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四十九章 传说的故事(中上)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九章 传说的故事(中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见到这种情况,就算他不想在承认那个词语,那个词语也会生动呈现在大家面前,已经不得不让他去正视这件事情,或许他和儿子今天运气真的很不好,真的遇到了村子里面老人们口中所说的幽灵船。

    他们世世代代的生活在渔村里面,他从小有记忆会走路的时候就跟随父亲一起出海打渔,有时间出海打鱼一起就是一两天的事情,有些时间如果超过一两天时间,在海滩上面就会在等候的。

    反正从他有记忆开始,会跟父亲出海打鱼开始时常有这种事情发生的,以前他弄不懂为什么要这样,他心里面对这种做法很不理解,还以为只不过迟了一两天而已回来,又不是去出生入死,有必要弄好像回不来的样子吗?

    后来越长越大,跟老辈出海打鱼的次数越来越多,跟着不同老人出海的打渔,也听到了不懂的故事和事情。

    又一次他和长辈们一起出海打渔,他还记得那次的情况和这次的情况可以说是一模一样,都是海面上没有任何风浪,天气也好的不得了,渔船周围全部都是一望无际碧蓝无波海面,根本没有其他船只行驶着。

    他们当时正在打鱼,正在为打上来的鱼非常多而高兴着的时候,突然距离离渔船不是很远的海面上突然间出现了有大型渔船,他们这些头一次跟老人家离渔村很远海上打鱼,有点兴奋,见到那艘大型渔船经过,就高兴的大声跟渔船打着招呼。

    他的声音也惊动在一边拉渔网的老人,老人家抬头一看,先是一惊没有说话,接着看见距离渔船不是很远那条渔船朝他们快速行驶了过来,就赶紧让把的布在海里面的渔网赶紧拖上来。

    他们看到老人家有点奇怪,刚想问老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毕竟有些渔网在刚刚布在海水里面,现在收网的话肯定是没有任何的收获啊!他们刚想问出心中的不解,正眼一看老人收网的速度越来越快,好像身上有一些使不完力气,而划船的人是跟他们一起从小长大的玩伴,也是老人家的儿子,老人家儿子也好像是身上又用不完的力气,猛烈划着船。

    他见到如此情况也把心中疑惑全部都完结了,帮助老爷子和老人家儿子一起划船和拉渔网,虽然布下渔网到收起渔网时间有些短,但是渔网还是有着大小不一的海鱼,这个时候也管不了渔网里面有些小鱼是吃不了的,抬头看见老人家只是低着头拖着海水的渔网,根本来不及或者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只想着海里面的渔网。

    见到这种情况,他也不好在说什么,继续低着头帮助老人把海水里面的渔网分别都拖在渔船的夹板,唯一让他没有看见的事情是老人在拼命拖渔网的时候,老人家还时不时抬头看向那艘向他们驶过来渔船,最后老人家见到那艘渔船离自己渔船越来越近,也不在管海里面还有多少布好的渔网,大声冲着正在划船的儿子和另一名同村小伙子说了一句话,赶紧划,对着有转过头让他把背篓里面的剪刀或者锋利的刮鱼刀拿过来给老人。

    他见到老人哪张慌张的脸,让他不敢在说一句没有用的话,他赶紧转身拿过栓在夹板上面的背篓,在背篓里面翻找着老人所说的剪刀或者是菜刀,反正他估计老人要这些东西就是为了把渔网给剪断,只要找到一样就可以了。

    把这个背篓全部翻了一个遍,终于在背篓最底下找到了已经快要生锈的剪刀,真的有点担心这种剪子能不能把长时间浸过海水渔网给的剪开掉。

    就在这种内心中充满担心的时候,再次听到老人焦急的催促声音,这种情况也顾不得剪子到底顿不顿了,面无表情的转身把手中剪子递给了老人家。

    老人家看都不看剪子一眼,就拿着剪子蹲在船上,把渔船外框上还来不及拖上来的渔网剪开,可惜剪子的力度真的就像老牛拉车,不是速度。

    他见到老人如此吃力,再次转过身去,低头继续找着背篓里面有没有锐利的工具可以使用,把背篓里面所有的东西都快翻了一个遍,终于在衣服的角落里面找到了一把刚刚做好的小刀,伸出大拇指试了试刀刃是不是锋利,不是不要紧,一试差点没有把小拇指的皮肤给割破了。

