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四十七章 传说的故事(上)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七章 传说的故事(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当时天色已经快黑了下来,父子两个为了满足妻子同时作为母亲口舌之欲,趁着黄昏之际划着自家渔船朝海面划去,父子两个合力把渔船划向远处海面,刚开始父子两个原本就是想在离渔村不远处的海面上打上几条海鱼,够怀孕妻子和母亲吃就可以了。

    儿子看向远处的黄昏,感觉距离天黑应该还有一两个时辰,跟父亲怎么一商量,也同意再把船划远点,给妻子打一些味道鲜美的海鱼回去也是可以,两个父子怎么一商量,就决定两个人一起把渔船划向很远的海面。

    但是让这父子两没有想到的事情,他们在划船的果真,天边天空也慢慢昏暗了下来,另一边的天空已经被黑色夜空占领,天空上面全部都是星星,另一边的天空还是保持着太阳下山呈现出来的黄昏迹象,两种不同的天色在他们头顶上天空相互交挥着。

    正在划船的父子两没有想到,时间就这样匆匆流逝,两个父子见到估计不出半个时辰天就会完全黑下来,就停止了划船动作,看了看周围全部都是一望无际海水,村子一点都看不清了,父子两个都觉得差不多了,父子两个放下手中木浆,合力把放在船上渔网收拾整齐丢下的平静幽深看不清深处的海水里面,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等待上半个小时把网拉下来,看看网中有没有鱼。

    父子就座在船上,其中作为父亲的男人从腰间缠绕着腰带上面摸索半天以后,始终没有摸到自己想要的东西,最后低头一看见到腰间空空如也着,才反应过来今天出门有点急,没有带着,只能悻悻看着远处的海面美景。

    儿子在等待过程中,从衣服怀里拿出两包用牛皮油纸包好的酱牛肉和母亲今天亲手所蒸的白色馒头出来,见到天色已经不早了,正好趁着等待的期间的把吃点东西垫垫。

    父子看见儿子从衣服的怀里拿出的东西,开先有点惊讶,闻着熟悉饭菜的香味也知道这些饭菜是怎么来,一边充满期待一边说着:“这些饭菜是不是你母亲给你的?”

    儿子见到父亲十分了然,看来不用跟父亲在解释什么,就笑着顺着父亲的话说:“嗯嗯,母亲知道我们为了她孕吐要去海上给她打鱼,知道依照父亲你的急性子,脑袋里面想着事情就是肯定趁着天色还没有黑下来,赶紧出海打给母亲打一些海鱼回来,根本没有想到下地了一整天还没有吃饭,而且母亲也怕你不按时吃饭,肚子再次疼了起来,就在我跟父亲要离开家的时候,母亲就快速用两张牛皮油纸拿了几个锅里面刚刚蒸好馒头和下午妈妈刚刚卤好酱牛肉包好拿给我,说等我们忙完这一切以后,把怀里的这些东西拿出给父亲吃。”说着,儿子笑着从身后拿出两袋从家里面装出来的水,水袋是专门用牛皮制作而成非常的大,可以穿三天用水量:“这些水是我以防万一趁着时间装上的。”说完,就把放在夹板上面两个水袋其中一个水袋拿到父亲面前,接着又从身后放在夹板上面背篓里面拿出两个木质的杯子来。

    中年男人身为父亲和丈夫见到妻子的关心和儿子已经会做事情了,心里面充满了无限了安慰,就笑着从装着酱牛肉牛皮油纸中拿起一片牛肉就放在了嘴里嚼着,接着又咬了一口热乎乎大馒头,又望了望儿子倒好的水,没有想到在划船的时候,他还在心里想着,还在责怪自己出门有点急,都忘记用牛皮袋装上一袋没有任何咸味的井水,万一他和儿子在海上迷路了,找不到回去的路怎么办?甚至一点干粮都没有带,万一真的遇到了迷路,到时候他们应该在一望无际海面生活着。

