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四十八章 传说的故事(中)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八章 传说的故事(中)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按照常理来说怎么一大艘宝船不管是哪个国家的,都是应该运送名贵宝物的东西宝船,虽然已经快距离目的地只有一段距离了,但是按照他们世世代代就生活在海边,也看够了来来往往各国的各式各样到底多大宝船,每次有这种想眼前这艘大宝船的话,每一艘肯定都是满装了从各国运过来奇珍异宝,对于这种宝船也是海岛所惦记目标。

    就是因为在海上会遇到一些凶残海盗,所以每一艘宝船都会配备一些武装力量就是为了防止这些凶残的海盗。

    虽说现在距离停靠的码头大约只有800海里左右点了,但是周围海域还是会有一些不怕死藐视国法的海盗出现在周围,按照常理来说这种情况甲板上面肯定要留有护卫或者是放哨的人,就算宝船上面的人为了欢呼庆祝终于到达码头了,也不会高兴在甲板上一个都没有留下来吧!真的有点不太符合常理啊!

    身为儿子的年轻人夹到父亲从上来以后,眼睛就没有停止观察过甲板的一切,整个就好像有什么心事一样,难道这个甲板上有什么的不妥地方吗?

    身为儿子的年轻人就开口问着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的父亲:父亲,难道这个宝船有什么不寻常的问题吗?

    身为父亲的中年人听到儿子怎么一说,也彻底反应了过来,对着有些害怕的儿子笑了笑:没有什么事情!走吧我们进去船舱看看,让他们的水手把宝船移开,好让我们离开。

    父亲也休息够了,手掌处在甲板上面就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后,就一手拉起还嫌没有休息过够的儿子,看见儿子身上所穿的衣服有点脏,也让儿子用手拍拍身上衣服所沾上的灰尘。

    儿子一只手等着照路的灯笼,跟在父亲身后,一起走向船舱的位置。

    因为离船舱越近,从船舱传来的声音就越来越尖锐,甚至寻欢作乐发出来的声音让人更加面红耳赤了起来。

    父子两个更加受不了了,已经走到船舱门口,始终迟迟下不了手,真的害怕会打扰到在船舱里面那些寻欢作乐的人,听到从船舱里面传出来的声音不用仔细想也知道的,里面的一幕幕到底有多么的奢侈和奢靡啊!

    父子两个就在船舱门外经过了很长时间思考以后,这个时候突然间一道寒冷的微风吹来,这种微风吹来就是代表海上就要吹起风浪,如果遇到了大风浪的话他们两个的小渔船肯定是不能经受住那么大灾难的。

    在这种情况的压迫下,父子两个也没有任何办法或者时间去想其他的事情,于是父亲伸手敲响了紧紧关闭的船舱门,连续敲了几下,始终没有得到在船舱里面人的回答。

    开先父子两个还以为是船舱里面寻欢作乐的人没有听到,于是父子两个敲门的声音不由加重了一点,希望用巨大敲门声音提着船舱里面寻欢作乐的人,告诉船舱外面有人。

    可惜无能他们怎么敲击,始终都没有得到船舱里面任何人回答,见到阴冷的风再次吹了过来,多次出海的父亲知道距离风浪到来只有四五个时辰的样子,时间已经是等不及了。

    就在父子两个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的时候,无意间低头看向船舱关起两扇门中间的细缝,见到缝隙有一丝丝亮光,身为父亲的中年男人经常在海上和海边长大,也见多识广,知道这种宝船的船舱露出一些丝丝光亮的话,那么就说船舱的内部没有从内部上锁,可以让外面的人随时随地推开,见到这种情况,再想起马上就会大风浪的情况出现,也不管什么礼节,父亲就伸手推开了紧闭的房间门。