    他手上拿着小刀,见到老人手上拿着剪刀正在跟渔网做着斗争,真的是不忍心在用这种事情打扰他,怎么一想,也只能自己蹲在渔船里面,手上拿着小刀割着用拳头一样厚度的渔船。

    在他和老人努力之下终于把渔网割开了,接着老人站起来就对在站在船尾上儿子说道,用尽全力划,最后老人嫌弃儿子划船的速度有点慢,根本就甩不了尾着他们渔船身后的大船。

    老人从脚边分别抽出两个船桨来,看都不看他一眼,就把手中一把船桨朝他扔了过来,接着就让他赶紧划,必须甩掉跟在屁股后面的渔船。

    在他们共同的努力之下,也不知道到底的划了多久的时间,直到那艘船追不上他们以后,甚至到了在海面上看不到那艘船的踪影。

    老人在休息了下来,整个人气喘吁吁座在渔船里面,四处望了望确定没有见到那艘大船的踪影,终于自言自语说了一句,谢天谢地谢祖宗,终于抱有他们顺利脱险。

    这个时候在船尾划船的老人家儿子也见到没有那艘船的踪影,整个人一下子就座在渔船夹板上面,差点没有把整个渔船给弄翻掉。

    渔船上的所有人经过这些事情后,终于可以休息一会儿了后,所有的人都表现出来筋疲力尽,没有任何力气,气喘吁吁靠在渔船上,就像丢了半条命一样。

    老人看见儿子眼神发呆,心里很担心朝船尾走了过去,摇了摇儿子的身体,见到儿子还有反应也就放心了下来。

    因为刚才的事情,所以在渔船上面四个人都很累,就把渔船停在了海面上。

    正在休息的时候,他终于对老人家问出了刚才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突然间就像有什么可怕的东西在追逐一样,赶紧逃命。

    老人听到他提出来的问题后,站起来对着空气中深深呼吸了一口气,转眼看着个个精疲力尽的他们:“我们刚才就是在逃命,如果我们刚才迟疑一秒钟的话,我们今天就活着见不到亲人了。”说完,老人再次叹息了一次。

    后来从老人话中知道原本那艘根本不是行驶在海面上的普通船只,而是老辈人世世代代流传下来的幽灵船。

    当时第一次听到幽灵船这个词语的时候,也觉得肯定不是什么好词语,也没有打断老人说故事,静静座在船上听着老人所讲的事情。

    原来幽灵船就是在海上所发生灵异事件,幽灵船只有在海上才会发生的,海上幽灵船就像在陆地上面有人路过坟地看到鬼影一样。

    从老人口中了解到幽灵船就是那种在海上没有人行驶的船,幽灵船之所以能在海面上行驶,不是靠人力行驶在海面上,这些船会行动自如在海上行驶,全部都是因为是船上留下灵魂让它们在海上没有任何阻拦行驶着。

    不仅如此,老人还说这种船一直保持着没有出事前一样,就好像时间就在出事前那一刻停止了,船上的东西还是保持着原有的模样,一点都没有腐烂,但是就是在船上找不到任何人的影子或者是尸体,谁也不知道在船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

    因为这些船会是不是想幽灵一样,然后又想幽灵消失,所以千万不能跟这种幽灵船对抗上,要不然活下去机会真的很少。

    中年男人把小时候从老人哪里听到的故事来来回回想了一个遍,就是希望能从故事里面找到一丝能解救他们的办法,可惜来来回回把老人所说的话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筛查一边始终找不到一丝有用的信息,正在中年男人有些挫败的时候,突然听见和见到楼梯口反射的人影和脚步声音好像朝第二层走了下来。

