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七十二章 故事(七)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七十二章 故事(七)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云儿双眼紧紧盯着座在右侧头苗伯,嘴角带着一丝微笑朝已经忘乎所以的苗伯走去。

    “你想干什么?”一直在正面前站着的村长见到云儿嘴角带着诡异的微笑朝苗伯走了去,深怕被揭穿阴谋的云儿会做出一些可怕的事情,赶紧上前拦住了云儿。

    云儿正眼看着拦在面前的村长,也知道她现在村长和乡亲们心里就是一个杀人犯,根本没有任何说话的余地,造成这一局面全部都要眼前这个被村子上下的乡亲们信奉没有任何缺点,德高望重的老人。

    “不想干什么?就是有一个问题想请问一下苗伯。”云儿对着都快提到嗓子眼的心。

    “什么问题?不能站在这里说?”村长语气不好的质问着云儿:“为什么要朝苗伯走去?”

    “好,我就站在这里说。”云儿笑着对着村长点了点头:“苗伯,请你把你身上的东西拿出去吧?”

    云儿这一句话脱口而出,座在椅子上面苗伯脸色大变,怒视着云儿:“什么东西?我不知道,你不要在这里给我转移目标,妍儿就是你杀死的,你还想在祖先的面前巧言善辩的,你可知道是犯了什么村规。”

    苗伯的话一说完,安静的祠堂再次恢复到了议论纷纷的,有些村民直接指着云儿大声辱骂着,甚至就是让村长赶紧把这个杀人凶手按照村规惩罚,不能再给这个杀人凶手什么机会、

    云儿完全不理周围乡亲们的议论声,整个目光都放在了不安的苗伯身上:“苗伯,现在可是在祠堂里,是当着祖先面前,你能告诉我,在十天以前,我和云儿捡到龙鳞东西的时候,在岩石后面偷看我们的应该是你吧!”

    苗伯轻蔑一笑,正想回答云儿的问题,眼角无意间瞄到了放着祖先牌位的地方,紧张的不由咽了一口口水,放在腰带上的手也不由的捏紧了。

    村长和乡亲们见到苗伯这一幕,激动和愤怒的乡亲们也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苗伯,都希望苗伯能回答云儿刚才的问题。

    村长见到苗伯紧张的样子,心里也明白苗伯有事情在隐瞒着他们,开口朝苗伯施压着:“苗伯,现在大家都在祠堂里,举头三尺有神明,希望你能如实回答云儿的问题?”

    座在椅子上的苗伯眼睛再次看向放着祖宗牌位的地方,额头上面的冷汗不停往下流了下来,双手紧紧抓着椅子上把手。

    苗伯突然间大笑了起来,表情十分轻松站了起来:“村长,你不要忘记十天前我是和你们一起出海的,将近天黑了才回来的,你不要忘记了。”

    村长被苗伯怎么一说,也想了起来的,连说了几个字:“对对,”恍然大悟指着苗伯说道:“是的,十天前苗伯的确是跟我们一起出海,根本没有时间和机会去海滩边啊?完全不是一个方向?”

    云儿早就料到苗伯会怎么说,一点也不慌张的问着村长:“村长,我记得以前苗伯每次打鱼回来,都喜欢去海滩边上洗一些小海鱼吧!”

    苗伯也很镇定的抢在村长要说话之前,说道:“是啊!我是喜欢去海边洗一些小海鱼,那天晚上我的确去了海边怎么了?”

    云儿听到苗伯的话,嘴角扬起了一丝得意的微笑来:“村长,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龙鳞就在苗伯手上。”

    “果真是你。”村长满脸失望看着苗伯:“把龙鳞交出来,不是你的,得到不义之财,小心得到报应。”

    画面的变化太快了,所有的乡亲们都被这一幕弄得云里雾里,根本不知道村长为什么态度会变化的那么大?不是云儿是凶手了吗?怎么一转眼的时间村长又满脸失望看着苗伯,不仅是村长用失落的表情看着苗伯,甚至其他几位村子里德高望重老人也是不敢相信看着苗伯,就像看一个陌生人一样。

    苗伯也知道他被村长和其他几个人还有云儿摆了一道,静下来回想起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彻底是恍然大悟了起来。

    苗伯见到这种情况,也不想在辩解什么:“是,我承认妍儿手中龙鳞的确在我这里,我只是把妍儿打昏了而已,我不承认妍儿是我杀死的。”

    村长望见苗伯脸上没有一丝后悔之色,也明白了现在苗伯已经被龙鳞迷住了心智,要不然也不会不顾同村关系,甚至不顾村规严厉的惩罚,还做出如此可怕的事情啊!

    云儿不在淡定了,激动对着苗伯说道:“你最好把龙鳞拿出来,要不然你会遭到报应,龙鳞不是任何人可以拿……。”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一阵悲伤的哭声给打断了。

    大家转头一看发出声音来的人是妍儿的母亲,妍儿的母亲在同村好心的妇女搀扶下,晃晃悠悠的好不容易走到祠堂里。

    就在大家的注视之下,妍儿的母亲脸色苍白的推开搀扶着自己的妇女。

    祠堂里面的乡亲们和村长见到这一幕,都嘴上了嘴巴,有个人乡亲们见到妍儿的母亲,心里很不是滋味,想上前扶着有些晃晃悠悠妍儿母亲,可每上去一个人,都被妍儿的母亲无情给推开了,甚至包裹了妍儿的父亲想上去搀扶着妍儿母亲,都被妍儿母亲给无情的推开了。

    祠堂里的所有人看到这一幕,都不敢在上前搀扶妍儿母亲,只能站在一边看着妍儿母亲一个人努力走向事情的罪归祸首苗伯。

    苗伯见到妍儿的母亲虚弱都要朝自己走过来,害怕的连身体都是颤抖,见到这种阵势,连忙一个转身,大家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跪在了垫子上,面朝着祖先牌位跪着,无限的忏悔。

    云儿和村长见到这一幕,赶紧上前扶着已经摇摇欲坠的妍儿母亲。

    “老嫂子,放心,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答案。”村长真诚对着妍儿母亲说道:“其实妍儿的消失跟龙鳞有关系。”

    村长这句话一出,整个祠堂里村民都看向了村长,都想确认是不是他们耳朵出现了问题,导致听错了。

    原本好不容易安静下来的祠堂,瞬间再次热闹了起来。

    有个别胆大的村民实在是忍不住心中的好奇,站出来问着村长:“村长,刚才你说什么?龙鳞,你是不是在开什么玩笑啊?世界上面怎么可能有龙这种东西?更不要说是龙鳞。”

    村长听到村民怎么一问,也意识到刚才他说错话了,可话已经说了出去,已经是收不回来了,看向一边搀扶着妍儿母亲的云儿。

    云儿也没有想到村长一急就把龙鳞的事情对村民说了出来,现在的事情已经不受控制了,已经完全偏离了方向。

    虽然妍儿母亲在妍儿的事情受了很大刺激,身体有点不好,但是脑子还是很清楚,在村长说龙鳞两个字,一下子就抓住了重点。

    “村长,你说什么?龙鳞?”妍儿母亲抬起虚弱脸庞看向一时间说漏嘴的村长:“云儿,到底是出了什么事情?你们是不是有事情隐瞒我和妍儿的父亲?”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