    在打开门的那一刹间,从船舱里面突然吹出一阵让人寒毛颤栗的怪风出来。

    站在船舱门口的父子两个都感受到了这一阵怪风,都比不了眼前所看到的一切,眼前的船舱里面充满的温馨和食物的香味,可是一个人都没有说,也桌子上面的菜,有些菜都已经见底了,父子两个都被眼前发生的事情给吓呆了,看到这一幕瞬间就让父子两个联想到刚开始打开门从离开想他们吹来的奇怪风,从心底深处不由冒出了一丝丝恶寒来,再次看向船舱里面,船舱里面的布置十分温馨,船舱的木强上挂着各色当地的物品,看来船的主人给在意他这艘船,不仅如此的放在各张桌子上面菜肴就像刚刚煮好而端上来的。

    站在船舱门口的父子在心里面怎么一想,就不在害怕了起来,大胆走进了船舱里面,这个时候寻欢作乐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不仅如此刚才还推开的船舱的门,在没有任何外力作用突然间关了起来。

    留在船舱里面的父子两个,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着实吓了不清,在加上耳边不时响起了寻欢作乐的声音,年轻小伙子再也受不了,想打开船舱的门离开,回到自己的小渔船上。

    身为父亲的中年男子也同样被吓到了,不够还没有儿子的慌张,他脑筋里面还有一点思考的能力,看到儿子想转身离开这个船舱里面,眼疾手快的就抓住了要离开的儿子。

    中年男子脸色不是很快,双手抓住儿子肩膀说道:你冷静一点,不要自己吓自己,越慌乱就越没有能力去思考这件事情前因后果,事情就越可怕,你不要忘记你是我的儿子,以后如果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话,你就是这个家里面顶梁柱,知道吗?事情已经发生了,就要冷静下来的想办法怎么去解决知道吗?

    原本乱了章法的儿子被父亲怎么一说,也安静了下来,不在慌张什么,身体也不在因为害怕而颤抖着,可是严重惊恐如果没有一时半会是消除不了和冷静下来的。

    中年男子捡到儿子怎么样,就先让儿子座在楼梯上面先冷静下来,才说其他的事情,接着中年男子和年轻男人都座在楼梯上面休息着,中年男人努力克制着心中的害怕,不要内心的害怕主脑着自己的思想,要不然他和儿子就真的不能活着出去。

    中年男人这样一想完以后,抬起头看向船舱里面一切,和耳边不断想起来一些让人羞红的声音来,现在必须先解决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就是为什么这艘船会是这种样子,船舱里面根本就没有人,还会这些不可思议的事情来,环视了一圈后,最后把目光放在角落里面一个楼梯口,刚才他怎么没有注意到角落有一个楼梯口啊?难道是他刚才有些慌张遗落下来的吗?还没有等他弄清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就见到从船舱底下反射上来的微微灯光,真的希望这些声音都是从下面传上来,那么他和儿子就真的不会再慌张,他心里面也不会往一方面想什么,那么刚才无论是船舱的门是怎么关上,都不可能是自己心里深处所想的事情,那么就没有什么可可怕的。

    就这样中年男人心里面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是自己想得太多了,世界上根本不可能有如此诡异的事情来,如果真的如心里想的那种,今天他和儿子真的就会交代在这里,越想心就越来越乱,乱到根本没有时间去仔细思考现在到底是身处在什么环境中,应该怎么去做才对,想到这些,又转头看了看座在身边至今都还没有反应过来的儿子。

    中年男人伸手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以后,一句话都没有说,站起来朝前往下面楼梯口走去,蹲在地板上面弯腰向下看去,果真看到下面的船舱有跳跃的灯光,只不过声影好像不是从外面的船舱传上来。

    座在船舱楼梯上面的儿子见到父亲蹲在地上,双手杵在地板上,整个头和半个后背都看着下面的船舱,迟迟没有抬起头,见到这种样子,心里就紧张了起来,也不在害怕和惊恐什么,一步一步朝蹲在地上父亲走去。