    船舱里面的空气和时间真的就像凝结了那一刻,两个人都被吓得不敢再呼吸一次,整个人座在楼梯上面大气都不敢,直到看到人影和声音都顺着楼梯朝这边走了过来,可是空气中肉眼根本没有看到一点实物,中年男人这个时候才意识到,真的大事不好了,赶紧拉起一边完全都吓得走不动道的儿子朝相反方向走去,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二层船舱尽头应该还有通往下一层船舱,下一层的船舱一般来说应该是放一些贵重东西的地方,比如宝石或者是从各国运过来的金币之类物品。

    中年男人二话不说拉着儿子就朝船舱的尾部跑了过去,果真没有跑多久,就见到有一块用漆黑木板盖住往下的楼梯,父子一边看着朝这边走过来的动静一边用力把漆黑木板给拿开,在父子两个合力作用下终于把漆黑有沉重木板拿开了,果真豁然呈现出来一个楼梯通道。

    中年男人见到底下船舱没有任何烛光,反而亮度跟第二层船舱的亮度差不多了,还弄不清楚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耳朵听到脚步声音越来越大了起来,不仅如此越来越近了,已经是迫在眉睫,来不及仔细在想什么,就拍了拍儿子的肩膀,让儿子赶紧下去。

    年轻人听见的脚步声音越来越近,已经是来不及思考,听到父亲让他赶紧下去,慌慌张张拿过放在地面上的几根他刚才从抽屉里面得到了蜡烛,左手抬着从柜子上面正在燃烧的蜡烛,顺着楼梯赶紧下到了第三层船舱里。

    在上面看守的父亲见到儿子已经下去了,听见脚步声音已经停了下来,意识到肯定要出大事情,接着就出现了让人羞红的声音,来不及多想赶紧下到楼梯口,接着把放在入口旁边漆黑木盖板,重新把入口盖上,在盖上木盖板一瞬间,再次看了看空无一人二层休息仓,但是耳朵听到的声音是不容让他忽视的,心再一次不由心慌了起来。

    伸手赶紧把入口盖板盖上,才慢慢顺着木质楼梯下到了第三层,一边转身一把让儿子把手中蜡烛给他一根,好让他照一下现在她到底深处在什么位置上,可他喊了半天都没有任何反应,担心先下来的儿子有出什么事情,就赶紧抬头看向儿子,借助了儿子手中拿着烛台上散发的橙黄色灯光一看,看到儿子眼睛直愣愣看着前方,好像是看到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他赶紧顺着儿子所看着方向看去,眼前看到的一切差点没有让他惊呼出来,惊动在上面的那些看不到鬼东西,就在他要发出惊讶声音的时候,他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努力平息着内心的激动和不敢相信。

    他真的不敢相信眼前所看到的一幕,甚至有些怀疑自己不是在做梦,于是伸手掐了掐身上的任何部位的肌肉,希望用疼痛来提醒着自己,是自己和儿子做梦,要不然就是在船上遇到老人口中所说的鬼遮眼,他可不相信这些宝物都保存到现在,就好像是刚刚才从海岸上装到船上一样光鲜亮丽,简直不可思议啊!

    难道这艘幽灵船真的就像老人所说的一样,船在出事前的,不论是船上的物品还是时间还是其他的东西都凝固在了出事前的时间吗?难道他和儿子在这艘船上所经历的事情和看到的事情,包括耳边让人羞红寻欢作乐声音也是在经历以前的事情吗?难道幽灵船真的像老人所说一样,它们之所以可以在没有人划船的情况,行驶在海上还不会沉船,是因为船上的灵魂得不到安息,是这艘船全体人的意志,所以才导致船不会沉没和消失吗?就这样每日每夜行驶在大海上面吗?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