    他们渔村里面生活的人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海边,小孩子从七岁的时候,有了记忆能力以后他们就会带着自家的已经满七岁儿子一出海打鱼,在海上告诉他们耐以生存海上环境,如果他们常去的地方就会用一张牛皮标注下来,就是让他们以后长大出海打鱼的时候,不要忘记回家的海路,要不然一旦被陷入海上,没有任何的生存条件的话,那么也只能在海面上活活喝死。

    他们虽然世世代代都生活在海边,但是有时间还是会迷路的,在渔村里面就发生过这种事情,他们村子里面的人出海打鱼都不敢离开村子太远的地方,就怕找不到回来的路,最后被活生生渴死在海面上,还没有人可以收尸。

    就是因为这样,所以他们每次有大型出海打鱼活动,每家都必须带足在海上生活半个月的干粮和干净水,就是以防在海上突然间找不到回去的路了,如果在着半个月内能找到一个没有人居住小岛上岸的话,那么代表还有一丝希望,如果找不到就用着半个月之类期限在海上找到回家的路。

    所以刚刚见到渔船离村子已经很远,再想起来为什么出来的时候就算没有食物,都要准备期间足够的用水,万一在海上出现了什么问题的话,四面都是海水,到时候就真的就是得不偿失啊!

    可现在儿子和妻子把所有的事情都想好了,根本就不用他担心什么,而且看了看周围的风景也是他们村子里面人常来地方,如果不出现什么大型的风浪应该是不会发生迷路的情况,怎么一想,身为父亲的中年男子再次咬了一口大馒头,喝了一口杯子里面干净的水。

    就在父子两个享受着食物的香味,突然间在他们距离不是很多,差不多只是用十分钟划船的距离停着一艘充满了灯火的大船,甚至还从大船上面传来一些让人羞红声音来。

    开先父子两个没有觉得有什么好奇怪,毕竟这一大片海域不可能只有他们一艘小船而已,况且这片区域也是国家允许的海上经商之路,很多国外或者外地的商船都要从这边经过的,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这个时候父子两个都吃饱了,把剩下的酱牛肉和馒头放在栓在夹板上面的竹制背篓上面,慢慢站起来,平稳住小船,接着父子两个人合力拉起在海里面渔网,想看看有没有鱼被困在网里,轻轻一拉就感觉到渔网的重量跟刚才下网的重量完全不一样,就知道肯定渔网里面已经有鱼困在网里,怎么一想身上就有使不完的力气,完全都不管随风飘来让人羞红的话语,父子两个注意力都放在渔网中的鱼,用劲了身上所有的力气把海里的鱼拉上渔船。

    废了很长的时间和力气终于把布在海水里面渔网全部都拖上了渔船,接着渔船上的灯火一看果真渔网里面全部都是一条条活蹦乱跳的海鱼,网中鱼的数量比平时跟大家一起出海打的鱼要多上一倍,正在高兴的时候。

    儿子一转头看向大船所停在的位置上,不看不要紧,一看差点没有被吓到,就大声对着还在为大丰收而高兴的父亲,让父亲赶快划船避开大船,再不快就来不及了。

    正为了收获的事情开心不已的父亲听到儿子慌张的话,就赶紧抬头看去,看到朝这边行驶过来大艘木船,他们的船和那艘大船距离只剩下了五分钟距离,如果不趁现在赶紧划船避开的话,那么结果就是要被船上,依照他们这艘小渔船根本就承受不了,这种大船的撞击,只要轻轻的一撞就会翻船,真的不知道这个船到底是怎么行驶着。

    父亲想到这些,也来不及在高兴什么,赶紧拿起放在脚边船桨,同样也让儿子把放在脚边船桨捡起来,父子两个人一起使劲朝一个方向划去,就在他们拼命避开的时候,那艘船突然间行驶速度变快了起来,根本不用五分钟就可以跟他们彻底撞击在一起。

