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四十五章 传说(中下)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五章 传说(中下)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这个时候所有的人都围在帐篷前,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约而同全部都看向帐篷的入口,在人群中几个胆子大的人跟在叶伯身后准备是混水摸鱼一起进去看看或者是想验证一下她刚才在海滩边所说话是不是真的?

    谁都不知道叶伯虽然是一股脑想的事情全部都放在了村长身上,但是也知道他身后跟着一群想知道事情真相的村民。

    一直在前面走的叶伯突然间停了下来,转身看着跟在身后全体村民,接着一句话都没有说,回过头继续走进帐篷里。

    叶伯为了以防有人站在帐篷外面偷听,就叫村子里面最信得过的两个中年男人看守着帐篷外面。

    虽然叶伯这样做确实能阻挡了一些好奇心的人,比如说就是叶伯心里最担心偷听的一件事情,但是叶伯这样的非但没有阻止那些好奇心更强的人,反而更加是促使了这些好奇心的乡亲们。

    所有尾在叶伯和代理村长身后的乡亲们都被同村两个中年男人给挡在了外面,也同样中年男人也害怕这些乡亲们会偷听,就开始把围在帐篷周围的乡亲们赶到了距离帐篷差不多有十几步距离站着。

    可叶伯和两位中年男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事情是他们这样自以为安全做法,反而是更不安全的做法而已,虽然乡亲们的人被叶伯和中年男人赶到距离帐篷有十几步地方,但是大家都是有一双的眼睛,况且在代理村长和叶伯先进去帐篷的时候,帐篷上面挂着的帘子并没有放下来,渔村的村民个个都不是近视眼和瞎子,当时的情况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放在了叶伯所下每一个命令,根本没有任何心情会想既然帐篷的帘子没有放下来,可以看代理村长和叶伯动作断定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不得的事情来呢?

    可惜当时所有的村民整个注意力全部集中叶伯所说和所做的每一件事情,根本没有注意到这些事情,正当所有的人全部放在叶伯和代理村长身上的时候,她趁着两个中年放松警惕了时候,同样也趁着大家都没有注意到她的时候,悄悄从人群中一边空隙绕过岩石,岩石正好就在帐篷后窗的位子上,后窗的帘子被放了下来,如果能小心翼翼撩开后窗的帘子,没有发出任何声响的话,应该想偷听和偷看完全是有可能的,这样一想。

    她赤脚踩在光滑岩石上面,废了很多力气,在爬上了岩石上面,趴在岩石上面,伸手小心翼翼撩开窗帘想看看村长和代理村长还有叶伯到底在说些什么不能让他们知道的事情真相。

    他撩开窗帘往帐篷里一看,看到帐篷里面发生的一切,吓得手上帘子一时间都没有拿稳,重新再遮挡住了自己的视线,她整个人都僵硬在岩石上面,她脑子中的画面都是刚才看到帐篷里面的画面。

    一面在心里想到帐篷中的画面就让她惶恐的不行,一面应该理智的做法,应该是说让她立即镇定下来,再次撩开窗帘验证一下,刚才是不是自己眼花还是一时间心里面紧张看错了。

    在心里这样一想,就稳定了下来,一边在心里暗中对自己说不要害怕,世界上面根本不会有她刚才偷看到的一切,一定是她自己吓自己,一边再次小心万分把窗帘帘子的一觉轻轻撩开,再次看向帐篷里面,这次在心里做好了万全的准备,没有了开先第一次害怕和手足无措,但是她在心里还是不相信自己眼前看到的一幕,一只手拿着帘子的一角,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在心里万分祈祷着是自己看错,这个世上是绝对不能有这种可怕的事情。

    她伸手揉了揉眼睛以后,再次睁开双眼看向帘子里面,眼前时时刻刻发生的一切,跟她刚才看到的一切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

    她就这样满脑袋和满心全部都充满着帐篷里面所看到的画面,连自己怎么从岩石下来的都完全不知道。

    正在她对外面充耳不闻的时候,叶伯从帐篷里面出来了,看了一眼站在帐篷外面的大家,最后对几个村子里面最后威望几名老人说村长要见他们。

    所有的村民见到叶伯这种举动,已经是乱的不行的内心,再也不能可以安静下来,特别是一些这次跟着村长一起出海男人的妻子,就像疯了一样冲过两名中年男人阻拦,纷纷把叶伯围了起来,希望叶伯能给他们一个满意答案出来。

    一直在帐篷里面代理村长看到叶伯被村民拦在了帐篷外面,就让在村长身边的两位年轻的男人替村长双腿上着药,连忙走出帐篷给叶伯解围。

    而叶伯见到这种阵势也被吓到了,但是在心里更加的是心烦,谁也不想在出海的时候遇到那些让人觉得莫名其妙的事情,可是真的让他们遇到了。

    叶伯和代理村长为了平息妇女众怒,最后跟几名村子里有威望的老人商量了一下,最后由叶伯和代理村长对村子里面的妇女许下承诺,承诺内容以后等他们和村长商量一下以后,再次走出帐篷就把在海上发生的事情告诉他们。

    经过再三的承诺,妇女和一些闹事的村民在暂时放过叶伯和代理村长,让叶伯和代理村长和村里几名德高望重的老人走进了帐篷。

    再次走进帐篷里的叶伯,这次顺手放下帐篷门口上挂着的帘子,遮挡住了人们好奇的双眼。

    叶伯这样的做法,更加是激起了妇女胡思乱想,一些胆小的妇女的更是已经到了在多想一秒钟,就会再也承受不了内心巨大的压力,或许就会真的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疯子。

