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权少宠妻百分百 > 第22章 将计就计

权少宠妻百分百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22章 将计就计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你整天都在瞎想些什么啊,好了出去了,再不出去那些人该开始怀疑我们的性取向了。”

    米苏翻了个白眼,带头走出门。心里却一阵凛然,她真的没有想到特别行动小组的人会有这么敏锐,连小美都感觉到了自己不是米苏了么?可是那又能怎么样?她是魂穿,就算去验血验dna,她也还是米苏。

    不过,还是得注意了,毕竟未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

    米苏没有再管小美,径自去了洗手间给自己补了补妆。才发现自己今天的衣着正是适合赴约……勾了勾唇,什么研讨会,其实不就是个跨市的任务。

    那楼奕沉手也真的够长,竟然逼的权墨带着他们跑来这个城市开会布置任务,他到底做了多少见不得人的事情?

    微微抿唇,刚刚擦上唇的唇膏晕染开来。

    弯了弯眸子。竟然看见身后站了一个男人。

    他欲言又止,终究还是丢下一句,“自己小心。”

    离去的眸子里带着几分没好气,米苏意识到这些的时候不住愣了愣,他没好气什么?不是他让她去接近楼奕沉的么?

    最后看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打开微信,楼奕沉果然发了一个饭店的定位过来。

    米苏弯了弯眸子。却没有想到这一次赴约,竟然会碰上楼奕沉的不怀好意。

    楼奕沉驱车提前到了饭店,点了两杯红酒。

    一片类似泡腾片的东西被丢入对面的酒杯,很快晕散开来,消失无痕,他的唇角勾起一抹势在必得。

    米苏随着服务生的指引,在楼奕沉对面坐定。看着桌上摆好了的红酒,没有错过楼奕沉眸底的那分惊艳。

    提了提胸前的布料,米苏双手不着痕迹的遮挡住胸前半露的春光,心里不由咒骂了几句替她挑选裙子的权墨几句。

    在房间看着资料的权墨不由打了个喷嚏。

    殊不知自己已经被某人记挂上了,其实权墨也是挺可怜的,他只是让人去帮米苏买了条裙子,只是没有想到那人竟然会挑那样的款式。

    看到的时候,权墨都忍不住感觉到自己身下开始泛起几分灼热,为了防止在大家面前出糗,他才快速的结束会议,回到房间冲了个冷水澡,连他都这样了,更何况楼奕沉那样的人。

    “真是不好意思楼总,我来迟了。”

    “没事,我也没早多久。”

    楼奕沉笑着,笑意却没有达到眼底,如果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就为楼奕沉礼貌折腰了。可是,她是米苏,他曾经的妻子。他眼底的那几分不耐烦,早就明显的暴露在了她的眼前。

    “点菜吧。”

    说着米苏拿起菜单。却被楼奕沉拦住了手,“不用了,我刚刚点好了。”

    米苏诧异的抬眸,“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我刚刚来的时候上网查的这家店是要先买单才上菜的。”

    楼奕沉低低笑开,清俊的脸上多了几分柔和,“我一个大男人,哪有让女人请客的道理。”

    闻言,眸子不由又睁大了几分,米苏放在底下的手却紧了紧,面不改色的笑着,“楼总破费了。”

    “不会。”

    那只温热的手覆上米苏放在桌上的右手。

    底下抓着手包的手不由又用力了几分。

    米苏勉强的勾唇,明显的感觉到楼奕沉的刻意。

    “那让他们上菜吧。”

    不知道是不是米苏的错觉,在楼奕沉的手覆上自己的手的时候,旁边竟然有闪光灯的光线一闪而过。是被拍到了么?

    她诡异勾唇,按照权墨在短信上说的,他晚些时候会到,那么这个拍照的人就绝对不会是权墨的人。权墨那个人向来不屑去干这些乌七八糟的事情。

    米苏挣开楼奕沉的手,按响呼叫铃。

    不一会儿服务生就过来了。

    “您好,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楼奕沉慵懒的开口,“上菜吧。”

    在他看向服务生的时候,米苏飞快的将楼奕沉面前的酒杯和自己的酒杯对调了一下。

    开什么玩笑,楼奕沉什么样的人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对味道本来就有特殊的嗅觉的她打死都不信那个酒没有问题。

    这个男人,真的是越发放肆了。

    眸子冷了几分,对后面的事情却越发的好奇起来。

    她好像从来没有看过楼奕沉在自己面前出糗的模样。

    想着,服务生已经离去,楼奕沉的眸子转回到米苏身上,目光不着痕迹的在她的胸前徘徊,这个让权墨重视的女人,如果成了自己的人,是不是就可以更好的替自己牵制权墨呢?

    权墨猜的没有错,楼奕沉从来就没有真正相信过权墨,彼此都是逢场作戏而已。

    只是,比的是谁的演技更加的高超而已。

    楼奕沉拿起桌上的酒杯微微抿了一口,却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

    米苏弯了弯眸子。

    “楼总别急着喝酒啊,一会儿醉了就不好了,我驾照都没带来。”

    言下之意让楼奕沉少喝一点,可是米苏相信,楼奕沉不会听劝的。

    果不其然,楼奕沉像是要像米苏证明什么,“没事,我酒量还是可以的。”他端起酒杯再次抿了一口。

    米苏的眼眸掠过几分狡黠,脚下的高跟鞋都忍不住微微顿了顿,“楼总开心就好。”

    反正她是劝了,听不听就是他自己的事情了。

    米苏在心里默数了几声,楼奕沉竟然就那么倒在了桌上,她的心里一阵后怕,还好喝那杯酒的不是自己,不然这个男人趁自己倒下对自己做些什么就完了。

    那时候,就算是跳进黄河都救不回来了,米苏还记得这个男人在自己死之后怎么污蔑自己名声的,竟然用自己最敬重的爷爷的手。

    回过神,米苏起身把门反锁,从包里拿出屏蔽信号和电磁波的仪器,这种环境下,就算针眼摄像头和窃听器怕是都没有半分用。这都是上面给的设备,却被权墨准许让米苏带上。

    之前出门的时候小美送出来她的包说是权墨让给的,她才发现她的包里多了这些,让她看着点用。

    做好了准备,米苏开始在楼奕沉身上翻找着那样的东西。
权少宠妻百分百》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