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青春 >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第四百四十四章 传说(中上)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

  • 字体
  • 风格
  • 滚屏

第四百四十四章 传说(中上)

双击滚屏/单击停止 |  全站滚屏 /  当前滚屏 |  滚底翻页 | 滚慢 / 滚中 / 滚快 | 恢复默认

    就这样昏迷不醒,脸色苍白的村长和被吓了不清的村长夫人分别被好心的村民送往不一样海边帐篷,一些村民见到这一幕更是吓得不清,根本就没有心情想着要回家的想法,全部都村民都站在海滩上,她看看他,他看看她整个人都陷入了迷惑当中。

    有些没被村长吓到的妇女胆大问着跟村长和丈夫一起回来老人:“叶伯,你们在海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啊?为什么这次回来个个都弄得灰头土脸啊!”说完,带着疑惑的眼神看向站在一边的丈夫。

    去外面出海的渔村里面所有年轻甚至老人听到妇女怎么一句话,每个人的头都快埋到胸口,如果不是身上穿着衣服和头发特性在宣称着自己是一个男人,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些人是哪家受气小媳妇呢?

    “是啊!”一些渔村的妇女听到有人终于说出她们站在心里面的话,也不在沉默什么,站在一边附和着,就是想知道在海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是啊!叶伯,你必须要告诉这些人,你们到底在海底遇到什么事情啊?必须告诉我,出去是一直浩浩汤汤的船队,回来的时候只有这一艘大船了呢?”说完,就伸手指着停靠在岸边村长家的一艘不是很大船说道。

    跟着船队一起回来叶伯对面渔村全体妇女的质问,也只能默默不语着,最后看了一眼代理村长,先看看代理村长到底是什么意思?结果看到代理村长都用疑惑的眼神看着他。

    叶伯一下子就知道事情是不能在隐瞒,但是把在海上发生的事情告诉这些村民肯定会引起大家不必要的恐慌,甚至还会有很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来!

    叶伯在心里面经过在再三衡量之后,确定还是把这件事情全部都放在肚子里,一句话都不说,不过现在主要要安抚着渔村全体村民的情绪。

    叶伯开口对着情绪激愤全村妇女说道:“大家我们没有在海上遇到什么,就是遇到了大型风浪,我们都没有做好任何的思想准备,风浪就把小型的渔船给彻底掀翻,如果不是在水里抱了一块木板的话,都被风浪给吹走,村长知道这件事情以后,都从船上跳了下去,谁知道这个海里面也有毒蛇,那条毒蛇咬了村长的腿,被我们一起救上来村长已经是奄奄一息的了,后来我和老赵二儿子把村长裤腿撩起来以后,发现已经是毒入深骨了,为了保命我们只能把村长腿割下来的保命了。”

    最先提出这个问题来的妇女仔细琢磨了叶伯每说一句话的样子,这个妇女虽然是从很远隔壁村里面嫁过来,但是因为家里面殷实,所以家里面也请了村子里面一个教书先生回来教孩子一些字,所以整个村子里面除了村子里面一些在外面读书读书人以后,就是这家媳妇认识点字,而且也是全村里面最会做人一个人,不仅如此全村人有人说谎的话,是绝对不会逃过这老吴家媳妇。

    站在海滩上面所有人看见老吴家媳妇一句话都不说,好像在上下打量着叶伯,这一点不像老吴家的媳妇异常性格,都在耳朵边犯着嘀咕,在想为什么老吴家媳妇半句话都没有说。

    “叶伯,在场的人都不是傻子,不是你一个人就可以蒙骗的。”老吴家的媳妇平静对着叶伯说道:“刚辞你们把村长从船上抬下来的时候,我看到了村长大腿上的伤口根本不是被什么利器给隔开,如果使用刀斧之类的利器给割开的话,腿部的肌肉和骨头应该是平整的,可是村长的伤口边缘十分的不整齐,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给咬断了一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老吴家媳妇这句话在人群中引起了轰然轩泼,整个人群中都是沸沸扬扬的,跟叶伯一起回来渔村年轻人听到老吴家媳妇那句话,个个脸上都变得十分惶恐了起来,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来。

    老吴家的媳妇和其他家的媳妇也注意到了丈夫脸色十分的不好,好像是真的发生了什么让人害怕的事情,看到这种样子也意识到肯定有什么可怕事情他们在隐瞒她们。

    各家媳妇见到自家丈在老吴家媳妇说完这句话以后,就像变了一个模样一样,纷纷拉住丈夫的衣袖,对着丈夫苦苦哀求的说道:“你们到底在海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你们要一个一个隐瞒我们?说话啊!”