    这个时候父子两个已经来不及在想什么,就想赶紧使出全力划着船希望避开大船,一边看着大船用最快速度超他们行驶过来,一边手上用尽了力气要避开大船。

    父亲和儿子见到大船离自己越来越劲,额头上面不时的冒出一些汗珠来的,握着船桨的手也充满汗水,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见到已经是躲无可躲的情况下,也只能闭上眼睛求海神能保佑他们平安无事。

    在哪一瞬间父亲和儿子砰砰乱跳的心被吓得的停止了下来,整个空气就是凝结住了,好像时间在那一刻刚好像停止了。

    下一秒就听到轻微碰的一声撞击声音,父亲和儿子吓得迟迟都不敢睁开双眼,直到感觉自己没有被冰冷的海水给包围着,才慢慢睁开了双眼,见到彼此的都完好无损的站在渔船上面,渔船更没有因为怎么一撞击给撞到海里,正当可以松一口气的时候,转眼一看见左侧身边不在是一望无际黑漆漆的海面,而是一艘庞然大物,定眼一看这不就是刚才他们在天还没有完全黑下来看见宝船,到底怎么回事。

    父子两个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就见到从渔船夹板上面丢下来一个木质楼梯,见到这一幕整个人都再次僵硬在原地站着。

    原本父子两个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完全不想理睬的从宝船上面无缘无故没有任何外力作用出现了木质楼梯,父子两个见到自己渔船上鱼没有什么事情,没有因为的撞击再次撞到海里面去,所以就想划着船离开大船回来。

    可是这个的时候他们发现他们的渔船卡在宝船缝隙里面,如果不怕宝船移开的话,他们就根本划不动自家的小渔船,同样在这个时候从宝船上面传下来寻欢作乐的声音越来越大,本来已经够心烦意乱的父子两个,听到这种声音更加心烦意乱,听到如此大的寻欢作乐的声音,也知道管凭他们父子两个在渔船上面的大声呼喊肯定是一点作用都起不了的。

    作为父亲的中年男人看了看从船上垂放下来木质楼梯,然后看了一眼同样看着木质楼梯的儿子,就问了一句话儿子怕不怕?

    身为儿子的年轻男孩听到父亲怎么一说,心中的微微害怕也瞬间消失不见,笑着对父亲说了一个词语:不怕!

    本来这个父亲在渔村里面也是出了名胆大,可以山上砍柴的时候,在山上遇到了一些要命野兽袭击,这个父亲都可以面不改色用手中仅仅有的一把砍柴并不是十分锋利砍柴刀可以跟野兽对峙着,最后还能毫发无伤的把袭击吃人的野兽给打死。

    最后这位父亲把野兽的尸体和在山上简单柴木一起从山上被下来,给家里面和村子改善生活,好好吃一个烤野味。

    面对野兽的男人都不怕,更不要说这些事情了。

    所以这位父亲在见到自己的声音根本不能传达给在宝船上面寻欢作乐的那些人,想离开海上必须要用渔船才能离开,唯一能做的方法就是顺着放下来的楼梯爬上宝船,告诉宝船上面人们说他们的船撞到了他们渔船上面,请他们把宝船行驶开到别处去,好让他们划船离开。

    父亲见到儿子不怕,对着儿子欣慰一笑,接着就伸手扯了扯的放下来的楼梯,看看楼梯结不结实,用力的扯了扯以后,发现绳子还挺结实的。

    作为父亲的中年男人首先一个人爬上放下来的楼梯,向宝船的上面而去,接着身为儿子的年轻男人就围在父亲屁股后面慢慢怕爬上了船。

    父子两个废了九牛二虎的力气终于爬上宝船的夹板上面,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父子两个人在夹板上坐着休息了一会儿,同样眼睛没有休息,用手中提着的灯笼在昏暗的环境照了照,想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万一等会发生了什么事情的话,还可以有逃跑的机会,省得到时候万一发生了什么事情,来不及他和儿子都会命丧在的宝船上面。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