    就在一些胆小拿不定注意的妇女,突然间一抬眼就看到她魂不守舍的从岩石里面走了出来,就赶紧朝她身边跑了过来。

    在会有现在发生的一切,她被全部村子里面妇女所包围着,然后这些妇女七嘴八舌说着内心中最担心的事情,可是这些妇女的话全部都没有说到正题上面,特别是在她看到村长双腿上面的伤口,真正的明白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就是在海上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一个正常人,用正常的思维去想的事情而已。

    她现在也只能轻声安慰着担心不已的妇女:“你们都先不要担心,代理村长和叶伯还是村子里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现在不是进帐篷里面商量这件事情吗?能商量好了以后,我相信叶伯和代理村长还有几位德高望重了老人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满意的解释,相信我。”说完,她拿起一个已经吓得六神无主的妇女抚慰着。

    其他的妇女见到吴家媳妇怎么一说,也没有在说什么,都乖乖闭嘴没有在说话。

    因为他们心里面都相信吴家媳妇所说的每一句,不仅是因为吴家媳妇的话让他们慌乱的心平静了下来,更是因为吴家媳妇有一句话说得十分对,村长让叶伯出来邀请村子里面几位德高望重老人进去说事情,肯定是商量很严重的事情,要不然村长绝对不会让这几位德高望重老人进去帐篷商量着大事。

    这是他们渔村一种不成文的规定,一旦村子里面遇到什么大型事情,村长一个人是不能就决定村子里面的事情,必须要跟村子里面几位历来在村子中有德高望重老人商量这些事情,如果这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一致同意村长所说的话,这件事情才能顺利执行,如果在这些老人中有个别不同意这些事情的话,或者是超过大部分不同意的话,这件事情就绝对不能再实行的。

    最后这些不同意的事情会被村长总和起来,找一个适合的时间和一个天气非常好的时候,把渔村里面全部村民召唤在一起,来到村子里面院子上说这些未解决的事情。

    她们当时村长让叶伯从帐篷里面出来找村子里面那几位德高望重的老人,因为他们心里面十分的明白和清楚,只有村长拿不定注意或者有重大事情才会找村长里面的老人一起来商量这件事情的。

    当时在她们心中想的事情就是现在发生最大的事情,莫不过就是这次村长出于好心原本是想带着大家去远海打一些比较好吃点鱼虾出来,给村子里面的人改善一下生活,村长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是会在海上发生那么大事情。

    在海上不仅把所有家的渔船都给摧毁了,不仅如此的去外海打鱼的村长原本是四肢俱全的,再次回来村长的右腿从小腿到大腿甚至膝盖部分都不见了,再加上吴家媳妇戳破了叶伯所说谎言,更加让她们心慌慌,现在发生最大的事情就是初出海事情。

    开先叶伯和代理村长两个人进去帐篷看望村长,她们在心里面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好奇怪的,见到村长已经醒了过来,还在心里面不停安慰着自己,认为既然村长已经醒了过来,就代表没有什么事情了,可见到叶伯和代理村长走进帐篷的时候,叶伯还专门特意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站在帐篷外面的她们,为了防止他们听到一些必要的事情,还让老刘家那两个的男人把他们赶到距离帐篷差不多有十几步距离的位置上。

    这样的做法更加是心慌不已,他们所有的目光都看向在帐篷里面说话的叶伯和才刚醒过来身体极度虚弱的村长,就在他们心里面想着代理村长和叶伯到底在帐篷里面跟村长聊着什么事情?

    就在他们无比好奇的,不知道村长到底跟叶伯说了什么,就见到叶伯对在村长身边的一个年轻人简单说了一句话,就从帐篷里面走了出来,看了他们一眼,朝她们所在方向走了过来,然后走进人群中对着那几位德高望重老人行了一个礼以后,就对老人说道村长有请。

    叶伯这句话一说出来,就像在已经够破涛汹涌的海里,在来上一个炮弹一样,瞬间把海水弄得水花四浅,所以从叶伯口里知道是村长让着几位德高望重老人进入帐篷说事情,整个人群都不在安静了。

    因为她们知道如果不是遇到什么大事情,村长肯定不会叫这几位老人进入帐篷里面,这种就算了,更加让她们的心慌的是村长一醒来跟代理村长和叶伯估计在说了几分钟的话,村长都等不及身体康复在说大事情,除了在海上发生的事情以外,她们在也找不到任何理由来说明这件事情,在心里面一想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慢慢恢复到了安宁的心,再次变得心绪不宁,在这种心绪不宁情况下,促使之下就做出了必须要围攻着叶伯,必须要让叶伯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出来。

    所以她们能让叶伯说出海上所发生的事情,只有把叶伯给围起来,叶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或许会给他们妥协把在海上所发生的事情告诉她们,省的他们也不用回到家里面去逼迫自己丈夫说这些事情吧!她们每个人心里面都隐隐约约感觉到了这次丈夫们出海回来,好像就变了一个样子。

    就比如刚才村子里面的年轻人跑过来对叶伯说,村长已经醒了过来,叶伯就赶紧从岩石上跑下来,帐篷走了过去。

    面对这种情况来说一般来说丈夫应该跟着她们一起去帐篷看看村长的情况到底好点了没有,让她们这些做妻子没有想到的是,丈夫们就冷在原地,一动不动,完全没有了以前对村长的关心,甚至有些丈夫还对妻子说他有点累,想带着孩子先回家休息一会儿。

    丈夫这样做法让他们身为妻子的十分担心,虽说他们刚刚从海上回来,又在海上经历了那么多事情,不用仔细想也知道肯定非常疲倦,丈夫们如果是刚刚上岸说这些事情,她们绝对不会再怀疑什么事情,就跟着丈夫带着孩子回到家里面,让丈夫好好休息一会儿。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