    各家媳妇心里面就一着急就开始吵嚷了起来,整个人群都是媳妇吵嚷的声音来,甚至还有埋怨声音在人群中响了起来。

    各种埋怨和吵嚷的声音充斥着海滩边上。

    “叶伯,你是我们渔村出海的掌托人,到底在海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代理村长也被眼前七嘴八舌局面,给弄得心烦的不得了,也是急的直拍的大腿。

    从刚才叶伯说完那句话以后,也没有在就说话,走到一边海边的石头蹲着,眼睛了望着远方海水,不知道在想什么事情。

    全渔村的村民见到叶伯蹲在石头上面,也纷纷朝石头上的移动了过去,有人的脚踝位置都站在海水里面,就是想等着从叶伯的嘴里听一句实话来。

    “叶伯,你们到底在海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家媳妇焦急问着一声不吭的叶伯。

    叶伯转头看向站在海边的众人,挨个望去,最后停在了站在海水里面的众人,大声对着站在海水里面众人严厉的说道:“谁让你们赤脚踩在海水里面,从今以后我和村长的允许绝对不能赤脚踩在海水里面,不仅如此以后如果你们有人脚上受伤流血的话,更不能下水知道的吗?”

    众人听到叶伯先立下的规矩,很多人都绝对莫名其妙的,甚至有人对这件事情提出了很大疑问来:“为什么啊?叶伯,以前我们脚上但凡有点伤口,都会在海水里面清洗一下,因为海水里面的水是咸的,所以可以取到一定消毒作用。”

    以前也是一旦脚上或者手上被什么海边一些贝壳或者被还带一些溜上岸片很螃蟹或都是虾或者是山上的时候被山里的树枝给划伤的话,大家都会不约而同来到了海边,用海水清洗着伤口,以前叶伯知道这些事情,也没有说什么。

    可为什么叶伯看到有村民赤脚踩在蓝幽幽海水里面,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不仅把赤脚踩在海水里面的乡亲们狠狠骂了一顿,还立下明文规定说有以后没有村长或者叶伯的允许任何都不能赤脚下水,而且还规定了不能再海水里面清洗伤口,这样做不是让他们跟一起的生活完全是不一样的,以后手臂或者身上有什么伤口是不是就必须用家里面食用盐巴消毒呢?

    那么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啊!他们村本来就守着海边,为什么叶伯怎么就突然下令,没有他的允许是绝对不能赤脚进入海里,真的不知道叶伯脑袋里面到底是哪根筋给搭错,怎么突然间不允许他们好好的赤脚下海水呢?

    聪明的人听到叶伯这句话,心里面就联想到肯定跟他们这次出海遇到的事情有着很大关系,大家都看着守口如瓶叶伯,个个人都低着头一句话都没有说。

    这个时候有一个年轻的男人跑到人群中,气喘吁吁对着叶伯说道:“叶伯,村长已经醒过来了,一时间就要我去找你。”

    蹲在石头上面的叶伯听到年轻男人这一句话,就赶紧从石头上面跳了下来,一句话都没有来得及说,快速走出围过来的人群中,跟着代理村长朝着海边所搭好的帐篷里面走去。

    站在石头边缘的众多人群听到村长已经醒过来,也跟在叶伯和代理村长身后到达帐篷,大家都把帐篷里外围得水泄不通,一点空间都没有。

    村子里面一些有威望的老人跟代理村长还有叶伯一起去帐篷里面看望村长,在进去帐篷的那一瞬间,帐篷上面挂着的帘子就顺势落了下来,遮挡了帐篷里面发生的事情。

    众多的村民见到这种阵势心里面也不安了起来,个个都站立在帐篷的边缘,希望能听到帐篷里面说话的声音来,可以安定一下自己蹦蹦乱跳的心,可惜无论他们怎么偷听都没有偷听到帐篷里面传出来的声音。

