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30章 质问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30章 质问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黎月的母亲看着黎月突然急了,她的女儿究竟是经历了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这是怎么了?”

    黎月看着黎母,心里一股委屈,“妈,都是权少啦。”

    黎母眼神一凛,却莫名的觉得这是一个巴结权家的好机会。

    让黎月查了一下权家的地址,竟然鬼使神差的给她们搜索到了权墨的父母住的宅子。抄写下地址,黎母的唇角勾起一抹诡异。

    “月月啊,妈妈带你讨说法去。”

    黎母竟然先入为主的以为是权墨糟蹋了自己的女儿,理直气壮的拉扯着黎月去了权家。

    权墨的父亲看见黎月的模样顿时心脏病都快气出来,让助手拨通权墨的电话。

    可是还没来得及说话就被黎母一把抢去电话。

    “喂,你好,是权墨权首长吗,我是黎月的妈妈。”

    不知道为什么,黎母看着嘤嘤哭泣的女儿,她竟然莫名的没有了底气。

    权墨挑眉,眼眸冰冷,把玩着手里的筷子,“什么事?”他依稀可以听见电话那头他们家老头子特有的叫骂声,心里一沉,那两个人竟然找到自己家里去了么?

    “黎月她……”黎母看看泪眼汪汪的黎月,心一横,“黎月说她今天和你一起了?”

    其实黎母心里也很不解,自己这个女儿往常不都是追着楼家那个小子不放的么,怎么突然招惹上了权墨这么个危险人物……

    一起?权墨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对于黎月的手段倒是心知肚明,这是要强行缠上他么?眼眸微微眯起,斩钉截铁道,“没有。”

    黎母的声音里多了几分尴尬,“怎么会?可是黎月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啊,我的女儿我知道。”

    不是那么随便的人这句话黎母说的声音很大,连坐在权墨对面的米苏都听了个清楚。

    米苏默然,是,你女儿不是随便的人,可是她随便起来不是人。

    想起之前的情形,权墨冷言,“不是那么随便的人?什么随便?随便爬上别人的床么?”

    圈子里关于黎月曾经想爬楼奕沉的婚床勾引楼奕沉却失败的事情可是传的到处都是,如今无疑不是黎月的污点之一。

    这也是这个女人直到二十五岁还没有男人愿意上门提亲的原因。

    一个成天想着别的男人的老婆,换谁谁敢要。

    黎母听权墨这么说自己说女儿,瞬间激动了,脸涨得通红,“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女儿,我女儿明明是一个好姑娘?”

    “哦?”权墨嘲讽,“不是你自己说的?我刚刚有指名道姓么?是你自己要对号入座,还有就是既然你电话已经打过来了,你转告黎月,今天的事情,就算我放过她,楼奕沉也不会放过她的,没有男人喜欢一个女人处处插手自己的事情。”

    权墨率先切断了通话,徒留黎母一人握着电话听筒,满眼茫然,耳边回荡着权墨最后一句话,你转告黎月,今天的事情,就算我不放过她楼奕沉也不会放过她,语气狠厉,黎母心里满是狐疑,自己的女儿究竟怎么得罪权墨了。竟然还得罪了楼奕沉?

    看着自己母亲握着听筒发呆,拿着纸巾擦着眼泪的黎月心里一震,是失败了么?

    黎月本想,和黎母说权墨要了她,然后黎母找权墨闹一闹,凭黎母的手段怎么可能轻易放过这个机会,只是,事情怎么和自己的想象不太一样?

    黎母这是第一次被人威胁,好半晌没有反应过来。

    黎母许久才从恍神中缓和过来,她也算是看着权墨长大的,他性子清冷,却也不至于绝情,以她对权墨的了解,也不至于如此不给自己面子,黎月究竟做了什么?竟然一得罪就得罪两个。

    也许以前的楼奕沉根本不够看,可是合并了米氏的楼氏比起当初根本就就是胳膊和大腿的区别,如今,业内基本没有人敢去招惹楼奕沉。

    带着黎月灰溜溜地回了家,黎母严肃的看着黎月,“你给我说实话,你今天究竟做了什么?”

    黎月条件反射的讶然,这是母亲第一次这么不相信自己的话,一定是刚刚电话里那个男人说了什么不好的话。

    “没做什么啊?”不会吧?她知道了?可是权墨不像是会把这种事情随意说出来给别人听的人啊,更何况这件事还涉及到了米苏,这事说出去怎么说也对米苏的名声会有一定影响。他不是说米苏是他的女朋友么?

    黎月眸底满满的犹疑毫无疑问的落入了黎母的眼里,黎母眼神一凛,她竟然被自己的亲生女儿给摆了一道,这说出去会不会笑死人?自己是不是真的对这个女儿太好了,以至于她连自己都去利用?

    能爬上黎太太这个位置黎母自然是有自己的本事,没点手段也坐不到这个位置,毕竟这种的大家的主母并不好做。

    虽然明白权家不可能就这么和黎家对上。

    只是权墨今天的话让她莫名的心里发慌,看看身旁沙发上盘腿抹眼泪的黎月,心里突然多了几分烦躁,转身走上楼梯上了二楼。

    见母亲一言不发的回房不再管自己,黎月心里突然涌起几分不甘,为什么所有都向着那个女人?就连自己的亲生母亲对自己遇到这么大的事情都置之不理,完全不像米盛天对待米苏的模样。

    虽然那个米苏最后还是死了,可是,至少她在世的时候,米盛天对她真的已经是宠溺之至。

    甚至一度成为佳话。

    如果自己的父母对自己有米盛天对米苏一半好,她追楼奕沉或许也就不用辣么辛苦。

    黎月羡慕米苏,有一个对自己好到没原则的父亲,米盛天那个人,碰见关于米苏的一切,都能瞬间忘记什么是原则。

    想必权墨那样的人,在电话里仅仅是只会提黎家怎么样的,黎月就算不是很了解自己,却很了解权墨,黎月一直知道权墨不喜欢自己,可是她喜欢的也不是权墨,她的一颗心全部给了楼奕沉,她想做楼夫人,他爱不爱自己不重要。

    重要的是,黎月知道自己爱楼奕沉就够了。

    黎月看着客厅里精致的家具,眼神放空,陷入沉思。

    黎月爱楼奕沉,不是喜欢,是爱,却爱的卑微,爱的失去了自我。

    想想以前的黎月,只知道去想尽办法驱散楼奕沉身边的女人,想尽办法让那些女人不再靠近楼奕沉,甚至于为了楼奕沉去做任何事情,包括陷害米苏。

    陷害米苏那件事其实是她提的。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