    没有用多长时间,就走到了父亲身边,轻声询问着父亲到底下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完全对子耳边的声响置之不理。

    弯头观察着下面船舱的中年男人,听到了儿子的声音,也从楼梯口抬了起来,开先并没有回答儿子所说每一句话,而是反问着儿子说:问儿子心情是不是好点了?可不可以用正常脑袋来思考这些事情。

    儿子听到父亲怎么一问,见到父亲没有什么事情,也不在害怕,冲着父亲摇了摇头,表示已经完全没事了。

    父亲见到了儿子的回答,又望了望儿子那双眼睛,果真见到儿子眼睛中没有刚开始的惊恐,很满意站起来,笑着伸手拍了拍儿子肩膀,表示他对这件事情满意。

    父亲继续对着儿子说道:现在所发现的事情已经不能用正常的思维思考的,如果我们已经不能从那扇门离开,我们就好好在船上寻找一下这些声音到底从什么地方发出来,现在我想下去看看,你要一起吗?还是留在船舱里面。

    身为儿子的年轻男孩听到父亲怎么一说,也明白了现在遇到的事情已经不能用常规思维来思考这些事情,又听见父亲确定,在心里想了一会儿,最终同意跟随着父亲一起去下船舱看看。

    两个父子打定了注意后,相互鼓励了一下,就依次顺着放下去楼梯,慢慢下到了船舱,过了几分钟后,父子两个终于站在了第二层船舱的地板上。

    经过一阵搜索以后,发现第二层船舱是船上员工休息的宿舍区,有些床上还放在船员脱下来的衣服,床上桌子上还点着的没有燃烧完蜡烛,好像人根本没有离开太远和多久的时间一样,可是把二层船舱的休息室全部都找遍了都没有发现一个人影,难道他们会在最底下的划船舱吗?

    父子两个都被眼前所发生的一切给弄得说不话来的,甚至过了很久才慢慢反应了过来。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是儿子,他发现耳边没有了寻欢作乐的声音,四周都被变得安静了下来,赶紧伸手扯了扯身边的站着父亲。

    中年感觉有人在彻他的衣服,吓得转眼一看,见到扯他衣服的人是儿子,整颗抓紧的心才慢慢放松了下来,可接着听到儿子所说的话,心底最后一丝希望就破灭了。

    中年男人赶紧伸手抓住儿子的手朝刚刚下楼的楼梯跑去,等跑到楼梯口的时候,惊讶的发现第一层船舱上面好像有什么人在走动,不由了心慌了起来。

    中年男人和儿子对视了一眼后的,眼中的惊恐根本就没有办法可以去隐藏,惊恐的原因很简单刚才他们从第一层船舱下来的时候。根本没有一点人影,况且刚才他们从自己渔船爬上来的时候,还专门看了看周围海面,海面除了他们这个的小渔船和宝船这一大一小的两艘船在,根本就没有其他的船行驶到了周围啊!

    年轻人见到这一幕早已经是有了免疫力,虽然眼睛里面全部都是一些惊恐,但是脑子还没有乱,见到如此情况从心里面冒出了一次词语,试探性对着一边的父亲说到:父亲,我们不会遇到了老人常说了在海上行驶的幽灵船吧!

    父亲听到儿子怎么一说,放开手中儿子的手,然后默默走到一边的桌子上坐了下来,闭着眼睛对着儿子点了点头,其实幽灵船这个词语一直在心中徘徊,就是不愿意去相信这件事情,她还在心里面祈祷着前往不是老人在口中常说的幽灵船。

    刚才在第一层船舱的时候见到角落有一个通往下面第二层船舱的入口,心里还抱着一丝希望,希望他们上的这艘船就是平常别人用来运货宝船而已,所就抱着一丝态度顺着入口下到二楼的船舱里,希望在二楼船舱里找到一个人影,可以证明一下猜想,可后来发生的事情是直接证明心中的另一个猜想,特别是刚才在入口看到有人影。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