    见到一点有用的消息都不能得到,所有妇女悄悄走到一边,向一想村里最有注意的吴家老媳妇靠拢,希望能从吴家媳妇嘴里能听到一些有用的消息。

    全渔村三分之二的妇女都围在吴家媳妇面前,就是等着从吴家媳妇嘴里得到一些非常有用的主意,可惜吴家媳妇看到帐篷里面显露出来的一角,看到村长受伤的腿,吓到是三魂七魄,已经是不见了六魂魄,在心里面已经是没有任何注意了,心里面能想到的事情一定这几天丈夫和村长在海上肯定是碰到意想不到的事情,唯一能肯定事情就是绝对在海上遇到风暴怎么简单,肯定是发生了可怕的事情。

    虽说他们村子里面男人都是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活,但也不是个个都是傻瓜啊!也不是那种可以随便让人欺负的人,而且一起出海打渔的人就有好几个胆子大聪明,身体强壮的男人,自家的男人就是其中一个人,可出趟海出来以后,就变得安静了下来。

    就在她走到岩石边缘对蹲在岩石上叶伯质问着,在质问的时候,她好像感觉有什么人在拉扯她的衣服,低头一看见到拉她衣服的人不是别人,正式自己丈夫。

    她当时看到丈夫这种样子心里面就有点十分高兴,轻轻的甩开了丈夫的手,接着狠狠瞪了丈夫一眼后,警告丈夫没有事情就不要阻止她。

    她见到丈夫没有在说话,继续质问着叶伯,就是想从叶伯嘴里知道在海上那段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叶伯刚才说那些话直接在说谎,他们越是这样隐瞒着她,她越是对这种事情充满了好奇,越是能断定事情没有叶伯所说那种简单。

    她当时都没有仔细想过,一想胆大丈夫好像是出一趟海回来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一样,她当时满脑子和心里所想的事情就是她必须从叶伯口中知道海上发生的事情,她才会心安理得,可惜没有过多久就看到叶伯见到村子里面有人赤脚踩在海水,就下了那个让人觉得十分好笑命令出来。

    叶伯在海边所立下不成为规定真的觉得十分好笑,以后不能赤脚甚至脚部或者手臂上面受伤流血都不能到的海边洗伤口,后面一条说得还能让村子里面的人接受,可开先所说不能赤脚踩在海水事情,真的是万万做不到。

    在场的任何人心里面都知道他们村都是渔村,不管是村里男女老少都要去海边干活,有些妇女就是赤着脚在海水里面摸着鱼虾上来给出海一天一家之主换换口味或者好好犒劳一下,一天都要出去打鱼的年轻们和靠人们都喜欢赤脚踩在海水里面和踩在渔船上面夹板上来,如果穿着用布所做的鞋子话,站在夹板上面不用一会儿在用网拖鱼的时候,肯定浅出来的水要弄湿鞋子,到时候本来一年才用两三双鞋子,那样做的话一年还不指定能用多少双鞋子了,那还不是钱,也不知道自家男人要从海边里面打出多少鱼来才能赚够回来了。

    开先在听到叶伯宣布这个消息的时候,村子里面只有在海滩上面亲耳听到叶伯所说的话,任何人在心里面都对这件事情很不满,都准备开口跟叶伯说这件事情的时候。

    这个时候在帐篷里面照顾着村长年轻男人走过来,对叶伯说村长已经醒了过来,暂时打断了她们要说出来的话来,当时知道村长已经醒了过来时候,所有的人把叶伯刚才所立下的规矩都忘在了脑袋后面,纷纷跟着代理村长和叶伯身后来到了帐篷前。

    本书由沧海文学网首发,请勿转载!
军婚在上,傻妻何处逃》最新章节,请记好我们的地址:www.tui12.com
Top
×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扫描二维码在微信中分享