呆地任由他这么搂着,鼻息之间满是他清爽带点药的味道。

    楼奕沉清俊的脸上闪过些许诧异,随即若无其事地走了进去,将花放在桌子上:“阿墨,你们怎么会出车祸的?我还以为我听错了,这不赶紧让秘书打了电话,才过来了。”

    “遇到个酒鬼。”权墨轻描淡写,语气凉薄,仿佛一点都不在意这点小事。

    米苏被他搂入怀中,听到楼奕沉关怀的声音,唇角勾起讥讽的冷笑,这个男人真是无处不在,他和首长的关系可真要好。

    只可惜首长对他……

    米苏一愣,首长虽然对他有些怀疑,但始终还是对他不错。

    但是,她为什么总有种奇怪的感觉?

    “哎,听到这个消息真是吓我一跳,我最近总是往医院跑,这不,昨天一个世叔心脏病发作,刚刚才醒了过来,我等会儿还要去看看他呢。”楼奕沉深沉的黑眸透着诡谲的光,视线若有似无地扫向权墨怀中的米苏,。

    米苏努力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她的身子轻轻颤抖着,不敢轻易抬头去看此刻楼奕沉脸上的得意。

    权墨低着头,黑眸深邃,越发温柔地将她搂着,仿佛根本没有听到楼奕沉的话。

    楼奕沉深沉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目光紧紧盯着拥抱在一起的两人,紧抿薄唇,“阿墨,我还有点事就不打扰你了,等你出院了我请你吃饭,去去晦气。”

    “看情况。”权墨朝楼奕沉点了点头,目光落在桌上的鲜花上,脑海中闪过上一次米苏住院的事,语气淡漠,“谢谢。”

    “何须客气?我们都是好朋友。”楼奕沉清俊的脸上瞬间露出笑容,“苏苏,那么有空再见。”

    “再见。”米苏抬起头,勾唇莞尔笑。

    肩头的力道越来越大,米苏蹙起秀眉,“首长,他已经走了,不用再这么靠近了吧?”

    “很期待和他再见面?”权墨松开她的肩,居高临下地凝视着她。

    米苏不悦地拧着秀眉,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故意凶巴巴地说:“是啊,当然期待了啊。楼总为人温和有礼,哪儿像首长?这么……”

    声音渐渐隐没在唇间,看着他那深沉的黑脸,米苏实在没有勇气继续说,只能嘟着嘴,有些不高兴地说:“当初给我的任务就是要接近他,这么久了,可是没有一点进展,我可是六分队的队长,做不出一点成绩别人会怎么看我?”

    她没有这具身体的原主那么干脆利落,但是她过去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啊,有什么办法?她已经很努力地适应,但是过去二十多年的教育绝非一时半会儿能改变的。

    权墨“嗯”了一声,放开她,坐在椅子上休息。

    饶是他的自控能力极强,但身体的不适感还是一阵阵袭来,让他没办法像平时一般行事干脆利落。

    米苏像是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般站在他面前,不知所措。

    半晌,他猛地张开双眼,锐利的眼眸紧紧凝视着她,语气凉薄:“你两次接近陈东辉,已经引起了他的怀疑。”

    米苏浑身一怔,刚才楼奕沉说话时的语气她还记得很清楚,蹙起眉头她略微有些无奈:“嗯,他刚才像是刻意告诉我的,就是想告诉我陈……东辉醒了过来,首长,我还要不要接近他?”

    那天在重症监护室外,楼奕沉说过要想办法让老陈叔尽快醒过来,他一定是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老陈叔去做,且这件事只能老陈叔去做。

    米苏想了许久,除了爸爸以外,似乎没有别的什么事了。

    想起米盛天,米苏的眼眸透着深沉的痛苦,这么久了她甚至不敢去看他一眼。

    难道要告诉他,自己就是他的女儿米苏么?可是,以前的那个米苏已经死了,而她彻彻底底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一个和他毫无关系的人。

    许是她的悲伤太过浓郁,权墨静静凝视着她,审视的眼神始终没变。

    提及陈东辉,这个女人的情绪就不对劲,他记得最开始她是不愿意接这个案子的,因此她最终同意这个案子也绝不仅仅是为了案子,更有可能是因为陈东辉本人。

    得出这个结论,权墨深沉的眼眸越发幽深,他淡漠地说:“按照你的想法去办,我只要结果。”

    米苏的眼前一亮,佯装淡定地点了点头,却不知她眼里那点高兴,被床上的男人尽数收进眼里。

    权墨不着痕迹地打量着她,饶是早就做过nda坚鉴定,但他依旧想问她,她究竟是谁?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