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八十章 传说的故事(一)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八十章 传说的故事(一)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天云儿和妍儿照常来到海滩边,捡被海浪冲上来的贝壳和海鲜的。

    那天妍儿整个人都没有了以前的高兴和活泼,整个人都是郁郁寡欢的,如果不知道内情的人,一定会认为是妍儿的家里面出了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可知道妍儿家里面情况的人,就觉得妍儿整个人都是心事重重。

    期间云儿见到妍儿情况有些不对劲,开口试探了一下妍儿,可妍儿始终对云儿或者是任何人都一句话都不说。

    这样的情况一直持续到了今天发生了苗伯进屋盗窃龙鳞,妍儿打昏在海滩上,人赶到那里以后,原本是昏过去的妍儿,居然会的凭空在海滩上面消失的了,真的太奇怪。今天下午在询问完听云儿前因后果后,为了证明云儿所说的话是真是假,他赶紧私自去找了周秀才,周秀才告诉他,的确在前段时间妍儿和云儿两个深夜去找他,还问他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在周秀才哪里证明完了以后,为了更加洗清云儿的嫌疑,他去了村尾找了一趟道士,更巧的事情是道士突然间有事外出,根本没有在家。

    他只能先组织一些村子里的青壮劳力的年轻人沿着海边在寻找看了看,正好今天是一年一度的退潮的时间,如果苗伯真的是丧心病狂为了龙鳞不仅把妍儿给打昏了,为了防止事情的败露,甚至不顾同生活在村子的里情义,打算毁尸灭迹的话,直接会把人丢进海里喂鱼的。

    他一边组织村子中的年轻人沿着海边寻找着妍儿,一边跟云儿策划一个计划,让苗伯自动把龙鳞给拿出来,先不说这个龙鳞是圣物,就先说说苗伯为了龙鳞居然会丧心病狂的不顾妍儿为村子所错的事情,对大家的好,做出这种令人发指的事情。

    像这种的行为,村子里的老老少少是绝对不会允许的,如果不把苗伯的尾巴给揪出来,以后还不知道在村子里面会发生什么事情?

    于是他就跟云儿合谋了今天晚上在妍儿家和祠堂的两场戏,果真在刚开始在妍儿家对质的时候,苗伯就一点气都沉不住了,想立刻把全部的事情都推给云儿身上,让云儿做这件事情的替死鬼。

    无论他和云儿怎么使用招数,始终不能把苗伯露出来的狐狸尾巴给稳稳的抓住,实在是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只能继续和云儿演下去。

    在苗伯的提议下,村子里所有人都汇聚在了祠堂里面。

    谁知道,就在刚才云儿把事情的真相说了出来的时候。

    座在椅子上的苗伯越听越觉得云儿话里的意思,就是冲他来的,原本已经够不沉稳的苗伯瞬间就开始对云儿发难。

    随着苗伯的发难,更加印证他和云儿心中的想法,同样也正中了云儿的下怀。

    于是乎在云儿三言两语的攻击下在加上这个时候突然出现的妍儿的母亲,在这种双重夹击一下。

    不知道是苗伯不堪内心的压力还是其他问题,居然承认是他打昏了在海边站着的妍儿,从妍儿手中把龙鳞给拿走的。

    只不过就比如刚才所发生的事情一样,苗伯根本就不想把龙鳞给交出来,不仅如此,妍儿的母亲和父亲也想知道事情真相,可这件事情的真相可以说匪夷所思,真的不知道应该从什么地方说起,不可能告诉妍儿的父母,说妍儿是被海里的龙太子给带走了吗?

    村长面无表情的,慢慢朝跪在蒲团上面的苗伯走去:“苗伯,你一直都是村里德高望重的老人,又何必为了一件龙鳞就遭受村规吧!你应该知道村规有一条就是全家受罚,而且连在襁褓里的婴儿都不会放过。”村长见到苗伯是软的不吃,看来只能用硬的了啊!试试用村规来朝苗伯施压。

    跪在蒲团上面的苗伯,嘴角露出一丝不屑的笑容,完全没有把村长所说的话放在心上:“你觉得你们凡人的棍棒能伤我半分吗?”

    苗伯这话一出,全村人的眼睛直愣愣看着跪在神像面前的苗伯,简直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或者自己所听到的话啊!苗伯说这些话不仅是在藐视村长的权威,更是亵渎了百年来渔村一会恪守的村规。

    站在一边的云儿若有所思的打量着跪在蒲团上面的苗伯,突然间冒出了一句话:“你不是苗伯,你到底是谁?”

    还没等全祠堂的人反应过来,就见到一个身穿着破烂道士道服,身上散发着浓浓酒气的道士走进了祠堂,定眼一看,来人就是住在村尾小屋里的道士。

    所有的人还没弄清楚为什么道士突然间出现在这里,看到道士身上穿着的衣服和那头永远都是乱糟糟的头发,全村的人,大部分的人都满脸嫌弃的看着走进来的道士,真的恨不得立马把这个疯道士赶出祠堂,不要站在这里侮辱列祖列宗。

    在众多的乡亲们,只有村长和云儿知道这个道士出现在祠堂里面,肯定祠堂有什么东西能让这个表面是浑浑噩噩的,对什么事情都没有放在心上,其实心里面对什么事情都明明白白的道士过来的,唯一的可能就是一下子就变得十分奇怪的苗伯。

    云儿敏感嗅到了飘荡在不同寻常的气味,就赶紧先让自己的父母带着妍儿的父母悄悄离开了祠堂,先不管冒充苗伯的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就先管管的等会双方打起来了,肯定要波及到无辜的人,以防万一她还是先让父母和妍儿的父母离开了,接着才上前把她的想法告诉了村长。

    这个时候村长在反应过来,赶紧把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聚在一起,把现在的情况告诉了的老人们,让这些老人们转告一下大家,让大家赶紧悄悄退出祠堂,不要打扰到道士和苗伯。

    苗伯感觉到祠堂的人在慢慢退了起来,身体也从蒲团上站了起来,还没等苗伯身体完全站起来。

    祠堂里还有些没有完全走出来的人,就听到歪歪扭扭站在祠堂门口的道士,用讥讽的口语对着‘苗伯’说道:“难道堂堂的妖魔界的魔皇风行的要挟持人类,才能完全离开人间一个小小祠堂和渔村吗?”

    ------题外话------

    推荐好友文文《第一夫人:你好,总统先生》/疏影斜月

    国民没想到,总统先生在29岁这一年,没有迎娶a国第一名媛,反而娶了一个灰姑娘。

    当某天,记者采访阁下的时候,问道:“请问阁下,您和夫人如此相爱的秘诀是什么?”

    总统阁下眉眼荡漾着缱绻柔情,“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彼竭我盈,故克之。”

    记者一头雾水。

    阁下笑而不语。

    在家看到采访的夫人阁下面色黧黑如墨,咬牙切齿,眉宇间隐含娇羞。

    “这个流氓!”

    记者一定想不到,尊贵优雅的总统阁下,说的是房中之术。

    夫人如果闹脾气,在床上教训一下就好了。如果一次不行就两次,三次之后,夫人阁下绝对如猫咪一样乖顺。

    这篇是一篇治愈系宠文,真心希望每位读者都能择一城终老,遇一人白首。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